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勣一生历事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三朝,深得朝廷信任和重任。他随唐太宗李世民平定四方,两击薛延陀,平定碛北。后又大破东突厥、高句丽,成为唐朝开疆拓土的主要战将之一。他出将入相,功勋卓著,被朝廷倚为干城,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历任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司空、太子太师等职,累封英国公。

总章二年(669年),李勣去世,年七十六。册赠太尉、扬州大都督,谥号“贞武”,陪葬昭陵。后配享高宗庙庭。

李勣兼通医学,曾参与编纂《唐本草》(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药典),并自撰《脉经》一卷,今已佚 。

李勣的人物生平

效力瓦岗

徐世绩(后改名李世勣、李勣)出身高平北祖上房徐氏,本为曹州离狐(今山东菏泽东明)人。隋朝末年,迁居到滑州卫南县(今河南浚县东南)。徐世勣家本是富豪。史称其“家多僮仆,积栗数千钟”,与其父徐盖都是乐善好施之人,救济贫苦人,不管关系亲疏。

隋炀帝大业(605年—618年)末年,十七岁的徐世勣(按《旧唐书》等记其卒年推算,徐世勣十七岁时应在大业六年,但翟让举兵在大业十二年,此处或有误)见天下已乱,就近参加了翟让的瓦岗(今河南滑县东南)军。他劝说翟让:“附近是您与我的家乡,乡里乡亲,不宜侵扰。宋、郑两州地近御河,商旅众多,去那里劫掠官私钱物非常方便。”翟让称善,于是在运河上劫取公私财物无算。有钱就不缺人,不久兵众大振,有徒众一万余人。 此时,隋朝遣名将张须陀率两万多人讨伐,翟让惊恐之下,企图逃走,徐世勣予以制止。瓦岗军采取诱敌深入、伏兵袭击的战术,将隋军全部歼灭,张须陀亦战死。 当时,蒲山公李密参与杨玄感反叛,兵败逃亡。徐世勣与浚仪人王伯当知道李密为天下英雄,一同劝说翟让奉李密为主,以收买人心,扩大影响。

大业十三年(617年),李密自称魏公,大封官爵。徐世绩被授为右武候大将军,统领本部。

同年,隋朝令江都通守王世充等率军讨伐李密。徐世勣使用奇计,在洛水两岸几次大败王世充,李密因此封他为东海郡公。当时河南、山东大水,饥民遍地,隋朝赈给不周,每天饿死数万人。徐世勣向李密进言:“天下大乱,本是为饥。如果我们攻陷黎阳国仓,大事可成矣。”李密听计,派徐世勣带五千人,自原武渡黄河,掩袭黎阳仓的隋朝守军。当日攻克,开仓招民众随便领粮,十天之间,就招募到兵士二十多万人。

此后,瓦岗军内部发生矛盾。翟让在宴会时,为李密杀死。混乱中,在场的徐世勣也被士卒砍了一刀,身受重伤,王伯当急忙喝止,徐世勣才得以幸免。李密为稳定人心,派大将单雄信前往抚慰翟让旧部,将其分别归属于徐世勣、单雄信、王伯当麾下。

武德元年(618年)三月,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在江都弑杀炀帝杨广。五月,李密派徐世勣征讨叛将王德仁,以报其杀房彦藻之仇。徐世勣击败王德仁,迫使其投降唐王李渊。徐世勣守黎阳仓,宇文化及率军四面攻城,形势危急。徐世勣从城中向外挖地道,忽然现身城外,大败宇文化及,迫使其解围而去。

