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五代十国的第一个皇帝朱温

时间:2019-08-30 07:53:40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朱温,唐宣宗大中六年(852年)十月二十一日夜,生于砀山(今安徽砀山)午沟里。祖父朱信、父亲朱诚都是乡下教书的先生。朱温幼时家贫,父亲早死,朱温和两个哥哥朱全昱、朱存随母亲王氏寄养萧县(今安徽萧县)富户刘崇家,王氏给人家做活。朱温的大哥朱全昱生性“憨朴”,很老实,而朱存和朱温却“凶悍”,尤其是朱温,“狡猾无行”。

五代十国的第一个皇帝朱温 五代十国的第一个皇帝朱温

有一次朱温赌博输了钱,便去偷刘崇家里的锅,被刘崇发现,一路追打,刘崇的母亲和刘崇不同,非常喜欢这个野孩子,忙出来制止,朱温这才逃过一劫。朱温虽然不善于农业生产,但他却善于骑射,经常和二哥朱存外出打野,射死几只野鸡野兔献给刘家,老娘也能分到一些。刘崇吃到野味,自然就给朱温好脸色看。刘母心疼这个孩子,经常给朱温梳头,刘崇经常数落过母亲多事。刘母却告诉刘崇等家眷:“你们不要小瞧了朱三,此人面相与众不同,将来必成大事,好好待他,日后我们刘家也好跟着沾光。”这个偷锅的泼皮也会成大事?众人大笑不信。以朱温这样的家境、为人和能力,如果生在太平盛世,他将注定是个浪荡乡野的无业游民,情况好一些就娶个老婆生一大堆儿女过小日子,一辈子都不可能出人头地。但他偏就生在乱世,而且朱温也最合适在乱世中生存,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象朱温这样不务正业的“流氓无赖”在乱世中取胜的概率大的惊人。

唐朝末年,天下大乱,王仙芝和黄巢率领活不下去的农民发动了规模浩大的起义,影响所及,关东震动。萧县距山东很近,朱温决定去参加这场起义。朱温把想法告诉两个哥哥,朱全昱不想出去,以他的这种性格能力出去了也混不出头。老二朱存却想的和朱温一样,兄弟二人把老娘托付给大哥侍奉,然后哭拜老娘,北上投奔黄巢的农民起义军。这一年,朱温25岁,巧合的是,同样出身社会底层的明太祖朱元璋也是25岁时参加了郭子仪的起义军。

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里,朱温的能力充分发挥了出来,跟着黄巢进河南、下江东、转战两浙、入福建、攻广州,屡立战功,得到了黄巢的提拔重用。不过朱温的二哥朱存却战死于广州。

当黄巢死到临头时,朱温听从手下谢瞳的劝告,决计降朝,唐僖宗李儇大喜,拜朱温招讨副使,制授宣武军节度使,等收复长安后即行赴镇,并赐名为朱全忠。

黄巢被赶出长安后,唐中和三年(公元883年)七月,朱温意气风发的来到汴州(今河南开封),成为一方诸侯。此时黄巢还在河南流窜,所以朱温招兵买马,以防不测。不过汴州处四战之地,周围的朋友太多,朱温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对付这些人。朱温刚到汴州,人头不熟,便拜了王铎的码头,出钱塞饱了王铎。王铎觉得朱温很可靠,便“倚为藩蔽”。

