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曹丕杀鸡儆猴为什么要拿曹洪开刀?

时间:2021-09-04 06:36:40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曹洪在汴水之战中曾经救过曹操,后来在重整队伍再度起事时又立有大功,但曹丕当皇帝期间,他却因门客犯法被关进了监狱,准备处死。有分析说这是曹丕杀鸡儆猴,那为什么曹丕要拿曹洪开刀呢?

曹丕杀鸡儆猴为什么要拿曹洪开刀?曹丕杀鸡儆猴为什么要拿曹洪开刀?

表面的原因是,魏文帝曹丕年轻时曾经向曹洪借钱,曹洪没有借给,为此常常怀恨在心,借着曹洪门客犯法这件事,将曹洪打于大牢并准备处死。都说曹丕小肚鸡肠,想想他和曹洪的关系,应该还不至于小气到这个程度吧?因为单独说到贪财,曹洪的行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没有危及到他的政权;门客犯法,别说在皇室成员当中,就是在一般的官员来说也时常会有,就为这么件小事,曹丕值得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吗?再有,曹丕当魏王,称皇帝,并没有立刻报复曹洪,反而是给他升了两次官,后边这次是骠骑将军,将军第三位的高职。还有就是,曹丕小肚鸡肠肯记仇,报复起来那可是贱卖不赊,自家亲兄弟那是说贬就贬,丁仪兄弟那是说杀就杀,他还会等到临终前四个月再来报复那一件借钱的事情?以前看到有文章分析说,有可能是曹洪当初不支持他当太子,所以曹丕才报复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是有,但也觉得说理不是那么充分。最近看了有文章分析,说是这是为儿子曹睿继位铺路,感觉非常对,这样才一切都说得通了。曹丕死于黄初七年五月,曹洪被贬是在这年的正月,时间间隔四个月。正好是曹丕感觉不行了,需要安排后事了。坐稳皇位,让人拥护,无非是立威和施恩两种。立威有风险,尤其是新皇帝,想立威还没有那么多的资本,所以这事需要曹丕来做。施恩要容易很多,但需要有一定的空间,曹丕就是给儿子留挪出这样的一个空间。那么,为什么要选择曹洪作为挪出空间的对象呢?

第一条就是,曹洪最有这样的资格。

曹洪是曹操时期的老人,汴水之战失败后回老家重新招募兵员。曹洪带着自家兵千余人,又从扬州刺史陈温那儿得到了庐江优质上等兵二千人,向东到丹杨又得到了数千人,然后拉着队伍去和曹操汇合。看诸夏侯曹前四位的将领,除了曹操当年犯重罪夏侯渊给他顶包,其他三位夏侯惇、曹仁、曹洪都是带兵加入,也可以说是创建军队之人,也可以说是带资入股,是曹操这个公司的大股东。其他的功劳就不用说了,你就是再有能耐,也比不上曹洪这个身份。更为关键的是,到了曹丕执政的黄初七年,曹操这一辈有名望的老人,还就只剩下曹洪了。

曹丕要为儿子铺路腾挪出空间,有一种人不能动,比方说正在掌军的曹真,有一类人不能用,比如名望太低的人。曹真、夏侯尚、曹休和曹丕是同一代人,这些人都是曹丕提拔的,为报恩也会维护好曹丕的儿子曹睿。重要的是他们正在带兵对敌,即便是把真实目的明说了也不行。名望太低为什么也不行呢?因为这类人说杀也就杀了,谁能让太后为他说情?而只有曹洪有这个资格。大臣们都在为他说情,和曹丕关系最近最受重用的曹真也出面讲情,最后太后也亲自出面了。

曹真从小就和曹丕一起生活,陪伴着曹丕一起长大,关系非同寻常。到曹丕执政的黄初三年,曹真已经是上军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假节钺。曹丕抓曹洪的时候,曹真就在身边。曹真说:“今天杀了曹洪,曹洪必定会认为是我进的谗言。”曹丕说:“是我要治他,你什么时候参与了?”请先记住这句话,后面还会说到。曹真说了没用,没办法,只有太后出面了。请问,老曹家谁又能惊动太后出面?所以才会说,只有曹洪有这个资格。

第二条就是此事要做的逼真,否则这戏就演砸了。

既然是为儿子日后坐稳皇位铺路,那么,拿曹洪开刀就是一出戏。但这出戏只有曹丕明白,而他要演就必须要演的逼真,否则这戏就演砸了。演砸了,不仅是曹丕自己下不来台,其目的也无从实现。这就是说,曹洪是这个剧本中最合适的目标人选。首先是曹洪这个人很贪心,其次是曹丕曾经借他钱他不借给。而还有一个刚刚好的时机,曹丕想安排后事,曹洪门客又正好犯法,一切齐活了。当各种条件具备,一些不明就里的重量级人物登场了。首先是“群臣并救莫能得”。像曹洪这个级别的人物,又是老曹家功臣中最长辈的一位,无论是于情于理群臣都应该出面讲情,但求请无用也是在情理之中。曹真也是蒙在鼓里,所以是赶紧求情,但他和曹丕的说话却是南辕北辙。曹真说的是,曹洪必定认为是“我进的谗言”,曹丕说的是“你哪里参与了”?这当中暴露了一个问题,曹真是说,我没有陷害他呀!也就是说,我没有想取代他当骠骑将军。曹丕是说,你什么时候参与了?也就是说,是我一个人谋划了这件事。连起来是说,曹丕一个人谋划了一个事件,并不是什么人告没有告曹洪,或者是曹洪有罪还是没有罪的问题。当曹真这个最受信任的人说情都没有用的时候,同样不明就里的卞太后只能出场了。

太后出面有两个版本,《三国志》的记载是:“卞太后对郭后说:‘假如让曹洪今天死,我明天就给皇帝下懿旨废皇后。’郭后于是哭着屡次求情,(曹洪)这才得以免官削爵土(保住了命)。”第二个是《典略》的说法,卞太后愤怒地责骂曹丕说:“梁、沛之间,非子廉无有今日。”意思是说,没有曹洪当年救了你的父亲,就没有今天你这个皇帝宝座。两个版本都有道理。前一个版本可能是曹丕要把假戏演得像,故意不直接和太后说,太后也避免和儿子当面直接冲撞,所以让皇后传达。后一种是说这是老曹家老一辈的事,她不能不亲自出面。

只能说,不管是曹真还是卞太后,两人都被曹丕给装进了套子里。或者说,两人都在不知不觉地帮助曹丕演了一场大戏。这出戏也许只有当上皇帝以后的曹睿懂得,所以他当上皇帝不久就给曹洪恢复官身,先是让他当后将军,重新封了一个县侯,位特进,然后重新任命为骠骑将军。这样一折腾,曹洪搭进去一千一百户封邑,整个老曹家都感谢这个小皇帝英明。最有意思的是曹洪的那个谥号——恭侯。当然,这个“恭”,你可以理解为对曹丕的“知过能改”,也可以理解为对曹睿的“敬事供上”。或许我们在这儿猜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不是这样,没准曹丕曹睿父子到如今还在地下偷着笑呢!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曹丕曹洪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
  • 关联
  •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