此年,太府卿元文都等拥立越王杨侗(皇泰主)在洛阳称帝。皇泰主派使者赦免李密等人,徐世勣被重新授为右武侯大将军,受命讨伐宇文化及。

归顺李唐

武德元年(618年)十月,李密被王世充击败,聚集余众归顺唐朝。李密原来所统领的属地都由徐世勣接管。

武德二年(619年),徐世勣对长史郭孝恪说:“魏公(李密封魏国公)已经归附大唐,如今这里的人民土地,是属魏公所有,我如果上表献出它们,就是借主人的失败得利,自己为自己邀功,用来求取富贵,是我认为耻辱的。现在应当一五一十地记录州县的名称数量和军民的户口,全部报告魏公,让魏公自己献给朝廷,这样就是魏公的功劳了。”他于是派使者致信李密。使者初到朝廷,李渊听说徐世勣没有奏表,只写信给李密,颇感奇怪。待到使者把徐世勣的本意告知李渊,李渊才大悦道:“徐世勣感怀主人的恩德、推辞功劳,确实是纯臣。”下诏封他为黎阳总管、上柱国,封莱国公。又加授右武侯大将军,改封曹国公,并被赐姓李氏,“附宗正属籍”,再赐良田五十顷、上等宅第一所。徐世勣自此改名李世勣。不久后,李渊命李世勣统领河南、山东的军队抵抗王世充。

九月,河北军阀窦建德进攻相州,山东道安抚大使、淮阳王李神通率军逃至黎阳。十一月,窦建德攻陷黎阳,李盖(即徐盖,此时已被赐姓李氏)与李神通、魏徵、同安公主等人一同被俘。李世勣率领数百骑兵渡河撤离,但因李盖被俘,只得返回投降。窦建德将李盖作为人质,仍让李世勣镇守黎阳。

李世勣想要归顺唐朝,但又担心此举将祸及其父。他私下与郭孝恪商议后,决定先为窦建德立功,取得其信任,再行图谋。不久后,李世勣在获嘉袭败王世充所部,多有斩获,窦建德因此对他颇为亲近。李世勣在取得窦建德的信任后,成功劝说他亲征河南,企图借机将其杀死。但窦建德的妻子产子,他因此迟迟未起程。李世勣既不能袭取窦建德,谋杀窦建德部将曹旦的计划又泄漏。只得与郭孝恪率领几十名骑兵归降唐朝。

从平四方

武德三年(620年)四月,李世勣随秦王李世民大败宋金刚。同年,李世勣又随李世民讨伐王世充,奉命接管管州。 郑国(王世充称郑国皇帝)太子王玄应企图攻取管州,李世勣将其击退。李世勣又派郭孝恪劝降郑国荣州刺史魏陆,阳城、汴州也相继来降。

武德四年(621年),郑国的郑州司兵沈悦请求献出虎牢关降唐,李世勣夜间埋伏军队接应,占领了虎牢关,抓获了郑国的荆王王行本。又参与击擒窦建德、降伏王世充。七月,唐军整军回朝。李渊论功行赏,李世民为上将,李世勣为下将。他与李世民等二十六人一同身穿金甲、乘着兵车到太庙去报捷。李盖也从洺州与裴矩等人一起入朝,李渊见到他们后非常高兴,恢复了李盖的官爵。十二月,窦建德旧部刘黑闼率军数万进逼宗城。李世勣弃城逃往洺州,被刘黑闼追上,损失步军五千人,“仅以身免”。

武德五年(622年)三月,李世勣在洺水之战中击败刘黑闼部将高雅贤。 七月,李世民进击自称鲁王的徐圆朗,连取十余座城池,迫使江淮义军首领杜伏威入朝。李世民鉴于局势初定,于是,留李世勣与淮安王李神通、行军总管任瑰等继续讨伐徐圆朗,自己则班师回朝。经连续升迁,他官拜左监门大将军。之后,徐圆朗又占据兖州反叛,朝廷授李世勣为河南道大总管,前往讨伐。不久后,李世勣便擒获徐圆朗,斩其首级献给朝廷,兖州就此平定。

