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第二次直奉战争张宗昌成了急先锋

时间:2019-09-22 20:07:55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北洋时期有这样一个军事强人:他出身卑微却很会打仗。曾经的北漂海参威经历,让他带了一支“白俄军”令人刮目相看。这个人是谁呢?他就是张宗昌。第二次直奉大战之前,张作霖并不看好张宗昌的杂牌军,可战斗一打响,他就像一匹黑马杀出林海雪原,率先消灭直系主力,并充当了奉军南下的急先锋。那么,张宗昌有怎样的表现令张大帅另眼相看?又如何使吴佩孚痛彻心扉、悔不当初呢?

第二次直奉战争张宗昌成了急先锋第二次直奉战争张宗昌成了急先锋

第二次直奉战争历时两个月,双方参战兵力达 42 万,陆海空三军加入战斗,规模空前、战况惨烈。主战场为热河、山海关,战线由辽西到冀东,先后经历朝阳、赤峰、山海关、九门口、石门寨等决战。这次惊天动地的战争是如何打起来呢?为了“三角同盟”的共同目标,更是为报两年前的一箭之仇,1924 年 9 月,张作霖策应江浙战争,兴兵入关。曹锟紧急召在洛阳驻节的吴佩孚火速进京。

9 月 17 日,吴佩孚来到北京受到隆重欢迎,从车站到总统府,警戒森严,直系大将冯玉祥、王承斌、王怀庆等都前往迎接。这是曹锟当总统后,吴佩孚第一次进京且身系重任,也是他一生中最威武显赫的一次。未等吴屁股坐热,曹锟即下令讨伐奉张,特任吴佩孚为讨逆军总司令,以四照堂为总司令部。

紧接着吴佩孚开始点将布阵,他学过测量又对东北地区地形和战略要冲非常熟悉,战略部署比较周密得当。除陆军外,海军投入多艘军舰、空军投入 70 余架战机。他将从下午 2 时直到晚上 12 时点将,当最后在作战计划成文末尾处写上总司令“吴佩孚”的大名时,突然停电,室内漆黑一片。这难道是不祥之兆?

此时,京奉铁路线已全线断绝,奉军开始向朝阳、山海关方向运动。就在吴佩孚运筹帷幄之时,奉军在义县一线与直系接战,第二次直奉战争的大幕就此拉开。在南路战场,奉军未经激战即一路攻城。先后攻占阜新、朝阳。听到奉军迫击炮连发轰炸,巨响震天,前敌总指挥刘富有半夜率部运走财物,当了“跑路将领”。直奉双方率先争夺的战略地区是热河战场,能否掌控热河,关系重大。首先进攻的是奉军,南路部队为李景林、张宗昌率领直插喜峰口;北路则以骑兵为主,由通辽经赤峰南下承德,向长城各口展开进攻。北路战场在赤峰一带打得非常激烈。张宗昌部与直军董政国部在玉麟山鏖战八昼夜,双方伤亡惨重。张宗昌缴获到了直军军事布防图,避实就虚,侥幸取胜。同一时间,赤峰之战打得正酣,难分胜负。奉军飞机及时赶来轰炸赤峰,城内一片恐慌,直军乱了阵脚,奉军遂占领赤峰,先头部队迅速直逼长城脚下的要隘冷口。

那么,吴佩孚的战略部署本不该如此捉襟见肘,热河战场何以轻易让奉军占了先机?最关键的原因在于冯玉祥放水。第三军司令冯玉祥与援军将领胡景翼私早有预谋策反,一直按兵不动。张作霖看此情形,一面命张宗昌部牵制住直军精锐董政国部,一面将主力部队秘密调往山海关。吴佩孚派重兵把守山海关,修牢工事,居高临下,占居先机。奉军由郭松龄指挥正面进攻,其他部队从北面侧应。双方形成对峙后,动用了多兵种作战。空军不间断轰炸直军阵地,直军以高射炮还击。直系海军有四艘军舰驶往秦皇岛以北助战,本想运送骑兵登陆奇袭沈阳,可奉军飞机密集轰炸,使他们无法靠岸。

