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传奇爱情故事

时间:2019-09-21 03:20:58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张学良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无法规避的一个名人,而赵四小姐则是张学良百年人生中一个不可规避的女人。

她16岁与风流倜傥的张学良一见钟情,18岁不顾家庭的阻挠孑然一身来到有妻有子的张学良身边。

两人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守可谓是一波三折,颇具传奇色彩。

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传奇爱情故事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传奇爱情故事

《北洋画报》的封面女郎

赵四小姐祖籍浙江兰溪市灵洞乡洞源村。其父赵庆华,号燧山,曾任清邮传部主事,津浦、沪宁、沪杭甬、广九等铁路局局长。在梁士诒任国务总理时,赵庆华又官至交通部次长,并曾任交通银行经理、东三省外交顾问等职。一生为官清廉,名声颇佳。

赵四小姐1912年出生于香港,为此,母亲给她取名香笙。据说在其出生时,东方海天交接处出现了一道瑰丽的彩霞,望着织锦般绚丽的景色,父亲赵庆华由之动情,遂给女儿取名为绮霞。“绮霞”其意虽美,却不如“赵四”更为世人所知。“赵四”源于排行,赵庆华膝下六男四女,绮霞在姐妺中排行老四,便被家里人称为四小姐,外人则称她为赵四小姐,后来人们简而化之,又称她为“赵四”。

在香港度过童年生活后,赵四随父亲来到了天津,就读于天津浙江小学和中西女子中学,取英文名字Edith,一荻是译音,因此,又名赵一荻。除此之外,她还有两个名字:赵媞和赵多加。赵多加是她晚年笃信基督教后取的教名。在她晚年所写的证道小册子中所使用的都是赵多加之名。

赵四闻名遐迩,自然与张学良有关。如果不是因为她与张学良那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赵四小姐是何许人也。赵四曾就读的天津中西女子中学是当时一所著名的贵族学校,很多达官显贵家的小姐都在这个学校读书。在这些粉红黛绿的名门闺秀中,赵四学习认真,每次考试总是名列前茅。加之性情温和,从不与别人争吵,颇受同学、老师喜欢。她兴趣广泛,爱好骑马、打网球、游泳、开车、跳舞等等,而她最大的嗜好就是读书,尤其对新文学作品特别偏爱。

然而,赵四并非如人们传言中的那样美貌绝伦、倾国倾城,在女郎中论长相只能属于中上等。但她身材颀长,体态婀娜,再加上气质和风度绝佳,爱打扮也会打扮,因而能在众多的佳丽中脱颖而出,为人所瞩。因此,天津的《北洋画报》还曾把她的玉照上了封面。

蔡公馆一舞倾心

1927年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一个传说了半个多世纪的动人爱情故事在天津蔡公馆拉开了序幕。

20世纪20年代的天津,是仅次于上海的中国第二大城市。这里有英、法、德、日等外国列强的租界,有五座外国教堂,七个洋人俱乐部,八个网球俱乐部和一个宽大的跑马场。当然,天津还有一个赫赫有名的蔡公馆。蔡公馆的主人叫蔡少基,也就是后来张家三公子张学曾的岳丈。此人在清末民初曾担任过北洋大学总办、天津海关道台,家资富有,又属洋派,常常在家中举办舞会,放映电影,使蔡公馆成为当时天津颇有名气的上流社会交际场所。天性风流、喜好玩乐的张学良自然不会错过这样一个好去处,很快就成为蔡公馆的常客。

对于这样一处社交场所,喜爱跳舞的赵四小姐也是神往已久。但对于只有16岁的她来说,还未到正式进入社交圈的年龄,故一直未能如愿。这天晚上,当得知姐姐们又要前往蔡公馆,赵四软磨硬泡,一定要去凑凑热闹,无奈,姐姐们只好带她同行。

在那些着意修饰、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太太小姐们中间,正值豆蔻、不施粉黛的赵四小姐显得格外超凡脱俗,吸引了诸多青年才俊的目光,争先恐后邀其共舞。但赵四却一反常态,先后婉拒了多次邀请,只是静静地坐在大厅的一角,一边品茶,一边观看舞者,仿佛在刻意等待着谁的到来。

突然,舞池中荡起一阵轻轻的骚动,一英俊潇洒的青年在一群副官、侍卫的簇拥下,神采奕奕地走了进来。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赵四马上意识到这一定就是她仰慕已久的少帅张学良。在中西女校的课堂上,在家人的口中,在闺密的私谈中,她早就知晓张学良在两次直奉战争中指挥千军万马、驰骋疆场的事迹,早就听闻过他抬棺上战场、在枪林弹雨中亲督战事的美谈,张学良那英勇无畏、临危不惧的英雄气概在赵四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得以见到本人,果然名不虚传!