武德六年(623年)八月,李渊命李世勣与赵郡王李孝恭、岭南道大使李靖、怀州总管黄君汉一同讨伐江淮义军首领辅公祏。

武德七年(624年)三月,李孝恭、李靖率领水师沿长江而下,李世勣率领步兵一万渡过淮水,攻取辅公祏占据的寿阳,直抵峡石。

辅公祏的部将陈正通率兵两万屯驻在梁山,又派他的大将冯惠亮统帅水师三万,用锁链连接大战船,以阻断长江的航路。陈正通还在长江西岸构筑堡垒,分守水陆两路,以此抵御唐军。李靖等首先攻破陈正通、冯惠亮等人所驻的博山、青林等地,旋即进兵丹杨。辅公祏闻讯后大惊,企图率残部弃城东逃。李世勣乘胜追逼纵马追击,在武康县将其斩杀,并分别捕杀其余党。江南自此平定。

大破突厥

武德八年(625年),突厥侵犯并州,朝廷命李世勣为行军总管,在太谷迎击突厥,将其驱逐。

武德九年(626年),李世民即位,拜李世勣为并州都督,赐封邑九百户。李世勣为避李世民之讳,又去除姓名中“世”字,改名为李勣。

贞观三年(629年)八月,李世民接受了代州都督张公瑾的建议,决定出击东突厥,他命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以张公瑾为副,发起了强大的军事攻势。十一月,李勣被授为通漠道(一作通汉道)行军大总管,与华州刺史柴绍、灵州大都督薛万彻等统率十几万军队,都接受李靖的统帅,诸将分道出击突厥。

贞观四年(630年)正月,李靖率精骑三千夜袭定襄(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北土城子古城)。东突厥颉利可汗误判唐军兵力,仓促北撤至戈壁沙漠边缘,其部众多有叛离。

同时,李勣从云中(今山西大同)出发,在白道(今内蒙呼和浩特北)与突厥颉利可汗的军队遭遇。唐军奋力冲杀,把突厥军打得溃不成军。颉利可汗战败后,向西逃往铁山(今内蒙古白云鄂博一带),收集残部数万人,派使者求和。朝廷命鸿胪卿唐俭前去赦免突厥。李勣与李靖会师,二人商议说:“颉利虽然战败,人马还多,如果走过沙漠,得到九姓铁勒的庇护,道路遥远险阻,就很难追上他们了。如今下诏派唐俭到那里去,突厥必定放松戒备,我们随后去袭击,这样就可以不战而平定贼寇了。”李靖握着手腕高兴地说:“您的这番话,就是韩信灭田横的策略啊。”于是一起定计。李靖率兵连夜出发,李勣领军跟进。李靖行军至碛口,突厥四处溃逃。颉利率部众一万多人想逃过沙漠,被李勣阻拦。突厥的大酋长率领自己的部落一起投降李勣,李勣在俘获五万多人后顺利回师。

贞观七年(633年),晋王李治遥领并州大都督,朝廷授李勣为金紫光禄大夫,代理并州大都督府长史。其后,李勣因父丧离职。在不久又获起用,官复原职。

贞观十一年(637年),李勣被改封为英国公,世袭蕲州刺史。当时,朝廷所封的世袭刺史都只是挂名,不到州郡就任,于是他又以并州大都督府长史的官职遥领太子左卫率。

李勣在并州任职共十六年,令行禁止,颇为称职。李世民曾对侍臣说:“隋炀帝不能选贤安民,只知道筑长城来防备突厥,对世情的认知糊涂至此。朕现在委任李勣在并州,就使突厥畏惧他的威名逃走。边塞安静,难道不是远远地胜过筑长城吗?”

开疆拓土

贞观十五年(641年)十一月,李勣被征调入朝,任兵部尚书。他尚未赴任,正遇上薛延陀真珠可汗派其子大度设联同同罗、仆骨、回纥、靺鞨、霫等部族,领军二十万南侵突厥俟利苾可汗阿史那·思摩。思摩率部众进入长城,退守朔州(今山西朔县),并派使向唐朝告急。

十一月,朝廷命营州都督张俭统率所部直逼薛延陀东境。李勣被授为朔州道行军总管,率步卒六万、骑军一千二百人屯驻羽方,与灵州道行军总管李大亮、凉州道行军总管李袭誉等分兵抵御。

