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汉武帝时“巫蛊之祸”的幕后黑手

时间:2019-07-25 03:09:57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太子刘据兵败,逃出长安,刘彻对所有帮助刘据的人,大开杀戒,甚至将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暴胜之也干掉了。一时之间,人人自危。今天,我们讲刘据的结局,同时探讨一下,这场巫蛊之祸,究竟谁是幕后黑手?或者说,谁是幕后黑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汉武帝时“巫蛊之祸”的幕后黑手汉武帝时“巫蛊之祸”的幕后黑手

太子之死

前91年,七月,太子刘据被逼兵变,很快就被镇压,一干人等,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只刘据被把守城门的司直(宰相府执行官)田仁给放跑了。武帝刘彻愤怒异常,群臣忧恐。

此时,壶关(山西省长治市北)三老(乡村教育官)令狐茂上书:

我听说,父亲是天,母亲是地,儿子就是天地间的万物,只有上天平静,大地安然,万物才能繁茂;只有父慈,母爱,儿子才能孝顺。太子是皇上的嫡长子,本将继承大统,担负祖宗的重托。而江充只不过一个地方混混,陛下却让他显贵,使他有机会打着天子的旗号来迫害太子,纠集了一帮人渣,极尽欺诈陷害之能事,使陛下与太子,虽为父子,竟然无法沟通。太子进不能面见皇上,退则被乱臣陷害困扰,独自蒙冤,无处申诉,忍无可忍,怒斩江充,却又害怕皇上降罪,被迫逃亡。太子是陛下的儿子,儿子盗用老子的军队,不过是为了自救罢了,臣以为并无险恶用心。以前,江充曾以谗言陷害赵国太子刘丹(岂为陷害?江充是个坏坯,那刘丹也是个恶棍,狗咬狗罢了。为了阐明自己的观点,儒士们往往睁眼说瞎话),天下人无不知晓。如今陛下没有经过深入调查,便雷霆万丈,命宰相亲自率兵追捕太子,搞得明白人都不敢进言,臣深感痛惜!万望陛下放宽心怀,对太子不要过于苛求,抓着小辫子不放,赶紧收兵吧,太子长期逃亡在外,那也不是个事儿啊!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哪怕所言犯下死罪,也不得不说。现待罪于建章宫外,随时等候接受斧镬。

奏章递上去,刘彻内心触动,但并没有及时颁布赦令。

衣赐履说:不可能一下子就收回成命,那是打自己脸。壶关三老,从字面上看,应该远在山西长治,是什么原因导致他来上书?估计啊,朝中还是有比较明白的大臣,不敢触刘彻的眉头,就找来这种乡村老先生来上书,作为一种臣僚与皇帝之间的缓冲吧。

刘据逃到湖县(河南省灵宝县西),隐藏在泉鸠里。主人家贫,靠织卖草鞋来奉养刘据。刘据一个老相识住在湖县,家中富有,刘据派人去找他,于是消息泄露。八月八日,地方官员包围刘据。刘据估计难以逃脱,便回到屋中,自缢而死。前来搜捕的兵卒中,有一山阳(河南省焦作市)男子名叫张富昌,用脚踹开房门。新安(河南省渑池县东)县令史(小吏)李寿跑上前去,将太子抱住解下。主人在保护刘据的格斗中被杀,二位皇孙也一同遇害。

刘彻感伤,封李寿为邘(读如鱼)侯,张富昌为题侯。

当初,刘彻专门为刘据建立了博望苑,让他与宾客交往,顺从他的喜好。而宾客中,很多都不是正统儒家学派出身(这句话当是司马光专门加上去的)。

司马光曰:古代明君教养太子,为他选择方正敦良之士作为师友,让他们朝夕相处,使太子前后左右都是正人君子,出入起居都合于正道。即使如此,都不能保证接班人远离淫邪放纵,逃脱身败名裂的命运。而汉武帝竟让太子自己延揽门客,由着他的喜好来。而正直之士难于亲近,阿谀奉承的却容易投合,这完全流于凡夫俗子的作派,太子没有好结果也就不足为奇了。

