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火星行动:朱可夫最惨痛的一次失败

时间:2017-03-17 07:16:17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火星行动(Operation Mars)为1942年11月25日至12月20日在热泽夫突出部的苏军进攻作战的代号。苏军称为第二次热泽夫-塞乔夫卡战役。属于从1942年1月至1943年3月热泽夫- 维亚兹马战略进攻作战的组成部分。在热泽夫突出部的进攻-防御作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最血腥的战役,战役在热泽夫、塞乔夫卡、维亚兹马附近进行。因苏军巨大的伤亡,亦 被称做「热泽夫绞肉机」。

火星行动:朱可夫最惨痛的一次失败火星行动:朱可夫最惨痛的一次失败

在1942年11月19日,在斯大林格勒经过了几个月艰苦而损失惨重的防御战之后,红军对一直行动顺利的德军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突击。使德军极度震惊的是,在一周内苏军即包围 了德第六集团军。十周以后,该集团军所剩下的残兵败将投降,苏德战争中最有名的战役宣告结束。

历史上声称斯大林格勒战役改变了德国东线战事的进程并使国防军和德意志帝国走向了注定的屈辱的失败之路。历史遵循了斯大林格勒胜利不朽的荣誉,胜利的红军似乎再也没有 遭受战略上或重大的军事失败。斯大林格勒战役的策划者们已经作为将苏联带向胜利的不可战胜的英雄被载入军事史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苏联元帅,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库尔 斯克和柏林战役的英雄,格尔吉奥.康斯坦丁诺维奇.朱可夫。

然而,历史告诉了我们错误的信息。历史女神是善变的,她们只记录所报道的而忽略哪些没有报道的。有一句格言“胜利者才能篡改”,也适用于历史和战争。对于战争,历史对 后代也施加了巨大的影响,这方面没有比德国的东线战事更明显的了。德国人只是骄傲地不断叙述他们在 1942 年底以前地胜利历程,苏联人则宣扬在此之后他们的军事胜利,对 此没有德国人与他们有所争议。

1941 年和 1942 年的那些地名,如明斯克、斯摩棱斯克、基辅和哈尔科夫,唤起了对德军的胜利的想象,而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库尔斯克、白俄罗斯和柏林则是苏军的胜利的象 征。然而这些印象其实是虚假的。例如,虽然德军在 1941 和1942 年的推进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巴巴罗沙计划和蓝色计划还是失败了,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仍在苏军手中,而且紧接 着就是德军的惨败,并以第三帝国的毁灭而达到顶峰。

同样,战争后几年的历史没有评价苏军那些似乎不会终止的胜利,这对我们的误导程度更大。可以理解,苏联非常不愿意破坏他们光辉的记录,而德国人通常以将失败归结于希特 勒的歇斯底里和苏军压倒性的优势来避免心中的不快。这样苏联的记载就好像他们是完美地走向最终所注定的胜利那样。这种修改真实历史的做法通过隐瞒苏军大量的失败(这些 失败将有损于红军的胜利)歪曲了战争的历史。苏联指挥官如朱可夫、科涅夫,他们那种必胜的名声被提高到了超人的程度,从而掩盖了他们也是人,也同样有人的性格弱点这个 事实。

苏军的火星行动是苏德战争史中那些不为人知的事件中最为令人注目的。该计划本来计划于42年10月后期开始,但一直推迟到11月25号,火星计划是作为与天王星计划(苏 军斯大林格勒战略反攻的代号)具有相同地位的战役计划一起设计的。苏联最高统帅部希望通过执行这两个计划重新夺回东线战略主动权并使红军走上全面胜利的道路。火星计划 由朱可夫元帅和一批著名的苏军将领制定并被冠以战神之名,它是苏军1942年秋战略布局的中心任务。其宏大的规模和雄心勃勃的战略企图使其至少和天王星计划同样重要甚至 更加重要。然而,历史是那样容易被篡改,它遗忘了火星行动因为它失败了,同时它对天王星行动大肆宣扬,因为它成功了。

今天,已经可以获得足够的德方和苏方的档案材料来纠正历史的错误并对在该战役中牺牲的50 万苏军士兵和众多德军士兵给予应有的纪念,这个数字超过了美军在整个战争中的所 牺牲的人数。

序幕

1942年9月,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军政要员制定了一个扭转未来战局的战略。他们的计划反应了战争前所18 个月的艰苦经历以及他们所面对的军事现状。在1941 年战争的初始阶 段,德军按照野心勃勃的巴巴罗沙计划已经推进到了列宁格勒、莫斯科和罗斯托夫之前,但苏军顽强的抵抗和苏联辽阔的国土耗尽了德军继续前进的力量。由于德军推进过远以及 苏军的拼死反击使得德军的闪电战与 1941 年 12 月在莫斯科城下遭到了第一次失败,但这次失败是暂时的,虽然苏军在其后的寒冬之中获得的胜利,德军仍然占据对苏联首都有 威胁的接近地。

德军的进攻未受在莫斯科的挫折的阻碍,相反,由于苏军 1942 年 5 月在哈尔科夫和克里米亚的攻势遭受的灾难性的失败,1942 年 6 月德军发动了“蓝色”计划攻势,意在重新 夺回战略主动权并获得战争的胜利。几乎是 1941 年德军巴巴罗沙行动的翻版,虽然在规模上要小一点,在 1942 年夏季还是向东冲入了南俄无边无际的草原到达了伏尔加河畔的 斯大林格勒,直指高加索产油区。在取得巨大的成功后,德军锋利的攻势在 9 月到达了伏尔加河但于 10 月在斯大林格勒的废墟和高加索山的北坡减速并停滞下来。德国再一次低 估了红军的补充能力、在大纵深内作战的巨大挑战以及他们对手的坚韧和保卫家园决心。1942 年秋,国防军再一次难以逃脱苏军猛烈的冬季反攻,唯一的问题就是反攻在哪里发动?

战役的准备

朱可夫元帅在 1942 年 9 月和10 月最高统帅部的计划指定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主要是他证明自己是一个坚强而经常获得胜利的斗士,并以此获得了斯大林的信任。作为一个 前骑兵军官,朱可夫在1939 年8、9 月与日军的战斗中赢得了声誉,他所指挥的部队在蒙古东部哈拉哈河彻底击溃了日军),使之成为以后日军决定不卷入苏德战争的决定性因素 。然而现在很少有人想到朱可夫沿哈拉哈河的粗暴的进攻方式使其损失了近40% 的进攻兵力从而招致了红军总参谋部的严厉批评。

战争初期朱可夫是红军总参谋长,他接到作战命令并在 1941 年 7、8 月的斯摩棱斯克与德军前锋的血战中起了重要的作用。9 月斯大林解除了他在西部方向的指挥职务并将他派 到列宁格勒,表面上是因为他不同意斯大林关于防守基辅的灾难性决定(另一个版本是他被派往列宁格勒接替无能的伏罗西洛夫以改进该市的防守)。在列宁格勒周围的防御稳定 之后,斯大林于 10 月将朱可夫召回了莫斯科,他需要一个斗士来阻挡势不可当的德军,朱可夫组织并领导了 1942 年的莫斯科冬季反攻作为对这个任命的回报。