大度设率三万骑兵追击突厥不得,却遭逢李勣所率唐军。大度设大惊,急忙自赤柯泺北撤。李勣挑选所部及突厥的骑兵共六千人,穿越直道、白道川,在青山追上薛延陀军。大度设在诺真水(今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境内)勒兵备战,战阵横亘十里。突厥骑兵先与之交战不利,大度设乘胜追击,射死唐军战马众多。李勣命骑兵下马,持长槊直冲,大破薛延陀军,斩首三千余级,俘获五万余人及马一万五千匹,大度设独自逃走。

李勣回师定襄后,又与州兵夹击叛乱的突厥思结部,俘获其百姓一千余口以及众多马、羊。战后,李世民封李勣的一个儿子为县公。

贞观十七年(643年),皇太子李承乾与汉王李元昌、驸马都尉杜荷、兵部尚书侯君集等人勾结,企图谋反。李世民得知后,将李承乾幽禁别室,命李勣与司徒长孙无忌、司空房玄龄、特进萧瑀等共同审问此案。同年,李世民在与李勣、长孙无忌、房玄龄等商议后,决定晋王李治为太子。 其后,朝廷改授李勣为太子詹事兼左卫率,加位特进、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世民对他说:“朕的儿子刚当上太子,你原来是他的长史,如今把宫中的事情委托给你,所以有这样的任命。虽然委屈了你的阶位、资历,希望你不要见怪啊。”

贞观十八年(644年)二月,李世民认为高句丽大莫离支渊盖苏文弑君残民、“侵暴邻国(新罗)”,准备派军征讨。谏议大夫褚遂良予以反对,李勣则说:“当年薛延陀进犯,陛下想要发兵讨伐,因魏徵谏阻而作罢,使之直到今日仍为祸患。那时如果采用陛下的策略,北疆可保安宁。”李世民表示同意,并即将亲征。

十一月,李世民任命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率水军自莱州渡海攻平壤;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领步、骑军六万以及兰、河二州的外族降军进攻辽东。张、李两军协力并进。

贞观十九年(645年)二月,李世民亲征高句丽。同月,李勣率所部抵达幽州,与各路唐军会合。之后,李勣从柳城进军,大张声势,表面上作出要通过怀远镇的假象。暗中却派部队北上直趋甬道,出其不意,进攻高句丽。四月,李勣从通定渡过辽水(辽河),抵达玄菟。高句丽人大为惊骇,各城都闭门自守。此时,辽东道副大总管、江夏王李道宗及营州都督张俭相继到达。张俭更直趋建安城,大败高句丽军。四月十五日,李勣与李道宗合攻盖牟城,至二十六日陷城,俘获百姓两万多口、粮食十多万石。

随后,李勣直抵进至辽东城下。李道宗率四千骑兵击高句丽四万援军,众将都不认可,唯有李勣同意。但在交战中,因行军总管张君乂率先退走,致使唐军处于不利的境地。此时,李道宗收拢残军,登上高处,发现高句丽军阵混乱,于是纵兵进击。李勣也引军助战,大破高句丽军,斩首一千余级。

李勣围攻辽东十二日后,李世民抵达辽东前线,亲率精兵会师,最终将其攻陷。此役,唐军共杀敌一万余人,又俘获高句丽军一万多人、百姓四万口。六月,李勣又转攻白岩城西南,迫使其城主归降。

之后,李勣参与围攻安市城(今辽宁海城东南营城子)。李世民设计将高丽援军诱至安市城东南,唐军依山为阵。又命李勣率一万五千名步、骑兵在西岭布阵,长孙无忌率奇兵一万一千人从山北穿越峡谷,冲击高丽军阵后,李世民亲率四千步、骑兵,偃旗息鼓,登上北山。高句丽北部耨萨(都督)高延寿中计大败,高句丽军被斩首两万余级。安市城之战后,高句丽举国震惊,后黄城、银城等地军民皆弃城而逃,数百里内断绝人烟。

