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唐宪宗李纯是怎么死的

时间:2017-08-21 07:25:27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关于唐宪宗的死因,后世历史学家一般认为是被唐穆宗害死的,裴廷裕的《东观奏记》有详细记载。然而,历史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宪宗李纯是怎么死的唐宪宗李纯是怎么死的

《旧唐书·宪宗本纪》:“元和十五年正月庚子,是夕,上崩于大明宫之中和殿。时以暴崩,皆言内官陈弘志弑逆,史氏讳而不书。”

用白话文说,就是元和十五年正月庚子这天晚上,唐宪宗突然在大明宫中死去。皇帝猝死,当时都说是太监陈弘志谋杀了皇帝,但史官却隐讳了这件事不记录,以致于详情不得而知。

这段记录很是蹊跷。

首先,太监(内官)是“刑余之人”,这种人在正常人眼中,一向是卑贱耻辱的对象,他做下了谋杀皇帝的“大逆不道”之事,为什么史官要“讳而不书”呢?

旧唐书中,并没有对此事有更多叙述,只是在《文宗本纪》中载:“大和九年九月癸亥,令内养齐抱真,将杖于青泥驿,决杀前襄州监军陈弘志,以有弑逆之罪也。”似乎认定陈弘志是元凶。

可是,在旧唐书中,还是有地方透露了不同的信息。

《皇甫鎛传》载:“宪宗服柳泌药,日益烦躁,喜怒不常,内官惧非罪见戮,遂为弑逆。”此处又象是陈弘志害怕宪宗无故迁怒自己,所以先下手为强。

然而,事实真相远比想象来得丰富。

《后妃传》载:“宪宗懿安皇后郭氏,尚父子仪之孙,赠左仆射驸马都尉暧之女。母代宗长女升平公主。元和八年十二月,百僚拜表请立贵妃为皇后,凡三上章,上以岁暮,来年有子午之忌,且止。帝后庭多私爱,以后门族华盛,虑正位之后,不容嬖幸,以是册拜后时。”

从这这段文字可见,唐宪宗拖延不册立郭氏为皇后,他怕郭家势大,干涉自己对其他小老婆的宠爱,却造成了郭氏的怨气——皇帝的女人总是想方设法要做皇后的,以郭家的功勋富贵,却做不了皇后,能不怨恨?而迟迟成不了皇后,即意味着自己迟迟成不了正室,始终是没有地位的“妾”,而不是作为六宫之主的“妻”,她的儿子也就成不了太子、储君和将来的皇帝。

政治斗争,在后宫中一点都不逊色于朝堂上。而宪宗死后,即位的穆宗,正是郭后的儿子,“母以子贵”,郭氏正是因为儿子当上了皇帝,而名正言顺成为太后,坐上了正后宫掌权者的位子。

这里暗示我们,郭氏极有可能谋害了宪宗,然后把自己的儿子推上皇位。匡复唐室的功臣郭子仪,是她的爷爷,宪宗皇帝的祖父德宗皇帝的大妹妹升平公主,又是她母亲,她实际上是宪宗皇帝的表姑,本身就是大唐的皇室贵戚。

郭皇后的出身,使她有雄厚的靠山左右皇权。事实也正是如此,此后的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四朝皇帝(唐敬宗、文宗、武宗都是穆宗的儿子,即郭太后的孙子)都由她控制着。

以上不仅是推理,郭氏谋害宪宗,其实有当时人的证词。

《东观奏记》的作者,是唐宣宗时人,他在该书中写道:“宪宗皇帝晏驾之夕,上(宣宗)虽幼,颇记其事,追恨光陵商臣之酷。即位后,诛除恶党无漏网者。时郭太后无恙,以上英察孝果,且怀惭惧。时居兴庆宫,一日,与二侍儿同升勤政楼,依衡而望,便欲殒于楼下,欲成上过。左右急持之,即闻于上,上大怒。其夕,太后暴崩,上志也。”