然后在 1942 年的春夏,他负责指挥莫斯科方向的苏军。当德军前出到斯大林格勒时,朱可夫在中央战线对德军发动了数次攻势,包括 8 月在勒热夫突出部的那次主要进攻,那次 进攻实际上成为了火星行动的预演。

基于个人的战略分析和战斗经验,朱可夫相信“北方”战略可以赢得战争。虽然他未能在1941-42 年的冬天在莫斯科以及1942 年德军在苏联南部的推进中消灭德军,朱可夫还是相 信粉碎莫斯科方向的德军是取得胜利的最佳方法。简单的说,朱可夫认为占据逼近莫斯科的勒热夫突出部的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对莫斯科和苏军的战果威胁最大,在他看来,面积大 约 150km×150km 的勒热夫突出部作为 1941-42 年错综复杂的冬季战役的遗留问题,加上占领该突出部的中央集团军群精锐的第九集团军就像一柄指向莫斯科的短剑。因此,朱可 夫主张粉碎该突出部上的德第九集团军,进而是整个中央集团军群,以此在 1942 年取得战略性的胜利。

根据朱可夫早先的战斗经验,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沃尔特.摩德尔将军的德国第九集团军围绕着这个突出部筑起了坚固的防御并沿该突出部的外围将所有的城镇堡 垒化,包括重要城市勒热夫、别雷和 瑟乔夫卡。德军还在突出部侧翼的河岸筑垒并清除了横贯突出部的南北向、东西向道路和铁路上的木障。朱可夫和摩德尔都意识到了谁控制了 这些道路谁就控制了这个突出部。虽然茂密的森林和沼泽覆盖了突出部的中部和西部地区,德军还清出了足够多的地域以利于防守和在突出部内机动快速预备队。除此之外,到十 月底土路和穿过突出部的许多河流应该已经结冰或接近结冰了。

朱可夫也知道摩德尔将军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他同样是一个斗士。1941 年冬摩德尔就是在该地区使苏军在进攻中感到棘手无比,而 1942 年的战斗也坚定了摩德尔的军队以不放弃 每一寸土地的决心。然而朱可夫确信他的军队,加上大本营在1942 年夏近乎疯狂地组织起来的预备队,已经足够红军同时在两个方向发动战略反攻:一个是他所支持的对中央集团 军群的反攻,另一个是其它人所支持的对斯大林格勒的战线过度延伸的南方集团军群。

在最高统帅部对这些建议的讨论期间,朱可夫强调苏军在有决定性意义的中央方向的优势。那里有得到莫斯科防卫区加强的苏军的加里宁方面军和西方方面军,兵力1,900,000 人 ,火炮和迫击炮超过 24,000 门,坦克 3,300 辆,飞机1,100 架。另一方面,在苏联南部,在斯大林格勒拥有超过一百万军队,火炮和迫击炮约15,000 门,坦克 1,400 辆,飞机 超过 900 架。诚然,部署在南方的罗马尼亚、意大利和匈牙利军队增加了德军战线上的弱点,他们的出现无疑提高了苏军在那个方向获胜的机会。然而,朱可夫辨称,根除德军对 莫斯科的威胁也可以不可避免地有助于南方的胜利,如果某一方向的进攻不利,大本预备队可以被用于发展另一个方向的攻势的胜利。斯大林接受了朱可夫的建议,他也还在为以 前未能击溃中央集团军群而焦虑。

9 月 26 号晚,最高统帅命令在勒热夫和斯大林格勒同时发动主要的战略反攻。朱可夫指挥在前者的反攻,而和他有着同样地位的 A.M.华西列夫斯基将军指挥后者。华西列夫斯基 当时是苏军总参谋长和国防部代表,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参谋军官,而且收到前总参谋长沙玻什尼科夫元帅的青睐和提拔。在战争爆发时,华西列夫斯基就是总参的作战部长,并且 由于他出众的才能,他在四年内就从上校升到了上将。他作为总参谋部的重要作战计划制订者和关键战场上的“救火队员”所取得的军事成就赢得了斯大林的信任并在 1942 年 7 月被提升为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沉稳和机智往往能缓和斯大林和朱可夫的冲动和过激。

得到斯大林的同意,总参谋部、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制定了这一对由两个阶段组成的战略进攻的计划并以行星的名字作为这四次行动的代号。计划在十月底开始的火星行动中, 加里宁方面军和西方方面军应该在勒热夫突出部合围并粉碎德军第九集团军。两到三周后,在木星行动中西方方面军精锐的第五和第三十三集团军将在第三近卫坦克集团军的配合 下沿维亚济马方向进行突击,与参加火星行动获胜的部队建立联系,然后在斯摩棱斯克以东合围并粉碎全部德军。 华西列夫斯基的第一阶段行动代号天王星,暂定于十一月中发动 ,目的是在斯大林格勒地区合围德军第六集团军。第二阶段的土星行动,定于 12 月初开始,华西列夫斯基的军队将夺取罗斯托夫,合围德军“B”集团军群,将其剩余部队挤压亚 速海,并切断“A”集团军群从高加索撤退的退路。

9 月 28-29 日,最高统帅部向西方和加里宁方面军发布了火星行动的训令,这些参战的方面军与 10 月 1 日向其所属个集团军发布了命令。虽然进攻已经拖延到 10 月 28 日, 阴雨的气候延迟了一般在十月开始的冰冻,结果该行动直到 11 月底才能进行。在最高统帅部 10 月 10 日发给 I.S.科涅夫大将的西方方面军的修订过的训令中,除了原定目标不 变外还提到:“西方方面军的右翼和加里宁方面军的左翼应该合围敌勒热夫集团,占领勒热夫,并打通莫斯科到维利基卢基的铁路”。该训令要求西方方面军的第 20 和 31 集团 军在第 29 集团军的支援下,沿瑟乔夫卡东北的 Osuga 河和瓦祖扎河对德军防御进行主要突击,一旦他们突破德军的战术防御地幅,一个骑兵机械化集群(第 6 坦克军和第 2 近 卫骑兵军组成)应该通过第 20 集团军的战线,占领瑟乔夫卡, 从南面迂回德军勒热夫的防御并与从别雷地域向东突击的第 41 集团军建立联系。然后第 20 和第 31 集团军和支 援他们的部队一起清扫突出部内的德军,并作好与第 6 坦克军和新锐的第 5 坦克军向南面对维亚济马进行突击的准备。