唐军回师继续猛攻安市城,守军凭坚城固守。安市百姓闻知李勣奏请克城后坑杀全城男女老幼,皆全力支援守城士卒,致使唐军久攻不下。最终因辽东气候转寒,草枯水冻,军队及战马难以久留,且粮草将要耗尽,李世民于是下令班师。李勣与李道宗率步、骑军四万殿后。唐军回师后,朝廷录功封李勣的一个儿子为郡公。

贞观二十年(646年)正月,夏州都督乔师望、右领军大将军执失思力大破薛延陀多弥可汗,薛延陀内部发生动乱。多弥可汗随后遭回纥等部攻败。六月,李世民也趁机派军进击薛延陀。薛延陀诸部大惊,骚乱不已。多弥可汗逃奔阿史德时健部落,后被回纥攻杀。薛延陀余众七万余口向西溃逃,拥立真珠可汗之侄咄摩支为伊特勿失可汗。伊特勿失遣使上书朝廷,请求在郁督军山(又作乌德鞬山,即今蒙古国境内杭爱山东支)北麓保聚驻牧,李世民派李勣与兵部尚书崔敦礼前往安抚。李勣抵达郁督军山后,薛延陀部落首领梯真达官率部下投降,咄摩支往南逃窜到荒谷,李勣派通事舍人萧嗣业招慰其部属。咄摩支随即投降,被送至长安。此时,薛延陀残部仍摇摆不定,李勣纵兵追击,前后斩首五千余级,俘获男女三万余人。

备受荣宠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李勣转任太常卿,仍任同中书门下三品。十日后,又拜太子詹事。

贞观二十三年(649年),李世民卧病,对李治说:“你对李勣没有什么恩惠,朕现在准备贬他为外官。朕死后,你应当授给他仆射之职,他就蒙受了你的恩惠,必定为你尽死力。”于是派李勣出任叠州都督。李治即位当月,召他入朝拜洛州刺史。接着又加封开府仪同三司,命李勣任同中书门下,参与执掌机要事务。同年,册拜为尚书左仆射。

永徽元年(650年),李勣上表请求免除自己仆射的职务,李治还是命他以开府仪同三司之职执掌政事。

永徽四年(653年),李勣被册拜为司空。李治命令为他画像,还亲自为画像作序。李治又下诏,特许李勣乘小马出入三省,每日由一名小官奉命迎送。

永徽六年(655年),李治欲废王皇后,立昭仪武氏(武则天)为皇后,怕朝中大臣反对,于是召李勣与长孙无忌、于志宁、褚遂良等顾命大臣前往商议。李勣称病不到,而褚遂良坚决反对“废王立武”。事后,李治暗中询问李勣说:“朕打算立武昭仪为皇后,褚遂良固执己见,以为不可。褚遂良是顾命大臣,这件事应该怎么办呢?”李勣回答说:“这是陛下的家事,何必更问外人!”李治自此坚定了“废王立武”的决心,而李勣也因此得到了李治和武皇后的信任 。

显庆三年(658年),李勣跟从李治到东都洛阳,在路上得病,李治亲自慰问。

麟德二年(665年),李治东封泰山,封李勣为封禅大使(《旧唐书·高宗本纪》作检校封禅使),随驾前行。途中在滑州住宿,李勣的姐姐很早守寡,住在李勣的旧宅,武皇后亲临她的住所慰问,赐其衣服,封她为东平郡君。李勣又坠马伤脚,李治亲自下问,把自己乘坐的马赐给他。

灭高句丽

乾封元年(666年),高句丽权臣渊盖苏文病死,其子泉男生继掌国事。泉男生的兄弟泉男建、泉男产趁机发难,驱逐泉男生。泉男生投奔唐朝,恳求唐朝发兵相助。六月,李治先遣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右金吾卫将军庞同善、营州都督高侃为行军总管,以泉男生之子泉献诚为乡导,一同进讨高句丽。同年十二月,李治任命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一作浿江道大总管)兼安抚大使,司列少常伯郝处俊担任副手,庞同善、契苾何力等一并受李勣调遣。

