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二战U型潜艇的时代:大西洋海战

时间:2017-11-23 15:59:27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在二战前几年,希特勒逐渐重建了德国海军,并制造了其他的武器,违背了当时存在的条约。袖珍战列舰携带武器和军队在海上航行,让德国避开《凡尔赛和约》的限制。此项和约早在1935年就被德国打破了,从那时起,德国开始建造U型潜艇。同时,希特勒不相信,士气那样高昂的国家可以不要依靠空中战斗来取得胜利。为了大力发展空军,他牺牲了海军的部分花费。大多数德国军官都没有反对他的提议,并且志气高昂地表示赞同。

“我的领袖,你带领我们建立了海军和一个强大的国家,带领我们走出黑夜,走向光明灿烂的明天。但愿上帝保佑您和所有的德国人,保佑您带领我们进行的事业一帆风顺。”

二战U型潜艇的时代:大西洋海战二战U型潜艇的时代:大西洋海战

他们在德国士气高昂的军人中组成了一支特殊的队伍。这些人善于为士兵们鼓气。包括雷达军官,以及U型潜艇的指挥官,邓尼兹。

邓尼兹如今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他居住在汉堡郊外的一座小别墅中。他早在一战期间就是德国U型潜艇上的军官,1939年希特勒又让他担任U型潜艇的指挥官。他们原本认为,德国很可能会赢得大西洋战争。

仍然在西德海军中服役的海克德号,是大西洋战争中最后使用的U型潜艇。20多年后,克莱特曼军官重新来到这座潜艇上。

在二战期间,克莱特曼是最成功的U型潜艇船长之一,被认为是大西洋之狼。

现在他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一名军官。

在那场战争的时候,我27岁。我们接受了4年优良的训练,能到U型潜艇上服役,我们感到非常高兴,认为自己是海军中的骄傲。

当战争开始的时候,德国海军能随时开往大西洋执行任务的只有23艘潜艇。但是他们准备好了。对于海员们来说,这场战争是真实残酷的。

从第一天,他们在音乐声中出发去海洋的时候,野蛮的,刺激的战争就拉开了序幕。

U型潜艇出发的目的是潜伏,等待时机攻击。看见海面上有捕杀者的时候要发出警报。每个人都知道应该采取什么措施。

一切都依照船长的指示进行。观察什么,瞄准什么,做什么决定。

在第一回合的战斗中,德国U型潜艇投掷炸弹,击沉了“勇敢号”航空母舰,还击沉了一些敌方的船舰。把重达150,000吨的敌方船舰送到海底。

1939年10月17日,艇长普里恩带领船员胜利返回德国,受到海军总司令的热烈欢迎。就在13日晚上,普里恩率领潜艇悄悄潜入奥克兰群岛东部海域,休息一会儿,闯入柯克海峡,他们克服水流湍急的困难,绕过了封锁船只,顺利突入斯卡帕湾。接着潜艇继续航行,寻找目标,普里恩指挥士兵沉着冷静地发射了七颗鱼雷。击中了英国军队的几艘战列舰。在英国皇家海军还没从突然袭击中反应过来的时候,普里恩已经迅速转舵,越过封锁的船舶,全速撤离了柯克海峡。普里恩还被希特勒亲自接见,并被授予十字勋章。

在战争打响后,英国首相邱吉尔决定坚决抵抗德军的进攻。他知道,战争成败的关键在于对海的控制程度。他开始总结英国方面的长处和短处。

邱吉尔提醒大家,英国面临危急情况,在危急情况下,要大力加强护航系统。在每次战争开始的时候,英国海军都要加强防御系统。护航和防御组织的紧急任务是,密切注意来往的船只,防止敌方战舰前来攻击。每个月,都有1000多只海洋船只从世界各地来到英国,给英国带来各种供应物。而海军要加强防御,保护自己。1939年末,希特勒的袖珍战列舰之一,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在朗格斯道夫上校的率领下,来到南大西洋海域,袭击英国的海上运输船队。

而英国海军派出一支大舰队,在“艾克塞特”号、“阿贾克斯”号和“阿基里斯”号3艘重巡洋舰率领下对“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展开围追堵截。

考虑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危险,朗格斯道夫上校命令自己的战舰向阿根廷海岸驶去。

