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美国为阻止钱学森回国将其污蔑为间谍

时间:2019-07-20 18:40:03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1950年8月29日,世界顶级火箭研究专家、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教授钱学森,拿到了从洛杉矶返回中国的船票。

但就在第二天,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遍了全世界:钱学森被美国扣留。

美国为阻止钱学森回国将其污蔑为间谍美国为阻止钱学森回国将其污蔑为间谍

扣留他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而出面召开记者招待会的却是洛杉矶海关。移民局交给钱学森的文件说:“凡是在美国受过像火箭、原子弹以及武器设计这一类教育的中国人,均不得离开美国,因为他们的才能会被利用来反对在朝鲜的联合国武装部队。”其中的意蕴非同寻常。

洛杉矶海关声称,在钱学森托运的行李中,发现了涉及美国机密技术的情报。涉密的有草图、笔记和照片等,总计近八百公斤。他们解释说,联邦调查局之所以扣留钱学森,是因为他企图将这些机密偷运回国,并暗示钱学森是一名新中国的红色间谍,而丝毫不提及钱学森此前已将全部行李交洛杉矶海关查验过。

其实,此番扣留与美国海军部次长丹尼尔·金贝尔的一番话有关。

出于礼貌,钱学森回国前,曾打电话告知海军部次长丹尼尔·金贝尔。金贝尔接完钱学森的电话,当即给美国移民局打了一个电话,口气异乎寻常地强硬:“说什么也不能放他回到红色中国。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一个人都值三到五个师。”金贝尔之所以不愿意放钱学森回国,并拿钱学森和一支部队相提并论,一方面是他深知钱学森的价值,另一方面是因为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中美两国已处于敌对状态。放钱学森回国,无异于放虎归山,陡增敌方的力量。美国军方高层深知其中的利害。

那么,钱学森为什么要给金贝尔打电话呢?

时间回溯到1947年2月,他的导师冯·卡门教授推荐他担任麻省理工学院的正教授。到麻省理工学院不久,钱学森收到母亲去世的来信。他决定回国探望并安慰悲痛中的父亲。再说他离家已长达12个年头,怎么说也应该回国一次。另外还有一个不便明言的原因,这一年他36岁,女友蒋英27岁。虽然各有事业,但婚姻大事也不可久拖不决。母亲没有看到他结婚成家,这个遗憾不能再留给父亲。正是在这次回国期间,他和蒋英在上海结了婚。

这次回国,他曾准备留在国内。但国内正处战乱中,政府黑暗,民不聊生,根本没有搞科学研究的环境。他只得带着新婚的妻子回到美国。即使交通大学聘请他担任校长,他也没有丝毫犹豫。

冯·卡门回忆说:“在麻省理工学院执教两年左右后,钱又回到加州理工学院,担任喷气推进课程的戈达德教授以及丹尼尔和弗罗伦斯·古根汉姆喷气推进中心的领导人。

“ 这时,在美国,以麦卡锡为首的一群人,开始对共产党人实行了全面追查。在全国掀起了一股驱使雇员们效忠政府的歇斯底里狂热。加州理工学院,这所素有维护许多奇特的、独立的科学家名声的小小加州学府,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注意。凡是于1936年至1939年期间在加州理工学院生活过的人,都有被视为有变成40年代中不可靠分子的可能性。

“一天,怀疑落到了钱的身上。事情是这样开始的:当时要他揭发一个名叫西德尼·槐因包姆(又译威因鲍姆—引者)的化学(助理)研究员,此人曾在一起与共产主义有关的案件中,提供过伪证而正在帕沙迪纳受审。钱同他有过一般交往,为他介绍过职业,还曾去过他家欣赏古典音乐。”