M. A. 普尔卡耶夫大将的加里宁方面军应该以第 41 集团军对别雷以南和以第 22 集团军沿别雷以北的 Luchesa 河进行主要突击,而在勒热夫突出部北部尖端的的 39 集团军应该 向南渡过 Molodoi Tud 河对奥列尼诺进行次要突击。精锐的斯大林第 6 步兵军将作为第 41 集团军突击力量的先头部队。一旦德军防御被突破,第1 和第 2 机械化军将进入突破 口向东在瑟乔夫卡以西与第 20 集团军的骑兵机械化集群建立联系。加里宁方面军的的22 集团军,以第 3 机械化军作为先头部队,将向东前出到Luchesa 河谷,突破德军的防御 ,协助占领别雷,并与第 39 集团军一起合围奥列尼诺周围的德军。在主要突击胜利后,在激战中的勒热夫突出部周围的其余苏军将加入战斗,粉碎德第 9 集团军并为参加木星行 动进行重组。

在木星行动中,西方方面军在莫斯科-维亚济马公路两侧展开的得到大量加强的第 5 和33 集团军应该突破德军在维亚济马以东的防守。第 9 和第10 坦克军,随后是第 3 近卫坦 克军,将利用这个突破口占领维亚济马,与加里宁方面军的部队取得联系,而且如果可能的话应该继续进攻斯摩棱斯克。为了确保胜利,最高统帅部为朱可夫的两个方面军特别提 供了坦克、火炮和工兵方面的加强。事实上,朱可夫的 2300 辆坦克和一万门火炮和迫击炮已经超出了大本营分配给华西列夫斯基用来执行天王星行动的火力。

火星行动长时间的延误给了朱可夫及其方面军司令员以充裕的时间来集结他们强大的部队并使他们作好战斗准备。像往常一样,为了保密,部队在进攻开始前几天才能得到消息。 以下给第 20 集团军第 8 近卫步兵军的命令是这种紧急准备的典型:

第 8 近卫步兵军指挥官:

任务是:

1. 在 23.11.42 黎明完全占领进攻出发地,仔细地隐藏人员和装备的转移,步兵要一小组一小组地转移,坦克、车辆等要一辆辆地转移。

2. ...

3. 将由非俄罗斯族的军人组成的班和排拆散分到各分队。为了伪装的目的,将所有的火炮和运输工具刷白....

4. 在 22.11.42 日间司令部人员对进攻的方向进行研究....

5. ...

a. 给所有人员提供得到充足睡眠的机会,尤其必须做到的是在进攻前使部队得到热食和所需的伏尔加定量...

b. ...

c. 让所有人员洗个澡,提供他们一套干净的衣服...

d. 领取白色伪装服和毡靴...

第 8 近卫步兵军总参谋长,近卫军上校 Posiakin

军作战部长,近卫军上校 Andrianov

火星行动的计划包含了朱可夫式进攻的所有特点。为了在最大程度上挤压德军,他的军队将在所有方向上同时进攻。通过在勒热夫突出部的根部同时从东西向发动两个主要突击, 朱可夫试图以阵地进攻而不是以他的快速部队在坎坷的地形和恶劣的气候下进行复杂的机动的方式来合围德军。为了在进攻方向上尽快取得胜利,朱可夫命令他的方面军司令员在 战役之初就集中兵力并投入所有的装甲部队。他希望这样做苏军的装甲箭头就可以切断德军沿勒热夫突出部侧翼的重要的通讯线、公路和铁路。等 11 月底企盼以久的寒冷气候到 来后,江河、溪流和沼泽开始冰冻,行动就可以开始了,然而随后持续的雪天将对双方的部队机动、炮火观察和空中支援造成妨碍。

进攻

11 月 25 日朱可夫的攻势在德军勒热夫突出部的东、西和北翼同时展开。在猛烈的炮火准备过后,西方方面军第 20 和 31 集团军的步兵和支援他们的坦克沿在瑟乔夫卡的德军关 键铁路端口东北的瓦祖扎和 Osuga 河从北面对德军第三十九装甲军的防御阵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虽然德军预料到苏军很快会有一次进攻,这次攻势还是使他们陷入了困难的境地 。当时他们的第 78 步兵师正在沿瓦祖扎河原地修整的第 5 装甲师中间。苏军两个集团军兵力超过 200,000 人,坦克超过 500 辆,他们所面对的德军大约 40,000 人。虽然有着 数量优势,德军一开始又出现了混乱,这次猛烈的攻势在德军占据的坚固防线之前只得到微小的战果,而且苏军不得不在浓雾中穿过开阔起伏的地形进攻,同时大雪也降低了苏军 炮火准备的效果。

在 Osuga 河以北,德军第 102 步兵师成功击退了苏军第 31 集团军 3 个师 20,000 步兵和超过 100 辆坦克的反复进攻。苏军步兵身着冬季伪装服列队前进,支援他们的坦克散 布在队列中间。在反坦克武器敲掉伴随步兵的坦克的同时,德军火炮、机枪和轻武器火力在苏军步兵的进攻队列上撕开了一个个缺口。整整三天,在损失了超过一半的步兵和大多 数坦克后,苏军在 1025 师有准备的防御前徒劳而返。面对德军坚决的抵抗,第 31 集团军的攻势崩溃了,而且尽管得到了朱可夫和科涅夫的鼓舞,他们还是无法恢复进攻。在瓦 祖扎和Osuga 河之间进攻的第 20 集团军的三个师遭到了同样可怕的命运,虽然有强大的坦克支援,他们的进攻在付出了巨大的损失后停止了。然而朱可夫和科涅夫没有被一开始 的失败所吓倒,他们命令继续进攻以向南推进,这使得苏军战场上的损失持续增加。

在南面,沿着冰冻的瓦祖扎河岸,N. I. 基留欣少将的第 20 集团军的一个师取得了重大而有限的胜利。G. D. Mukhin 少将的 247 步兵师利用德军暂时的慌乱在一个有 50 辆坦 克的坦克旅的支援下冲过了冰冻的瓦祖扎河,在德军的前沿阵地上打开了缺口,并在河的西岸包围了两个德军筑垒防御的村庄。为了利用这个战机,基留欣将军马上命令 P. F. Berestov 上校的 331 步兵师渡河并进入敌军后方。苏军步兵奋力进攻这些造成巨大麻烦的德军在村庄内的支撑点并扩大桥头堡,在河西岸起伏的开阔地上激烈的战斗整天都在进 行。 他们所做的非常重要,因为科涅夫河基留欣计划将他们的第二梯队,第 8 近卫步兵军和快速集群,第 6 坦克军和第 2 骑兵军投入这个地方以扩大桥头堡并向西发展胜利。 朱可夫、科涅夫和基留欣整天连哄带骂,催促他们的部队继续进攻。到日终,虽然桥头堡还是太小,科涅夫已经决定冒一下险,他命令基留欣 的第二梯队和快速集群在第二天早上 出发。

