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吐蕃王松赞干布最宠信的女人为何不是文成公主

时间:2018-03-27 17:05:19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下嫁吐蕃的大唐公主,先后有两位,分别是“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这两位女性虽然是“宗室之女”,可惜,算不上皇帝的亲闺女,不过,安置到吐蕃之后,个人的地位倒是很高。值得申明的是,吐蕃最宠信的王妃,还得说是泥婆罗王国的“赤尊公主”。

吐蕃王松赞干布最宠信的女人为何不是文成公主吐蕃王松赞干布最宠信的女人为何不是文成公主

很多后人觉得,在吐蕃称王的松赞干布,是个目光远大,臣服大唐的历史人物。有趣的是,中国历史反倒扬起了一副美丽、动人的帽子。毕竟,这位君主被大面积地美化和神化了。关于泥婆罗古国的“赤尊公主”,的确跟松赞干布结成了美满婚姻。

可惜,吐蕃文献以及汉人史料的记载当中,只谈松赞干布娶“文成公主”,却没有松赞干布娶泥婆罗古国的“赤尊公主”这件事儿。看来,“文成公主”入吐蕃的时候,居然踏上了两场婚姻。一场,“文成公主”属于主角;另一场,坐在主人位置上的,却是尼泊尔境内“泥婆罗”古国的新婚公主——“赤尊公主”。

赤尊公主是谁?

查阅史料就能发现,著名的“赤尊公主”出身于尼泊尔的塔库里王朝,父亲名为鸯输伐摩。七世纪中期,松赞干布统一了青藏高原、建立吐蕃政权之后,国势越来越强盛。在迎娶文成公主之前,鸯输伐摩王为了求取边境和平,曾于641年,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赤尊公主”,远嫁到西藏。也有人说,松赞干布之所以要迎娶“赤尊公主”为妃,是为了加强与“泥婆罗”的友好关系,从而起到巩固吐蕃和印度半岛的宗教联系作用。

“赤尊公主”在远嫁吐蕃时,也带来一些工匠,还带来一尊释迦牟尼八岁等的佛像。根据史料记载,“赤尊公主”曾邀请“文成公主”共同建造寺庙,于是,就有了后来享誉吐蕃的“大昭寺”和“小昭寺”。“大昭寺”主神殿里供奉着“赤尊公主”带来的佛像,“小昭寺”供奉着“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

此后,吐蕃地区瘟疫流行,死亡较大。据说,松赞干布与“赤尊公主”在649年过世。松赞干布死后,成为一道光芒,进入“大昭寺”的木制佛像之中。松赞干布病逝之后,在文成公主的安排下,两座佛寺互换了彼此珍藏的释迦牟尼佛像。

“赤尊公主”入藏的时间,各种史书的记载不同。不过,大多认同,松赞干布16岁时,才正式迎娶“赤尊公主”。松赞干布的生年不详,仅以最被公众接受的617年来推算,“赤尊公主”应是633年入藏,与松赞干布结婚。

下嫁吐蕃的大唐公主,先后有两位,分别是“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这两位女性虽然是“宗室之女”,可惜,算不上皇帝的亲闺女,不过,安置到吐蕃之后,个人的地位倒是很高。值得申明的是,松赞干布最宠信的王妃,还得说是泥婆罗王国的“赤尊公主”。

文成公主只是小老婆

松赞干布软硬兼施,最终迫使唐太宗送出公主,这不免令大唐所有人感到面上无光,于是史官们在竭力淡化这场和亲的“被迫性”的同时,便唯有大吹文成公主入藏后的地位和影响,试图营造出大唐公主在番邦地位尊崇,众蛮夷皆景仰拜服,欢天喜地沐浴上国天恩的假象。这幕虚假历史在历代均被史官们心照不宣地沿用,建国后更是大行其道。笔者在饱含中国特色的历史传播中淫浸多年,受毒害甚深,直到不久前才知道,原来文成公主竟然不是王妃,只不过是松赞干布的小老婆,而且是五个小老婆中的寻常一个,入藏多年,无子,无宠,地位平庸,平日如丫鬟般负责伺候松赞干布的起居,实与笔者之前心中那个高高在上、雍容高贵、深受蕃人敬重的“国母”形象大相径庭。

