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皇姑屯事件,川岛芳子的家族复仇

时间:2019-09-23 00:18:14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在远赴日本的客轮上,一阵海风吹拂过,显玙的泪水打湿了日本海,而下一阵海风便吹干了这张早熟的脸。在送走女儿前,善耆特意为她换上了崭新的日本和服、剪了齐眉的头发,一遍遍的嘱咐她,“从今天起,我为你起字‘东珍’,希望你到了东洋,能被当做珍客看待。”在海洋另一端的东京赤羽的川岛公馆里,川岛浪速将给她起一个崭新的日本名字——川岛芳子,以及一个无比奇幻的命运。川岛芳子坐在义父的腿上,看到成群的陆军士官学校的学生、候补生和野心勃勃的中下级军官登门拜访,倾听着“满蒙建国”的各式谈话,朦朦胧胧认识了一批批雄心勃勃的小人物:土肥原贤二、冈村宁次和多田骏……

皇姑屯事件,川岛芳子的家族复仇皇姑屯事件,川岛芳子的家族复仇

在东京城的许多个夜晚,她都梦见父亲那忧郁的眼睛,以及他躲闪女儿无辜的目光时说过的话:“孩子,我把你送给了你的义父,就是为了恢复大清……”

1914年,日本大隈重信再组内阁,积极支持“满蒙独立”运动。在其支持下,由满洲组成的“宗社党”在东京东山再起,这个立志恢复清朝统治的满洲贵族的组织者,在这一次是最后一代肃亲王善耆和浪人川岛浪速。此时袁世凯因为称帝而众叛亲离,中国的各派政治力量正急剧地变动,日本军界、政界开始了一场壮观的东北新代理人的抉择,他们面对的是两个候选者:一个是亡清肃亲王善耆,一个则是中华民国陆军27师师长张作霖

就在张作霖在奉天城站稳脚跟时,宗社党在东京、旅顺、海拉尔等地行动起来。为了建设这个庞大的满蒙帝国,善耆把自己在吉林、奉天两省的森林矿产采伐权作抵押,他甚至拿出了历代肃亲王传下来的敕封金册,向日本大财阀大仓喜八郎借款一百万元,从关东军买了野炮四门,步机枪三千多支。在善耆的联系下,蒙古草原上的实力派首领——巴布扎布加入宗社党。这位蒙古枭雄掌握着东蒙地带的一股强大骑兵。

满洲贵族善耆、日本浪人川岛浪速与蒙古枭雄巴布扎布,要联手创造一个崭新的帝国:宗社党的部队先在奉天省发动讨袁战争,再和巴布扎布将军的蒙古军队合力攻陷北京,建立一个“包括内外蒙古、满洲三省和华北为一体”的大王国,然后请溥仪即位,建立一个以“实现东亚和平,增进亚洲各民族的福利”为最高目标的政府。

正当大连、奉天等地宗社党起兵之际,袁世凯在四面楚歌之中病亡,日本政府转而支持继任者黎元洪,下令停止日方支持的一切满蒙独立运动。在日本政府的禁令下,旅顺、长春等地的宗社党的军队停止了进攻,巴布扎布在郑家屯被张作霖击败。经过这次大战,张作霖坐稳了奉天省的江山,善耆则倾家荡产。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善耆患上了无法医治的抑郁症。在最难熬的东北冬季里,他必须不断与沮丧,与自杀的渴望斗争着。善耆千金散尽,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正是这份绝望的希望,让他的女儿,十四格格爱新觉罗·显玙走上了万劫不复之路。

“满蒙建国”运动的大本营——肃亲王府土崩瓦解了。当爱新觉罗·显玙——此时她的名字已经改为川岛芳子,千里迢迢地赶回旅顺奔丧时,她父亲的葬礼已经结束,她的生母张佳氏在为葬礼的奔波中悄然去世。善耆“大清不复不返回北京”的誓言烟消云散,却把愤怒和遗恨留在了女儿心中。

少年离乡,被父亲当做礼物赠送与人的川岛芳子,不仅在少女时代浸泡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军国思想中,更将恢复清朝,再建满蒙的种子种在心中,在川岛芳子成为孤儿的第二年,比她大42岁的川岛浪速强奸了她。面对巨大的创伤,川岛芳子并没有无助,而是不断地武装自己,她如同诅咒一样向人们宣布:“以我亡父善耆的名,请把我当成男人吧。”从此,温柔可人的亲王公主不再,寄人篱下的畏缩养女不再,留下的只有让世界震惊的“东方女魔”。从此,无论是“草原之狼”甘珠儿扎布为她在蒙古建造的温柔乡,还是无数男人痴迷的爱恋,都无法唤回她一路走向深渊的脚步,在她心中永恒的是满蒙帝国。

此时,关东军参谋河本大作给川岛芳子写来一封信,向她介绍了一个惊天的计划——刺杀“安国军”司令、北洋政府的领袖张作霖。河本大作把计划最艰难的部分交给了川岛芳子,让她尽快查清张作霖由北平返回奉天的准确时间。接到信件的刹那,川岛芳子瞬间打了一个冷战,张作霖欠下肃亲王、巴布扎布两大家族的血债将会血偿。

北洋政府控制下的北平城内,充满了战争的紧张气息。22岁的川岛芳子经过一番探听后却决定,从张作霖宠爱的六姨太马月清入手。她探听到马月清曾是天津“天宝班”的名妓后,立刻坐着崭新的洋车开进了“天宝班”,她在马月清的密友净月那里花言巧语,高价买到了马月清送给净月的一只玉手镯后返回了北平,她花枝招展地直奔防卫森严的大帅府,拿出了马月清送给净月的玉手镯,又将她一款高价的金首饰送给六姨太,声称是净月所赠,轻易地打消了六姨太的疑虑。

川岛芳子在张作霖太太的香闺中,探听到了张作霖返回奉天的绝密信息,河本大作随后准确地在奉天皇姑屯车站将张作霖炸死。在张作霖的葬礼上,川岛芳子竟然订做了一只比任何花圈都大的大花圈,她带着花圈进入了大帅府,满不在乎地询问张学良的手下:“满蒙独立运动,张大帅不同意,如今,少帅又是怎么想的啊?”就在这一天,川岛芳子在关东军中叫响了“间谍之花”、“格格间谍”的名号。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