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玩笑

时间:2019-07-09 09:10:36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中国历史上第一桩带有玩笑意味的政治大事,应算是西周末期的“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为了引逗一个女人的笑,竟然拿全国的数路大军来开涮,不惜亡国。要选“玩笑秀”,这女人绝对当得起祖宗式的冠军。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玩笑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玩笑

再一个以开荒唐玩笑为“神圣职责”的是春秋时代的宋襄公。他本来想当“仁义秀”,但在指挥作战时竟然将实实在在的打仗视为戏台上的演戏,搞些蠢不可及的“仁义模式”,最后败得惨极了。成了中国历史上的大笑柄之一。

明明是玩笑,是假话大逞能,但为此却大开杀戒的第一名人是秦朝的太监赵高。此人玩的“指鹿为马”把戏,也可算是“玩笑秀”中的著名人物。谁不陪他玩,就掉了脑袋。玩笑而有此政治能量,他也算是玩笑界的重量级人物。

玩笑粗听起来只是逗笑、可笑,但有血腥意味、灾难意味的也不乏。西晋时的两个官僚兼富豪石崇、王恺为了斗富,除了用挥霍财物、打砸珍宝来取乐之外,还搞杀人式的玩笑。王恺请客时,要美女吹笛。只因为美女吹笛时失韵走调,就将美女杀了。石崇劝一个名叫王敦的官僚喝酒,王敦故意不喝,石崇便为了开心一连杀了三个美女。这样的玩笑无疑开得太大了,但还有一种玩笑也另有味道。西晋的晋惠帝司马衷是个白痴,大主意全要由他奸险的老婆贾南风来拿。有一次,司马衷听到青蛙叫,便向别人问:“这些乱叫的东西是官家的还是私人的?”又有一次,有人向他报告了天灾人祸的严重,“老百姓没有饭吃,饿死了不少。”这位白痴皇帝竟然反问:“没饭吃,为什么不吃肉粥?”这样的传闻,也使当时和千余年后的人视为一种玩笑。

唐太宗李世民于贞观初年,对科举大感兴趣。他见知识分子们参加考试时排着长队,一个个走向了端门前。李世民洋洋得意地笑着说:“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中矣!”意思是“你们全落在我手心里了!”这样的一个玩笑,竟然使千余年知识分子当成了甘心自缚的“圣绳”。要说最杰出的“玩笑秀”,唐太宗才“秀”得拔了尖,盖了帽。

恶人之间互开玩笑,并笑着将对方杀死,首推唐朝的酷吏来俊臣。他说的那个笑话“请君入瓮”,也不能说不“秀”,不能说智能平庸。

“五代十国”时代的后唐,第一任皇帝唐庄宗(李存勖)本来是个能征善战的人,但后来却喜欢唱戏、看戏,尤其喜看“笑星”式的伶人。有个心术颇正的伶人,艺名叫“镜新磨”;有个心术极坏的伶人,名叫景进。镜新磨演戏时,唐庄宗还“票”过戏,登过台。镜新磨还在现编剧情时,打了唐庄宗一个耳光,唐庄宗竟然大笑一番。而另一个伶官景进则坏透了,除了善于取媚于唐庄宗之外,就是借着与唐庄宗的亲密关系搞告密勾当,陷害正直官员。唐庄宗也与景进一起搞笑,随之猜忌功臣。最后落得众叛亲离,在兵变中被人射死了。这个“玩笑秀”当得太惨了。

明朝有个十足的“浪荡天子”明武宗(朱厚照)。他不理朝政,专门重用一伙与他一起胡混的二流子式歹徒,称为“八虎”。在宫中居然设立了棚帐,其中包括店铺、酒馆、妓院、杂艺馆以及耍猴的、斗鸡的、玩狗的地方。这位明武宗便天天在这里胡闹。他的“玩笑”开得越来越大,例如他自称佛子,自当“剃度师”,一天到晚给愿当尼姑的宫女剃头说法。随之,又喜好起了练武,在宫中干些“演武布阵”勾当,喊声炮声连宫外的街巷都听得到,连真正闹了火灾他还在笑。然而他因胡闹而搞垮了身体,仅活到三十一岁便死了。他死前无子,死后便由他的堂弟即位,即明世宗,历史上称嘉靖皇帝。这位嘉靖皇帝也是个专搞政治玩笑的人,不过他迷信的是道教。他年轻时就喜欢“建斋设醮”,意在长生、成仙。当了皇帝后,更是以“道君”自命,二十年没上过朝。此时陪他玩这种把戏的,便是以写“青词”出名随后当了宰相的大奸臣严嵩。嘉靖皇帝迷恋这种迷信式的政治玩笑,把国民经济搞得糟透了,老百姓穷得无衣无食,故而有“嘉靖嘉靖,家家干净”之怨。虽然民穷国空,贪官只要有昏庸皇帝做保护伞,贪官本人的私财往往是天文数字。严嵩罢官之后,查抄了他儿子严世蕃的财产,抄出的纯金器皿和现金,居然有二百余万两之多!这和后朝(即清朝)因陪着皇帝搞笑的大贪官和珅近乎一脉相承。

说到清朝,通过今天的文人艺人一发挥,一演义,好几个皇帝特别是康熙、乾隆非但是“明主”,手下的人是“贤臣”(如“刘罗锅”、“纪大烟袋”等等),上述的人几乎都是“玩笑秀”。通过这样那样的“私访”、“戏说”,也真的把亿万观众逗笑了。权且不说史料的是否可信(如刘、纪二人都比另一丑角和珅年轻二三十岁),单是用清朝的某些皇帝去作可敬兼可爱的“玩笑秀”,似乎就是不甚懂史的标志。一个时代,因“哭”而亡的固然有之,但因“笑”而亡的似乎更多,也更快。

慈禧因为“乐一场”而将七亿两白银的海军费用移建颐和园,袁世凯先时戏称效忠共和而后来搞“洪宪”玩笑,蒋介石先时伪称同意联俄联共而后来得意洋洋地说“三个月消灭共产党”,都加速了他们政权的灭亡。

世上有正义的忧声,并非是坏事,也许更能做为时代前进的征兆。反之,一旦轻佻的玩笑成风成习,成为时尚,至少说明社会的不正常。

当代史也如此。当年闹“文革”,大笑地喊些“世界一片红彤彤”、“笑看天下谁能敌”、“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阶级斗争万岁”之类的话,以及铺天盖地的“歌声震天”、“笑声如潮”、“热烈欢呼”的此起彼伏,最终把国民经济、民心民意搞得濒于崩溃。但是周总理逝世引发出的万民哭声,以及带有哭声、吼声意味的“天安门诗潮”,做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的先导。

不过,即使在中国社会朝着正确方向快速前进的今天,且又日多由衷的“民之笑声”,也应当懂社会趋于“玩笑化”所潜含的隐忧。眼下,尤其要正视恶性玩笑的存在和加剧!何为恶性玩笑?我看至少包括:官场的作威、作福、作恶、作孽、作假式玩笑;商场的作贼、作盗、作奸式玩笑;文场的作秀、作伪、作态、作弊、作呕式玩笑。

多么正派的人也有开玩笑的时候,世界上没有任何玩笑是枯槁的,干瘪的。但社会尤忌“玩笑化”。玩笑过剩,除了是世态轻浮的标志之外,还有可能以君子、好人、弱者的饮泣或呻吟作补充!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