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弼

liguangbi

李光弼是唐朝中期名将,经郭子仪推荐而任为河东节度副使,参与平定安史之乱。安史之乱平定,李光弼“战功推为中兴第一”,获赐铁券,名藏太庙,绘像凌烟阁。

李光弼晚年为宦官程元振、鱼朝恩等所谗,终于广德二年(764年)在徐州病逝,年五十七。追赠司空、太保,谥号“武穆”,世称“李临淮”、“李武穆” 。

李光弼的人物生平

契丹将领

李光弼的父亲李楷洛,原为契丹酋长,武周时归降,累官朔方(治灵州,今宁夏吴忠市境内)节度副使,封蓟国公(一作郡公),以骁勇善战出名,在反击突厥战争中暴卒,获赠营州都督,谥曰忠烈。

李光弼自幼为人严肃、深沉而刚毅,擅长骑射,喜读《汉书》,治军极严,兼有谋略。他少年即入军旅,任左卫亲府左郎将。李光弼为父守丧时,严遵礼法,之后任左清道率兼安北都护。

天宝五载(746年),朔方节度使王忠嗣调任河西、陇右节度使,补李光弼为兵马使,并充任赤水军使。王忠嗣非常器重他,即使是宿将所受的礼遇,也不能与他相比。王忠嗣曾说:“他日得我兵者,光弼也。”不久后,李光弼袭封父爵蓟郡公。后因击败吐蕃、吐谷浑的功劳,进号云麾将军。

天宝八载(749年),经朔方节度使安思顺上表,唐玄宗任命李光弼为朔方节度副使,知留后事,也就是实际上的朔方节度使。安思顺喜爱李光弼的才干,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李光弼闻讯后,托病辞官。陇右节度使哥舒翰觉得十分可惜,便奏请玄宗,将他召回京师长安。

出奇制胜

天宝十四载(755年),安禄山及部将史思明反叛。郭子仪欣赏李光弼的军事才能,向玄宗推荐他。玄宗下诏命李光弼摄御史大夫,持节、河东节度副大使,知河东节度事兼云中太守,后又加魏郡太守、河北采访使。

李光弼在平定安史之乱的战争中,充分表现了他的军事才能。他的第一个目标是收复常山郡(今河北正定),该郡地处叛军南北咽喉,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李光弼率领朔方军五千进攻常山,当地团练兵将自己的将领史思义绑来投降,李光弼善待史思义,亲自为其松绑,使他真心归顺,供出叛军动向。次日,史思明率二万骑兵直压常山城下,李光弼向史思义问计,史思义说:“今军行疲劳,逢敌不可支,不如按军入守,料胜而出。虏兵炎锐,弗能持重,图之万全。”李光弼接受了史思义意见,守城不出,把军队分成四对,以劲弩五百连番射敌,叛军死伤惨重,只得退兵。当叛军在野外吃饭时,李光弼派轻骑数千,突然袭击,一举消灭叛军五千,收复常山郡九县中的七县。其后,李光弼与郭子仪又率领唐军在嘉山(今河北曲阳东)与叛军决战,大破叛军,斩首四万级,俘一千余人、战马五千匹。

太原之战

至德元载(756年)七月,唐肃宗在灵武(今宁夏灵武)即位,下诏命郭子仪和李光弼率军到灵武。八月,二人抵达后,受到肃宗召见。肃宗授李光弼为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为使相,仍任节度使之职。并特加其为北都太原留守。李光弼奉命由灵武率军五千赴太原,继续征讨叛军。

至德二载(757年)正月,叛军史思明、蔡希德发兵十万进攻太原,并企图占领太原后,由北道夺取灵武。当时李光弼手中只有一万人,太原城方圆四十里,由于李光弼治军严整,与将士同甘共苦,令行禁止,士兵严守,史思明无隙可击。在兵力悬殊情况下,李光弼一面防御固守,一面守中有攻。他让战士从城中挖地道通城外,打击敌军;他还在城上安装石炮(抛石器)击毙叛军十分之二三;地道后来挖到史思明大营,俘斩叛军一万多人。此时,叛军内讧,安庆绪杀父安禄山,自立为帝,史思明退兵范阳,蔡希德因疲惫不堪而败军。

同年二月,李光弼率敢死队向敌军发动进攻,歼敌七万多人,太原之战取得完全胜利。太原之战是平乱战争第一次重大胜利和重要转折点,是以少胜多、以弱制强的典型战例。李光弼充分发挥了军事才能,此战为后来胜利收复两京奠定了基础,具有重要战略意义。胜利消息传到灵武,肃宗下诏奖赏李光弼,加他为司空、兼兵部尚书,仍兼同平章事,封魏国公。