12月13日,一直紧追不舍的英国舰队终于将它围了起来。 战斗开始了。

英国舰队布成“品”字形战阵,向“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猛烈轰击。德国人也不甘示弱,用大炮全力还击,并且发射鱼雷。但是英国舰队速度更快,并且从不同方向同时攻击,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在开火6分钟后,英国的炮火击中了德国战舰,并且杀死了除船长之外的士兵。

接着,英国一艘战舰被击中,但是她仍然坚持航行。船上57名海员被打死,23名海员被打伤,但是船舰依然坚持作战。而德国战舰也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在乌云和硝烟的笼罩下,德国战舰钻出包围圈,逃进了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港。

根据国际法,交战方舰船可以在中立港口停留72小时。但是修好“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 号需要花费两周时间。而且朗格斯道夫上校的船员大都是死的死,伤的伤,难以进行修复工作。

朗格斯道夫舰长乞求乌拉圭人延长停留时限,但是他被拒绝了。12月17日,“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进入蒙得维的亚港的第4天,也是72小时期限的最后时刻。三架英国战舰在港口外守候。

在距蒙得维的亚港8英里处,德国官兵在朗格斯道夫舰长的命令下乘小船向阿根廷等地散去。而“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爆炸了。

“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战舰上的水兵被安置了,但是3天后,在蒙得维的亚的旅馆房间中,朗格斯道夫舰长掏出手枪自杀了。

之后很长时间,德国都没有派船舰到这片海域来冒险袭击了。

大西洋战争中最理想的武器是U型潜艇。1940年,德国有30艘U型潜艇可以服役。当德国入侵法国,占领其大西洋海岸时,这又给U型潜艇进攻盟军船舰提供了新的基地。

德国人认为这段时光是他们的幸运时光。这段时间里,他们连连胜利,摧毁了不少敌方船舰。他们潜入水底,不被目标所察觉。夜晚,U型潜艇才出没到水面上,进行袭击。护卫队的探测仪器在对付U型潜艇方面发挥不了什么作用。有时候,U型潜艇甚至可以穿过一队护航的船舰。

在1940年7月到10月期间,U型潜艇击沉了217艘船舰,总重达150万吨。

偶尔,U型潜艇也会救助一些遇难的人。

有的遇难者曾经被U型潜艇救起。但是其他很多人在海上遇难的时候,就只能依靠小小的救生艇了。

这位曾在大西洋上护航船只服役的军官叫约翰.哈维。"在海上航行的时候,嗯,夜晚比白天危险多了。U型潜艇的攻击和战斗机的袭击更容易在夜间发生。但是你还得按部就班地工作。我们睡觉的时间主要取决于运输货物的时间。但是如果你疏忽了防范,你知道,你可能会遭到鱼雷的攻击,它们可能20秒钟之内就击中你的船只。因此你睡觉的时候要保持警惕,让门开着。一旦船只被鱼雷击中,你要立即作出反应,在船沉下去以前跑到甲板上,准备逃生。如果你想舒舒服服地睡觉,穿着睡衣,把舱门关上,象普通人那样地享受睡眠,那么一旦鱼雷袭击过来,你就没命了。”

“你有没有看见过那种可怕的场面?”

“有一次在波浪中,我看见一枚鱼雷袭击过来,就在我的船只旁边爆炸。我们必须加大马力,赶紧离开。而此时,水中有不少遇难者,正在那里喊“救命”。因为你是一名护航船的船员,你没有能力做别的。在那种情况下,你的船只必须继续前进。否则就会有其他的船舰跟在后面,威胁它的安全。你真心希望,有其他的船舰经过那里,可以救起那里的遇难者。”

通常情况下,营救海上遇难者是救援船只的任务。在可能的情况下,他们会救起附近所有能够挣扎着爬上来的人。

这些在海上运输货物的商人所面对的不是立刻的死亡,而是慢性的死亡,躺在满是石油的海水中,不知会呆多长时间,又冷又饿,而且还很渴。

护航系统是保护商船队不受U型潜艇袭击的最有效的方法。护航队的工作需要高度的团队合作精神和严明的纪律。而且这些队伍还需要勇气和耐心,在海洋上一天又一天地从一边到另一边航行,从这个岛屿末端到纽芬兰岛末端。而且它们的速度还很慢。一支大的护航队大约由10列4-5只船只组成,每只船大约相距500码。整个护航队大约宽6英里,长1英里多。