而张学良也渐渐注意到了角落里独处的赵四。多年往来于京津之间,见过了无数名门闺秀,看惯了痴妇艳女,却难得见到这样不施粉黛、如清水芙蓉般超凡脱俗的女子。

鬼使神差般,张学良不由自主地走过去邀赵四共舞。赵四好似沉睡已久的白雪公主,终于等来了她盼望已久的王子,随即在张学良的带领下飘入舞池。在舞步翩跹之中,他们都从对方眼中发现了一种微妙感情的流露。两颗心在不知不觉中紧紧贴近了!

一曲未终,张学良因公务匆匆离去。临别时,他与赵四两人紧握双手,都有依依不舍的感觉。这是张学良与赵四初次相识,两人就因舞会上的一面之缘,竟一见钟情,互为对方倾倒。也正是这一面之缘,开始了两人七十二载情路风雨!

关于两人相识的时间,史界、文学界都有几种说法,有说1924年,有说1926年。但据张学良晚年回忆:“我跟太太(赵四)认识的时候,她才16岁。”北方人习惯上说的都是虚岁,赵四出生于1912年,在她与张学良相识的1927年,虚岁正好16岁。

缘分来时挡都挡不住

蔡公馆一别,很长一段时间两人竟无缘再见,徒留倩影英姿在彼此心底。或许是机缘注定,或许是天公作美,不忍再苦苦折磨他们,两人竟意外地再度相逢于北戴河。

那个年代,每到盛夏,京津一带的达官贵人常携家眷到北戴河避暑。老话讲,缘分来的时候,真是挡都挡不住。就在张学良忙里偷闲,来到北戴河时,赵四小姐也随家人来到这里。

意外相逢让一直对张学良魂牵梦萦的赵四喜出望外,张学良也是欣喜至极。在北戴河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几乎每天都见面,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在两人的最初交往中,虽是两情相悦,但无疑,情窦初开的赵四投入的感情更多,陷得更深。一次,张学良来找赵四,直入卧室,碰巧赵四外出。张学良顺手翻了一下她放在床头的日记,见日记中写有“非常爱慕张少帅,可惜他已有妻室,命何之苦也”等语后,不由心潮起伏,好一阵不能自已。

又有一次,在宴会上,赵四与张学良并坐在一起。赵四胸前垂着一颗鸡心饰物,张学良伸手拿过饰物,打开盖,发现鸡心里面嵌着的竟是自己的小照,而且还写着“真爱我者是他”的字样,使张学良对赵四的爱情更入肺腑。从此,两人常常相携出入于京津之间的各大娱乐场所,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热恋到了昏天黑地、死去活来的地步。

很快,两人夜夜起舞、秘密幽会的事传入了赵庆华的耳中,赵庆华大为光火。其实,从个人条件、家世背景来讲,赵庆华倒是乐得结此姻缘。但张学良这时早已有了妻室,哪一个父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给人家做小?何况赵四小姐的个人条件也相当优越,完全可以明媒正娶地嫁一个有为好青年。

为了彻底斩断这段不伦不类的情缘,赵庆华做主,迅速给赵四小姐物色了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赵四小姐百般不愿,可赵庆华横眉立目,这事就这么定了!

出走沈阳,赵父断女儿后路

事情的发展往往是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这时,震惊中外的皇姑屯事件爆发,张学良化装返奉、接掌大权。百废待兴、百事待理,张学良每日忙于公务,但稍有闲暇,赵四的倩影便不自觉地闯入脑海。而远在津门的赵四更是夜夜独对孤灯,辗转难眠,饱受相思之苦。

也许是日夜的操劳,也许是同样的相思,张学良生了病。得知此消息的赵四心急如焚,她知道多日来的紧张局势让张学良压力甚巨,满腹的担心,满心的思念,让她恨不得生出双翅马上飞到沈阳……于是,1929年9月的一天,赵四给家里留下一张字条,便以探望生病的张学良为由,一个人来到了沈阳。

