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宋哲宗赵煦为报复元祐党,采取了哪些措施?

时间:2019-10-04 03:53:03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绍圣、元符年间,除了调整对夏政策而外,还陆续恢复了各项丰新法。但其用意与神宗时不同,效果也比神宗时更差,当时的所谓新法不过是新党打击报复旧党的幌子,细述之政的主要内容无非是重用新党,迫害旧党。管宗亲政后,立即起用神宗时曾参与变法的新党骨干,宰相章惇提拔重用了不少亲信。其中最著名的是所谓"二蔡,一惇"一蔡即指蔡京、蔡下兄弟,蔡京在元佑初年,讨好司马光,带头推行差役法,到绍圣初年,又巴结章停,力主免役法,因此得到章惇信任,当上了翰林学士承旨,蔡下因一再宣扬绍述之说,升任尚书右悉,再迁尚书左丞,位在执政,此人"但知营私立党",为人阴险,是绍述之政的主谋。时人有"蔡下心,章惇口"之说。"一惇"即安惇,他在元祐年间被贬官,绍圣年间历任谏议大夫,御史中丞,专门负责迫害旧党。

宋哲宗赵煦为报复元祐党,采取了哪些措施?宋哲宗赵煦为报复元祐党,采取了哪些措施?

哲宗对旧党不满,一是由于他们阻止哲宗亲政,如宰相吕大防对哲宗只知专意辅导,未尝建议亲政;二是因为他们辅导哲宗,态度严厉,如崇政殿说书程颐在经筵多不逊。章惇更是非报复旧党不可,他刚拜相还未到任,便气势汹汹地声称:"司马光奸邪,所当先办,势无急于此。"新党称旧党为元祐党人,对其迫害贯穿于整个绍圣、元符年间,大致分五个步骤。

第一步是夺取吕大防相位。旧党头目吕大防任首相凡七年,他的罢相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杨畏倒戈。吕大防"素称(杨)畏敢言且先密约(杨)畏助己",刚刚把他由侍御史提拔为吏部侍郎,而杨畏却向新党表白自己"迹在元祐,心在熙宁"。在哲宗跟前告吕的状。绍圣元年三月,吕大防出知颍昌府,旧党阵脚大乱,处境急转直下。第二步是追夺司马光死后赠谥,贬黜吕大防等官职。当时的台谏官如御史中丞黄履,右正言张商英等,都是章惇任用的新党。他们纷纷上疏谴责司马光等人变更熙丰之政,并且认为吕大防等人罪大罚轻。章惇、蔡下甚至要求挖开司马光、吕公著的坟墓,破棺暴尸。哲宗虽然不许破棺暴尸,但在绍圣元年七月追夺司马光、吕公著等人的赠官和谥号,拆毁其神道碑,并把吕大防、刘挚、苏辙等人贬官,分别安置于外地州郡。章惇请求分类编纂整理元祐年间大臣奏章,得到哲宗批准。这分明是进一步搜集元祐党人的材料它意味着对旧党的迫害还仅仅是开始。

第三步是追贬司马光等生前官职,流放吕大防等于岭南,哲宗曾经接见吕大防的哥哥秦州知州吕大忠,询问吕大防的近况,并且告诉他:"大防朴直,为人所卖候三二年,可复相见,吕大忠欣喜若狂,竟把哲宗对他说的话泄漏给章惇,章惇惟恐昌大防等旧党重新受到重用,立即召集蔡下、曾布、许将等人商议如何进一步迫害旧党,并于绍圣四年二月报经哲宗批准,追贬司马光、吕公著等人生前的官职,追夺旧党子孙亲属的荫补官职同月,吕陶、朱光庭等三十一名旧党被贬官,而吕大防、刘挚、苏辙、梁焘、范纯仁等五人则被远贬岭南。范纯仁年逾古稀,且双目失明,他闻命仍怡然上道,并对儿子说:"有愧心而生者不若无愧心而死。"与范纯仁同岁的吕大防疾病在身,死于贬往岭南途中。