皇家海军担任护航的海员们和在海上运输货物的商人一样,都要忍受疲劳,面临危险。不过有时他们也有额外的奖赏,比如一些美酒。

对于在大西洋上航行的盟军的商业船来说,那段时间非常危险。1940年10月,一只护航队护送35只商船离开纽芬兰,到达英国时,只剩下14只了。21只商船被U型潜艇击沉了。当然这种损失是创纪录的。大多数护航队会损失其护送商船总数的20%。

28年后,邱吉尔政府反潜艇部门的部长,莫哈德.约翰逊,对此进行深入分析。

“起初,一些潜艇艇长在这些地区很成功。而我们所有的部队都担任反侵略的任务。但是在1941年初,我们的部队变得更加强大,可以进一步深入大西洋进行护航。这些潜艇迁移到更远的地方,到达冰岛,英格兰和纽芬兰之间的一块空的海域,并且占据了那里。在1941年,敌人开始把U型潜艇的影响力扩大到海面上。刚开始,潜艇一般是集体对护航船只进行攻击。它们试图向护航船只发射鱼雷,进行袭击。我们的护卫队数量有限,但是我们在组建新的部队。它们可以从大洋这边到达那边,护送商船。在1941年末,尽管有很大的损失,但是我们还是能够保持自己的海上地位。”

1941年8月,邱吉尔和罗斯福在威尔士亲王号战舰上会面,对战争的目的达成了共识。美国从一个慎重的中立国成为了一个活跃的非交战国。这就是大西洋会晤。在此之前,美国已经用50艘旧驱逐舰租借英国在西印度群岛、百慕大以及纽芬兰的海空基地。1940年,英国只建立了两只护航队。到1941年,护航队的数量增加了,但是仍然不足以对付德国的潜艇狼群。

多亏潜艇探索器的发明, 英国护航船员可以在一定距离内对U型潜艇进行探测与定位。当潜艇向护航船行驶过来的时候,潜艇下达护航船正下方的时间可以被精确的计算出来。

这时候,船员们奔向甲板,投掷分别在不同深度爆炸的深水炸弹。在感受到这种爆炸的振荡之后,U型潜艇唯一的办法就是逃走,向很深的地方潜去,躲藏到深水炸弹的爆炸区以下。有时深水区的水压会让潜艇的某些地方破裂。

1941年春天,护航队向U型潜艇发动了反击。从3月到10月,他们击沉了17艘U型潜艇。对于德国来说,这是幸福时光的结束。

在3月,两艘年轻的U型潜艇在攻击英国护航队时,被英国驱逐舰用深水炸弹击沉。

“半个小时后,我们的U型潜艇随之沉入了大西洋海底。”

“这艘潜艇曾经击沉了总吨位为一百三十万吨的盟国船只。在冰岛南部,我被麦金泰尔上校指挥的英国驱逐舰活捉。如今他已成为我的一个朋友。几年前,他把1941年从我这里拿走的几样东西还给了我。”

于是德国军部派出了大批大型水面舰参加了大西洋战役。德国新造的航速最快的巨型战列舰“俾斯麦”号排水量为4.2万吨,拥有8门巨炮。1941年5月中旬,它接到命令,驶入大西洋,以图扩大战果。

“俾斯麦”号与新巡洋舰“欧根亲王”号一同出发,向冰岛北部行驶,接近极地水域。它航行到大西洋北部,遭遇了前来拦截的英战列巡洋舰“胡德”号和“威尔士亲王”号,德国两舰集中对付英最大的“胡德”号,使其爆炸起火,几分钟内便沉入海底。

那天晚上,从英国航空母舰“胜利”号甲板上起飞了9架双翼的“旗鱼”式鱼雷轰炸机,冒着恶劣气候扑向“俾斯麦”。大部分飞行员没有受过海战训练,他们勇敢的进行攻击,投下了所有的鱼雷,但似乎没有几枚奏效。受到攻击的“俾斯麦”号,很快发现自己处在包围之中,它开始加速突围返航。