乾封二年(667年)九月,李勣首先攻拔为“高丽西边要害”的新城,并趁势挥军进击,连陷十六座城。泉男建派兵袭击尚在新城的庞同善、高侃,被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击败。高侃进军至金山,交战不利,高句丽趁胜进攻,薛仁贵引兵迎击,大破高句丽军,斩首五万余级,攻陷南苏、木底、苍岩三城,与泉男生会师。

总章元年(668年)二月,薛仁贵攻陷高句丽重镇扶余城,扶余川等四十余城陆续投降。泉男建又派兵五万救援扶余城,与李勣在薛贺水遭遇。李勣合军交战,大败高句丽军,斩获三万余人,乘胜攻取大行城,与唐军各部会合。李勣率唐军进至鸭绿栅,奋力击破高句丽军,追击二百里,攻陷辰夷城。高句丽各城都惊骇不安,许多人离城逃走,前来向唐朝投降的人络绎不绝。契苾何力率先抵达平壤城下,李勣随即领兵来到,对平壤形成合围之势。

经过一个多月等战斗,高句丽王高藏派泉男产等人持白幡投降,李勣以礼相待,而泉男建仍闭门抵抗。不久后,僧人信诚开门接纳唐军,李勣趁势进攻,一举攻陷平壤,擒获泉男建。至此,高句丽灭亡。此战,唐朝共获五部、一百七十六座城、六十九万七千户口,将其划分九个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设安东都护府统管整个高句丽旧地。

李勣凯旋而归后,李治让李勣先将高藏和泉男建等人先在昭陵(唐太宗陵寝)举行献俘仪式。献俘礼仪结束后,李勣“具军容,奏凯歌”,整军入京,在太庙再次举行献俘仪式。 十二月,李治亲临含元殿,举行受俘仪式。同月,李治在南郊祭天,以宣告平定高句丽,李勣担任亚献。

生荣死哀

总章二年(669年),李勣被加授为太子太师,增赐封邑连同以前的有一千一百户。这一年,李勣卧病,李治封李勣的弟弟、晋州刺史李弼为司卫正卿,让他能够在京城照看兄长的病。

同年十二月初三日(669年12月31日),李勣病逝,享年七十六岁(《新唐书》作八十六岁)。李治闻讯后为之悲哭,下令辍朝七日,册赠李勣为太尉、扬州大都督,赐谥号“贞武”。又赐给棺木,允其陪葬于昭陵,命司平太常伯杨日方监护丧事。到下葬当日,李治亲临未央宫故城,登上宫楼为他送葬,望着灵车痛哭。太子李弘跟随李治送葬,悲痛到极点,使随从都深受感动。李治命令百官送葬到未央旧城西北,所筑的坟依西汉名将卫青、霍去病的先例为准,仿照阴山、铁山及乌德鞬山建筑,以此表彰李勣击败突厥、薛延陀的功劳(唐初得到相同待遇的,只有李靖)。

光宅元年(684年),李勣之孙李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武则天于是追削李勣等人的官爵,将其掘墓砍棺,恢复本姓徐氏。神龙元年(705年),唐中宗李显复位,下诏恢复李勣的官爵,并重新为他起坟改葬。

李勣的主要成就

瓦岗军时期:李勣于隋炀帝大业(605年—618年)末年参加翟让的瓦岗(今河南滑县东南)军。他劝说翟让抢夺运河财物。在王世充率军讨伐李密时,李勣以奇计多次大败王世充。他又建议李密攻取黎阳仓,使瓦岗军军力大振。守卫黎阳仓时,袭破围城的宇文化及,迫使其解围而去。

唐高祖时期:武德二年(619年),李勣以李密的领地归顺唐朝,仍任黎阳总管。在被窦建德俘虏后,李勣企图袭取窦建德、谋杀窦建德部将曹旦,后因密谋泄露而重新逃归长安。武德三年(620年)至武德七年(624年)间,李勣随秦王李世民击败宋金刚、击擒窦建德、平定王世充、大破刘黑闼及徐圆朗等人。又与赵郡王李孝恭、岭南道大使李靖等一同擒获辅公祏、平定江南。武德八年(625年),突厥入侵并州,李勣领军抵御。

