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野史秘闻 > 正文

李元吉的变态嗜好:脱光美女衣服 逼其与武士厮杀

时间:2017-08-28 07:01:56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本文摘自《大唐女人》,作者:兰泊宁,出版社:中国社会出版社

一般小孩子都是白白胖胖招人爱,可四皇子李元吉不然,他面貌的粗黑丑恶实在罕见,窦皇后一生下他来,就非常厌恶,而且不仅仅是厌恶,她在看此子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一种恐怖,血腥的恐怖。这种血腥的恐怖感让她认定此子将来必定是大凶大恶之徒,与其将来为害国家百姓,不如现在就下狠心除了他。于是窦皇后咬紧牙关,吩咐乳母陈善意,将才落地的李元吉丢到野地里去,生死随他去吧。做母亲的,实在不忍心直接让他死,不过估计这样一来,他活的可能性也是个零。

李元吉的变态嗜好:脱光美女衣服 逼其与武士厮杀李元吉的变态嗜好:脱光美女衣服 逼其与武士厮杀

慈悲心肠的乳母陈善意却不忍心下这个毒手,她悄悄地把李元吉抱回家里喂养他。乳母陈善意之所以能够成为乳母,是因为她有一个刚刚生产的、比李元吉大两三个月的女儿。如果不是因为丈夫新亡,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家境又实在贫寒而自己也实在身无长技,她是说什么也不会靠这一点乳汁为生的,要知道这点乳汁可是她嗷嗷待哺的女儿的活命源泉。可是为了生存,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嗷嗷却不哺,好在有宫里给的钱买些细软吃食来喂养嗷嗷待哺的女儿。

小王子李元吉既被丢弃,那么留乳母也就没有用了,自然乳母陈善意现在就因李元吉而失业了。李元吉的胃口很大,就象只小豺狼一样,失了业的乳母陈善意本来以为这下子女儿终于可以吃到自己母亲的奶水了,可是不料想,这点奶水李元吉自己吃还不够,于是乳母陈善意狠狠心,总是先让李元吉吃饱了再喂女儿,可小恶狼一样的李元吉早就把奶水吸干了,到女儿吃的时候几乎不见一点乳汁了,饿得女儿哇哇大哭。可这个时候贫穷又失业的乳母陈善意哪里有钱买点细软美食来喂女儿,就只好任凭女儿嗷嗷而无哺,自己伤心地流泪。而这个时候,吃饱了的李元吉则在温暖柔软的襁褓里呼呼大睡。就这样因李元吉而失业的善良乳母陈善意,又因李元吉而让女儿挨饿,同时陈善意也因李元吉而让家里日子更难过了,因为她家更穷了。

好不容易,乳母陈善意把李元吉拉扯成人了,窦皇后也去世了,于是陈善意把李元吉送去见他父皇。唐皇见他面貌虽然生得丑陋凶恶,但武艺精良,唐皇这时东征西杀,正是用人的时候,便把李元吉留在营中。李元吉果然十分勇猛,屡立战功,唐皇非常高兴,封他做了齐王,自领一支大军,驻扎在边疆。

一离开了父皇,齐王李元吉凶恶残忍的天性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行军沿路见有美貌女子,就掳去充作姬妾。一玩过三五次,他就厌恶了,厌恶了就把她丢在后帐。后来他抢的女人一天多似一天,后帐快装不下了,他新奇的玩法也就想出来了。那就是把那些他玩厌弃了的姬妾拉出帐来,脱光内外大小衣服,赤条条的一队一队地站着,给她们每个人一柄剑、一张藤牌;又另选了几队凶猛的武士,个个手执刀枪,逼着他们和这群姬妾厮杀。

