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野史秘闻 > 正文

琼瑶少女时代陷入师生恋,两次自杀未遂

时间:2019-02-17 03:53:17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琼瑶和她的小说,包括根据其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在普遍意义上所获得的成功,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情。但是,如何更深入地对其价值进行认识和发现,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课题。

琼瑶少女时代陷入师生恋,两次自杀未遂琼瑶少女时代陷入师生恋,两次自杀未遂

要想更好地理解琼瑶的小说,我们必须更多更广泛地理解琼瑶的人生传奇,理解琼瑶和我们所共处的文化和社会生活背景。

唐朝诗人王勃,在他的名篇《滕王阁序》中,有这么两句流传千古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想必大家都是耳熟能详。

琼瑶的小说《窗外》中,有这样一个场景:江雁容和她的好友周雅安,宁可走路,也不愿挤公共汽车。在黄昏晚霞晖映的美丽时分,她们走在那条“新生南路”上,看到白鹭从水田中飞起,彩霞把白鹭的翅膀都染红了,江雁容立时脱口而出:“落霞与孤鹜齐飞!”从此,她们自己命名那条路,叫做“落霞路”。大家一定有些奇怪,我们在这里谈《窗外》和琼瑶的人生传奇,却拉上王勃的千古名句干什么呢?

其实,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滕王阁序》中,紧接着“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后的另外两句:

“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琼瑶是咱们湖南人,老家就是衡阳渣江镇,琼瑶与咱们湖南,可是有太深太深的渊缘,和太多太多的感情。

琼瑶的童年,对于故乡湖南,有着深刻的记忆,那是她一生刻骨铭心、难以抛却的情结。

1988年,台湾开放大陆探亲的消息公布后,琼瑶忍不住在心中哀婉地叹息:

“三十九年!三十九年有多少月?多少天?三十九年积压了多少乡愁。如今,可以把这些乡愁勾销了吗?”

所以,我想在这里指出的是,琼瑶的小说,表面的言情的背后,其实是有着更为深刻的历史和文化背景,有着中华民族的传统,有着汉语文化的传承,还有着大陆台湾两岸一衣带水,政治和思想价值体系的碰撞和磨合。

这些,才是琼瑶小说最大的底气,绝非其他一般的言情小说可与比拟的。

衡阳别称雁城,它的得名,与北雁南飞的一个典故有关。

宋代大词人范仲淹的名句,大家一定都知道:“塞上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衡阳雁去,其实是雁去衡阳的倒装句。相传北飞的大雁,要去南方过冬,结阵而行,飞越千山万水,但是飞到了衡阳这个风水适宜,景色幽美的地方,就此结束了旅程,安心地栖息了下来。等到明年春暖花开,再结伴而返。

王勃的那一句“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北飞的大雁,来到衡阳的水边,惊觉于寒冷的到来,发出清晰而又时断时续、梦幻般凄美的叫声。

琼瑶的小说《窗外》里的女主角,名为江雁容。这不是漫不经心的巧合,而是别有意味!我们绝对不能在这里轻易地看过!

衡阳的江水之畔,声啼寒潭的归雁的容颜,那是何等令人心悸和惊艳的意境。

乡愁是怎么样一种伤心的痛楚?一本看上去只是普通儿女情长的小说,为什么能一出手就不凡,在海峡两岸都取得巨大的成功和反响?是不是因为她的言辞之外,更承载着海峡两岸割舍不断的文化命脉,承载着挥之不去的浓浓乡愁?

请我们再来看一看小说《窗外》的另一个份量极重极重的人物,男主角康南。小说描写他就是一个湖南人。

二十年前,他是湖南某中学的校长,后来随着国民党在大陆的失败,而逃到台湾。在落寞灰心失意的异乡客旅,他只能长怀哀怨,抑郁孤独,英雄气短,空洒凄惶之冷泪。

如果说,“江雁容”的这一取名,还只是“乡愁”的隐喻,那么,对于康南,他就是直白地,浓墨重彩地,外化着“乡愁”的具体形象。

康南作的一首词,最能说明这一点。他在词中写道:“沉沉暮霭隔重洋,能不忆潇湘?天涯一线浮碧,卒莫辩,是何乡?”

“临剩水,对残山,最凄凉,今生休矣,再世无凭,枉费思量!”请我们仔细品味其中的几个关键词:“隔重洋”、“剩水残山”、“今生休矣”。其中真的是别有意味。

真的很奇怪,琼瑶当初写出长篇小说《窗外》之时,不过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的年龄,怎么就能这么深入和透彻地反映出整个台湾在大背景、小气候下的那种内在的苍桑,和文化的挫折感来呢?