当然,事情并不像冯·卡门教授叙述的那么简单。麦卡锡分子认为,1936年至1939年期间在加州理工学院生活过的人,都是危险分子。而钱学森入学加州理工学院的时间,就在1936年。第二年秋天,钱学森与具有火箭研究、音乐、政治等共同兴趣的同学F.J。马林纳结为好友。正是由马林纳介绍,钱学森参加了加州理工学院的马列主义学习小组,并与该小组书记、化学物理助理研究员西德尼·威因鲍姆有了交往。但时间不长,也就是在1938年冬,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这个小组的不少成员加入了美国共产党,也有人转向军事研究。至此,这个小组也就解散了。

麦卡锡分子要追查的,就是这件事。他们逼钱学森揭发朋友,被钱学森断然拒绝了。由此,在1950年7月间,美国军事部门吊销了钱学森参加机密研究的证书。

冯·卡门说:“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他去找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李·杜布里奇,申明失去了接触机密的证书,他根本无法继续进行喷气推进的研究。他感情激动地说,宁肯回中国老家去,也不愿在受人怀疑的情况下继续居留美国。杜布里奇……建议他对这个决定提出申诉。但是,钱并不想提出申诉,因为他感到,正像他的许多朋友遭遇到的那样,在当时的气氛下,一个异邦的中国教授不会有多大希望打赢这场官司。何况钱又是那么骄傲,他并不认为,他必须向当局证明他不是一个共产党人。”

为此,“钱会见过丹尼尔·金贝尔。金贝尔作为海军次长,对钱在喷气推进中心承担的研究计划负责。钱告诉金贝尔,如果不恢复他的证书,那他就打算回中国去。但是毫无结果。这样,钱就定下决心,打电话给这位次长,说他已经准备动身了。

“金贝尔十分激动,随即通知了移民局。事后,他私下对别人说,这是因为怕钱回到中国使共产党人得到美国喷气推进研究的军事机密。”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移民当局强制钱学森在特米那岛上的拘留所中度过了屈辱的15天。直到加州理工学院以及留美中国同学的多方努力,并交纳15000美元保释金,钱学森才获准保释。但此后,他在美国的生活已受到多方面的限制,他每个月必须要到移民局去登记,并要随时接受移民局官员的传讯。

钱学森并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那些被海关扣留的箱子,他就再没打开过,一直放在那里。一旦有机会,他决定随时离开美国。

1950 年10月,美国移民局根据麦卡锡法案,发布了一项驱逐令,宣称钱学森是一名共产党分子。并说在1947年返回美国,接受了某种秘密使命,因而是非法入境美国。移民局官员甚至威胁说,如果钱学森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就要判处他犯有伪证罪。就这样,钱学森被美国当局滞留了长达五年时间。

1955年8月1日,在日内瓦举行了第五次中美大使级会谈上,中美双方终于就两国平民回国问题达成协议。第三天,即8月4日,钱学森就接到了移民局的通知,对他的管制令撤销,他可以自由离境了。

后来,周总理就此事曾说过如下的话:“中美大使级会谈虽然没有取得积极的成果,但我们要回了一个钱学森,就是这一件事,会谈也非常值得。”

实际上,在1954年4月的日内瓦会议上,美国曾通过英国外交官传话,愿意与中方开辟新的接触渠道。

会议期间,中国代表团秘书长王炳南在6月5日开始与美国代表、副国务卿约翰逊就两国侨民问题进行初步商谈。美方向中方提交了一份美国在华侨民和被中国拘禁的一些美国军事人员名单,要求中国政府放他们回国。这些人中有违反中国法律而被中国政府依法拘禁的美国侨民,也有侵犯中国领空而被中国政府拘禁的美国军事人员。

作为回应,周恩来指示王炳南在6月15日举行的中美第三次会谈中,要求美国准许中国在美的侨民以及中国留美人员,其中包括钱学森回国。此前,中国政府曾就美方扣留钱学森一事发表过抗议声明。