然而这个决定其实是不成熟和失误的,因为受到巨大压力的德军进行了顽强拼死的抵抗。德军第5 装甲师和第 78 步兵师当时正在进行复杂的重新整编,但他们都狂热地参加了战 斗,以连营级的步兵、坦克和炮兵组成的小规模的战斗群[kampfgruppen]顽强地守住了散步在瓦祖扎河西岸在开阔、起伏、覆盖着积雪的田野中无数村庄周围的环形防线。进攻的 苏军包围了这些防线,并攻克了其中一些,但更多的留在他们的后方,成为了致命的障碍。德军第三十九装甲军由于受到指挥通讯问题的困扰,没有意识到他们分散的抵抗给苏军 造成了多大的混乱,然而,这个军用尽了一切方法来支撑他那条摇摇欲坠的防线并命令其预备队第 9 装甲师(当时驻扎在瑟乔夫卡以西)向听到枪炮声的地方前进并插向敌军正在 发展突破口的橛子。

苏军指挥部也意识到形势的严重,在 11 月 25-26日晚,当 Mukhin 和Berestov 的步兵正在奋力扩展他们狭小的桥头堡时,苏军第二梯队和扩大战果的部队也在努力前进。在持续 不断的德军炮火下,超过 200 辆坦克、30000 步兵、10000骑兵,还有他们的后勤部队沿着两条穿过稀疏森林的冰冻的土路穿过黑暗向河东岸运动。由于两条路都被猛烈的炮火破 坏,而且太多的部队在同时使用它们,所造成的后果是可以预料的:完全是一片混乱。第 8 近卫步兵军增援的步兵和坦克瓦祖扎的交叉口,此时饱受折磨地前线和集团军参谋人员 正徒劳地试图为第 6 坦克军和第 2 近卫骑兵军推进地装甲和骑兵部队清理道路,这个任务是不可能完成地。虽然步兵军设法渡过了河,坦克和骑兵军却做不到。在 11 月26 日中 午以前,P. M. Arman 上校的坦克军的 170 辆坦克还是未能投入战斗,而直到 11 月 27 日 V. V. Kriukov 少将的第二近卫骑兵军的骑兵还一直留在河的东岸。 朱可夫和科涅夫 感到最失败的地方是进攻的动量正在衰减,而且增援部队也遭受了轻微的损失并在混论的夜间行军后处于无组织状态。

防御的德军在 11 月 27 日承受了基留欣部队突击的全部压力。在来自第 9 装甲师的德军预备队向沿着重要的勒热夫-瑟乔夫卡公路两侧开阔地的阻击阵地机动时,德军的前线部 队以优良的技战术素养奋力保卫着他们的筑垒的村庄支撑点,严重挫败了苏军坦克和骑兵部队扩大战果的企图。下午 Arman 上校的第 6 坦克军大约 50 辆搭载步兵的坦克以旅纵 队发起攻击,突入德军坚固的据点,甚至已经占领了其中的一些。第 2 近卫骑兵军的骑兵部队紧随其后。 这些德军的筑垒村庄的防线大大分散了苏军的攻势,然而,Arman 的三 个旅突破层层阻碍越过了至关重要的勒热夫-瑟乔夫卡公路,而一个没有成功。Kriukov 将军的骑兵更加脆弱,他们遭到了惊人的损失,他的三个师的作战单位穿过了德军毁灭性的 火力,越过公路前出至德军后方,但军司令部和后勤运输部队被切断在远处狭小的桥头堡 。德军沿勒热夫-瑟乔夫卡公路从北部和南部对苏军的突破部队的侧翼回以反突击。同时 在桥头堡,得到增援的苏军步兵一直在德军毫无减弱的抵抗前艰苦奋战以扩大桥头堡。

一个德军目击者记录了战斗的残酷,写道:第78 步兵师 215 掷弹兵团的指挥官

...奉命在收到威胁的地域集合所有的部队组成由他指挥的战斗群以关闭突破口,不必理会已经突破的敌军,只要防止他们的进一步突破。在他的防区内,(他)在 Lopotok 的阻 击阵地内调集师属训练部队和任何突击炮和散兵。每一个有武器的人,无论是步兵、炮兵甚至是突击炮和轻型压制火炮都要进行直瞄射击。在对部队进行组织时,大约五个哥萨克 骑兵中队正在向他们快速接近,试图突破到东南。一架 Ju88 碰巧在村庄上盘旋,它发现了俄国人并用炸弹和机载武器进行了攻击,这些哥萨克在这样密集的火力前全部丧生...在 这个插曲后...他在被割裂的集团和散兵的基础上组建了三条防线,事实上已经成功地关闭了突破口并击退了所有的进攻。

一份苏联的记录简洁地证实了这次可怕的厮杀:

11 月 28 日第 2 近卫骑兵军地指挥官未能给他的师及时分派突破任务而且没有使他们及时投入战斗。在及时收到任务并坚决巧妙地执行后,第 20 骑兵师的两个团成功地从敌人 的据点间突破,但被切断了与主力的联系,第三个团没有成功突破而且遭到了严重的损失。第 3 近卫骑兵师于第 20 骑兵师之后两个小时收到了突破命令,他攻击的敌军早有准备 和警觉,在其密集的交叉火力前受挫并遭到严重的损失,包括其几乎所有的火炮和整个第 10 近卫骑兵团。

在两天激烈的战斗中,第 5 装甲师损失了超过 500 人,而第 78 步兵师报告说:“所有的单位都受到了严重削弱,装备和武器的损失也很大。”而苏军所付出的代价显然也是很 大的,德军的统计显示至少有 50 辆苏军坦克被击毁,在他们阵地前的雪地上丢满了身穿褐色和白色伪装服的苏军尸体。

到 11 月 28 日黄昏为止,苏军的进攻很显然被挫败了。虽然 Arman 上校坦克军的主力和 Kriukov 将军的三个骑兵师前出到了 勒热夫-瑟乔夫卡公路所穿越的森林,但装甲和骑 兵部队的损失也相当惊人了,而德军沿勒热夫公路的反击己经切断了他们的退路。更糟的是,进入突破口的坦克兵和骑兵超出了支援火炮的射程,因为在桥头堡没有部署他们的空 间。然而,朱可夫和科涅夫还是没有放弃他们的计划。他们一边激励在桥头堡的部队支援被围部队的突破并扩大德军防线上的突破口,一边命令被围的坦克兵在 11 月 28-29 日间 组织一次向西的突破。朱可夫在巨大的损失前所保持的冷酷的乐观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由于他顽固地拒绝承认失败以及苏军向西的突击似乎将要取得的胜利所造成的。

此外,在沿勒热夫突出部左翼的别雷和 Luchesa 正面处,F.G.塔拉索夫少将的第 41 集团军和 V.A.Iushkevich 少将的第 22 集团军在战役的头三天获得了显著的进展,似乎已经 快要前出到德军防御的深远后方。朱可夫认为一旦他们做到这一点,苏军沿瓦祖扎河暂时的困难将是无关紧要的。