唐太宗时期:贞观三年(629年),李勣与李靖等率军十余万,分道出击东突厥。次年,李靖在阴山之战中大破东突厥颉利可汗。颉利可汗战败后,被李勣阻拦,无法北逃。李勣最终俘获东突厥部五万余口后回师。武德九年(626年)至贞观十五年(641年)间,李勣在并州任职共十六年,令行禁止,颇为称职。贞观十五年(641年),李勣于诺真水(今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境内)大破薛延陀军,斩首三千余级,俘获五万余人及马一万五千匹。回师途中,又与州兵夹击叛乱的突厥思结部。贞观十九年(645年),李勣奉命进攻高句丽,连破盖牟、辽东、 白岩等城,并参与安市城(今辽宁海城东南营城子)之战。 次年,李勣乘薛延陀内乱之机,在郁督军山(又作乌德鞬山,即今蒙古国境内杭爱山东支)招抚伊特勿失可汗咄摩支等人。又纵兵击破薛延陀残部,彻底灭亡薛延陀政权。

唐高宗时期:乾封元年(666年),李勣任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再次出征高句丽。次年,李勣挥军直进,连取新城、南苏、木底、苍岩 、扶余 、辰夷等城。并与契苾何力等部合围平壤。九月,唐军攻克平壤,高句丽灭亡。

李勣的历史评价

李勣一生经历战阵无数,早在瓦岗寨时,他从李密征战,就为瓦岗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归唐后,又屡从唐太宗征讨,平王世充、灭窦建德、伐刘黑闼,为唐朝的建立立下了不朽功勋;后来在攻亡东突厥、平定薛延陀、击灭高句丽等重大军事战役中,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李勣每次指挥行军作战时,都筹划有度。临敌应变时,举止合乎机宜。与人一起谋划计策,能辨别它的好坏,听到别人一点好的计谋,便高兴地听从。他所得的赏物,大都分赐手下将士。作战取得胜利的时候,大多把功劳推让给部下,因此人都愿意为他效死力。他麾军所到之处,大都能破敌取胜。李勣去世后,众人没有不悲痛伤感的。

李勣的轶事典故

知人之明

李勣前后战胜所得到的黄金、丝帛,都分发给将士。刚到黎阳仓时,去领粮的人有数十万人。魏征、高季辅、杜正伦、郭孝恪都到黎阳仓做客,他们一出现在众人之中,李勣就恭敬地以礼相待,把他们引到卧室里,谈笑而忘记了疲倦,到平定虎牢关,抓获王世充所授的郑州长史戴胄,知道了他的品行、才能,很快就释放了,这些人一一受到李勣的推荐,都做到了显贵的高官,当时人们称李勣有知人之明。

重情重义

李勣的旧主李密反叛被杀后,唐高祖李渊特派使者向李勣告知此事。李勣上表请求收葬李密,李渊同意。李勣于是披麻带孝,与李密从前的旧部一起,把李密安葬在黎山的南面。众人待到丧期过后才散去,时人因此颇为赞许李勣的义气。

秦王李世民平定王世充后,李勣的结拜兄弟单雄信被唐军俘获,依例叛处死刑,李勣上表称赞单雄信武艺绝伦,如果将之赦免,他一定会感恩戴德、为国家效命。李勣还请求用自己的官爵为他免死,但李渊仍不许。单雄信临受刑的时候,李勣对着他号啕痛哭,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给单雄信吃,说:“生死永诀,此肉与你一同入土了。”单雄信死后,李勣收养了他的儿子。

李勣与其弟李弼特别友爱,家门以内,他如同严父一样。李勣虽然贵为宰相,但到了姐姐生病的时候,他一定亲自为她煮粥。有时候火苗烧了他的胡须。姐姐于心不忍,劝李勣说:“家里有这么多下人,你何苦这样为难自己。”李勣回答:“哪里是因为缺人呢!只不过看到姐姐年纪大了,我也老了,即使想要年年为姐姐煮粥,又怎么可能呢?”