琼瑶的小说,能够远远超越了其他普通的言情小说,获得了一种经典的可能性,正是因为她独特的灵气和悟性。她的每一部作品,以及记叙、回忆,都是她完成与她的生命和世界进行沟通和联系的客观载体。正是这种交流和沟通,才能带给了我们更为深远的感动。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琼瑶当初写作《窗外》时的情况。

《窗外》并不是琼瑶写作的第一部小说,但却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在她的人生,和她的作品中,都具有特殊的重大意义。

琼瑶,原名陈喆,衡阳县渣江镇人。1938年4月20日生于四川成都,父亲陈致平是大学教授,母亲袁行恕出身书香门第。四岁的时候,琼瑶跟随父母回湖南老家去生活。但在湖南两年的快乐童年,很快就被当时的战火硝烟所吞没。随后,是一段惊心动魄的逃亡生活。这段惊涛骇浪、悲欢离合的岁月,深深地铭刻在琼瑶内心深处。

1947年,琼瑶又随父母,到上海生活了一年。在上海,“记忆中属于欢乐的事情实在不多”。因为体会了贫穷的悲伤,人世的冷暖,琼瑶写出了她平生的第一篇小说:《可怜的小青》,并发表在《大公报》上。1948年,琼瑶又回到了湖南老家,这是她对故乡,最后刻骨铭心的记忆。

一九四九年,琼瑶一家经过了乘火车到广州,再搭船去台湾的漫长旅程,终于在夏天,到达了台湾。一切都在转变,在推移,琼瑶的人生翻开了全新的一页。

琼瑶说:“就这样,我走过战乱,走过烽火,走过苦难,走过童年。”

下面,让我们分为以下的几个段落,来介绍琼瑶这时的人生传奇:

青春在忧郁中黯淡地耗去

从童年进入少年,琼瑶的人生进入了一个悲惨的境地。

进了台北第一女中,琼瑶这才可怕地发现,除了国文,她其它方面的教育,几乎等于零,功课当然是一塌糊涂。

学习上最糟糕的是数学、理化等,每到考试,不是零分,就是二十分。

此时,琼瑶的父亲在大学教书,母亲也已经去了台北建国中学任教,琼瑶的父母,怎么也想不通,这样的一个书香世家,孩子的功课,竟会如此的差!他们简直失望极了。

这样的情况,同时也发生在琼瑶的那个双胞胎弟弟麒麟身上。

童年时的那一段不平凡的经历,使麒麟也同样不能适应现在的正常生活。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童年琼瑶一家的那段奇特经历,其时小弟尚小,所以尚不能重大地影响了他的性格和内心。小弟也不用功,淘气、爱玩……但小弟却有本领,把每门学科,考在八十分以上。

而那个没有经过那段奇特生活的小妹,那个在蜜水和爱心和安定的生活环境中长大的小妹,则是无比正常地成长和发展。小妹才进幼稚园,就展现了惊人的才华,认字飞快,写字漂亮,能跳芭蕾舞,能弹钢琴……进了小学,更是不得了,无论什么考试,她都不考九十九分,她考一百分。

琼瑶回忆说:“一天又一天过去,母亲越来越爱小妹,父亲越来越爱小弟,我和麒麟这对双胞胎,……现在,已成为父母的包袱。”十六岁那一年,琼瑶初中毕业,考进了台北第二女中。而麒麟从台中毕业后,考进省立工专,又回到了台北,不过,麒麟常常住在宿舍,经常不回家。

小弟呢,也念了中学,成为了建中的高材生,而且小弟还能画一手好画,琼瑶的父母,特别为小弟,请了师大美术系的孙多慈教授,教小弟画画。

小妹则成了琼瑶母亲的最大骄傲,她每学期拿第一名,拿回许多的奖状和奖杯。

高中的生活,琼瑶依然是一点也不能适应。

高中的课程,除了国文,琼瑶的数学、化学等,仍然是最让她头痛,她无法搞得清那些数学方程式,那些化合物的组成。

于是,琼瑶在课余的时间里,比以前更加拼命的读书、写作。她不加选择的阅读了各种中外文学作品,在阅读这些作品的同时,琼瑶的思想开始活跃起来,开阔起来了,渐渐地她开始学会了思考,对人生、生命和社会,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和看法。