吐蕃国主称为赞普,王妃(正妻)称作觉蒙,松赞干布的觉蒙是来自尼泊尔的尺尊公主,这应该是在松赞干布年轻时缔结的婚姻。之后松赞干布又陆续娶了五个小老婆,其中三个是蕃人(芒妃墀嘉、象雄妃勒托曼、木雅茹妃嘉姆增),一个来自尼泊尔(墀尊公主),文成公主是最后一个,她的身份是“赞蒙”,吐蕃王室妇人的泛称,与觉蒙有着身份上的显著差距。由于松赞干布出生年月并无确载,因此如今并不清楚他娶文成公主时的年纪,但从文成公主已是他招的第六个女人,以及他在娶了文成公主后仅九年就死去均能看出,当年方十六的文成公主于641年入藏时,他多半已经不年轻了, 应该已有四五十岁的年纪。

身在异域的可怜女子

文成公主的一生相当不幸,他在遥远的番邦生活了四十年,孤零零地守了三十一年的活寡,大半的青春韶华都埋没在了雪域高原。即使在松赞干布生前的九年中,她的婚姻也决不幸福,年事已高的松赞干布共有六个有名分的女人,还有无数没有名分地,又能顾及文成多少?据藏文本《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的《编年记事》记载:“此后六年,墀松赞赞普升遐(归天),与赞蒙文成公主同居三年耳。”可知松赞干布有六年基本不与文成产生交集。而即使是在随驾的三年中,她也无非是给那个老男人充当性保姆罢了,在这个可怜少女凄苦的一生中,恐怕爱情和甜蜜从来就没有降临过。

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九年,却只有三年产生交集,三分之二的时间被冷落遗忘,显然谈不上受宠,在五个小老婆中都未必居前,比起正室尺尊公主自然更是远为不如,据说藏民中甚至还有她受虐待的说法。从她并无子嗣来看,或许在这三年中,她连性保姆都算不上,只是一个被自己男人冷待的侍者。或许在松赞干布眼中,这个来自唐朝的女子不过是一个充斥着政治因素的符号,从来就没有当成过自己的家人。

虽然文成公主当时的陪嫁异常丰厚,不仅有大量财物,还带着大批工匠,给吐蕃引入了先进的农业、手工业生产技术,但据敦煌文书的记载来看,蕃人把她视作唐朝畏惧吐蕃兵威而乞和的贡物,由此也能看出太宗曾用女人财物换和平是不争的事实。去过拉萨的人,均能看到大昭寺和小昭寺规模的遥远差距,自然便会明白文成公主在当时的真实处境,松赞干布为来自尼泊尔的尺尊公主不惜耗费巨资修建大昭寺,将尺尊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供奉其中;来自大唐的文成公主虽然带着佛家至宝,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却只为其修一个规模远逊的小昭寺来安置,二人地位高下由此便可见一斑。后来金城公主入藏,为吐蕃国主正妻,才将两座像互换,一直持续至今。由此亦能看出,在蕃人心中,正妻与文成公主这样的偏室的地位是有着天壤之别地。

在《西藏王统记》(又名《诸王统史明示》)中,记载了一段文成公主抵蕃后的遭遇,尺尊公主大发淫威,宣称:“我乃先事王,正室大为尊……正室为王后,偏室后之婢……正偏且比试……若试不能敌,勿望近人主……”“于是使公主上下人等,无人服侍,几近一个月……心中实难忍受,召禄东赞来质问……禄东赞回云:我实无力奉送饮食,亦无力谒见赞普,诸事皆由尼后做主,你自行言于彼!言罢径去。”由此记载也能看出,尽管文成公主贵为唐太宗的亲侄女,又赐以公主之名,代表了大唐帝国的脸面,可在更为强大自信的吐蕃帝国眼中,却显然无足轻重。正因如此,当我们翻阅蕃史时,便能发现,松赞干布的丰功伟绩记载详尽,却鲜有提及文成公主者。

编辑:镜花水月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