李勣出征高句丽时,想让女婿杜怀恭同行,以便他建立功勋。杜怀恭一开始以家贫为由推辞,李勣答应接济他家;杜怀恭又以无奴仆、马匹为由推辞,李勣又答应如数供给。杜怀恭无话可说,便躲进岐阳山中,对人说:“乃公想拿我开刀,来警示他人。”李勣听说后,流泪说:“杜郎(杜怀恭)散漫不知拘束,应该确有此事。”便不再提此事。时人评论说:“英公(李勣)是严正执法之人,杜怀恭的考虑颇为深远。”

太宗宠遇

李勣曾患上急病,验方说胡须烧的灰可以治疗此病,唐太宗李世民就自己剪下胡须,为他和药。李勣连连叩头哭谢,直至出血,李世民说:“这是为了社稷江山考虑,并非为你个人,有什么可谢的?”

李世民曾经在闲暇中设宴,望着宴上的李勣说:“朕准备把年幼的太子托付给大臣,想来想去没有比卿更适合的人。你过去不负于李密,现在难道会有负于朕吗?”李勣拭泪辞谢,咬破指头,沾血为誓。一会儿,便喝得酩酊大醉,李世民解下自己的御服给他披上。

不信方士

天竺方士那罗迩娑婆寐自称通晓长生之术。据传,唐太宗李世民晚年对他颇为听信,希望借此得到长生药。但此人所言“迂诞无实”,只为拖延时间,最终也没有成果。高宗李治即位后,那罗迩娑婆寐又前往长安拜见高宗,又被遣还。高宗不信神仙,对侍臣说求长生药只会空损民力,世上并无不死之人。李勣当时在旁,回答道:“正如陛下所说。这个婆罗门现在再来,已经白发苍颜,不同于从前,怎能长生!陛下将其遣回,朝廷内外都感到高兴。”那罗迩娑婆寐后来果然死在长安。

富贵知止

李勣自患病后,只接受唐高宗李治及皇太子李弘送来的药,家里所请的医生、巫师,他都不许进门。李勣的子弟坚决送药给他服用,李勣对他们说:“我只不过是山东的一个田夫,攀附明君,滥取富贵,位至三公,年近八十,这难道不是命吗?寿命的长短必定是有期限的,怎么能随便就医求活命呢?”于是拒不服药。

临终戒言

李勣病逝前的一天,忽然对弟弟李弼说:“我的病好像稍微好些了,可设酒宴来娱乐一下。”于是堂上女乐工奏乐,檐下子孙罗列。待到酒宴结束,李勣对李弼说:“我自己估量一定是要死的,不过想与你诀别罢了。怕你悲伤哭泣,骗你说病好像好些了,你不要哭,听我立规矩。我看房玄龄、杜如晦、高季辅辛辛苦苦建成家业,也希望把家业传给后辈子孙,结果都被愚蠢的儿子败家荡尽。我有这些犬子,要托付给你,你可要加意防察,有操行不轨、交结恶人的,立即打死,然后告诉我。又见人死后多埋藏黄金、宝玉,也不必这样。只用麻布覆盖的车,载我的棺木,棺中装殓用平常穿的衣服,只加朝服一套,死后如果有知觉,希望穿上它拜见先帝。随葬的器物只做马五六匹,地宫里的帷帐用黑布做顶,四周围白纱,帐里放十个木偶,表示依照古礼用草人草马殉葬的意思,此外一物不用。姬妾以下,有子女愿意留下自己养育的听任自便,其余的全都放她们离开。丧事办完,你就搬进我家居住,抚恤小儿弱女。违背我的话的,就如同杀戮我的尸体。”言毕而止,李弼等人都遵行他的遗言。

有关李勣的相关专题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LingyanPavilion24heroes

凌烟阁是唐朝为表彰功臣而建筑的绘有功臣图像的高阁。位于唐朝皇宫内三清殿旁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楼,后因“凌烟阁二十四功臣”而闻名于世,可惜毁于战乱。

有关李勣的其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