可怜这些姬妾,原都是良家女子,被四王爷强抢来奸淫,心中已是万分羞辱惭愧,恨不欲偷生人间,如今又把她剥得赤条条的,逼着她和武士们斗殴,不要说这些娇弱女子根本没有气力抵敌武士,就算是有力气,这么赤条条的站在光天化日之下,她们羞也羞死了,个个都把身子缩成一团,哭得泣不成声,手只管捂住怕羞处,哪里还顾得上去拿什么剑和藤牌,更遑论什么撕杀。于是她们拼着玉洁雪白的二八年华的好肌肤,一任枪搠刀砍,霎时这几十上百条娇嫩的身体,横七竖八的,一齐被活活地杀死在地下,有的还没有立刻断气,尚在那里就着鲜血与断肢,一声声惨嚎一遍遍呻吟。齐王在旁看了,却拍手大笑。

齐王帐中有一位最受宠爱的陈姓妃子,她就是乳母陈善意的女儿。当年乳母陈善意把齐王收养在家里,他们两人朝夕相处,青梅绕竹马,幼时倒也两小无猜,可是不曾想陈氏女十六岁那年,竟养下一个小孩子来,乳母陈善意这才知道两个人早就瞒着她云雨暗渡了,乳母陈善意到这时也深深佩服当初窦皇后的巨眼识魔。

但木已成舟,何况李元吉毕竟是金枝玉叶,女儿跟了他,将来也会享一份富贵,于是乳母陈善意就顺水推了推这已成之舟,让两人结了良缘。后来李元吉封王,陈氏女果然妻随夫贵,也贵为王妃。李元吉对别的姬妾早就弃如敝屣,惟独对陈妃宠爱不衰,倒也不仅仅是因为她娇艳动人的容貌。

如今陈妃见齐王滥行淫杀,她们母女一脉相承的慈悲之念,让刚刚看了武士杀死一群姬妾乐悠悠美滋滋地回到内室去的齐王,竟然听到陈妃絮絮叨叨滔滔漫漫的一大套劝谏的话。齐王几番呵斥不让再说了,可陈妃就是说个没完没了,惹得齐王动了怒,生死患难并夫妻十余年的情与意在齐王的怒火中早化成了浮云轻烟,他歇斯底里地狂喝一声“揪出去!”就拥进来了十多个狼虎一般的武士,鹞鹰抓小鸡一般,陈妃就被抓到了外面的空场上,待齐王一声吩咐也照着处决那些姬妾的样儿,把贵为妃的陈氏也斩讫报来,免有她聒噪心烦之后患;十多个兵士刷地一声响应,齐齐拔出刀来,你也一刀,我也一刀,齐向陈妃雪似的肌肤上就砍了去。

可怜陈妃也一样地娇啼惨叫,颠扑躲闪,霎时间,她邈邈的香魂就早已到了离恨天上,玉躯沉沉血染空场;只不过这次齐王并没有在旁观看,当然也更没开心地拍手大笑。

到乳母陈善意得了消息,急急赶到空场上的时候,她如花美貌的女儿早已化作一堆血肉模糊,惨惨而死了。善良的陈善意如同一只受了巨创的母兽,含混地哀吼了一声,纵身上去一把就扭住了齐王的衣领,口口声声要赔她女儿的命来,接着又说如何自幼小抚养他成人,又如何送他去见父皇,她女儿又如何和他情意深厚;直说得声嘶力竭,哭得泪流成赤。

齐王本来杀了陈妃后,随着怒火的熄灭,心里也正让懊悔折磨得非常难受,如今又被陈善意连哭带骂地痛说了一番,他在老羞成怒中,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甩手就把曾含辛茹苦抚育他成人不是亲生母亲却胜过亲生母亲的乳母陈善意推在地,大喝道:“拉碎了这个老贱人!”