塔拉索夫将军第 41 集团军 的90,000 人和300 辆坦克于 11 月25 日 9 点在炮火准备后发起突击,击溃了别雷的筑垒城镇以南的德军前沿防线。I. I. Popov 少将的第 6 斯大林 志愿步兵军在M. D. Solomatin 将军的第 1 机械化军坦克部队的支援下,冒着风雪通过了已经结冰的草木丛生的积雪的沼泽,推进到横贯突出部西侧的别雷到 Dukhovshchina 的 土路一线的开阔地,并轻易地击溃了德军的前沿防线,突入了德军战术后方沿公路和Vishenka 河一线的村庄。在第一天的胜利的激励下,塔拉索夫将军在第二天黎明将其全部的机 械化军投入战斗。第 1 机械化军的 15,200 人和 224 辆坦克以其第 65 和 219 坦克旅纵队为先导,在 M. A. Solomatin 将军的指挥下一开始就取得了巨大的进展。经过在茂密 而且事实上没有道路的森林中艰苦的行军,到黄昏 Solomatin 将军的坦克部队已经在德军的防线上打开了一个 20 公里宽近 30 公里深的缺口,他的先头旅骄傲地宣布了他们已经 到达别雷-Vladimirskoe公路一线,跨越了德军到别雷的关键通讯线。

Solomatin 后来这样描述那次艰苦的推进:

根本没有路,运输车辆无法自由开动。敌军在撤退时炸毁了所有的桥梁。厚厚的积雪和大雪中极差的能见度严重阻碍了部队的机动。军里没有清扫积雪和修路的专用车辆。我们只 能用T34来代替。他们排成梯队前进,一辆接着一辆,这样就为步兵车辆和牵引火炮开辟了道路。在某些情况下摩托化步兵徒步跟在坦克后面,这使他们耗尽了体力以致任何形式的 战斗机动都难以进行。

没有道路、茂密的森林和降雪中低下的可见度使得辨别方向变得困难。坦克分队,特别是那些在领路的部队,纷纷撞在一起。行进中的部队经常发现他们占用了友邻的路线,这使 得对部队的指挥更加困难并降低了推进的效率。

虽然在穿过森林深处时很难保持某种秩序,Solomatin 的坦克旅还是成功地前出到了连接别雷和德军后方的通讯线。

德军第四十一装甲军的情报显示了当晚他们发现的严峻形势,他们的记录非常准确:

红军... 突破了 352 掷弹兵团的战线...突破口宽15-20 公路,深 30-40 公里。第一波攻击由22 个红军步兵营组成,有 100 辆 T34 坦克提供支援。大约 24 个步兵营紧随其后 ,在另外 200 辆坦克的支援下企图向东扩大突破口以起到牵制高速公路上的德军部队的作用。

“还有 20 个红军营和 100 辆坦克正在 Lushesa 山谷继续向北突击,”,进一步的消息促使德军指挥官写道:“Szytschewka-Rzhew-别雷地域的形式已经够激动人心的了。”

虽然Solomatin 似乎获得了惊人的成功,塔拉索夫将军第 41 集团军几乎是立即就偏离了他的进攻计划。 虽然命令 塔拉索夫要避免在争夺别雷城上进行持续战斗,他还是被这个 诱人的目标无情地吸引了。苏军一开始的胜利似乎预示着别雷是可以夺取的。这个城市像一块磁铁一样吸引着塔拉索夫,他先是在该城的南部防线投入了 N. O. Gruz 上校的 150 步兵师,然后在他们尚未获胜时就用 Solomatin 用于发展胜利的机械化军的一个机械化旅来加强 Gruz 的师。虽然塔拉索夫进行了很大的努力,别雷城南的战斗也很激烈,但他还 是未能夺取别雷。

防守别雷的荣誉属于第四十一装甲军指挥官 Joseph Harpe 上将,他决定守住这座城市,之后只能听天由命了,同时他希望德军的战役预备队能拯救后方的局势。 在 Harpe 的指 导下 246 步兵师的步兵在城南建立了一个防御支撑点。然后他申请并获得了各来自大德意志装甲掷弹兵师和第 1 装甲师的一个战斗群,这两个师分别位于别雷的东北和西南的预 备队阵地。经过穿过冰冻的积雪的道路的行军,第 1 装甲师的von Weitersheim 战斗群与 11 月 26 日上午抵达别雷,而大德意志师的Kassnitz 战斗群在之后数个小时也到达了 。这两个集群共同浴血奋战,成功地守住了城市。

同时,进展日趋缓慢的Solomatin 将军试图切断通向别雷西部的要道别雷-Vladimirskoe 公路,这是德军向该城补给的唯一线路。而现在则受到沿这条运输动脉一线和其前沿部署 的第 1 装甲师的连营级战斗小组的抵抗,Solomatin 于是急切地要求塔拉索夫以集团军预备队地两个机械化旅来加强他逐渐无力地攻势。然而,犹豫了一天之后,11 月 28 日塔 拉索夫拒绝了 Solomatin 的要求,甚至反而将他的两个预备队旅投入了别雷的战斗中。I. F. Dremov 的生力军,第47 机械化旅再另一次对该城的合围企图中向北对别雷东部发起 进攻。虽然 Dremov 旅切断了别雷-Vladimirovka 公路,他们在该城东北毫无掩蔽的阵地上陷入了孤立的境地。Solomatin 过于前出的机械化部队在沿别雷-Vladimirovskoe 公路 的 30 公路的战线上一直整日进行着艰苦的战斗。11 月 29 日,Solomatin 的处境更加困难,因为他的前锋部队报告发现德军装甲预备队到达。战役的进程明显转变了,苏军在初 期的胜利由于在别雷的毫无意义的战斗而失去了意义。Solomatin 于是加固了他的阵地转入防御,他明白德军的反攻已经不可避免了。

Solomatin 的判断没有错。德军的新锐部队就是 Harpe 拼命拼凑起来牵制并最终挫败苏军进攻的那些已经到达的分队。Harpe 在依靠第 1 装甲师守住了别雷这个支撑点和沿别 雷-Vladimirskoe 公路一线的薄弱防线后,要求获得上级司令部所以可用的预备队。第九集团军指挥官摩德尔将军和中央集团军群指挥官克鲁格元帅很快作出反应,命令第 12、20 和 19 装甲师像有炮声的地方运动。然而,为了到达战场这些师必须在最苛刻的冬季环境中进行长距离的行进,知道他们到达时第四十一装甲军和第九集团军还是处于威胁之中。

摩德尔还有别的忧虑。虽然沿瓦祖扎河的局势似乎己经得到了控制,但在更北部沿 Luchesa 河的前沿已经被突破了,而且沿Molodoi Tud 河的防御阵地也受到进攻并严重收缩。德 军总司令部的注意力也被固定在斯大林格勒附近的大战上,由于在斯大林格勒的一切都不太妙,使得这里的艰难的任务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摩德尔不断增长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早在 11 月 25 日,Iushkevich 将军的第 22 集团军在M. E. Katukov 少将的第 3 机械化军 50,000 人和 270 辆坦克的配合下向东进攻 Luchesa 河谷。苏军沿着森林和冰冻的沼泽中狭窄的走廊突击,在德军防线上打开了一个缺口并将德军沿河谷向东挤压。Iushkevich 将军的突击以I. V. Karpov 上校的 238 步兵 师和 M. F. Andriushenko的 185 步兵师的两个团为先头部队,并得到 Katukov 将军的机械化军的一个坦克旅的加强。这支合成部队遇到了德军第 86 步兵师的一个团并在德军第 四十一装甲军第86步兵师和第二十三军第 110 步兵师结合部突破了德军战线。在以后的两天中 Iushkevich 将 Katukov 整个军投入进去并将德军沿河谷击退得更远。