子夜时分,在“诺福克”的无线电导航下英国鱼雷找到了“俾斯麦”,投下了9条鱼雷,但仅命中一枚,无损于“俾斯麦”。

接下来几天是“胡德”号的复仇日。5月26日上午,一架英国“卡塔利纳”式水上飞机发现了“俾斯麦”号,接着,从“皇家方舟”号上起飞了几架旗鱼式飞机,冒着猛烈的高射炮火攻击了“俾斯麦”号。在以“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为主的英联合舰队的追击下,“俾斯麦”号在鱼雷、重炮和炸弹的轰击下最终葬身海底。

接着,德国使用另一种武器,对付盟国的护航队,那就是飞机。为执行这一任务,德军把有四个引擎的商用飞机改造成携带长距离射程炮弹的轰炸机。起初,这些飞机被派往大西洋战场,取得了不少战果。

但是,1941年,这些飞机的袭击使盟军增加了反战斗机武器的装备。携带这种装备的船舰,可以有效地反击德国的战机,保护在大西洋上航行盟军的船只。

1942年初,邓尼兹下令进行大规模的U型潜艇制造,巩固它们在大西洋的军事基地。并且准备向美国东海岸进发。

现在这个海军基地依然还有潜艇。

德国潜艇狼群的少数幸存者之一,彼特.克雷玛上校重返这个海军基地。60年前,他曾从这里乘坐潜艇,出发到美国海岸执行任务。

我的潜艇击沉了大约十万吨盟军船只,包括英国战列舰。我们还击中了两架飞机。有一次我们来到佛罗里达海峡,当时我们距离海岸很近,几乎都能看见岸上的强光。有一天晚上,我们发现了一只护航队,我们击沉了3艘船,几个小时之后,又击沉了一艘。我们距离那些船只非常近,有的船沉没的时候,几乎撞到我们的潜艇。

1942年,德国潜艇数目有了大幅增加,对德军来说,这又是一段幸福时光。这一年,大多数U型潜艇经历长途旅行,穿越大西洋。U型潜艇很难回到基地,海员们必须竭尽全力,在海底进行修理和维护工作。

在1942年中期,邓尼兹向大西洋战场派出了供给U潜艇,这些潜艇被船员们称为“缪西卡”。

它们总是受到海员们的欢迎,它们为U型潜艇带来所需的供给品,包括生活用品和武器装备。

因此,这些海上狼群可以继续在美国海岸袭击没有被护送的船只。

U型潜艇上的生活非常艰苦,但是保卫国家和打击敌人的信念让海员们坚持下来。

每天队员们都要在汹涌的波涛中进行长时间的观望。他们在观望塔上必须紧紧抓牢扶手,。有时候出去观望的人被大浪冲走了,而潜艇中的人一点也不知道。在甲板下面,空气闷得令人窒息,充满柴油的味道。可使用的水很少,空间也很狭小。海员们必须在船里吃饭,在船里睡觉。每三个船员只有两张床。

但是奖赏是在长途旅行的终点。现在该把时钟调到美国时间了。就在那里,通过望远镜,可以看见他们即将与之作战的城市。还能看见岸边的灯塔,以及纽约的摩天大楼。U型潜艇在长时间的旅途后仿佛找到了一片新的乐土。它们来到了加勒比海的墨西哥海湾。

德国的潜艇狼群在美国海岸打破了原有的记录。仅仅6月份,它们就击沉了121艘船只。随着美国在东海岸和加勒比海采用护航编队后,在美国海区的潜艇战已不太美妙了。U型潜艇的损失急剧上升。在1942年中,德国损失了85艘潜艇。

但是那些回到德国的潜艇,在桅杆上悬挂很多旗帜,标明它们的胜利,士兵们凯旋而归,非常兴奋。

虽然损失了上百艘U型潜艇,邓尼兹的狼群部队立下了赫赫战功。德军又建造了20艘U型潜艇。

邓尼兹面带微笑,欢迎凯旋归来的U型潜艇指挥官。成功完成任务并完好回来的指挥官为数不多。在派出的39,000潜艇船员中,32,000名船员都丧生了。

法国海军也加入到大西洋战争中来。法国战列舰和护航队护卫船只穿过大西洋,向俄罗斯海域行驶。一艘法国战列舰甚至在一处击沉了两艘U型潜艇。

1942年末,德国潜艇“狼群”和海军将领邓尼兹仍然认为,他们的胜利不远了。这段时间,盟军船只有很大的损失。但是盟军进一步加强了防卫。邓尼兹意识到这一点,他知道,德国海军要想赢得战争胜利,其击沉盟军战舰的速度要大于盟军制造战舰的速度。但是在这场速度与时间之争中,德国失败了。盟军迅速地制造战舰,足以补充战争之需。