朔方节度

乾元元年(758年)八月,肃宗再次诏李光弼入朝,升他为侍中,改封郑国公。九月,命郭子仪、李光弼等九节度使十万大军讨伐安庆绪,因为肃宗不相信二人,不设主帅,只派不懂军事的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总揽诸军。唐军出师后,在获嘉击败叛军,斩首四千级,捕虏五百人。叛将安太清逃至卫州防守。安庆绪派七万军队援救卫州。唐军大破安庆绪,斩首四万级,缴获铠胄数十万,攻占卫州。唐军又在愁思冈击破叛军,并趁势围攻邺城。安庆绪求救于史思明。史思明出动十三万军队援救邺城。次年三月,双方爆发相州之战,史思明率军奋战,李光弼等率部先与史思明交战,双方被杀伤的人数几乎相等。郭子仪率部在后,还未来得及布阵,突然大风突起,吹沙拔木,天地晦暗,即使近在咫尺却看不清。唐军与叛军都大惊,各弃兵仗辎重,分向南、北方面溃退。此役后,唐军各部相继引还。只有李光弼与王思礼整敕部队,全军以归。战后,鱼朝恩把责任推到郭子仪身上。

乾元二年(759年)七月,肃宗夺剥夺郭子仪兵权,命李光弼接替郭子仪任朔方节度使、天下兵马副元帅,率五百亲兵赴洛阳,统帅朔方军。

八月,李光弼又被任命兼幽州长史、河北节度使。李光弼撤出洛阳,移军河阳,留洛阳空城给史思明。十月,史思明进攻河阳,李光弼这次又发挥才能,设计诱得史思明所部良马千余匹。接着又用木杆铁叉叉住史思明在黄河上的火船攻势。史思明损兵折将,亲率大军再进攻河阳,李光弼身先士卒,他事先在靴内藏刀,对将士们说:“战,危事。吾位三公,不可辱于贼。万有不捷,当自刎以谢天子。”三军感动,部将李抱玉、荔非元礼等率兵奋勇杀敌,大败叛军,杀敌一万余,生擒八千余人,获马两千匹,军资、武器数以亿计,敌将周挚、徐璜玉等都被擒获。河阳之战,李光弼再次表现了杰出的军事才能,此役的胜利,牵制了史思明主力军,保障了潼关和长安的安全。

乾元三年(760年)正月,肃宗加李光弼太尉兼中书令。

中兴第一

上元二年(761年)二月,肃宗轻信宦官鱼朝恩,不听李光弼正确意见,命李光弼冒险进攻洛阳。李光弼无可奈何,留李抱玉守河阳,自己与朔方节度副使仆固怀恩会同鱼朝恩进攻洛阳。仆固怀恩不听李光弼军令,不在洛阳城北邙山而在平原布阵,致使大败,唐军只好退守闻喜(今山西闻喜)。史思明虽然获胜,却被其子史朝义杀死,唐军也因此得以休整。肃宗将邙山之败归罪在仆固怀恩身上,拜李光弼为侍中兼河中节度使。后又任命他为河南副元帅、太尉兼侍中,统率河南、淮南、江南、浙江等八道行营节度,出镇临淮(今江苏盱眙),进攻史朝义军。

监军使以袁晁侵扰江淮,李光弼兵少,要求退保润州以避叛军锋芒。李光弼说:“朝廷安危系于我一身,现在敌人虽强,但不知道我的兵力多少,如果我出其不意,敌人自当退走。”径直前往泗州,旋即先克许州(今河南许昌),活捉史朝义将李春,再入徐州(今江苏徐州)。当时大将田神功平定刘展之乱后,滞留在淮南不前;尚衡、殷仲卿等在兖、郓两州相互攻击;来瑱不听朝廷诏令,坚持留在襄阳。朝廷深感忧虑,等到李光弼到了许州后,史朝义退走,田神功急忙返回河南,尚衡、殷仲卿、来瑱等都畏惧李光弼的威名,相继入朝觐见。同年,史朝义数十万大军被困洛阳,兵败。

宝应元年(762年),李光弼进封为临淮郡王。旋即挥军收复许州,斩得叛军首级一千余级,擒获叛将二十二人。史朝义分兵进攻宋州(今河南商丘),李光弼领军救援,将其击退。台州(治临海,今属浙江)人袁晁领导浙东(治越州,今浙江绍兴)农民起义,唐代宗急令李光弼率军讨伐。李光弼派其部将张伯仪等率领各军,向袁晁义军发起攻势。十二月,义军与官军在衢州(治信安,今浙江衢县)大战,义军失利。