德军第二十三军的反应是将大德意志师的掷弹兵团投入该处以减缓苏军的推进。在争夺 Starukhi 的重要村庄时爆发了大规模的战斗,那里是苏军前出至奥列尼诺-别雷以支援第41 集团军继续向南推进的必经之路。虽然德军无法封闭由第 22 集团军的突击所造成的突破口,但复杂的地形、恶劣的气候以及德军巧妙的抵抗给推进中的苏军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并 使其在达到目标前停止了下来。到 11 月 30 日苏军在德军防线上占领了一个 8 公里宽纵深大约 15 公里的突出部,当时尽管他们进行了努力,Iushkevich 的集团军还是未能粉 碎德军的抵抗到达关键的奥列尼诺-别雷公路。

一个德军参战者后来记录了战斗的残酷,其中说道:“所有的步兵、工兵、炮兵和前线观察员在战斗第一线的冰雪中所面对的情况的严重性无法用语言形容。已经必须从运输和补 给单位抽调警戒部队用以关闭某些越来越宽的突破口。”另外一个人提到:“到处都受到进攻,情况一小时比一小时危险。”但是德军防线虽然开始后退但并未崩溃。

Luchesa 河一线的紧张局势由于苏军对勒热夫突出部北端持续不断的压力而更加恶化。在那里沿 Molodoi Tud 河的宽大正面上,11 月25 日A. I. 济金少将的低 39 集团军共 80,000 人和 200 辆坦克以得到两个坦克旅和三个独立坦克团加强的三个步兵师和几个步兵旅发起了朱可夫所计划的次要突击。由于济金的突击是次要的,他无法利用在第一天的 战斗中获得的某些机会以获得更大的胜利。虽然苏军在积雪、起伏以及有一些森林的乡间取得了初步的胜利,但德军来自第 14 摩托化师和大德意志师掷弹兵团的战略预备队的出 色行动使其不能利用这些战果。

到 11 月 30 号苏军的这次努力也沦为一系列损失巨大而进展有限的进攻。进行防御的第二十三军 206 步兵师和第 14 摩托化师被迫进行一些战术退却,但同时还是维持着一条连 续的防线,这使得济金将军的部队不能抵达其目标:奥列尼诺-Rzhev 公路和铁路线。

这次行动前五天的结果使朱可夫、科涅夫和普尔卡耶夫从兴奋变成沮丧。西方方面军在瑟乔夫卡地域的主要突击显然是受挫了。虽然第 20 集团军的步兵在瓦祖扎河对岸守住了一 个安全的登陆场,而且其快速部队占领了横跨重要的 勒热夫-瑟乔夫卡公路的一些不太稳固的阵地,但第 31 集团军的突击完全失败了,第 29 集团军也没有参加进攻。然而,第 41 和22 集团军获得了重大的战果,而且科涅夫仍然有可观的预备队,包括第 5 坦克军的 200 辆坦克,他可以将其投入到第 20 集团军的正面上。因此,按照朱可夫的指示科涅 夫以第 31 集团军的预备队的师增援第 20 集团军并命令基留欣将其发展突破的装甲和骑兵部队从勒热夫-瑟乔夫卡 公路以西无掩蔽的阵地中撤出。重新部署后,基留欣打算继续 他的攻势。同时普尔卡耶夫将军的 加里宁方面军在勒热夫突出部以西的两个集团军准备发展他们的进攻作为对第 20 集团军的支援。而朱可夫所不知道的是德军指挥部正在准备一 次反击,地点就在朱可夫取得最大胜利的那个地段。

挫折、愤怒与失败由于 Arman 的第 6 坦克军及与其协同的骑兵未能利用勒热夫-瑟乔夫卡公路以西的机会而且现在严重缺乏弹药和后勤支援,他们除了向东尝试突围外别无选择。 在 11 月 29-30 日晚他们在占据瓦祖扎河桥头堡的苏军的猛烈的攻势的配合下发动了一次孤注一掷的突围尝试。在残酷而混乱的战斗中 Arman 的坦克军损失了所剩余几乎全部的 100 辆坦克,不过军的大部分人员则突破了包围圈。更加脆弱的骑兵的境遇更差,他们遭到了德军交叉火力的无情射杀,许多骑兵设法冲出了合围,但有些则没有那么幸运。 Kursakov 上校的第 20 骑兵师的塔吉克骑兵就没有能够突围,在这支部队的残余人员于 1 月上旬最终到达 Luchesa 河谷的苏军战线之前他们还在突出部内同苏联游击队一起战斗 了几个星期。

这次代价高昂的突围的一个德军目击者记录到,在日终时“战场上散布着死者和伤者,这种场面就连资格最老的老兵也难以忘记。”苏军第 6 坦克军指挥官在报告中写道:“我们 有数十名战士在激烈的战斗中英勇牺牲,其中有第 200 坦克旅和第 6 摩托化步兵旅的指挥官…他们在带领这次进攻时阵亡。”。这次激烈的战斗也使德军付出了代价,第 5 装甲 师的一个参战者在描述中写道:

又一天激烈的战斗结束了。敌军所有的进攻都被击退了。但毫无疑问我们的士兵也到了他们忍耐力的极限,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已经超过了。战斗群的指挥官报告说在各级官兵中由 于严重超负荷的压力以及缺少睡眠、严寒、补给不足和连续的战斗,很快将看到彻底的厌战情绪。

朱可夫极度失望。基留欣将军的第 20 集团军在 5 天惨烈的战斗内损失了超过30,000 人和 200 辆坦克。第 31 集团军损失同样严重,而且他们的努力几乎没有效果。还有令人更 加不安的,在突出部的西侧第 41 集团军似乎己经到手的胜利变成了灾难性的溃退,第 22 集团军也面临着停滞不前的僵局。

在别雷以南,Solomatin 将军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德军不仅坚守了别雷,他们还可以组织一次有效的反击。12 月 1 号,在 Solomatin 缩短了他的军的战线并转入防守后形势开始 恶化。首先,在 12 月 2-6 日之间,德军第四十一装甲军第 1 装甲师和新近到达的第 12 装甲师夺回了对别雷-Vladimirskoe 公路的稳固的控制权,在别雷东北切断并击溃了 Dremov 上校被孤立的第 47 机械化旅,同时开始对该城西南 Solomatin 将军的防线施加不间断的压力。对苏军威胁更大的是,第三十军,以及第 19、20 装甲师已经开始在苏军 的别雷突出部以南集结。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任务,因为德军的每次机动都受到恶劣的气候和路况以及苏联游击队顽强抵抗的阻碍。尽管有诸多的困难,到 12 月 6 日第三十军的 一些部队已经到达了反击苏联第 41 集团军的阵地。他们在 7 号对第 41 集团军的南翼发起反击,而第 1 装甲师和大德意志师燧发枪团则从别雷向南进攻。

