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江青年轻时真实身份是当红影星蓝苹

时间:2019-03-06 00:04:03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谈到中国早期电影的演员,不能不说一说当时叫蓝苹的江青。她和费穆认识,并参演过费穆导演的影片。

江青年轻时真实身份是当红影星蓝苹江青年轻时真实身份是当红影星蓝苹

在人们的印象中,江青是个乖张而疯狂的女人。那么,在她作为当红影星,在她还不叫江青的蓝苹时期,她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很有意思的是,她来联华公司的第一部大片,是在费穆导演的《狼山喋血记》中饰演刘三妻。蓝苹此前曾在电通公司演过两部电影,现在新转到“联华”不久,适逢遇上的是一个名导演的制作,她格外跃跃欲试。

这个影片,后来被认为是在中国电影史上开了一个新的纪元。在导演技术上,更为评论视为“在导演上的许多成就是远超过许多美国片,即使对于一个画面的构图他都下了很大的苦心”。在一些人看来,《狼山喋血记》与其说是一篇小说,一首诗,不如说是一篇散文。这是说《狼山喋血记》在故事和结构方面,都不相同于所谓“戏剧性”丰富的作品。但是这部影片的内容是刚劲的,而费穆的手法,却是“清丽”的。在这样的一部影片里,说实话,蓝苹参演要演得特别好,也大不易。尤其是她那个性突出的性格。她是演得太用力了。据说,一次因为表演用力竟一脚踩空摔倒磕了两颗牙齿。可见是太过了!

其实,演员表演电影中的人物,一是要注意和导演沟通;二是演的时候,得要放松,不能过,过犹不及,是有道理的。记得韦伟曾回忆她在拍摄《小城之春》中的两个小故事:其一是,有一场戏是她所饰演的玉纹到丈夫房里拿安眠药,丈夫礼言叫她坐下,她感到很难为情,也不想留下。在站起来的时候,导演费穆让韦伟拿手碰一碰饰演礼言的石羽的手,她照做了,后来效果非常好,被视为是神来之笔。其二是,玉纹到志忱房中,志忱对她说:“你以后不要再瞒着他。”玉纹回答说:“我不瞒着他。”显得非常自然,但这是演员在很轻松的无意识的状态下说出的,这句话在剧本和预先设计中则是没有的。在这里,如果演员太过用力地去演,或者太把自己当回事,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费穆当年和韦伟就曾讲过:你韦伟跟王人美是最不知道自己是女人的女人,蓝苹呀却是最知道自己是女人的女人。

当年的蓝苹的确和韦伟这样的演员不同,她是另一种类型的人。

在1997年4月发表的文章《〈狼山喋血记〉的寓意和原委》里,黎莉莉回忆蓝苹:蓝苹于1936年参加联华影业公司二厂不久,即参加《喋》片的工作,这是她第一次在“联华”的重要影片中上镜头。黎莉莉和她接触不多,但是就在这仅有的一次共同拍片中,就领略到这个人狂妄自大,蛮横无理,自私而且野心勃勃。她对扮演刘三(刘琼饰)的媳妇这个角色很不满意,一到苏州就逼着费穆要修改剧本,增加她的戏,有时纠缠到半夜一两点钟。最后竟公然威胁说:如果这部影片不能把她捧出来,然后别人把她捧出来了,就说明你费穆无能(她的下一部戏是蔡楚生导演的《王老五》)。她耍这种手段当然并没有使费穆退让,因为费穆不是考虑谁的戏多谁的戏少,而是考虑联华公司的危机,重要的是按公司规定的三个月的时间交出片子。况且剧本是与沈浮合编的,要修改也得通过当时身在上海的沈浮。临时修改剧本不可能,蓝苹就天天大闹,弄得大家不得安宁。她扮演刘三的妻子,是次要的配角,没有办法多加什么戏。费穆被她纠缠得烦了,不得已加了几个在灶前用柴火烧饭、在家里干杂活的镜头。

或许确实影片给蓝苹留的戏是太少了。影片完成后,费穆也有些不安了!他专门为此写了文章,谈《蓝苹在〈狼山喋血记〉中》。文章中的不少话,能看出费穆的“拔高”蓝苹配角地位的意图。这对蓝苹想必是一个安慰;但也能由此想见蓝苹闹情绪一事的影子,到影片拍完并上映,仍未散去。“蓝苹女士在《狼山喋血记》里面扮演猎户刘三的妻子。这样一个角色,在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中,当然是属于主线的人物。然而《狼山喋血记》倾向着一些集团的描写,许多主线系的角色都不能如在寻常剧本中一样获得充分的发展(例如黎莉莉女士张翼先生等之戏),特别刘三夫妻两个根本不曾为他们安排下一场单独发展的戏。这在分幕形式,是一种行险的架构;而在演员,则是惨酷的限制。”在这样一种限制之中,却仍能为个体表演的热情驱使,完成使命,也算格外的难得。所以得到费穆的表扬。

蓝苹女士的可惊的演技和演戏的热情,在一个观众是很难会听到的。在《狼山喋血记》中,差不多是每隔几百尺子,才将她放进一个场面;这种场面多数是一个镜头的场面,很少连续到三个镜头以上,而她能不逾份,也无不足,恰恰地表现了真实和力量。

夫妻的爱和母子的爱;儿子被狼咬死;悲痛,愤怒以至于疯狂。迸出热血和热泪,拿起柴棍打狼;责骂着刘三,以至于发动高潮。这些,一切,都是在短短的几个镜头,不连续的几个场面里做出来。观众以为这些都是导演做的,而我则认为是蓝苹女士的努力。

可以说,蓝苹的努力纯粹是因为在她身上存在可惊的表演的热情:不是蓝苹选择了表演,而是表演的热情选择了蓝苹。其实,费穆和蓝苹归根到底也是两类人。费穆会惊异于蓝苹的“努力”,但他没有意识到她的表演的本能和生命热情的一次性,所以,十五年之后她还会记着这笔“账”,他再说过她多少好听的话,也不能因此改变1950年他遭受共和国第一夫人“冷遇”的命运。

有人曾说《狼山喋血记》是关于“人”的寓言,是关于生存的诗。这不无道理。导演用寓言虚拟手法拍出一部象征性的寓言片,颇能吸引观众,达到形式与内容的贯通融合,显示出更深广的艺术涵盖力和一种伟大的力量。但就是这么一部在艺术性、思想性上都取得较突出成就的影片,在“文革”期间却被批判为“国防电影”的坏样板,被加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主创人员也受批判和冲击。黎莉莉就曾遇到过一次让她啼笑皆非的事儿:当时把她列为“牛鬼蛇神”的罪名便是主演了“国防电影”《狼山喋血记》。“工宣队”一声令下,一些“积极分子”写大字报,准备批判稿,忙得不亦乐乎。她心里纳闷,《狼山喋血记》一片中可是有蓝苹出演,她觉得,这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临到要开大会批判时,她便对“工宣队”说,批判这个影片你们可是要犯错误的。他们听她话中有话,立即宣布停止开大会。“工宣队”的头儿把她带到他的办公室里去,问她是什么意思。黎莉莉便告诉他这个《狼山喋血记》中的一个女演员蓝苹就是江青。他听了这话被吓得一塌糊涂,赶紧下令把大字报统统撕下来,从此不敢对黎莉莉再提批判的事了。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江青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