赵四小姐私奔的消息很快就在天津传播开来。一些小报得此爆料,立刻刊登出“赵四小姐诡谲失踪”的悬疑新闻,弄得天津满城风雨。

赵庆华得知此事后,暴跳如雷。赵庆华一生耿介清廉,颇注重个人名声。自己的女儿居然私奔沈阳,投入有妻有子的张学良怀抱。这在赵庆华看来简直就是伤风败俗,有辱门庭。盛怒之下,赵庆华在报上连续五天(1929年9月25日—9月29日)公开发出启事,将赵四从赵氏宗祠开除出去,断绝一切往来,并引咎从此不再为官。耿直的赵庆华直到1952年病逝于北京时,都不肯原谅这个他最钟爱的小女儿,这也成为赵四心中永远的痛。

据张学良晚年回忆,赵四小姐当年来沈阳“只是来看看”他,然后“还是要回去”。可赵庆华一登报,断了她的后路,反倒回不去了。

赵庆华此举,稍事品评,却也不难体察内中的深思熟虑。其实,这应该是赵庆华一箭三雕的谋略。第一,这样做可以使他的家庭避免受到军阀间争斗的牵连;第二,赵四当时与别人已经订了婚,他无法悔婚,登报声明也算是对儿女亲家的一个交代;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样做摆明是断了女儿的后路,寄希望于张学良永远不要辜负赵四。可怜天下父母心,赵庆华“清理门户”,绝非盛怒下的单纯之举。

有情人隔窗相望

赵家父女成了陌路,沈阳大帅府内也是严阵以待,摆出架势准备“御敌于府门之外”。一向极有涵养,对张学良偶尔出轨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态度的于凤至,这次却一反常态极力阻挠。最后,张学良表明了态度:赵四是不可能回天津了,她现在只有一个家,那就是沈阳。于凤至迫于无奈,默认了赵四的存在,但却提出了两个条件:一、赵四小姐不能进帅府;二、赵四小姐不能有正式的名分。按于凤至最初的想法,赵四这样一个受过正规教育的大家闺秀,年龄又小张学良十几岁,面对这样的苛刻条件,肯定不会接受,说不定一气之下,就会离张学良而去。可是出乎于凤至的意料,一心只想与心上人相守的赵四小姐对这些条件全盘接受,毫无怨言。于是,赵四小姐住进了张学良的北陵别墅。

苦苦相思后的久别重逢,而且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再也不用顾忌飞短流长,张学良与赵四在这里开始了他们之间最热烈、最疯狂的一段生活。张学良白天去帅府办公,晚上回到别墅。每天早晨分手,两人都是难舍难分的样子,而每天晚上再见,又都有阔别多年的感觉。两人恨不得分分秒秒都相守在一起,一时也不分离,一刻也不分离。于凤至很快就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当初不让赵四入帅府,是希望她知难而退,主动斩断与张学良的情丝。可现在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不仅“情敌”没有赶走,自己的丈夫也因此终日有家不回。这让于凤至很是发愁。

思前想后,于凤至做出了一个决定:将位于帅府东墙外王永江那栋二层小楼买下来,让赵四居住。这样,既将其置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起到约束作用,又没有违反当初不让赵四进入帅府的要求,还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大度成全”而博得张赵二人的感激之情。

于凤至没有同张学良商量,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将小楼买了下来,待装修完成后,亲自去北陵别墅将赵四小姐接了过来。此后,赵四小姐便在小楼里住了下来,人们也因此称这座小楼为“赵四小姐楼”。

很多来过帅府的人都感到疑惑,赵四小姐为什么舍弃阳光明媚的南屋,而是选择位于东北角、终年阴冷潮湿的房间为自己的卧室呢?答案其实很简单,仅仅是因为站在这里,她能隔窗看到位于大青楼二楼张学良办公室里的灯光。在这座小楼里,赵四小姐度过了她人生中最为幸福的一段时光。更让她为之兴奋的是,在这里,她与张学良的爱情终于开花结果——她怀孕了。

赵四小姐的命运似乎注定是多波多折。怀孕不久,她生了一种怪病,背上长了一个险恶的痈疽,睡觉时只能向一方侧卧。疾病折磨得她苦不堪言,为病心焦的她,也更加思念父母家人。于是,于凤至与张学良商量,将她送至天津一家德国人开的医院里,以便能见到家人,缓解病痛。为了有利于治疗,医生多次劝赵四堕胎。但赵四怎忍心放弃她与张学良的爱情结晶呢,柔弱的她咬紧牙关,忍常人所不能忍,一直坚持到怀孕7个月,终于生下了她和张学良唯一的儿子——张闾琳。

抱着酷似张学良的宝贝儿子,赵四忘记了背上的疼痛,喜极而泣。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张学良赵一荻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