衣赐履说:我也是奇了,这位司马光说的是哪国外语?好像他如果是太子,就能逃过这一劫似的。真想让司马光穿越回去,当一回刘据的太傅,看看他有多大的斤两。司马光在评论历代帝王时,鲜见有尖锐的批评,甚或就不敢批评,生怕本朝皇帝以为他在影射。所有的错,都是臣子的错,皇上永远没有错,这就是臣僚悲催的命运。老实说,宋朝对臣子还是比较宽容的,尚且如此,别的朝代,更是一句不敢多说啊。然而,刘据虽远离儒家,结交各色人等,但温仁宽厚,恰恰符合儒家对帝王的审美趣味,而那些陷害他的,倒多为尊崇儒家之辈,真特么是个讽刺,呵呵。

巫蛊之祸,一直延续到前90年,不管是官吏还是老百姓,凡以巫蛊害人罪相互告发的,经过调查多不属实。刘彻终于意识到,太子刘据的确是因被江充逼得走投无路,惶恐至极,才起兵诛杀江充,并没有造反的意思。这个时候,高祖刘邦祭庙的郎官(高寝郎)田千秋上奏,为太子鸣冤说,做儿子的擅自动用父亲的军队,其罪应受鞭打,天子的儿子误杀了人,又该判什么罪呢!我梦见一位白发老翁,教我上此奏章。

刘彻霍然醒悟,召见田千秋,说,我们父子之间的事,一般认为外人不好过问,只有你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一定是高祖皇帝的神灵派你来指教我,你应当在我身边辅佐。

衣赐履说:田千秋也是个老狐狸,呵呵。

于是,刘彻任命田千秋为大鸿胪(藩属事务部长),并下令将江充(江充本人已被刘据诛杀)满门抄斩,将黄门苏文烧死在横桥之上(长安北城西端第一门,称横门,横门外的桥,称横桥)。曾在泉鸠里对太子兵刃相加的人,后来被任命为北地郡(甘肃省庆阳县西北马岭镇)太守,诛杀全族(柏杨先生注:此人姓名不详,有人推测是李寿,但李寿并未当过北地郡太守。反正不管是谁,他之全族屠灭,是因为他执行皇帝命令,可看出侍奉一个拥有无限权力,而又反复无常的头目,真是灾难)。

刘彻怜惜太子无辜遭害,便特修一座思子宫,又在湖县建了一座归来望思之台,天下同感悲伤。

衣赐履说:当臣子的,真是无所适从!当初,抓捕太子的,如果抗命不抓,诛杀;现在,回过头来,如果听命抓了,还是个诛杀。刘彻同志,你究竟想让臣子们如何?到底是抓,还是不抓?

刘彻到了此时,年近七十,精神基本错乱,听不见一句真话。皇后、太子见不到他,江充、苏文之辈受到宠幸。然而,江充被太子诛杀,刘彻根本没放在心上,如果是条狗,可能还要伤感一下。所以,江充、苏文之辈,在刘彻眼中,连狗都不如。

当最高当权者自我封闭之后,对外界一无所知,至为危险。

谁是幕后黑手?

衣赐履说:我们在《钩弋夫人:宫斗的绝顶高手》一文中已经指出,对于太子被陷害而兵变这样的政治事件,绝不能孤立地看待,要从政治的角度去理解,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去分析。当时最大的政治,就是各方势力的夺嫡之争。我们循着太子兵变这一线索来看。

江充为了陷害刘据,带着一伙人把皇后宫和太子(宫)挖了个底儿朝天,然后宣称,在太子(宫中找出的木头人最多,还搜到大逆不道的文字,应当奏闻皇上。刘据听说后,当真心惊肉跳,一旦被巫蛊这种东西沾上,几无脱身的可能,他的两个姐妹(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已经因此而被老爹刘彻处死了。