在三天激烈的战斗中,合成的德军部队发起了穿过第 41 集团军后方的猛攻并在别雷西南合围了塔拉索夫集团军的主力。苏军显赫一时的推进沦为了一个可耻的陷阱。Solomatin 将军对所有被合围的苏军下达了命令,做了一切努力以组织突围,但一开始所有的突围尝试都失败了。鉴于已被其集团军司令员所抛弃,Solomatin 命令他的部队和 Popov 上校的 第 6 步兵军掘壕固守,组织环形防御,并等待援军得到来。

苏军在 Luchesa 河谷继续向北推进,但并未使缓解他们的困境。虽然 Iushkevich 将军的部队在那里作了艰难的努力,他们还是没获得多大的进展。在损失了开战时近一半的人员 和更多的坦克后,他的第22 集团军缺乏力量来扩展其可观的突破,而同时德军也无法消灭这种部队。虽然激烈的战斗开始减弱并一直持续了几天,但僵局还是没有被打破。在更加 北面,济金将军的第 39 集团军在勒热夫突出部的最北端克服着德军顽强的抵抗继续缓慢地前进,但他们已经不指望大获全胜了。

朱可夫以他充满个性的决断作为对来自别雷方向令人沮丧的消息的反应。他不愿承认失败,在沿瓦祖扎河的第 20 集团军的正面组建了一支庞大的部队。在 12 月2 日到 10 日, 他以新锐的第 5 坦克军和从第 31 集团军调来的几个师加强基留欣的集团军,并用从大本营预备队接收到的坦克匆忙地重建了 Arman 上校地第 6 坦克军,同时将 M. S. Khozin 中将毗邻的第 29 集团军加强到其原先两倍地力量。当战斗在别雷激烈地进行时,朱可夫命令第 20 和 29 集团军在 12 月 11 日恢复进攻,与得到来自勒热夫正面的第 30 集团 军的一些师加强的济金将军第 39 集团军在北面的新一轮推进协同。

12 月 11 号早晨,新的行动在瓦祖扎河的桥头堡处开始破产。10 点10 分,大量 20 和 29 集团军的苏联步兵在全部剩余的坦克的支援下,从瓦祖扎河桥头堡以南恢复了进攻。科 涅夫和基留欣不顾德军的交叉火力,将新到达的第 5 坦克军和经过补充的第 6 坦克军的大约 350 辆坦克和 20,000 人投入战斗。这次进攻组织得如此仓卒以致许多新坦克还没有 收到他们的白色伪装涂料。苏军在 4 公里宽正面上狂热的进攻遇到了加强过的德军反坦克防御阵地,这次不惜代价的进攻使苏军第 20 集团军在两天没有间隙的殊死战斗中损失了 大约 300 辆坦克。一份第 5 坦克军的统计记录了这场战斗所注定的残酷和徒劳:

一枚火箭升上天空宣告了进攻的开始。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生机,“前进!”“为了祖国!”的喊声响彻战场。现在是 1942 年 12 月 11 日 10:10。冲在最前面是第 20 集团军 243 和 247 步兵师的几个团。然而很快,他们的前进队列就被迫在猛烈的敌方火力下寻找掩护。一场激烈而残酷的战役开始了,并延续了一整天。进攻在整个突破正面上都没有达 到目的,于是第 5 坦克军的几个旅也投入战斗。他们开始一点一点地在敌人的防线上啃出一条路来。坦克的突击被敌军凶猛的反突击所代替。重要的高地和一些关键阵地几度异手 。整个战场布满了被击毁和燃烧着的坦克和火炮,双方的损失都很严重。

虽然在第 20 和 29 集团军突击正面的伤亡是惊人的,朱可夫和科涅夫还是催促其部队继续进攻。进攻持续了三天直到 12 月 15 日因为力量枯竭而崩溃。德国第九集团军对 12 月 15 日的态势报告记录了苏联第 20 集团军在最后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其中写道:

...在东线,敌军再次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由于对在所有战线上的失败的失望和有着用之不尽的军队,敌军再一次希望在东线找出一个薄弱点并下了(进攻的)决心。这次进攻以 更大规模使用的坦克作为先导。在一个狭小的地域内使用...,他试图用兵力优势使我们的战线崩溃。然而,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和如此狭小的地域上,敌军损失的坦克超过了他们在 夏季勒热夫进行的大规模坦克战中的损失。48 小时内,在仅有 4 公里宽的正面上就有 300 辆坦克被击毁。

到那时,从最普通的士兵到朱可夫本人都意识到失败即将来临。如果说瓦祖扎河沿线的惨象还不能证明这个事实,那么 Solomatin 的部队在别雷的结局则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第 41 集团军被合围的大约 40,000 人在 Solomatin 将军的指挥下用尽一切努力据守着别雷的东南。最后,由于未能得到第 41 集团军的任何支援,加上德军四个参加合围的装 甲师不间断的压力以及不断减少的后勤物资,迫使 Solomatin 将军必须采取行动以免被包围的部队被全部消灭。Solomatin 在 12 月 15-16 日组织了突围。他收缩了环形防御, 毁坏了剩余的装甲车辆和重武器并带着他剩下的步兵向西冲去。Solomatin 穿过了凶猛的交叉火力,尽可能多的拯救了他的军以及和他们一同作战的 Popov 的第 6 步兵军的部队 。然而,付出的代价也是灾难性的。仅德军第 1 装甲师一个师的统计就击毁了 102 辆苏军的装甲车辆,而 Solomatin 的报告提到他的 12,000 名部下中有超过 8,000 人伤亡, 而全军超过 200 坦克的大多数被击毁或丢弃。塔拉索夫的第 41 集团军的余部的损失同样惊人,共达超过 200 辆坦克和上万名步兵。

然而即使是瓦祖扎河沿线和别雷的两个同时到来的灾难性失败也没有完全摧毁朱可夫的斗志,虽然在勒热夫突出部侧翼的行动没有成功,朱可夫直到 12 月中旬还以第 39 集团军 在突出部北部进攻。虽然朱可夫顽固地不去正视现实,到 12 月 15 日火星行动终究变成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斯大林、最高统帅部甚至连朱可夫自己也知道火星行动已经结束了 。而且在很早以前斯大林就已经放弃了发动没木星行动的希望。到 1942 年 12 月上旬大本营预备队的主力就已经出发向南去增援华西列夫斯基在斯大林格勒获得成功的天王星行 动了。

