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西夏李元昊为何让1岁的儿子继位?

时间:2019-10-13 15:38:23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话说西夏景宗李元昊死,其子李谅祚即位,是为夏毅宗。关于李谅祚的即位,南宋李所著《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六十二里有这样的记载:没藏氏初为尼,寓于伪兴州之戒坛院,即娠而曩霄死,曩霄遗言立从弟委哥宁令,其大酋诺移赏都、埋移香热、鬼名浪布、野乜浪罗与没藏讹庞议所立。没藏,大族也,讹庞为之长。众欲如遗言立委哥宁令,说庞独弗许,曰:“委哥宁令非子,且无功,安得有国?”诺移赏都曰:“国今无主,然则何所立?不然,尔欲之乎?尔能保有夏土,则亦众所愿也。”庞曰:“予何敢哉?夏自祖考以来,父死子继,国人乃服。今没藏尼娠先王之遗腹,幸而生子,则可以嗣先王矣,谁敢不服?”众曰:“然。”遂立没藏尼伪号太后。曩霄既死三月,谅祚生。

西夏李元昊为何让1岁的儿子继位?西夏李元昊为何让1岁的儿子继位?

按照这个说法,谅作是在李元昊死后三个月才出生,是李元昊的遗腹子。这个说法是有问题的,因为很多史书中都说谅祚是在李元昊死前出生的,而且还有确切的日期西夏天授礼法延祚十年二月六日。所以《西夏纪》的作者戴锡章说:据此(指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则以谅祚作为元昊遗腹子,与《宋史》不同。果如所说,没藏氏既已斥出为尼,其生子又在元昊死后,庞拥立,夏国将相岂无一人异议?其说恐不足信,宜仍以《宋史》为断。这话的意思很明确:按照《续资治通鉴长编》所说,没藏氏既然已经到戒坛寺出家为尼,而且还是在李元昊死后生下谅祚的,那么谁能保证李谅祚就一定是李元昊的儿子呢?万一李谅祚不是李元昊的遗腹子,那西夏皇室的血统岂不是要乱套了?西夏的大臣不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可没藏庞拥立谅时,他们却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这也就说明,谅祚绝不可能是在李元吴死后才出生的,《续资治通鉴长编》的记载是错误的。

这个考证是很到位的,按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可问题偏偏就出现了。清朝史学家吴广成在其所《西夏书事》中肯定了谅祚在元昊死前出生的事实,却也引用了《续资治通鉴长编》的记载,只是把没藏庞说的那段话改成了:“予何敢哉?夏自祖考以来,父死子继,国人乃服。今没藏后有子,乃先王嗣,立以为主,谁敢不服?”

如此一来,似乎一切就都说得通了,谅祚并非李元昊的遗腹子,没藏设庞与诸大臣拥立的辩论也确有其事可我要说的是,戴锡章既然已经推翻了谅祚是李元昊遗腹子的说法,那么《续资治通鉴长编》中没藏设庞所说的那句“予何敢哉?夏自祖考以来,父死子继,国人乃服,今没藏尼娠先王之遗腹,幸而生子,则可以嗣先王矣,谁敢不服”也就纯属子虚乌有了,进而,所谓没藏庞与诸大臣拥立之辩论便不可信。经吴广成这么一改,合理是合理了,可问题是《续资治通鉴长编》的说法都“恐不足信”了,以《续资治通鉴长编》的记载为蓝本的《西夏书事》的说法又能有几分可信呢?

而且,即使不考虑戴锡章的考证《西夏书事》的记载也是有疑点的。自李继迁起兵反宋,重新振兴夏州党项政权以来,其统治权的更选一直采用的是父死子继的方式,李元昊辛辛苦苦奋斗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称帝建国,在事实上争取到了与宋、辽平起平坐的地位,怎么会无缘无故把皇位传给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堂弟委哥宁令?他又不是没有儿子,虽说李谅祚此时还小,可给他安排几个靠得住的辅政大臣(如杨守素等人)辅佐他长大成人,自主国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还有其母没藏氏和舅舅没藏庞呢如果真要传皇位给委宁令,李元昊难道还能指望委宁令在李谅长大以后再把皇位传给谅祚?赵匡胤的教训就在眼前,李元昊可没那么蠢。

另一个疑点是诺移赏都说的话:“国今无主,然则何所立?不然,尔欲之乎?尔能保有夏土,则亦众所愿也。”刚刚还打算按照李元昊的遗言拥立委哥宁令,仅仅只是因为没藏庞说了一句“哥宁令非子,且无功,安得有国”就立马换了主意,还要立没藏讹庞为帝,这也太扯淡了吧所以我的意见是,《续资治通鉴长编》不足为信,《西夏书事》也不足为信。事实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皇位归谁的辩论从没藏讹庞杀了宁令哥的那一刻起,皇位就只属于一个人——李谅祚。首先,李元昊生前很喜欢李谅祚,现在李谅祚是李元昊唯一的儿子,不立他立谁?其次,朝政大权掌握在没藏氏兄妹手中,而他们一个是谅祚的生母,一个是谅祚的舅舅,有这样坚强的后盾,李谅祚就是想不当皇帝都难!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李元昊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