刘据打算亲自前往甘泉宫面见老爹说明情况,但江充相逼太甚,竟然没办法成行。刘据被逼无奈,七月七日,发动兵变,抓住江充,亲自监斩。之后,太子干了一件事,非常关键。

《汉书·刘屈氂传》载,(太子)杀充,发兵入丞相府,屈氂挺身逃,亡其印绶。一行字,信息量不小。刘据亲自斩杀了江充,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之前,对江充有过拷打,获得了一些重要信息。之后,他干什么了?“发兵入丞相府”。照理说,太子杀了江充之后,提溜着江充的脑袋去找老爹请罪就完了嘛,为什么非要把事儿整大呢?我们只能判断,当时,情况是很危急的,江充只不过是个小喽啰,他背后还有支持者,杀了江充之后,处境并没有质的改变,还是没办法去见老爹。这是怎么回事儿?从太子发兵入丞相府来看,难道太子要寻宰相刘屈氂的晦气?

我们看看刘屈氂的表现哈。听说太子领兵来了,刘屈氂的反应是什么?“屈氂挺身逃,亡其印绶”。跳起来就跑,连相印都丢了!为什么?刘屈氂是本年一月才当的宰相,之前是涿郡太守,刘据兵变是在七月,这刚刚半年时间,刘据、刘屈氂还是堂兄弟诶,就不能好好沟通一下,把事情说清楚?哈哈,显然不行,我们可以推断,陷害阻挠太子的人,江充供出来了,就是宰相刘屈氂。刘屈氂清楚地知道,刘据此番一定会要了他的命,因此,落荒而逃,相印都不要了。

之后,刘彻得到一帮子人的报告,说太子真的造反了,刘彻大怒,就让刘屈氂带兵平叛刘据。打了五天五夜,太子兵败,逃亡。这五天五夜,就没有机会和平解决吗?我想一定会有的,只不过,刘屈氂必须让刘据死,否则,就是他自己死。为什么?因为,第一,刘屈氂主导了对刘据的陷害;第二,刘据不死,昌宜王刘髆就无法立为太子。

哈,刘屈氂跟刘髆有个毛关系?本来的确没什么关系,后来就太有关系了!以前我们讲过,武帝刘彻有六个儿子,老二刘闳、老三刘旦、老四刘胥,都因为各自原因无法参加夺嫡之争,这回,太子刘据一死,就只剩下老五刘髆和老六刘弗陵了。而刘髆是“卿国卿城”的李夫人的儿子,更是大权在握的贰师将军李广利的亲外甥。而李广利的女儿嫁给了刘屈氂的儿子,俩人是亲家!这一下就清楚了,两个夺嫡的热门人物,老五刘髆,背后是刘屈氂和李广利;老六刘弗陵,背后是正受宠幸的钩戈夫人。一边是宰相和贰师将军,一边是后宫大姐大,这是“宫府之争”,双方可以说是势均力敌。

不管是钩戈夫人还是刘屈氂,都不希望刘据活下来,虽然他们也是竞争关系,但在“让刘据死”这一点上空前团结。于是,宫府一体,钩戈夫人这边,负责在刘彻面前打小报告,不断破坏刘彻与太子的关系,让刘彻相信太子造反;刘屈氂这边,则大力支持江充,让他放手干,江充本来就是一个青皮,又得罪过刘据,得到机会,当然把刘据往死里整。

然而,刘屈氂是怎么卷到夺嫡事件中的呢?这就不得不提贰师将军李广利了。在一般人的印象里,李广利不但是个草包将军,而且是个二球。他能当上将军,完全是刘彻怀念他的妹妹李夫人,才三番五次给他机会带兵打仗,立功封侯。然而,讲真,打仗不是嘴炮们所想的那样简单,没两把刷子,你还真不行。李广利,比卫青霍去病恐怕是相差很远,但在武帝朝后期,绝对是武力值排在前两三位的。而且,他不但能打仗,还很有心计。

