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晋献公军事策略的巅峰之作

时间:2020-10-31 17:56:58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晋献公的心结

骊姬深知在晋献公一直有个心结,就是在绞杀桓、庄之族中的那几个漏网之鱼。当年,献公用士蒍之计尽杀桓、庄之族,但有几个公子逃到了虢国。当时,献公就想去攻打虢国,但被士蒍制止了。这几个躲过一劫的公子,在献公心里一直放不下,谁知道哪天他们会反扑自己?

献公真是生虢公的气,当年自己刚继位便和他一起去朝觐天子,可谁知,虢公转脸就收留了从晋国逃走的公子。可他不知道,虢公心里也不舒服,虢公觉得自己公爵,而你是侯爵,可天子赏赐的时候去不顾身份地位,给了一样的东西,最让人生气的是献公居然没有任何推辞之意,笑纳了。现在,你晋国的公族跑到我这了,太好了,既然来了就把他们留着,让你也难受难受,即便动起手来,两下伯仲还难分呢。

晋献公军事策略的巅峰之作晋献公军事策略的巅峰之作

这虢国也是有来头的。当初,武王伐纣后,周文王的两个弟弟虢仲和虢叔就分别被封为虢国国君。虢仲封于制邑(郑伯克段于鄢里,开始叔段讨封的就是制),建立东虢国,为天子把守镐京东大门。虢叔封于雍邑,建立西虢国,把守镐京西大门。这东虢国,在郑桓公“虢郐寄孥”后,郑国东迁,郑武公灭东虢国,国君死于制。其后裔被周平王复封于夏阳,建立北虢国。而这西虢国中,就有之前提到的周幽王宠信的虢石父,拥立周携王与周平王对立,晋文公勤王,周携王被杀后,西虢国东迁河南三门峡一带,建立南虢国。这北虢国因实力不如南虢国,所以一直依附于南虢国,形同一国。

此时的虢公十分好战,也总能在军事上取得胜利,这让他信心十足,也就不把收留晋国公族后可能招致的祸事放在心上。也正是因为虢公不修德政,迷信神迹,喜好战争,虢国的许多有识之士,如舟之侨,在屡次劝诫不成之后,转投了晋国。献公终于等到了士蒍大夫所说的“静待其乱”,虢国乱象已出,献公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筹划进攻事宜了。

荀息献计换太子

骊姬以女的敏锐觉察到了献公的心思,暗地里给献公递话:“虢国对君上不敬,早该给他们教训。何不让太子替君上亲征?太子素来屡战屡胜,此次必可成功。”献公觉得此计可行,可是转念又一想,恰恰是这太子屡战屡胜让人放心不下,这次要是再让他前去,如果再得上天眷顾,此后太子岂不是威立而难制。于是对骊姬说道:“此次不同往日,征要必胜。如果太子得胜,将置我儿奚齐于何地?”骊姬听到此话,默然良久,她明白了献公是要这仗胜,但不让太子胜,再若紧逼,将适得其反。

第二天,晋献公对大臣们抛出了想要进攻虢国的想法:“虢国屡犯我国南鄙,又藏匿我外逃罪臣,现其乱象已生,欲使太子亲往伐之,可否?”献公微闭着双眼看着下面的大夫们,心道:“我说太子去,你们肯定要蹦出来阻止。要想阻止,就必须拿出像样的计划来,一战而胜。如果败了,太子还是得去。你们掂量着办吧。”众大夫一听,心下一惊:“又来了,这算是和太子过不去了。太子再好命,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胜利啊。当下,也就只有我们替他去了。”果然,大夫里克首先出来,一如既往的阻止太子出征。一旁的大夫荀息也出班对曰:“虢、虞相邻,两国历来和睦,我若攻虢,虞必救之,以一敌二,臣不敢料其必胜也。臣愿代太子以身试险。”这位荀息,便是当年晋武公灭荀地后赐给了大夫原氏黯,以后被称为荀叔,黯是其名,息是其字。献公一听,问道:“有何妙计胜敌?”荀息说:“假虞道,以伐虢。”