美国船舶制造工厂引进配件预先制造的方法,可以大规模地制造战舰。标准万吨级的船只被冠以“自由轮”和“胜利轮”的美名,开始成批生产。到战争结束前,一个船厂就生产出1500只货轮,50只护航舰。1942年,希特勒让德国海军将领邓尼兹接替雷德尔,出任德国海军总司令。当时,希特勒非常关注与俄国的战役,同时他也关注邓尼兹海军部队的进展。邓尼兹将潜艇战的重点转移到较近的北大西洋打击英国护航船队。由于U型潜艇没有能阻止英国护航队通过,德国海军于是派出几艘战舰,包括“沙恩霍斯特”号战列舰和它的姊妹舰“格奈瑟瑙”号。它们曾在大西洋上进行破坏活动,击沉了20艘盟军的船只。

这两只战舰在执行完任务后,驶入法国布雷斯特港。1941年都停靠在那里。1942年2月,它们完成了一次奇迹般的冒险。在西里埃克斯指挥官的率领下,在”欧根亲王”号战舰,8艘驱逐舰,16艘鱼雷舰的配合下, “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瑟瑙”号战列舰穿过英吉利海峡,经过多佛海峡,此时英军赶紧派来鱼雷船舰进行拦截。驻扎在附近基地的德国战机赶来进行空中支援,保护它们。

盟军部队强大的火力没能让它们损伤。反倒有3艘鱼雷艇被击伤。接着6架剑鱼式鱼雷机从曼斯顿机场紧急起飞,领队长机是曾经参加过攻击德军“俾斯麦”号战列舰的埃斯蒙德少校。这些老式飞机,在德舰密集对空火力和德军战斗机的联合打击下,损失惨重。然后,这几只德国战舰应付了来自英军的一连串攻击,成功逃离了。

尽管在此过程中,德国方面也损失了一些船只,但是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瑟瑙”号战列舰成功突破了英军封锁,最终到达了德国。

10个月后,“沙恩霍斯特”号在挪威海岸以北70海里处向东高速前进中,与负责护航的英国皇家海军舰队遭遇。遭到了以“约克公爵”号战列舰、4艘巡洋舰和多数驱逐舰攻击。数十发炮弹和4条鱼雷命中“沙恩霍斯特”号,使其失去动力。随后由英国驱逐舰发射的鱼雷,将“沙恩霍斯特”号送进海底。当这艘战舰沉没下去的时候,全舰2000名海员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生还,被盟军俘虏。

25年后,从“沙恩霍斯特”号上生还的海军官员弗雷萨记着,这只船舰的胜利与悲剧。

“我们的战舰被盟军攻击,鱼雷击中了我们的船,产生了爆炸。然后我们继续开炮,不太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后来这只船开始下沉。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它了。但是看着一只船下沉,不管它的体型是大还是小,你觉得都会非常难受。甲板上有2000人,大多数人都随船一起沉入水中了,只有30个多人生存下来。这很悲惨,不过这就是战争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邓尼兹指挥德国海军竭尽全力,尽量击沉更多的盟军船只。他让造船厂制造出一批鱼雷快艇,象黄蜂一样在英国海岸穿梭,在护航船活动的海域攻击英国的船只。每只鱼雷快艇上只有3-4个船员,其引擎的功率为2000马力。扔下鱼雷之后,它们就以65英里的时速迅速逃离。它们出发到海洋上,看好所处的位置,等待来往的船只。发现目标之后,它们立刻扔下鱼雷,然后全速行驶离开。