朱温主政宣武军后,立刻成了大财主,朱温还有些孝心,派人去接还在萧县刘崇家为奴的老娘和大哥进城享福。而朱老夫人见官军来找她,第一反应就是她那不争气的小仨肯定惹事了,官府派人来捉拿她,吓的躲到了刘崇家厨房的灶下。还是刘崇的母亲有些见识,问清来人意图后,过来恭喜朱老夫人:“老夫人勿惊,确实是三公子立功了,派来接您老人家享福去。”朱老夫人还有些不相信,颤抖说道:“他们肯定弄错人了,朱三是个惹事精,怎么能当上那么大的官?”来人行前,朱温应该想到了这一点,便把自己的大致经历告诉来使,所以来使便把朱温的经历告诉朱老夫人,朱老夫人这才相信,老泪纵横。准备好行当,带着已经生儿育女的大儿子朱全昱和刘家人一起高高兴兴的去了汴州。朱温为了在汴州人面前出出风头,在城外举行盛大欢迎仪式,汴州百姓也纷纷挤到城外瞧热闹,朱温迎母的佳话轰动一时。朱温在府中设家宴,朱温膝行奉酒敬献老母,王氏边哭边饮。朱温因为高兴,有些喝多了,无赖本性开始发作,席间笑言:“朱五经读了一辈子的书,到头来也没混上个进士,没想到他儿子居然做上了节度使,老爹地下有知,也当为我高兴。”朱温居然敢取笑死去多年的老父,王老夫人心里极不痛快,良久叹道:“小三你能做到今天,确实了不起,但你的为人做母亲的岂不清楚?你的德行未必能比你父祖强。还有你的二哥朱存,身死蛮荒,留下儿女子,孤落无依处,你却视而不见,传出去,你面上也不光彩。”朱温羞愧的几近无地自容,哭起谢罪:“儿错矣!我侄皆无恙,必使他们致富贵。”宴罢,派人把朱存的二个遗孤和其他朱氏家人都接到汴州,因为刘母曾经善待自己,出于面子,重赏刘崇,刘崇后来做上了商州(今陕西商县)刺史。

朱温后来当上皇帝之后,淫乱无度,连自己的儿媳妇们也不放过,后人一般都认为朱温是个淫贼。可人们却无法理解象朱温这样一个生性暴虐的“淫贼”,居然有一个贤惠善良的妻子张氏,封建社会妇女地位低下,一般都没有正式名字。张氏的贤惠程度,比起以贤德著称的东汉明德马后、唐长孙皇后和明孝高马后来毫不逊色。更让人称奇的是,朱温生性残暴好淫,但却对妻子是百依百顺,从不作二心。事实上,朱温的淫乱是在他妻子死后才开始的,妻子在世时,朱温可是一个“模范丈夫”(朱温在这一点又和朱元璋特别的相似)。张氏夫人出身官宦之家,父亲张蕤,是唐朝的宋州刺史,而朱温出生的砀山正是宋州的辖地。在现在,地方长官的传闻轶事也是普通百姓平时津津乐道的,朱温也听说过张小姐的美貌贤惠(朱温应该是见过张小姐的,可能是在某个偶然的机会。),对他的二哥朱存说:“以前汉光武帝曾经说过:做官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以后我也要娶到这个张小姐。(不知道朱温是如何知道汉光武帝刘秀这件艳闻的?)”朱存哪信他这个,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河边有水,先照照自己的德性去。

朱温后来参加起义军,心中还是念念不忘张小姐,总想着有朝一日能遇上张小姐,成全美事。朱温一直到了而立之年还没有娶妻,一直苦等着张氏。也许是朱温的执着感动了上帝,朱温在黄巢手下做同州(今陕西大荔)防御史时,遇到了沦为难民的张小姐,朱温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真天意也!”,随后朱温以极正式隆重的礼节迎娶张小姐过门,做了朱温的正妻。朱温是五代著名的魔头,治军严狠,待人刻薄,但朱温却在手不能缚鸡的张氏夫人面前极为乖顺,言听之,计从之。

朱温主政宣武军之后,开始着手进行智力建设,要想成大事,身边没几个诸葛亮可不行。算他好运气,在汴州发现了一位名叫敬翔的奇才。朱温和敬翔见面后,朱温问:“我听说子振先生常读《春秋》,请问《春秋》中都记载了些什么?”敬翔抵掌侃谈:“无非是些诸侯之间杀伐夺利之事。”言语间,神采飞扬。朱温怕敬翔是个泥古不化的书呆子,再考考他的军事解读能力,再问:“《春秋》所载之兵法,能不能用在当今之世?”敬翔笑道:“兵者,诈也!应变若走马易灯,以奇制正者胜,《春秋》古法,不宜用于今日。”朱温大喜,重用敬翔。朱温文有李振、敬翔、谢瞳、刘捍,武有庞师古、葛从周、张归霸、霍存等人,加上汴军强武能战,一时为中州之盛。

中原自古就是四战之地,易攻难守。朱温的情况和三国时的曹操非常相似,都是据黄河以南地区,北方有强大的敌对势力。唯一不同的是,曹操面对的是“羊质虎皮、凤毛鸡胆”的袁绍,而朱温面对的则是能征善战的沙陀人李克用,以及李克用的英雄儿子李存勖。朱温曾经有过一次绝佳的除去李克用的机会,唐中和四年(公元884年)五月,李克用追击黄巢未果,准备到汴州充实粮草再战。朱温觉得机会来了,便设计放火想杀掉李克用,结果李克用命大,风雨交加之夜,李克用逃了。朱温捶胸顿足,偷鸡不成蚀把米,把李克用给得罪了,以后别想安生了。