第四步是大兴同文馆狱,图谋杀戮旧党。元祐年间,旧党文彦博的儿子文及甫与邢恕关系不错,他因官运不亨曾致书邢恕,对执政大臣大发牢骚。书信说:"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济之以粉昆,朋类错立,欲以眇躬为甘心快意之地。"本来信中的司马昭是指门下侍郎刘挚,眇躬是文及甫本人的谦称。而所谓粉是粉侯的省称,当时人把驸马称为粉侯;所谓昆是哥哥的意思,当时担任同知枢密院事的韩忠彦,其弟弟韩嘉彦是神宗的女儿燕国公主的驸马文及甫信中的粉侯,指的正是韩忠彦。章惇、邢恕把这封信奉为宝,并按照自己的意图胡乱解释。他们把眇躬解释为哲宗,粉、昆解释为旧党王岩叟、梁焘:"岩叟面如傅粉,故曰粉;焘字况之,以况为兄,故曰昆。"在章惇的指使下,邢恕把这封信交给蔡确的儿子少府监主簿蔡渭,由他出面告状。蔡京、安惇等人奉命在同文馆追查此事,企图诬蔑刘挚等旧党图谋废掉哲宗,另立他人为帝。同文馆是熙宁年间新设立的机构,负责接待高丽使者,蔡京等人破例在这里审问元祐党人,称同文馆狱,在蔡京等人的严刑威逼下,文及甫被迫招供,并添枝加叶。

第五步是设立诉理所,大肆惩办旧党。元祐元年曾经设立诉理所负责清理神宗时的旧,结果神宗时受到处分的旧党或用"事涉冤抑"的名义,或以"情可矜恕"为理由,几乎统统平反。元符元年再次设立诉理所,其职责也是重新审理这批旧案,但其目的在于把已平反的旧党重新治罪与元祐诉理所的用意恰好相反。曾布对此表示担心:"此事株连者众,恐失人心!"果不其然,在安惇等人的主持下,被诉理所再度惩办的旧党达七八百家之多。如郑侠熙宁六年上《流民图》攻击王安石一案,元祐元年已平反,并出任泉州教授,这时又被流放到英州,并且永远不许迁徙。

绍圣、元符年间新党对旧党的迫害,无论规模还是程度,都远远超过元祐年间旧党对新党的排挤。当时,不管是洛党、蜀党还是朔党,都同样受到迫害,这使得失势的旧党彼此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如范纯仁与苏辙在元祐年间有分歧,可是当苏辙受到惩处时范纯仁公开站出来为他辩护,苏辙从此对范纯仁极其佩服,称赞他是"佛地位人".而执政的新党内部矛盾重重,如章惇、蔡卞、曾布、许将、蔡京等人相互之间的关系都相当紧张。以章惇、蔡卞二人为例,他们越到后来矛盾越尖锐,各人都网罗了一批党羽,蔡下党的势力比章惇党还大,因而当时有"惇之党衰,下之党盛"之说。甚至蔡京、蔡卞由于争着出任执政大臣,再加上家庭内部她娌不和,因而兄弟之间隔很深哲宗得知这一情况,不禁喟然长叹:"兄弟间乃如此”!

刘挚被贬官时,曾经表示:"若(章)惇顾国事,不迁怒百姓,但责吾曹,死无所恨。"他忧虑的是:章惇等人"意在报复,法令益峻奈何天下"刘挚的忧虑正是绍圣、元符年间的事实,执政的新党把主要精力放在报复旧党以及相互之间的勾心斗角上,结果朝政团糟,引起人们普遍痛恨。当时,各地广泛地流传着这样的民谣"二蔡一惇,必定沙门;籍没家财,禁锢子孙。"沙门岛在渤海之中,属蓬莱管辖,是北宋时流放罪犯的地方。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赵煦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