献公不解说:“虢、虞甚睦,怎能许我借道?”荀息接着说:“虞公性贪,若君上舍得至宝,必可动之。”献公问:“什么至宝?”荀息接道:“北屈之马,垂棘之璧。”献公听罢,倒吸一口凉气,极不情愿的说道:“这可都是我寡人心头所爱。”荀息笑道:“我知道君上不舍。但若是献宝得以成计,那这宝贝谁也拿不走,就跟君上放在了外府库房之中一样。”献公追问:“宝已献出,如何取回?”荀息斩钉截铁的回道:“我这假虞伐虢之计,并不以虢亡为终,虢亡,虞岂可独生,待我大军回转之际,取虞犹如探囊取物一般。两国入得君上囊中,何况这马与璧乎?”献公听了,哈哈大笑,说:“真是妙计。始吾先君庄伯、武公之诛晋乱时,虢常助晋伐我,今又匿晋亡公子,不诛,怕为后世子孙之忧。荀大夫筹谋缜密,若派他人前去,恐不得此计之奥妙,寡人便派你亲自去吧。只是,这虞公尽托国事于宫之奇大夫,此人可是一贤臣啊。”荀息明白,连忙打断献公,说道:“君上所说不假,只是这宫之奇为人懦弱,不能强谏。即便劝谏,虞公已得贿赂,必不能听从。”献公拍案而起,下令道:“如此甚好,命里克为帅,荀息辅之,明日起兵诛逆。”大夫荀息用了一条名垂青史的妙计换下了太子,保佑太子又逃过一劫。献公要的是必胜,又怕真让太子把功劳占了去,更加其威望。众大夫们要的是太子的活命,宁愿以性命相保。此时的太子求生之念强烈,并没有到死身求名的地步。可见,只要自己一心向生,天会保佑,人也会保佑,就怕有一天,万念俱灰,一心向死,无论天还是人都只有无奈的份了。这几方的利益在这你来我往的交谈中找到了契合点,达成了一致。只有一个骊姬的算盘落空了。

假虞伐虢的实现

荀息首先以使臣的身份来到了虞国,见到了虞公说:“想当年,冀国无道,多次侵伐于你,就连我晋国都看不下去了,出兵去灭了冀国,封给了大夫郤氏为食邑。我们打冀国哪里是为了我们自己,实则全是因为怕贵国受辱。如今,虢国同样无道,总是犯我边境,不知道贵国能否行个方便,给我们借条道,让我们过去跟虢国讲讲理。”这话说的漂亮,不等虞公反应,随即献上的宝物更是让虞公心花怒放,便一口许了下来。这让站在一旁的宫之奇着急万分,劝谏道:“虢、虞唇齿相依,唇亡则齿寒。”虞公微微一笑,道:“晋与我同姓宗亲,岂可害我?”宫之奇接着说道:“血浓于水。可公与桓、庄之族,哪个与晋侯更亲?”虞公怒道:“先生再莫多言。不伐无道,何以正国家。”珍宝的力量可以大到让人们嘴里自然而然流露出仁义道德。最终,虞公不仅许以晋国假道,而且还要派兵助晋国一臂之力。这可真是一桩意外的收获。

里克、荀息帅晋师会同虞国部队一举攻占了下阳,北虢灭。此时,虢公正在桑田和犬戎交战,不及回守,听到消息,只得归入南虢上阳防御。晋兵至,双方胶着数月后,虢公支持不住,乘夜出逃,直奔京师而去。晋军并不追赶,而是迅速占领了上阳,南虢灭。至此,虢国尽灭于晋军。

里克一面通知献公,一面帅晋军原路返回,到了虞国,奉上了许多从虢国搜刮来的宝物,之后便假说自己生病,要在虞国之内休整。虞公不以为然,不仅爽快的答应了,还时不时的送来药物。宫之奇又谏道:“晋军得胜,理应速回,却在我国停滞不前,怕要有谋于我国。不如,我们先下手,尽奸晋军,便可连其刚刚所占的虢国一起收归囊中。”虞公驳斥道:“失信于人,天能佑我乎?”宫之奇怔怔的看着虞公,什么话也没有了,他知道虞国很快就有灭国之祸了。当夜,就带着家里所有人逃走了。

里克这病一装就是数月,直到有一天,献公亲率大军出现在虞国国都之外。当下,里应外合迅速攻破了城池,生擒虞公和百里奚。虞公这时方才悔恨道:“悔不听宫之奇之谏也!”转脸旁边的百里奚道:“你也不说劝劝我。”百里奚苦笑道:“宫之奇之谏,君尚且不顾,怎么可能听我的?我只有随君赴死尔。”二人被压在了献公面前,只见献公面露笑容,对虞公说:“寡人此来,只为取我的马和璧。”虞公低头不语。正说间,荀息一手牵马一手持璧,远远走来。等荀息走到近前,献公撇下虞公,看着这两件自己心爱的宝物,说:“璧还是那个璧,只是这马,牙齿又长了。”又转向对虞公道:“替寡人看管宝物都看不好,要你何用?”便欲杀之。荀息忙劝解:“这样无能之人,留其性命也无妨。”献公明白荀息用意,便留其性命,将其软禁在晋国。虞国灭,但不废其祭祀。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晋献公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
  • 关联
  •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