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的墙头草,倒戈失败后吴佩孚仍然手下留情

时间:2019-09-22 04:32:58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民国十一年的暮春,第一次直奉战争刚刚落幕,吴佩孚驻节之地的河南却硝烟再起。吴佩孚的把兄弟加亲戚,河南督军赵倜竟然在吴佩孚于长辛店大破奉军之际,选择起兵倒戈直系军阀。赵倜曾经也是围剿“白狼军”起家的北洋军宿将,但是在河南过惯了“草头王”的安逸生活,也开始在固步自封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在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前,民国十年的冬天,赵倜的幼子患了伤寒,在就医时赵倜急得茶饭不思,接着发起了礼忏借寿,赵倜自己带头借寿十年,每位河南庙堂的达官显贵一律为小公子借寿五年,合起来这位河南督军的小公子可以活到三百多岁。借寿的闹剧刚演完,赵倜的西屋夫人又张罗起了二十岁大寿,潢川县知事献上大红绣花缎鞋,鞋内还用金线镂出“卑职车云谨呈”,毕竟知道赵倜就好这一口。

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的墙头草,倒戈失败后吴佩孚仍然手下留情 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的墙头草,倒戈失败后吴佩孚仍然手下留情

但是作为河南督军,赵倜在吴佩孚眼皮底下折腾的这些荒唐事,吴佩孚念及结拜兄弟和亲戚之情,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赵倜的弟弟赵杰就过于不像话,麾下的“宏威军”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土匪,吴佩孚曾电劝赵倜兄弟解散这支人马,不过赵杰一直阳奉阴违不予理睬。第一次直奉战争正式开打之前,赵倜就下定决心做一棵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从而保全自己的河南督军之位。当吴佩孚对张作霖支持的阁臣之首梁士诒通电讨伐时,各省直系军阀给予积极响应,卧榻之侧赵倜,因为畏惧张作霖,在吴佩孚的电报请求下,发了一封不痛不痒的通电,同时自作聪明地拍电向张作霖解释,说电报是被迫发出。

其后,眼见着赵倜想做直奉之间的墙头草,张作霖也趁机抓住了吴佩孚的小辫子,他将电报转交给吴佩孚的上司曹锟,并附言说:“你的部下强迫别人打电报反对我,你如果不能制止,我就代替你来制止吧!”曹锟自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把张作霖的电报转给吴佩孚,叫他不要惹是生非,吴佩孚这才明白把兄弟赵倜,就是一棵口是心非的骑墙者。于是,吴佩孚遣人前往开封兴师问罪:“我打电报征求你同意,听不听由你,几时强迫过你来?”赵倜也羞愧难耐,当即表示“以后我在职一天,一切唯老弟之命是从”。

最终,吴佩孚给了他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那就是为前线直军筹集饷银。没想到赵倜在前期奉军占据上风时心一横,是年五月五日,令其弟赵杰率领二十营人马,以及麾下部将宝德全率领十营人马偷袭郑州,沿途直军猝不及防,幸得陕军驰援,方才将郑州之围解除。赵倜也明白过来自己的消息是如此不灵通,原来直军已经在前线大破奉军,联合奉系军阀倒戈夹击宣告失败。即使这样吴佩孚仍然在前线拍来急电,还认为进攻郑州是赵杰干得事情,与赵倜无关,应解散赵杰的队伍,而不必多所牵连,对于赵倜这棵墙头草如此手下留情,除了赵倜搬出了吴佩孚的另一位老上司裴其勋说情,更多的还是因为吴佩孚念及旧情。

编辑:镜花水月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