消灭秦宗权后,朱温实力暴涨,“朱温连兵十万,吞噬河南,兗、郓、青、徐之间,血战不解。”朱温治军之严狠,史上著名,汴军作战时如果主将战死,其所属兵全都要杀掉,所谓“拔队斩”。虽然许多部兵在主将被杀多逃逸不敢归,因为朱温赏罚严明,千金之赏必有勇夫,所以汴军的战斗力并没有下降。

朱温和李克用决战于洹水,自从上源驿一别,两人已经十二年没见面了,当初都是意气风发的青年,现在已经是白发微添的不惑之人,二人心中肯定有许多感慨。李克用在阵上见到仇人朱温,分外眼红,大骂朱温,朱温也不客气,张嘴还骂。骂够了,开始进入正题。李克用派出他的长子落落领着三千铁骑叫阵,汴军阵中出马的是大将葛从周。“山东一条葛、无事莫撩拔”,说的就是葛从周,怎一个猛字了得?葛从周生擒落落。李克用看到儿子被擒,差点没背过气去。亲率亲军前去救儿子,刚入阵中,李克用所乘马扑倒在地,汴人大喜,急上前来捉李克用。李克用运气好,用箭射杀汴军数人,加上后军来救,方才得免于难。李克用派人求朱温高抬贵手,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能放小儿一命,做牛做马也使得。朱温先是慢慢享受着李克用的低声下气,过完瘾后,一声令下:“斩!”李克用这个心疼啊,恨透了朱温,但一时又胜不了,只好返回太原,继续怀念和大儿子在一起渡过的岁月。

朱温没有撤军,朱瑄的存在就是对朱温最大的不敬,为了朱温的未来,朱瑄必须死。汴军聚于济水之侧,准备发动最后的总攻。庞师古先声夺人,攻破郓州,朱瑄带着家小北奔,但半路上却被葛从周追上,五花大绑的献给朱温。朱温一顿奚落之后将朱瑄斩于汴桥,兖郓等地被朱温所夺。朱瑾被追的走投无路,南下渡淮,投降了杨行密。朱温先将朱瑄妻荣氏奸宿了几夜,然后带回汴州,张夫人闻知丈夫凯旋,迎至封丘(今河南封丘)。朱温得意洋洋的把战事告诉夫人,哪知嘴上跑风,把奸宿荣氏的丑事给说了出来。张夫人面色不悦,速见荣氏。荣氏命悬他人手,见张夫人哭拜不已。张夫人也哭着还拜道:“朱太尉(朱瑄为检校太尉)与汴州同姓,互为大国,兄弟间以小隙起大干戈,殊为不幸,而命我姊受辱若是。假如太尉陷汴州,我恐怕也要和你一样的下场。”言罢又哭。朱温最爱敬张夫人,对张夫人言必听计必从,从不敢少忤。朱温何等聪明,听出了张夫人的弦外音:“如果你要失败了,我照样被朱瑄所辱。”朱温一阵惭愧,便送荣氏入寺为尼,从此不再近荣氏之身。张夫人心善,经常派人送荣氏衣食。

唐僖宗死后,唐昭宗李晔对内受制于左军中尉刘季述,对外受制于朱温的哈巴狗宰相崔胤,生存环境极度恶劣,心情如何可想而知。朱温知道昭宗对他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战略价值,当年曹操如果不是听从荀彧“要天子讨不臣”的战略主张,取得政治优势,能否战胜袁绍都很难说。朱温所处的形势和曹操非常相似,朱温照抄曹操的老文章就行了。

连续两次差点成了朱温的俘虏,李克用这时才算真正知道了朱温的能耐,朱温是比较“无耻”,但“无耻”不等于没有能力,李克用自此再不敢没事招惹朱温。河东后来灭梁,主要是因为对手换成了儿孙辈,李克用有个英雄儿子李存勖,接替朱温的却是庸柔寡断的朱友贞。在李克用生前,河东一直被朱温压下一头,李存勖的能力胜过朱友贞远矣,但客观来说,李克用确实不如朱温。