前103年到前101年,李广利西征大宛,在此期间,刘彻诛了他的两个弟弟李延年、李季的族,李广利因为征大宛而得免,得胜回来后,虽然也被封侯,但心里肯定是惊恐不已,说不定,刘彻哪天一高兴或一不高兴,诛了他李广利的族,也未可知。那么,怎么办?这不还有个亲外甥刘髆吗?刘髆如果当了皇上,李家才能平安。但李广利是武将,长期在外征战,好处是手上有兵权,坏处是不能老在皇上身边,不能亲自支持刘髆。那就得找帮手,放眼一望,发现了刘屈氂。

前91年,一月,前宰相公孙贺被诛族,刘彻任命涿郡太守刘屈氂为宰相。这里透着古怪,刘彻朝的宰相,从来没有由太守直接擢升的先例,而且,从我们读过的内容来看,诸侯王子在朝为官很寻常,但担任太守的情况极为罕见,而刘屈氂竟然两样都占了(他是中山王刘胜的儿子)。刘彻朝,一直在打压诸侯王,剥夺、限制他们的权力,以郡县长官牵制诸侯国和王子侯国(王子侯国是推恩令实施后的产物,所以,我怀疑,刘屈氂可能在涿郡太守的位子并没有坐太久,而是长期在朝中为官,这样,刘彻才能对他的能力、水平、心性有个判断,才能让他当这个宰相。

最开始,刘屈氂也未必想蹚这个浑水,但是,李广利扫视一圈,发现,刘屈氂是个强大的助力,把他拉过来,外甥刘髆的事儿才能办成。于是,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刘屈氂的儿子,成了亲家,后面的事儿就好说了,只要刘髆能当皇帝,对刘屈氂、李广利而言,是双赢的战略规划。

第一步怎么走?当然是翦除太子刘据的势力,即,卫家的人。当时,宰相公孙贺,是皇后卫子夫的姐夫,为相十几年,小心谨慎,已经成精,不好对付。那就等待机会。前91年,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犯法被抓,刘彻正在通缉大侠朱安世,公孙贺救子心切,向刘彻请求,只要他抓住朱安世,就放过公孙敬声。刘彻批准。后来,公孙贺果然抓住了朱安世,于是发生逆天的情节反转:朱安世在狱中举报,公孙敬声跟阳石公主通奸,而且,在专供皇上行驶的驰道上埋小木人,诅咒皇上。之后,经调查“属实”,不但公孙贺被诛族,而且还牵连到两位公主和卫青的儿子、长平侯卫伉,全部诛杀。

我们之前曾经讲过,彼时的“大侠”,不是“侠之大者”的侠,而是“侠以武犯禁”的侠。大侠们要生存,必须结交达官显贵,在朝中找靠山。因此,朱安世可能不但与公孙贺、公孙敬声父子很熟,与刘屈氂、李广利也未必生疏。但是,公孙敬声通奸、行巫蛊这样私密的事,朱安世断不可能知道。因此,只能是别人告诉他的,或者,是别人让朱安世这么说的。事实上,公孙贺一家的确是被诬陷的。这个人是谁呢?在有限的资料下,且看公孙贺死后,谁获益最大?对了,刘屈氂。我们是不是可以合理推测,当初,是刘屈氂、李广利集(团)给朱安世交过底,让朱安世去举报公孙敬声,然后调查人员,也是刘、李集(团)派的人,所以很快就查出“真相”来。之后,刘彻任刘屈氂为宰相,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刘屈氂在朝中的实力。

衣赐履说:大约在前88年,刘彻曾经对宰相田千秋说过一段话,我不施恩德,开始于宰相刘屈氂和贰师将军李广利暗中谋逆作乱,导致巫蛊之祸殃及士大夫……经常哀痛太子战死的士大夫,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便再追究了。虽然如此,巫蛊之祸刚发时,我诏令宰相、御史大夫等人寻找收捕,廷尉审理,但并没有听到九卿、廷尉查问出来什么。从前,江充审讯甘泉宫的人,又转到皇后宫,以及公孙敬声、李禹这帮人阴谋勾引匈奴的事,也没有发现什么罪证(见《汉书·田千秋传》)。

