武德元年(618年),升为中书侍郎。二年(619年),唐俭与永安王李孝基等人被刘武周俘获,狱中从元君实口中得知独孤怀恩要造反。独孤怀恩驻守蒲州,唐俭遣人揭发独孤怀恩谋反。李世民击破刘武周后,唐俭拜为礼部尚书,授天策上将府长史,封莒国公,特赐免死罪一次。

贞观初年,朝廷一面派唐俭为使说降突厥,一面派李靖进军。李靖奇袭突厥,生擒颉利可汗,唐俭于乱军之中逃生,后授民部尚书(参见唐与突厥的战争),因怠于政事而贬官。唐高宗永徽初年,致仕于家,加特进。显庆元年(656年)病故,年七十八岁,追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都督,谥号为襄,陪葬昭陵。

唐俭的人物生平

谏举大计

唐俭,祖父唐邕,任北齐尚书左仆射。父亲唐鉴,隋戎州刺史,与唐高祖友善,曾同掌禁卫。因此唐俭素与李世民交游,同在太原。

唐俭爽直豪迈,不循规矩,但侍奉亲人以孝闻名。他见隋朝政局渐乱,便暗地劝说李世民建立大计。唐高祖曾招访过他,唐俭说:“您长相有日角龙廷,姓氏又合乎图谶,久系天下人望。如果外招豪杰,北连戎狄,右收燕、赵,渡河南下,占据秦、雍之地,这就是与商汤、周武一样的大业了。”唐高祖说:“汤、武之事,岂可希求?但天下正乱,言私应当图谋自全,言公则应拯救天下百姓,我将为天下百姓考虑此事。”等到大将军府建府时,授职为记室参军、渭北道元帅司马。随从平定京师,为相国府记室,封为晋昌郡公。

镇压叛乱

武德二年(公元619年),进职为内史舍人,后迁任中书侍郎、散骑常侍。吕崇茂占据夏县造反,与刘武周连兵,朝廷便任命永安王李孝基为行军总管,统帅工部尚书独孤怀恩、陕州总管于筠攻打他们。唐俭因出使也到达了军中。恰逢李孝基等人被刘武周擒获,唐俭也被抓。起初,独孤怀恩屯驻蒲州,暗地与部将元君实谋反,此时一起陷没入贼。

元君实私下对唐俭说:“独孤尚书准备起兵图谋大事,犹豫不发,故逢此难。这就是古人说的‘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了。”不久独孤怀恩逃归朝廷,朝廷下诏仍让他驻守蒲州。元君实说:“独孤怀恩脱难得归,仍旧戍守河东郡,真是王者不死啊!”唐俭怕独孤怀恩作乱,密令刘世让归朝告发他的阴谋。恰遇高祖李渊驾临蒲津,船到中流而刘世让赶到,唐高祖大惊说:“岂非天命佑护啊!”下令返回西岸,收捕谋反之徒,独孤怀恩自杀,余党全被诛杀。不久刘武周战败,逃往突厥。唐俭封存府库财物、登记兵器铠甲,以等待秦王接收。

唐高祖嘉奖唐俭身受幽禁折辱而不忘朝廷,下诏恢复原职,仍任并州道安抚大使,赐予他权宜行事之权。并将独孤怀恩的家产全都赐予唐俭。还京后任礼部尚书、天策府长史、检校黄门侍郎,封为莒国公。仍旧担任遂州都督,食绵州实封六百户。

助破突厥

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唐俭出使突厥返回,唐太宗对唐俭说:“您看颉利可以攻取吗?”唐俭回答说:“依仗国家威灵,其事可望成功。”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唐俭乘驿车驰往突厥诱使他们归附,颉利表示同意,因而兵众弛懈,李靖乘势袭破其众,唐俭脱身返回。

进言太宗

贞观五年(公元631年),唐俭就任民部尚书。随从唐太宗在洛阳苑中射猎,一群野猪从林中冲出,唐太宗射出四支箭,杀死四只野猪。有只野猪跃起触及马镫,唐俭下马搏击,唐太宗拔剑斩断野猪,回头笑着说:“你没见过我上阵杀敌吧,为何这样害怕?”唐俭回说:“汉唐高祖在马上得天下,而不在马上治天下。陛下以神武平定四海,怎能再逞雄心于一头野兽呢?”唐太宗为此而罢猎。下诏命其子唐善识娶豫章公主为妻。

唐俭居官不留心事务,常与宾客纵酒为乐。曾因犯小法贬授光禄大夫。永徽初年,致仕,加特进。显庆元年(公元656年)去世,年七十八岁。追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都督,陪葬昭陵,谥号“襄”。

唐俭的轶事典故

吏部尚书唐俭,有次与唐太宗下围棋,布局时,抢先占据了有利位置。这使得唐太宗大为生气,随即将唐俭贬为潭州的地方官。在余怒未息的情形下,又对尉迟敬德说:“唐俭不够尊重我,我想杀了他,你要替我作证,说外间对他有所指控。”尉迟敬德唯唯诺诺地答应著。到了次日当面对质时,敬德叩头说:“我实在没有听到外间对他的指控。”唐太宗连问了好几次,尉迟敬德都不改原先的说法。这让唐太宗非常恼火,气得将手中的玉板摔碎在地上,拍拍衣服进去了。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唐太宗命开席用餐,将三品以上的官员都请入座,席间唐太宗说:“敬德今天所为,有利、有益者各计三项:使得唐俭免於枉死,我免於枉杀,敬德免於曲从,这是三利;又使得我有改过的美名,唐俭有再生的幸运,敬德有忠直的声誉,这是三益。”讲完话后,并赏赐尉迟敬德一千缎布匹,群臣都高呼万岁。

唐俭的后世纪念

唐俭碑,原立于唐显庆元年(公元656年),因原碑断裂,开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二月重新刊刻,原存于陕西醴泉县昭陵内的唐俭墓前,1975年移入昭陵博物馆。碑身首高3.60米,下宽1.20米,厚34厘米。碑额篆书,题“唐故特进莒国公唐府君之碑”十二大字。碑文正书,共40行,满行85字。碑上端部份文字尚为清晰,其余均被錾损毁坏。碑文凡3200余字,因其漫漶,现仅存400字左右,撰书人姓名因之不可考。

唐俭卒于显庆元年(公元656年),葬时即已立碑,后因碑石断裂,开元二十九年,其曾孙重新立此碑,时距俭葬时约为76年。碑文记载唐俭字茂约,与新唐书本传中记载不同,碑文虽因断裂不能通读,然其可识者以文义求之,仍有本传不载之其他事实,可补史之不足。

故宫博物院藏有此拓本。“欧斋”旧藏并有题跋:“诸本所无之“追”、“门”两字,此独赫然在目”。“此拓本之早,固非寻常明本可同日而语也。”北京图书馆藏此碑拓本为明拓,与《兰陵公主碑》、《段志玄碑》合裱一册。拓本最后一开,有“此碑出于显庆四年”墨书8字,并钤“曾在黄厚斋处”等印。

有关唐俭的相关专题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LingyanPavilion24heroes

凌烟阁是唐朝为表彰功臣而建筑的绘有功臣图像的高阁。位于唐朝皇宫内三清殿旁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楼,后因“凌烟阁二十四功臣”而闻名于世,可惜毁于战乱。

有关唐俭的其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