(注:唐宣宗是唐宪宗第十三子,元和五年(810)六月二十二日生于大明宫,论辈分,他是敬、文、武宗的皇叔,论年龄却比唐敬宗和唐文宗还小一岁。他在穆宗长庆元年(821)三月,被封为光王。会昌六年(846)三月,武宗弥留之际,把37岁的光王李怡立为皇太叔,并更名李忱,成为新的皇位继承人。他是唐朝历史上惟一以皇太叔即位的皇帝,又是晚唐皇帝中顺宗以后的11帝中寿命最长的一位,他死于大中十三年(859)八月,享年50岁。宣宗在晚唐的皇帝中也是得到较高声誉的一位,《资治通鉴》载:“宣宗性明察沉断,用法无私,从谏如流,重惜官赏,恭谨节俭,惠爱民物,故大中之政,讫于唐亡,人思咏之,谓之小太宗。”)

宣宗即位,郭后若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怕?为什么想用坠楼而死,来造成宣宗“过”的恶名?然而,唐宣宗记得儿时父皇遇害的旧事,他终于下手了(具体情节,当时人没有记,也不可能记下来)。

“暴崩”(猝死),“上志”(皇帝的意愿),已经说明,唐宣宗终于如愿以偿除掉了这个杀父大仇人。

元稹,是唐宪宗同时代人,他的《将进酒》写道:“将进酒,将进酒,酒中有毒酖主父,言之主父伤主母。母为妾地父妾天,仰天俯地不忍言。佯为僵踣主父前。主父不知加妾鞭。旁人知妾为主说,主将泪洗鞭头血。摧集主母牵下堂,扶妾遣升堂上床。将进酒,酒中无毒令主寿。愿主回思归主母,遣妾如此事主父。妾为此事人偶知,自惭不密方自悲。主今颠倒安置妾,贪天僭地谁不为。”

诗虽婉曲,仍然暗透消息——元稹的乐府诗,必定是有所针对而作的。诗中的主,可以认为是唐穆宗,主父,即唐宪宗,主母,即郭太后。虽然一会说“酒中有毒”,一会又说“酒中无毒”,看似矛盾,但作者是故作狡黠颠倒,他可能正是想说:就是郭氏杀了宪宗!

最旗帜鲜明地点出郭氏行凶的,是王夫之,他在《读通鉴论》中,也引用《东观奏记》的话说:

“考诸稗官之传记,宣宗既立,追宪宗之仇,郭氏迫欲坠楼。弑逆之迹,暴露于论定之后,则宪宗之贼,非郭氏、穆宗而谁哉?穆宗以嫡长嗣统,逆出于秘密,故大臣不敢言,史臣不敢述,而苟且涂饰,不唯郭氏逭韦后之诛,穆宗逃刘劭之戮,陈弘志抑以逸罚为千秋之疑案。乌呼!唐至是,犹谓国之有人乎?而裴度、张弘靖、柳公权、韩愈之为人臣,亦可知矣。”

这段话翻译成白话,就是说:考察野史小说,宣宗即位后,追报杀害父亲宪宗的仇,郭太后害怕得想跳楼。杀害宪宗的阴谋诡计,暴露在这件事平定之后,那么宪宗之死的元凶,不是郭太后和唐穆宗,又是谁?

唐穆宗因为是长子继承皇位,杀父的事情当时又没有太暴露,所以大臣不敢说,史官不敢记载,而苟且偷安并且还为此事婉转涂饰。

当年韦皇后谋杀丈夫唐中宗李显,后来被唐玄宗剿灭,郭太后却逃过了这样的处决。

南朝宋文帝被儿子刘劭杀害,后来宋孝武帝起兵杀了刘劭,而唐穆宗也逃过了这样的惩罚。

陈弘志当时逃过了处决,而成为千古疑案。

唐朝到这个时候,国家中还能说有敢说敢为的栋梁吗?而裴度、张弘靖、柳公权、韩愈这样的忠臣,是怎样的尸位素餐,就可窥一斑了。把郭太后拟作杀了中宗的韦皇后,唐穆宗拟作杀了宋文帝的刘劭,还不直接吗?!

所以可知,《旧唐书》是在为谁“讳言”那场弑逆了。

陈寅恪先生的《金明馆丛稿二编》中,有文《顺宗实录与续玄怪录》只引用《续玄怪录》中的“辛公平上仙”,证明这是在影射唐宪宗被太监阉党谋害,并没有深入阐述这件皇帝被谋杀的案件主谋,是十分可惜的。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李纯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