此年,江南人方清在歙州(治今安徽省歙县)率饥民起义。朝廷命李光弼分兵讨伐。

宝应二年(763年)正月,史朝义走投无路,自杀身亡。历时八年之久的安史之乱平息,李光弼自始至终参加指挥大军,一直是唐军平叛主将之一,发挥了出色的军事才能,指挥唐军歼灭叛军有生力量,为平息内乱立了头功,《新唐书》称赞李光弼在平息安史之乱中,“战功推为中兴第一”。

同年三月,官军再次击败袁晁义军。四月,经十余次交战,唐军最终击败义军,俘获袁晁。其弟袁瑛率军突围,不久后亦被困死于宁海紫溪洞中。此后,代宗下诏增李光弼实封食邑二千户,授其一个儿子为三品官,又赐铁券,“名藏太庙”,绘像于凌烟阁。

李光弼在徐州,只决断军旅之事,其余一切事务,都委托由判官张傪处理。张傪为政精明,处理事务十分自如。诸将奏事,李光弼大多让张傪参与商议。诸将事奉张傪,如同事奉李光弼,因此军中整肃,东夏(泛指东部)得以安宁。

愧恨长逝

李光弼在平定安史之乱中功劳盖世,但是却遭到宦官鱼朝恩、程元振的嫉妒和陷害。

宝应二年(763年)初,吐蕃在仆固怀恩的引诱下乘虚攻入关中,占领长安。代宗出逃陕州(今河南三门峡市),急诏李光弼奔赴陕州行在。李光弼害怕遭到鱼朝恩等陷害,拖延未去。其后,吐蕃被关内副元帅、中书令郭子仪打败。代宗返回长安后,任命李光弼为东都留守,李光弼再借故诏书未至推辞,率军回到徐州收租赋。代宗再诏李光弼入朝,李光弼害怕宦官鱼朝恩、程元振加害,仍不敢去长安见驾。七月,代宗改元“广德”,赐李光弼一子三品官,并加实封食邑三百户。

起初,李光弼治军严整,先谋后战,能以少胜多,与郭子仪齐名,名震天下。凡是他下的命令,诸将不敢不服。后来,李光弼在徐州不敢入朝,部将田神功等人对他的敬畏态度大有变化。李光弼因而很不得志,感到耻辱、惭愧,致使忧郁成疾,于广德二年(764年)七月十四日(8月15日)在徐州病逝,终年五十七岁。 代宗为其辍朝三日,遣使吊恤其母,追赠太保,谥号“武穆”。出葬之日,命百官送葬至延平门外。

李光弼的历史评价

李光弼是中唐出色的统帅、军事家,为平息安史之乱的主帅,史称其“与郭子仪齐名,世称‘李郭’,而战功推为中兴第一。”(《新唐书·李光弼传》)他虽名气不如郭子仪大,但其军事才能不在郭子仪之下。李光弼足智多谋,在其戎马生涯中,善于出奇制胜,以少胜多。他治军威严而有方,代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后,营垒、士卒、麾帜无所更改,而当他号令后,军威更加威严。李光弼部下的李怀光、仆固怀恩、田神功、李抱玉、李忠臣、哥舒曜、韩游瑰、浑释之、辛京杲、荔非元礼、郝廷玉、李国臣、白孝德、张伯仪、白元光、陈利贞、侯仲庄、柏良器等大都著名当时 。被誉为“自艰难已来,唯光弼行军治戎,沉毅有筹略,将帅中第一”。《旧唐书·李光弼传》认为,即使是孙武、吴起、韩信、白起等比起李光弼,“或有愧德”。

李光弼的轶事典故

尽释前嫌

安思顺任朔方节度使时,郭子仪和李光弼都担任牙门都将之职,但不能和睦相处,虽然同桌吃饭,却互相瞪眼,不肯交谈。后来,郭子仪接替安思顺任节度使,李光弼就有意离去,心里犹豫不决。十天后,唐玄宗下诏命郭子仪率兵东征,李光弼进入官衙见郭子仪说:“我情愿一死,只求你赦免我的妻儿子女。”郭子仪即刻走下堂来,搂着李光弼上堂,流着泪道:“当今国家遭逢乱事,连皇上避难去了。没有你的协助,我怎么能够出兵打仗呢?现在哪里是心怀私怨的时候呀!”于是互相扶持对拜,共谋破贼大计。