原来齐王府中有一种私刑,由五个肌肉发达的大力士施刑,先拿绳子缚住被施刑人的手脚和脖子,然后五个大力士每人拉住一条绳子,用力向五个不同的方向扯去,那个被施刑人的身躯就被会活生生地扯碎成五大块尸肉。如今这些养得膘肥体壮闲得无聊的大力士得了王爷的号令,也如法炮制,活活地把乳母陈善意老迈的身躯拉碎成五大块尸肉。就这样,在陈善意当初抱着那个弱小无助的小生命李元吉从深宫里出来,到冒着违抗皇后懿旨的巨大风险,艰难地哺育他长大成人,乳母陈善意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个样子地死于王爷李元吉的阶下,不过这下子总算是让她从失去女儿的悲痛中解脱了出来。

然后齐王也不下葬,就着当时的盛怒,吼叫着吩咐手下人,把她母女二人的尸身一齐抛弃在深山峡谷里,任凭狼撕鹰啄,随她去吧,一如当初窦皇后咬紧牙关吩咐乳母陈善意处置才落地的李元吉一样。从此李元吉无论如何滥淫凶恶,也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了。后来他回到洛阳,在京师王府里,回想起从前乳母陈善意的收养之恩,就替她建了祠堂,并私封乳母陈善意为慈训夫人,他会时常一个人到祠堂里呆坐一会儿。

可是住在京师的他仗着李建成太子的威势,而父皇和二哥李世民又不常在京师,仍是滥淫凶恶,并且胆子还越闹越大。

李建成太子终日在皇宫里,开始还只是些宫女难逃糟蹋,后来渐渐地奸污起妃嫔来了,在和张、尹两妃私通后,更加明目张胆,甚至在宫廷中留宿。李元吉也学着太子的榜样,虽不敢进宫胡作,但在他的王府中却狂妄非为到了极点,收罗了三五百个娇娃美女还不知足,常常不论青天白日,或是夜静更深,就闯进人家的内宅闺闼中,见有美貌的年轻女眷,就随意作恶。他随身带着二十个武士分几个把守大门,又分几个把她家的父兄或夫君捆绑起来。李元吉大模大样地直入闺榻,尽情取乐后,就一哄而散。

受害的人家,一打听是四王爷,又有当朝太子和他通同一气,谁敢喊一声冤,有几个不识时务的,告到当堂,地方官不但不敢收状子,那告状人的全家老小准会在半夜时分被刺客杀得个寸草不留。

齐王又最欢喜打猎,每日带了鹰犬,和一大队弓箭手,坐着三四十辆猎车,在大街上扬长而过,吓得路上百姓个个躲得连影儿也不见。到了乡间,好好的田稻被践踏得东倒西歪,好好的民房被拉扯得墙塌壁倒。他手下的兵丁要讨主子的好,也不管家禽家畜,一齐拉来,献到齐王马前讨赏。临走时,又把乡下人家储藏的鱼肉果莱,吃了个干干净净,弄得十室九空,男嚎女啼。因此齐王每出去打一次猎,就会糟蹋得一方百姓的生活沦入水深火热中。

大臣歆骤见李元吉如此胡作妄为,就到齐王府恳恳切切地劝谏了一番,说皇上以爱民得天下,殿下亦当罢猎爱民。谁知李元吉听了,冷笑几声说:“孤王不知道什么叫做爱民,孤王只知道打猎寻乐。孤王宁可三日不食,也不可一日不猎。孤王不但猎兽,孤王还要请歆大夫看看孤王猎人呢!”

歆骤失声惊问道:“殿下,猎人是怎么回事?”李元吉也不回话,当即命弓箭手驾着车子,自己拉歆骤坐在车上,向着热闹的街道就飞驰而去,然后李元吉喝一声放箭,顿时箭如飞蝗,竟直奔向人丛中射去。吓得那群正走在街上的百姓们四散奔逃,躲不及的就被流矢射死在街心,还有几个中了箭却没死的,倒在车前,疼痛得辗转不停,惨呼哀号。李元吉见了,一声狂笑,吩咐把车子向前劲猛驰去,可怜这些无辜百姓,没有死在箭锋之下,却死在车轮之下。

歆骤坐在车上,全身发抖,用袍袖紧紧地掩住了脸,不忍再多看一眼。李元吉却拍手狂笑大乐。直到他兴尽了,才缓辔回府。那车轮子上,已辗得一片血肉。在辗上无辜百姓血肉的车轮子经过的一路上,也是血肉模糊。从此京师百姓轻易不敢随便上街。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李元吉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