唐天复三年(公元903年)正月,李晔幸汴营,朱温素服伏地,长哭请罪。李晔知道朱三在演戏,也只好假惺惺的劝慰:“非卿相救,社稷已成灰土矣。”

数日后,朱温护送李晔回长安,及至长安时,朱温又开始做起了“忠臣”,牵李晔马前行,一直走出了十多里地,行人见之,多称朱温为忠臣。宰相崔胤以下迎于城外,舞蹈三呼。朱温得手之后,就开始着手处理宦官问题,因为李晔幸岐就是太监们给折腾出来的,朱温决计斩草除根。同月,朱温和崔胤具名上奏:“天宝以来,阉人得势,握兵权,行大逆,累弑君王,作乱天下。请陛下惩前车,绝后患,罢诸司监军。”李晔早就恨透了太监,巴不得如此,当然准奏。朱温发兵捕拿宦官数百人,除了留下数十老弱太监侍奉皇帝外,其余不论善恶,一体诛夷。宦官势力自李辅国时开始坐大,到了元和朝,开弑君先河,把持朝政,为害甚烈,久为天下所诟恶,自此,唐朝的宦官祸彻底被扑灭。

朱温为了就近控制李晔,强行把李晔“请”到了洛阳,李晔不想去,但架不住朱温的威胁恫吓,只好移驾。行前李晔冲着送行的百姓号哭:“‘纥干山头冻杀雀,何不飞去生处乐。’朕今到处流浪,不知道朕会死在哪里。”左右皆哭。堂堂大唐皇帝沦落成到这个地步,不知道唐太宗李世民地下有知,会做何感想?李晔行前曾秘拟了一道旨意,分道送给河东的李克用、西川的王建、淮南的杨行密,让他们有朝一日攻灭朱温,恢复唐朝。而这时其他的一些较大藩镇,如吴越的钱镠、福建的王审知、湖南的马殷、广东的刘隐等人则坐山观虎斗,但多是倾向于朱温。

唐天祐元年(公元904年)八月,朱温派遣朱友恭、氏叔琮以及枢密使蒋玄晖等人去杀李晔。史家对李晔遇害深表同情:“自古亡国,未必皆愚庸暴虐之君也。其祸乱之来有渐积,及其大势已去,适丁斯时,故虽有智勇,有不能为者矣,可谓真不幸也,昭宗是已。”李晔可真是活的可怜,死的悲哀。随后蒋玄晖等人奉朱温旨意,拥立十三岁的皇太子李祚在昭宗灵前继位,更名李柷。朱温见已得手,速来洛阳处理后事。朱温确实是个好演员,伏在李晔梓宫前痛哭流涕,好不感人(无聊)。朱温又去见哀帝李柷,说一定要为先帝爷报仇雪恨。李振密劝朱温:“司马昭使成济弑高贵乡公,今宜罪及朱友恭等人,免得大王自传恶名!”朱温真是个狠角,刚哭完李晔,就把“首逆”朱友恭给杀了。朱友恭这个冤枉啊,刑前大呼:“把我卖出来,你早晚也会不得好死!”氏叔琮被贩为白州司户,遂赐自尽。朱友恭的“不幸遭遇”不禁让人想到了另外一个人,就是三国时为司马昭杀死曹髦的成济。成济和朱友恭确实该死,但比他们更该死的是司马昭和朱温,至少他们的演技实在过于拙劣,没有司马昭和朱温的命令,成济和朱友恭敢去弑君?

罗绍威劝朱温不如废掉唐朝自立,让那些反对朱温的人没有了反对的借口。朱温没有立即答应罗绍威,但也觉得是时候换旗号了。即使自己再打唐朝的旗号,李克用、王建、杨渥也不会放过自己。想来想去,朱温决定废掉李柷,另建新朝。

唐天佑四年四月十八日,也就是公元907年6月1日,梁王朱温在汴梁正式称帝,改元开平,国号大梁。朱温心满意足的做起了五代的第一把金交椅,更名为朱晃,史称梁太祖。朱温称帝后,追尊先祖,父朱诚为文穆皇帝,母王氏为昭懿皇后,大封宗室,因发妻张氏已经在唐天祐元年(公元904年)病逝,追册为贤妃。张氏死前曾苦劝朱温不要废唐自立,朱温没有听进去。不过朱温对张氏的感情是没有变的,直到朱温死时,他也没有立过皇后。张氏为朱温生了一个儿子,叫朱友贞,就是后来的梁末帝。没有了张夫人的规戒,朱温开始纵淫起来,他宠幸过上百个女人。

