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武则天以公开淫乱而自豪

时间:2019-02-22 01:06:12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人有各种欲望,这很正常。欲望不太出格,保持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算畸形。如果太出格了,到了疯狂的程度,那就是一种病态。武则天认为男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女皇帝放纵一点,有何不可!她的这种想法,起初还可以说出一点歪歪道理,但是后来完全发展到失控的状态,就成了情欲狂。她从小人宫,在那种特殊环境里,为了向上爬,不得不以情欲为手段,这本是一件苦事,但是久而久之,行为养成习惯,习惯成为癖好,就成为戒不掉的毛病了。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情欲。她不得不利用小人帮忙。到后来羽毛丰满,势力养成之后,她的淫乱行为有愈演愈烈之势。居然豢养一批小人,到处为她物色男宠。为了把在街上卖药的冯小宝弄进宫来,她先让他剃度为僧,改名为薛怀义,然后以白马寺主的身份,公开出入禁中。后来又宠幸御医沈南缪,及少年美貌的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昌宗外号六郎,当时有人夸其美貌说:“六郎面似莲花。”干这些无聊的事,君子贤臣是不肯的,只有依靠小人。骆宾王在《讨武瞾檄》中说:她“人宫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武则天看见了,非但不生气,还大加赞赏,认为说得不错。可见武则天还很有雅量,而且以自己敢于公开淫乱而自豪。

武则天以公开淫乱而自豪武则天以公开淫乱而自豪

其次,她是个权力狂。做了皇后还不够,还要想做皇帝。不仅在当时她一定要登上权力的顶峰,还想改朝换代,传之后世。所以诛锄异己,陷害无辜,为必不可少之举措。这种事情,君子、贤臣是不肯干的,还是要寄希望于小人。武则天对小人真是用得收放自如,得心应手。她决定重用一批小人是在公元686年,这时距离她正式称帝,改换国号只不过短短四年时间。为了防患未然,先下手为强,她重用索元礼、周兴、来俊臣等20多个酷吏,鼓励他们告密与罗织罪名,以对付唐的宗室、贵戚和忠于唐王朝的老臣。希望通过告密、诬陷、罗织罪名与株连无辜等手段,把这些人铲除干净。

别以为鼓励告密与罗织罪名这些整人的办法是现代人的发明,来自某些法西斯政权的特务组织。其实早在1300多年前就出现了,那正是武则天的重大发明。关于鼓励告密,武则天在公元686年就下令铸造4个铜匦——其名称为“延恩”、“伸冤”、“通玄”、“招谏”,一律放在朝门之外,收受各种文件。其中“伸冤”一匦,则专收告密材料。对于告密材料,她非常重视,派专人收集、整理,有时候还接见告密人,加以鼓励,并给予重奖。既然告对了有功,告错了无罪,有些人还可以借此机会诬陷仇家,所以告密的业务十分兴旺。一些酷吏就以这些告密材料为根据,对案犯用各种方法刑讯逼供,务使诬服而后已。为了对案犯罗织罪名,来俊臣等人专门编写了一本《罗织经》,供审讯人员学习,让他们学会如何对案犯逼供,如何启发案犯认罪,使无罪可以变有罪,小罪可以变成大罪,使一人有罪可以攀供多人,一家有罪可以株连多家。总之一个案子审下来,牵连的范围越广越好,牵连的人员越多越好。

经过四年多的努力,武则天利用酷吏索元礼与周兴主持的两套班子,已经大致铲除了唐王朝李氏家族的势力,也包括一些忠于唐王朝的老臣,自己顺利地坐上了大周金轮皇帝的宝座。狡兔既死,走狗当烹。在改了国号的第二年,武则天以“滥杀无辜”的罪名杀掉索元礼并把周兴流放到岭南,死于途中。

周兴原是管司法的官员,后来作为索元礼的副手,跟样学样,整死了不少李氏族人。武则天既收拾了索元礼,周兴也不可久留。《资治通鉴,唐纪》中记载:武则天命令来俊臣审问周兴,周兴事前一点也不知道,来俊臣假意把周兴请来,问周兴:“如果犯人不肯认罪,你有什么办法逼他招认?”周兴说:“可以拿大瓮,周围用炭火来烤,把犯人装进去,他受不了时,什么都会招认。”来俊臣即时命人搬来大瓮,四面加火,随即对周兴说:“有人告老兄谋反,我奉旨审问,对不起,请老兄人此瓮中。”周兴一看形势不对,赶快跪下磕头,承认罪行,以求早死,免得多受许多活罪。这个“请君人瓮”后来就成了一条很出名的成语。

又过了六年,到了公元697年,武则天想收拾的人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为了收揽人心,她才对来俊臣动手。来俊臣办案,不问案情轻重,一律动用大刑,他对一个犯人用刑,常要别的犯人来看。犯人吓得神志不清,什么罪名都愿意承认。由于来俊臣害人太多,他被处死之时,仇家都来咬他的肉,挖他的眼睛,撕他的面皮,转瞬之间,肉被咬尽。武则天看到民情愤激,随即下了诏书,列举来俊臣的罪恶,加以灭族,“以雪苍生之愤”。其实来俊臣的所作所为,全都出自武则天的旨意,他不过是个工具而已。一些不明内幕的老百姓非常感动,他们认为皇帝还是好人,还皇恩浩荡,害人的不过是一些酷吏而已。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武则天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