速斩崔众

朝廷因太原节度使王承业因不理军政,命御史崔众到河东接替他。崔众因轻视王承业,就纵容自己的部下全副武装地闯进王承业的府衙中嬉戏玩闹。李光弼得知后,心里不平。此后,崔众要将兵权交给李光弼,崔众带着部下来见李光弼,李光弼出来迎接,二人的队伍相接时,崔众竟不顾礼法而不回避。李光弼对崔众的无礼行为很愤怒,而崔众又不立即把兵权交出,于是李光弼就下令将崔众逮捕。这时,朝廷派遣宦官来到河东,要任命崔众为御史中丞,手持敕书问李光弼崔众的行踪。李光弼答道:“崔众犯法,我已将他逮捕。”宦官把敕书拿给李光弼看,李光弼说:“如今只不过是杀一位侍御史;如果宣布了诏命,我就斩杀一位御史中丞,如果拜授他为宰相,我也要斩杀他这位宰相。”宦官一听此话不敢再多言,只好带着敕书回京。次日,李光弼派兵包围崔众,在碑堂下把他当众杀死,还让崔众的亲属来祭吊。从此,李光弼威震三军。

智降两将

李光弼在野水渡地方征讨史思明,到了晚上,军队撤回,只留了一千多人。

李光弼对雍希颢说:“贼将高晖、李日越、喻文景,都是万人才能抵挡的人,史思明必然派一人来劫我。我先走了,你领士兵在这等他们,不准和他们交战;他们若是投降,就和他们一起来。”这天,史思明召李日越说:“你领兵去野水渡,这次一定能抓住他,你派铁骑(披甲的战马)晚上渡过去,为我抓来。又下命令,必须抓到李光弼,否则,你就别回来。”李日越率领五百骑兵,早晨接近了雍希颢的军队。雍希颢的士兵在护城河边,只是互相看着喊叫。李日越感觉很奇怪问:“太尉(指李光弼)在么?”有回答说:“夜间走了。”李日越又问:“有多少兵?。”有回答说:“一千人。”又问:“将领是谁?”答:“是雍希颢。”李日越沉思良久,对他部下说,我接受的命令是必须抓到李光弼,于是李日越便投降了,和雍希颢一起到了唐营。

巧施美马计

李光弼曾经领兵守河阳,与史思明对持了一年。史思明有一千多匹战马,每天在河南边洗马,用来显示他的马多兵强。李光弼便在诸营中选出母马五百匹,等史思明的马下河时,他把母马赶下河,因为母马都有马驹在城内,所以母马不间断地嘶鸣。思明的战马听着母马嘶叫,便渡过河来,李光弼都赶进了军营。

后事安排

李光弼临终时,属下问他死后的安排,他说:“我长年在军旅,不能回家奉养母亲,是不孝子,还说什么呢?”最后拿出府中剩下的绢、绸、布匹分送给部下将领。

临淮遗法

永泰元年(765年),吐蕃大举入侵,进逼长安,李光弼的爱将郝廷玉与河南道副元帅马璘驻守便桥(今陕西咸阳渭桥)。观军容使鱼朝恩听闻郝廷玉擅长排兵布阵,想看他训练检阅部队。郝廷玉便在营中排列队伍,击鼓鸣角出军,分列为阵,伸张舒展,或离或合,进退如一。鱼朝恩观后,不禁叹道:“我在军中十多年,今天才见得郝将军训练军队啊。如此治军,面前又怎会有强敌?”郝廷玉伤感地谦谢道:“这不是小将我所擅长的事,是临淮王(李光弼)的遗法。太尉(亦指李光弼)擅长统军,赏罚得当。每当将帅挥旗操演军阵之日,军士稍不从命,一定斩首示众,因此众人都主动效命,而赴汤蹈火、驰骋奔突,那情景真令人有心破胆裂之感。太尉去世后,不再有将帅挥旗操演军阵,这些实在不值得被军容使(鱼朝恩)称赞。”

惊服田神功

淄青节度使田神功从副将出身,累功至节度使。他的旧部,都是从前的部曲,田神功大模大样接受他们的叩拜。即使是将前节度判官刘位等人留在节度使幕府中,他也仍然不知变通对待。等看到李光弼与其判官张傪行对等礼时,才大吃一惊。田神功回府后,问刘位说:“李太尉(李光弼)今日见张郎中(张傪)来,与他平礼回拜,这是什么礼节?”刘位回答:“使主(指节度使等官)对于判官及幕僚,没有接受他们平拜的礼仪。”田神功说:“您为何不早些说?”于是召集幕僚,说道:“我田神功行伍出身,不懂朝廷礼数,误受诸位平拜。诸位也不说,铸成田神功的错,现在回拜诸位。”于是逐位予以拜谢。

有关李光弼的其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