1943年,是大西洋战争的转折点。盟国方面,海上反潜力量也迅速增长,并在技术上占有优势。盟军方面派出长距离飞行的战斗机,去对付德国海军。

空中和海上双重护航大大削弱了U型潜艇的攻击力。到4月份,U型潜艇的损失急剧上升。仅5月份,盟军海面和空中部队就击沉了25艘潜艇。邓尼兹也承认,损失达到了难以承受的程度。5月24日,他下令潜艇撤离北大西洋。大西洋潜艇战就此告终。

1943年的胜利,是在霍顿将军的领导下,全体海军共同奋斗的结果。一位护航军官,彼特.格兰特回忆当时的情况。

“那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时刻。我们在1943年3月份服役的时候,有很多船只被德军击沉,情况非常严重。我们感到非常担心。但是在空军和海军的良好配合下,情况迅速发生了变化。在1943年3月底到五月这段时间,我有幸参与了三个护航队的使命。第一次,我们的护航队从加拿大东岸向英国行驶。一路上我们被很多潜艇攻击。虽然损失了一些船只,但是我们击沉了3艘U型潜艇,经历了一些战斗。在港口停泊一周之后,我们重新组织护航队从英国出发,穿越大西洋。这只护航队由40只船组成。在旅途的14天中,有40多艘德国潜艇试图攻击我们。这可能是大西洋战役中最宏大的护航之战。最终,尽管我们损失了12艘船,但是击沉了7艘德国潜艇。这些潜艇有的是被战舰发射炮火击中,有的被战斗机投下鱼雷击中。还有两艘是相互撞沉的,它们靠得太近了,最后撞在一起,同时沉了下去。然后,一周之后,我所在的护航队再次执行任务,从加拿大到英国。这一次我们被20艘潜艇组成的狼群攻击,我们取得了很好的战果。我们没有损失任何船只,并且击沉了5艘潜艇,3艘是由护航舰击沉的,另外两艘是由战斗机击沉的。可以说,我们赢得了很大的胜利。”

同时,在北冰洋,尽管有海面和空中结合的护航系统,一些U型潜艇继续潜伏在这里,袭击向俄罗斯驶去的护航队。这些船只携带很多货物,为俄罗斯提供各种物品和装备。这里寒冷的气候让很多船只难以航行。

邓尼兹不愿意放弃,他在地下组建工厂,制造新型炸弹和武器,地下工厂不容易遭到袭击。

德国制造了一种代号为”鸬鹚“的音响自导鱼雷,它能自动追踪船只发动机的声音进行攻击。同时它们还制造了非常先进的新型U潜艇。这些潜艇在海面以下行驶的速度很快。制造出来之后,这种潜艇很快就出发到大西洋上执行任务,还有很多艘在制造中。德国海军还开发出潜水艇通气管,可以让潜艇不靠传统的电力引擎,而在柴油泵的带动下行驶。这样它就可以更快地前进。

但是现在,在温斯顿.邱吉尔的娴熟指挥下,u型潜艇的威胁快要终结了。英国的反潜作战在物资和技术方面都有了重大改进,尤其是在战术指挥和加强士气方面的进展尤为迅速。

U型潜艇试图进行最后的袭击。但是在盟国强大的护航力量下这些潜艇已显得无能为力,战果有所减少,但潜艇损失却大幅度提高。

直到最后,邓尼兹还能找到一些志愿者参与潜艇战。但是他们都知道,自己多半是去送死的。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参与两次任务,并存活下来。

结局很快到来。5月4日,邓尼兹给U型潜艇下达命令,让它们撤回德国。5月8日,他命令这些船员浮到海面上,向英国投降。他最后给出的指示是:你们已经尽力了,现在我要给你们最难的一道命令,浮到水面上,升起那面黑色的大旗,向敌人投降。

大多数U型潜艇的指挥官简直不敢相信这一指示,先后200多艘潜艇在浮出水面之后自沉。最后计算起来,原本700艘U型潜艇中只有156艘未沉。

投降的德国潜艇被护送前往盟军基地,英国海军可以研究这些曾在大西洋造成巨大威胁的“狼群”了。在为期6年的战争中,这些潜艇狼群用炮弹和鱼雷,击沉了2771只盟军船舰,总重达到一千四百五十万吨。

邱吉尔有一天这样写道:在战争中,唯一让我感到恐惧的就是U型潜艇的时代

编辑:镜花水月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