10 月 7 日,张作霖下达总攻击令,奉军全线出击,双方主力在要隘九门口展开激烈拼杀。奉军攻势凌厉,直军两个团长临阵脱逃,九门口被攻破,中央防线被撕开大口子,守将冯玉荣自尽。奉军直逼山海关前站石门寨,直军紧急增援,决意死守石门寨。在京坐阵的吴佩孚再也坐不住了,立即赶往前线督战。他为将士们打气:“十五天荡平逆军!”山海关之战是此次直奉较量的角斗场,精锐部队尽在阵前。吴佩孚发出悬赏,动员将士夺回九门口。奉军怎肯吐出到嘴的肥肉,依凭险要地势,拼死抵抗。随即奉军组织敢死队,进占石门寨,与直军展开肉搏战。炮火之下,死尸成堆。郭松龄提出暂时休战,遭到吴佩孚拒绝。此时各方已阵亡万余人。吴佩孚决战到底的信心又遭遇怎样的变故呢?

正当山海关杀声一片之时,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于 10 月19 日突然回师北京。冯军昼夜兼程,未放一枪控制了北京城。冯玉祥倒戈的消息传到前线如晴天霹雳,形势陡变。心中暗喜的张作霖令奉军各部乘势猛攻,散发大量劝降传单。直系将士军心涣散,精神萎靡。吴佩孚虽镇静自若,一边部署讨冯,一边指挥守关,却首尾难顾,无回天之力。此时的张宗昌部被放在最前面,张作霖的部署大家都懂,可谁也没想到张宗昌的这支部队非常勇猛,一举攻破直军防线,攻入冷口,并与倒戈的直军胡景翼部一起,逼迫董政国步步后撤。然后,他们分兵而下占领滦州,将直军截成两段,切断其交通,大举南下合围秦皇岛及山海关的直军,直攻唐山。

到 10 月 31 日,在张宗昌部势不可挡的攻势之下,直军如潮水般退却。奉军缴获的枪支、军械堆得像小山一样。吴佩孚坚守不入租界的原则,拒绝到天津日租界避难,遂登上军舰南下流亡。至此,第二次直奉战争宣告结束。此后,张宗昌升任军长,他一马当先,乘势南下,一直打到上海。那么,在战略部署与前线指挥上并无失误的吴佩孚败在何处?除了冯玉祥等人临阵倒戈外,还有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阻击战一败涂地?

武力统一中国一直是吴佩孚的理想,个人品德威望一如阳春白雪。所谓“水至清则无鱼”,当年张宗昌欲投之山东老乡帐下,因声名不好吃了闭门羹。包括冯玉祥、胡景翼等直系主将对吴佩孚也是面和心不和、离心离德,如何能精诚团结,共克顽敌?!

在军事实力上,吴佩孚也不占上风。张宗昌打造的“外籍兵团”中有不少洋兵曾参与欧战,对新式战术运用娴熟。吴佩孚招募的少年军用的是汉阳造,只会挖掘小战壕,与奉军从西方购进的新式飞机大炮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更重要的,过往直军战绩辉煌,已滋生骄横之气,加之派系林立,争斗不断,战斗力大大削弱。直系虽掌控中央政权,但从曹锟贿选,腐败日深,军队欠饷严重。上阵前就有士兵说:“上战场放两枪就算对得起他了。”而曹家兄弟拥有巨额资产,挥霍无度,焉能不败?!

张宗昌的成功,得益于他青少年时代的屌丝经历。他曾经历挨饿受冻之苦,放过牛,当过伙计,闯荡苏俄当筑路工、装卸工、扳道工,这一切磨练了他的意志。张宗昌落下“狗肉将军”之名,最终死于仇家之手,问题出在他没有文化上。不是他厌学,而是出身卑微,没有机会。他在俄罗斯竟学会说一口流利而又发音准确的俄语,在西伯利亚淘金还深受俄国人的信任,一直当上了总工头。

张宗昌立下赫赫战功之后,如一夜暴富的土豪,骄奢淫逸,恶名远扬。但张宗昌有两点还是值得肯定的:一是接济生活有困难的乡里乡亲,从不吝惜银子;二是崇拜有文化的人,且趋之若鹜,由此闹出学写诗词、附庸风雅的笑话。奉系打进北京时,张宗昌做了一件惊人之事,就是恢复孔学,大兴教育。

纵观张宗昌作为北洋军事强人的一生,应了时下一句流行语:没文化很可怕。

本文作者:纪录片人陈钦(今日头条)

编辑:镜花水月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