后果与影响朱可夫以他鲜明的个性发动了火星行动。苏军的攻势规模宏大而且在人力物力上都占了压倒性的优势。即使去除坎坷的地形和恶劣的气候的影响,他还是可以依靠施加 在整条战线上的压力和对强大的坦克军和机械化军的简单调动来赢得胜利。然而他什么都没有做到。德军相对小而精悍的战斗小组将地形和人工障碍利用到了极至,他们巧妙的战 术防御在苏军的快速部队到达德军战役后方的关键目标之前能将其阻滞。在此过程中德军通过将进攻的苏军步兵和支援他们的快速部队分割开来,以给苏军造成最大程度的损失。 德军指挥部避免了部队的恐惧并且只据守那些必要的地点,这样他们就慢慢地集结起了反攻和最终取胜所必不可少地预备队。然而,德军的胜利并不必失败好多少。再给苏军造成 灾难性损失的同时,那些德国师也打得疲惫不堪。几个月后摩德尔申请放弃勒热夫突出部并得到批准并不是巧合,他和他的集团军再也不能承受一次这样的胜利了。

在火星行动中,红军有近 50 万人伤亡或被俘。个别苏军战斗单位在行动中损失极其惨重。第 20 集团军在开战前的超过 114,000 人中损失了 58,524 人。Solomatin 将军的第 1 机械化军损失了 12,000 人中的 8,100 人以及全部的 220 辆坦克,而与之协同的第 6 斯大林步兵军损失了 30,000 人中的 20,000 人。在级别更低的兵团中损失甚至更高。第 8 近卫步兵军第 26 近卫步兵师在战斗结束后其 7,000 名战斗人员中只有 500 人尚有战斗力,而第 148 和 150 步兵旅的 4,500 人在行动结束时分别只有 27 和 110 名“战士” 了。

苏军坦克的损失,根据德军的正确估计大约为 1700 辆,同样非常惊人,因为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了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发起的天王星计划一开始所投入的坦克总数。在西方军队中, 象这样的损失预示着一批高级指挥人员将被解职,而且这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但在红军中情况并非如此,因为不管怎么说或怎么做,朱可夫奋斗过了,而红军就需要这样的斗士 。

虽然德军的损失远小于苏军,他们同样在这次行动中伤亡惨重,对于他们短缺的人员储备和在斯大林格勒降临的灾难来说,德军也付出了无法承受的代价。例如,第 1 装甲师损失 了 1,793 人,第 5 装甲师为 1,640 人,而在苏军主要突击方向一线的步兵师的损失(第 78、246、86、110、206 师)则更大。德军的损失大约 40,000 人,但苏军的伤亡总数 至少是德军的十倍以上。

朱可夫在他的回忆录中计几乎没有提及这次失败,而且他所说的情况也经过了极大的歪曲。他只提到了 12 月行动,而且连代号也没有说,他将其称为只是天王星计划的一次佯攻 。在多达上千种苏联回忆录和部队战史中,只有少数提及了这次行动,而且都没有揭示起全貌。甚至连以前的保密统计都避免包含这次行动的全部数据。然而,档案材料的确记载 了这次行动更多的细节,但只限于几个有选择的部分。

对于这次失败的负责认定,在仅有的那些苏联方面的记录中都没有提到主要指挥官朱可夫和科涅夫在这次行动中起的作用。例如,因病没有参加这次进攻的第 6 坦克军指挥官 Getman 将军写道:

这次攻势遇到了由敌军坦克部队所据守的坚固的阵地,而且是在沼泽丛林密布的地形和复杂而恶劣的气候条件下进行的。所有这些条件都对敌军有利。我们缺乏能与步兵可靠协同 的炮火和空中支援。对敌军支撑点,特别是以炮火和空军对其反坦克能力的有组织的压制还不够。这导致了坦克旅遭到了巨大的损失。

其它的前苏联保密的原始资料和档案材料都直截了当地批评了这些问题,而德方的报告中也有与之对应的记录。一份 12 月 15 日德第九集团军德报告判断俄国人的行动已经遭到 了沉重的损失而且已经“把血流尽”了,还补充道:

敌军的指挥层,虽然在进攻的准备和开始进行时表现出了其技巧和适应性,..在行动有了进展之后再一次显示了它的老缺点。事实上,敌人已经吸取了很多的教训,但它又一次显 示了它无法把握关键的不利形势。这个有着重大企图的行动开始时取得了局部的胜利,但当他们开始遭受重大损失和预料之外的情况时又沦为了对固定的前线阵地的一次次下意识 的狂热的猛攻,以前的那种情形又重复出现了。这种无法理解的现象一次次地出现,但俄国人即使在极端情况下也从不讲逻辑,他们依靠其天生的本能,而俄国人的天性就是使用 大规模的强攻战术,以及执着于所给目标的,而不管形势怎样改变。

火星行动的战斗进行方式及其造成的巨大损失在战争的后几年也是鲜见的。从其带来的恐怖的惨景来看,与之最相似的就是 1945 年 4 月柏林战役中苏军对泽洛高地的那次著名的 正面进攻。无独有偶,那次行动也是朱可夫策划的。然而和 1942 年的情况不同,柏林战役的胜利结局使得他们不需要篡改历史记录来维护苏维埃的尊严和指挥官的名誉。

火星行动变得默默无闻了。由于斯大林和历史档案的“处理”使华西列夫斯基在斯大林格勒的胜利得以不受在勒热夫的失利的影响而显得像一场完胜。斯大林知道朱可夫最大的有 点就是他的斗志,而在今后的战争中斯大林需要这样的战士。因此朱可夫得以保持其不败的名誉。斯大林和苏联历史还使他于华西列夫斯基分享了斯大林格勒胜利的荣誉。朱可夫 在 1943 年夏的库尔斯克战役和 1944 年夏的白俄罗斯战役中得到了对中央集团军群进行复仇的机会。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后其实是华西列夫斯基作为大本营代表对在 1945 年 1 月在东普鲁士最后粉碎这个集团军群其了关键的作用。这可能就是历史的变化无常吧。

苏联的军事历史还忽略了战争后几年其它一些苏军的著名的失利。在这些像火星行动一样默默无闻的著名行动中,有 1943 年 2、3 月遭到失败的苏联中央方面军在库尔斯克以西 地区的攻势、1943 年秋夭折的白俄罗斯攻势,以及 1944 年 5 月入侵罗马尼亚和秋季入侵东普鲁士的徒劳尝试。这种对失败的沉默可能是由于这些失败都发生在苏军战略推进的 结束时,此时胜利的大局也对被打败的德国人和他们相似的历史掩盖了这些失败并将这些事件用无名者来掩盖,这一切已经持续了超过 50 年了。现在这层遮羞布正在被揭开。

站长点评:火星行动在很长一段时间并不被西方世界知道,其被苏联官方给刻意忽略了。而且火星行动并不是唯一一场被苏联官方忽略的战役,苏联官方总是强调苏军获胜的场合 。而且朱可夫亦为苏军最重要的指挥官,为了维持他的名誉并安定人心,他的失败往往被略而不提。

编辑:镜花水月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