朱温当了皇帝,头一个不服气的人,居然是朱温的亲哥哥朱全昱。刚继位不久,朱温赌性大发,聚集宗族赌博,赌桌旁狂呼乱叫,没个体统。朱全昱早就对这个弟弟看不顺眼,趁着酒劲将桌子翻了个底朝天,然后指着朱温的鼻子骂:“朱三你不过是个草民,跟着黄巢做贼,后来唐朝封你为节度使,这辈子你可以知足了。没想到你居然灭了唐朝三百年的社稷,你这样做是要遭天遣的,我们朱家迟早要毁在你的手里。”说完就拂袖而走,朱温气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朱温把国都定在汴梁,把汴州改名为开封府,这也是开封历史上第一次正式做首都,这对开封成为历史名城有着至为深远的影响,后来的北宋建都在这里,把开封的历史影响推向了极致。而长安则正式告别了一千多年辉煌的建都史,从“贵族”降为“平民”。但长安因为唐朝在历史上独特的地位和影响,至今仍是四大古都之一,与北京、洛阳、南京齐名。

这一年,北方的契丹部首领耶律阿保机(也译耶律按巴坚)向朱温称臣纳贡,契丹就是后来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大辽国的前身。朱温建国后,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消灭李克用,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正月,晋王李克用病死,其子李存勖继为晋王。李克用死前,曾经交给李存勖三支箭,并切齿言道:“幽州不灭,汝切勿南下图梁,此一矢刘守光也;耶律按巴坚曾与我盟为兄弟,然言犹在耳,彼却效纳汴州,汝必为我雪此恨,此二矢耶律阿保机也;三矢者,谋逆灭我国家之朱全忠也!儿能折此三矢,父于地下无恨矣。”李存勖哭拜而受。李存勖称帝后,追尊李克用为唐太祖武皇帝。不过这个“唐太祖武皇帝”比起那个唐太宗文皇帝来,差的不止一个段位,连修史者都认为李克用不太能当得起这个“武”字。

李克用在世时,死死地被朱温压着,军事能力差了朱温一个身位,但他的英雄儿子李存勖军事能力极强,甚至超过了朱温,朱温本来想乘着李存勖还年轻,想一鼓作气灭了晋军,反而被李存勖一顿胖揍。朱温长哭道:“生子当如李亚子,李氏不亡矣!吾家诸子乃豚犬耳。”八百多年后清朝有一位诗人叫严遂成,写了一首著名的咏史诗《三垂冈》:“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又过了二百多年,伟大的书法家毛泽东同志手书了这首《三垂冈》,成为毛泽东书法作品的名作。朱温屡遭重挫,为了调整情绪,于开平三年(公元909年)春,迁都洛阳,不过仍以汴梁为东都,地位不变。

乾化元年(公元911年)正月发生了柏乡之战,是五代史上的著名战役,柏乡之战是梁晋争霸过程中最具战略意义的大战,此战败后,梁朝的精锐兵力损失惨重,朱温为之骄傲的“龙骧”、“神捷”军全军覆没。河北的形势也发生重大变化,王鎔、王处直全面倒向李存勖,梁朝从此一蹶不振。李存勖基本控制了河北地区,对梁朝的优势越发明显。

朱温这时候快满一个甲子了,可他愈老愈精神,玩过了张家的女人后,朱温感觉索然无味,又把色眯眯的眼睛盯上了他的儿媳妇们。朱温儿子不少,但朱温却最喜欢干儿子(五代前期盛行认假子)博王朱友文,因为朱友文有个漂亮老婆王氏,美丽指数在朱家的妯娌中高居第一,朱温为了这个干儿媳流了不少口水,最后实在奈不住欲火煎熬,把王氏勾搭上手了。民间把公公勾搭儿媳称为“扒灰”,朱温只顾逞自己的肉欲,还管甚么道德约束?道德约束的前提是自己想受约束,如果不想受约束,那道德对你就毫无意义。