从这一段话,可以看出公孙贺等卫家的人,都是被陷害的。谁干的?只能是昌邑王刘髆那头儿的啊。此为政府的事,钩戈夫人那边儿,还插不上手。

刘屈氂平叛太子兵变,立了大功,李广利和刘屈氂两人开始运作立刘髆为太子的事,但是一时未有进展。李广利基本上不出面,但是要把军权拿在手里,于是,收买方士。刘彻在前89年下了《轮台罪己诏》,其中有“遣将北伐,至山必胜;卦辞显示,诸将中,以派贰师将军前去最吉”之语。我们推测,李广利、刘屈氂,买通方士,对卦辞进行曲解,这样,李广利带七万大军出征匈奴,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李广利与匈奴对阵多次,已经有了某种底气,打胜了回来又有大功,说话更有分量;另一个是,如果有事发生,李广利带大军在外,刘彻心有顾忌,未必会对刘、李集(团)下狠手。于是,就有了刘屈氂送李广利出征前的那个约定,李广利让刘屈氂想办法立刘髆为太子,刘屈氂满口答应。

然后,事情又有新变化。李广利和刘屈氂,显然低估了后宫派的厉害,钩戈夫人再次出场,一出手就见血封喉,由内者令郭穰报告,刘屈氂的老婆行巫蛊,诅咒皇上死。

这一次,查实,果有此事,刘彻再次大怒,于是,诛刘屈氂族,把李广利的老婆娃娃全部收监。李广利本来想刘彻不至于这么绝吧,然而,武帝就是武帝,哪怕你李广利手握重兵,我该弄死你还是弄死你。李广利无奈,投降匈奴。

衣赐履说:刘屈氂的老婆行巫蛊,我感觉属实的可能性很大。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有动机。李广利出征匈奴前,对刘屈氂说,希望你早一点请求封刘髆当太子。但直到刘屈氂被诛族,刘彻也没有立太子。宰相提议立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根本谈不上谋反作乱,但是后来刘屈氂是以阴谋作乱的罪名被诛族的,这说明,刘髆立为太子的事基本上没戏了,这样,老六刘弗陵立为太子的可能性陡增。另外,刘彻对巫蛊之祸有所反思,开始清理陷害太子刘据的人,先是诛了江充的族,然后把在平叛太子过程中立功的人,纷纷诛杀,刘屈氂在平叛太子兵变过程中立功最大,当然感觉到了危险,因此,其夫人出此下策,也是可能的(史书上对于先杀刘屈氂还是先族江充,没有明确的时间记录,我倾向于后者)。

前90年,六月,刘屈氂被灭族,之后,李广利投降匈奴。前88年或前87年,昌邑王刘髆去世,刘彻是前87年逝世的,我们有理由怀疑,不管刘髆本人是否参与了夺嫡之争,他的死,或多或少,与此事有关。

巫蛊之祸的根本原因在哪里?

根子是帝王的权力太大,太诱人,得到就拥有天下,得不到就死路一条。诱因是刘彻和太子之间产生了裂痕。这个裂痕没办法不产生,太子一当近四十年,哪怕你不想谋反,你爹也害怕你谋反;哪怕你爹不认为你会谋反,也会有无数野心家让你爹相信你要谋反。只要你爹心里不踏实了,就会对你设防,这一设防,就给各路野心家提供了机会,因为,帝王的自我封闭,至为危险,他每天只能听到一面之辞,久而久之,必生祸乱。与至高权力相比,父子亲情实在是苍白无力。另外一个著名例子,就是康熙爷和太子胤礽,那哥们儿也够惨的,当了四十多年太子,呵呵。

衣赐履说:以上结论虽然多为推测,但我感觉比史书的记录,更符合人性逻辑和政治逻辑。敬等拍砖,呵呵。

另,巫蛊之祸,是武帝朝的大事,几断国脉,而王夫之《读通鉴论》竟然没有评论。何也?恐怕老先生熟读的儒家经典,也没能为他给出合适的答案吧。专制制度之下,学问大如王夫之,也不能自圆其说啊。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巫蛊之祸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