然而,中方的双赢考虑却被美方拒绝。

直至7月21日,日内瓦会议闭幕,谈判仍无实质进展。为使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沟通渠道不致中断,周恩来指示王炳南与美方商定自7月22日起在日内瓦进行秘密的领事级会谈。为了表示中方的诚意,中国还释放了四名被扣押的美国飞行员。

可中国的善意,仍没能打动美国。在钱学森等留美科学家回国的这个关键问题上,尽管中美双方有过十多次接触,可美国代表约翰逊总以中国拿不出钱学森要求回国的真实理由,拒绝让步。

正在此时,一封信改变了谈判的进程。

这封信是由时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的陈叔通,在接到信的当天火速转交周总理的。写信人是钱学森。他请求祖国政府帮助他回国。

这封信是钱学森和蒋英经过精心策划寄出的。一天,钱学森和蒋英相携出门。两个美国特工尾随跟上。他们走进一家咖啡厅,要了咖啡、点心,摆明要消磨一段时间。特工也在邻桌坐下。钱学森端起咖啡品了品,又慢慢放下,他对坐在对面的夫人说,要去趟卫生间。特工当然听清了两人的对话,钱学森起身时,他们稳坐未动。钱学森悄悄走出咖啡厅,将寄给比利时亲戚的信投进了邮筒。为了避开可能的检查,钱学森将用香烟纸写给陈叔通的信,夹进了给亲戚的大信中。

周总理接信后,当即做出了周密部署。外交部火速将这封信转到了正在日内瓦的王炳南手中,并指示王:“这封信很有价值。这是一个铁证,美国当局至今仍在阻挠中国平民归国。你要在谈判中,用这封信揭穿他们的谎言。”

8 月1日中美大使级会谈一开始,王炳南率先对约翰逊说:“大使先生,在我们开始讨论之前,我奉命通知你下述消息:中国政府在7月31日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决定提前释放阿诺维等11名美国飞行员,他们已于7月31日离开北京,估计8月4日即可到达香港。我希望,中国政府所采取的这个措施,能对我们的会谈起到积极的影响。”

可当王炳南再次提起钱学森的回国问题时,约翰逊还是老调重弹:“没有证据表明钱学森要求归国。在钱本人没有提出此项要求的情况下,美国政府不能为了满足中国政府的要求,强迫命令一个有行为能力的人做他不愿意做的事!”

此时,王炳南便亮出了钱学森请求中国政府帮助回国的信件:“请先生好好看看,这封信里都说了些什么。他和先生所说正好相反!请美国政府兑现自己的诺言。请先生不要忘记,美国政府早在1955年4月间就发表公告,允许留美学者来去自由,为什么中国科学家钱学森博士还在6月间写信给中国政府请求帮助呢?显然,中国学者回国的请求依然受到阻挠。”

在铁的事实面前,约翰逊无言以对。至此,美国政府不得不批准钱学森回国。

1955年9月17日,钱学森向导师冯·卡门告别之后,带着妻子蒋英及幼儿钱永刚、幼女钱永真登上了“克利夫兰总统”号轮船启程回国。

1955 年10月8日上午,钱学森终于踏上了罗湖桥头。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在第一时间会见了他。钱学森在广州参观了新中国建设成就展之后,便在专人陪同下,一路北上,先抵达故乡杭州,继而到出生地上海,与阔别多年的家人、亲友温馨相会。此后又继续北上,抵达此行的终点站北京。

到北京的第二天,钱学森便带领全家来到天安门广场,他激动地大声喊道:“我们终于回来了!”游子历尽险阻终于归家,欢乐与苦难,光荣与屈辱,关爱与拘押,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强烈地撞击着钱学森的心灵,使他止不住悲喜交加。

不久,周总理在中南海为他们夫妇接风洗尘。1955年12月,钱学森应周总理邀请,在中南海作了一次关于火箭导弹的报告。1956年2月1日,钱学森应邀出席了毛主席举办的宴会。

1956年1月5日,中科院力学所正式成立,钱学森被任命为所长,一直到70年代。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钱学森
相关内容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