同时和朱温发生性关系的还有郢王朱友珪的老婆张氏,所以表面上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暗中却是朱友文和朱友珪的较量,结果本不是朱家血脉的朱友文却占了先机,因为王氏比张氏更受宠。梁乾化二年(公元912年)闰五月,朱温让王氏亲自去趟东都汴梁,召朱友文来洛阳准备继承皇位,王氏兴高彩烈的去了。而她的冤家张氏得到这个消息后,心中一阵悲凉,不住的吐酸水:老娘把身子都给了你这个老淫棍,却落得如此下场。回去告诉朱友珪:“完了!老头子准备把位子传给朱友文了。朱友文当上皇帝,我们都不得好死!快点想办法自救吧。”说罢痛哭起来。

朱友珪纵妻乱伦,无非就是要做皇位继承人,哪想到被朱友文占了先手。形势紧急,容不得朱友珪多做他想,朱友珪决定挺而直险,用武力解决问题。

乾化二年(公元912年)六月,朱友珪买通禁军将领韩勍,朱友珪做为禁军统领,可以自由出入大内,便让韩勍带着五百牙兵混入控鹤都中趁夜斩关入宫,找到了正准备睡觉的朱温。朱温身边的侍卫见来了乱兵,都吓跑了,只剩下朱温这个老光棍目瞪口呆的望着朱友珪。朱温在琢磨透了朱友珪的来意后,大骂道:“朱友珪你这个畜牲敢反老子?!”朱友珪也不客气:“对!就是你儿子我!”朱温气的浑身发抖:“我早就怀疑你有谋反意图了,后悔没早点杀掉你,以致今日。你胆敢弑父,老天有眼绝不会放过你!”这是朱温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朱友珪哪还有心思和他讲理,大喝一声:“我先把你宰了你再说。”递给家奴冯廷谔一个眼色,冯廷谔手脚麻利,一个箭步窜到朱温跟前,一刀下去,朱温惨叫一声,倒地身亡,死时整六十岁。

纵横唐末三十多年、亲手埋葬大唐帝国的一代枭雄朱温就这样死了,死的这么不值、这么突兀,甚至让人发笑:纵容老婆和父亲乱伦的儿子因为没有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报酬”,便把老爹杀死。朱温死前也许会想到大哥朱全昱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这样做是要遭天遣的,我们朱家迟早要毁在你的手里。”

朱温在历史上的极差,欧阳修就说:“呜呼!天下之恶梁久矣!”而且欧阳修撰《新五代史》时承认朱梁,就有反对者认为:“梁负大恶,当加诛绝!”朱温一生,从“革命者”到“革命叛徒”,从唐僖宗李儇赐名朱全忠到废唐称帝,经历了无数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建立了一番霸业,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朱温确实是个人物!

朱友珪伪造遗诏,让驻守汴梁的均王朱友贞杀死朱友文和大美人王氏,然后才放心的登上皇位。可朱友珪得志后,变的和朱温一样荒淫无耻,残忍暴虐,众人本就不服朱友珪,看到他胡作非为,更加失望不已。朱友贞一切准备就绪后,密令洛阳城中的袁象先率已经策反了的禁军攻入宫中,来杀朱友珪。朱友珪见状,惊骇万分,企图逃出洛阳。但四下尽是朱友贞的人马,根本跑不掉。绝望的朱友珪让他的“功臣”冯廷谔先杀了“皇后”张氏,再把自己给做了。冯廷谔知道自己的罪过,降也是死,也抹了脖子。袁象先等人见大事成功,便和赵岩一起来到汴梁劝进,朱友贞不想去洛阳,毕竟汴梁是自己的势力范围。乾化三年(公元913年)二月,朱友贞在汴梁继位。和朱友珪生母吴氏出身“低贱”不同,朱友贞是真正的“龙生凤产”,他是朱温和张氏夫人的爱情结晶。而且朱友贞生性温和,喜欢和读书人交朋友,在梁朝统治集团上层很有人缘。所以朱友贞称帝后,很快就得到了梁朝上层人物的拥护,迅速把形势稳定下来。不过朱友贞只是稳定了国内局势,当朱友贞面对更复杂的北方局势时,他很快就意识到,他的真正对手并不是志大才疏的朱友珪,而是称雄河东的晋王李存勖。

朱友贞能力远不如李存勖,除了军事能力不足外,做事也非常急躁,居然一手导致了自己内部军队的内乱,朱温和李克用斗了整整40年都没分出胜负,而朱友宁短短4年时间,就让梁朝作古了,朱友宁羞愤自杀。李存勖建立了后唐,即五代十国的第二个朝代。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朱温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
  • 关联
  •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