这个时期,琼瑶在写作上的收获,就是在台湾的《晨光》杂志上,发表了文艺作品《云影》。这是她忧郁而自卑的内心,难得的一些欢乐和安慰。

年少的琼瑶心中的这些苦闷,无法发泄出去,家庭中各种不平等事情的积压,和情结的催迫,最终导致了琼瑶的一次激烈的行动,那就是她第一次的自杀。

把幻美的绝望推向极致

有一次,琼瑶的数学只考了二十分,老师发了“严加督导”的通知单给琼瑶,要家长在通知上盖章,这件事本来就使琼瑶惶恐不安,不知回家后,如何向母亲开口。

可琼瑶放学回家,看见小妹在哭泣,父母一左一右地在她身边哄着她,安慰着她。琼瑶大吃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只因要强的小妹,没有考100分,考了98分。

这下琼瑶更加自卑,更加惶恐!她不知自己数学只有20分的成绩单,如何去要母亲签章。

到了深夜,琼瑶还是将需要家长“严加督导”的通知拿出来给了母亲。母亲看着琼瑶的二十分,想起了小女儿考九十八分还要哭泣,这样的差别,使得她不能不拿小女儿和琼瑶相比。

“你要我们做父母的,拿你怎么办?为什么你一点都不像你妹妹?”

听了母亲的话,琼瑶冲出了房门,冲到了街头,她希望自己就这样死掉算了。

琼瑶决定死。其实,对于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来说,她怎么可能愿意就这样轻易地放弃,她还没有真正活过,还没有真正体验到人生!

琼瑶回到家里,平静的给母亲写了一封长信:亲爱的母亲,我抱歉来到了这个世界,不能带给你骄傲,只能带给你烦恼。但是,我却无力改善我自己,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充满挫败感,充满对你的歉意,所以母亲,让这个“不够好”的“我”,从此消失吧!写完信后,琼瑶找到了母亲的一瓶安眠药,把整瓶药都吃了下去。

伤口再次被包裹

七天后,琼瑶苏醒了过来。

又见到了母亲,琼瑶失声痛哭,母亲也是百感交集。

伤口被治疗和包裹,但那痛苦的深刻性,却潜伏到更为尖锐的深度。

琼瑶的母亲,并没有因琼瑶的这一次任性和胡闹,多责备琼瑶,她也在追悔和内疚。

琼瑶的小名叫凤凰。母亲哽咽地对琼瑶说道:

“凤凰,我们以前曾经一起死过又重生,现在,我们再一次,一起重生吧!”

母亲的谅解,其实更为深刻地刺痛琼瑶,反过来让琼瑶自责,新的情结在琼瑶的内心继续地滋生。

情感的巨浪把琼瑶从一个高峰打向了另一个高峰,她再次被父母那血肉相联的真爱激动,她在心里疯狂地喊着:

“对不起,母亲,我又把你弄哭了!以后,我一定不能让你哭,不论再发生什么事,我不要你哭!”

这是多么真实而让人心动的情感历程!

一个成功的作家,内心必定有一部秘密的心灵血泪史!这是我在研究许多优秀作家生平时,多次想到的一句话。象琼瑶的这些秘密情感体验,对于一个优秀的作家来说,那肯定是宝贵的和必要的。

后来琼瑶自己也承认说:“很多人看到今日的我,总觉得我是一个被命运之神特别眷顾的女人,拥有很多别人求之不得的东西。可是,谁能真正知道,我对‘成长’付出的代价呢?”

在这种相互依恋,相互谅解的情况下,琼瑶又重新有了生的乐趣,生的希望。连很少有礼物给人的父亲,也特意买了一个古筝,送给琼瑶。

又过了一个星期,琼瑶出院回到了家中,一切归于平静。

对于琼瑶的这次自杀,琼瑶的父母,没有再多说什么。

生活的悲喜剧,继续上演下去,又一次步入了循规蹈矩的日子。而琼瑶呢,虽然是暂时愈合了伤口,但宁静的外表下,依然是绵绵袅袅,震颤地荡漾着春水一般的哀愁,继续走过她十六岁的花季。

面临升学的烦恼

经历过太多辛苦和郁郁不得志的琼瑶的父亲,现在柳暗花明,开创出一个爽朗的新局面,他开始有些名气了,他已经有很多的崇拜者,他开始写书出书,他写的是《中华历史故事》,事业和前途一片光明。

在这种情况下,琼瑶的母亲辞去了建中的教书工作,一心一意地协助丈夫的写作事业。

但是,母亲并没有因为家庭情况的好转,而显得特别的高兴,因为她的心头还有一块心病,那就是琼瑶的学习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她还在为琼瑶担心着。

琼瑶并没有因为那一次自杀而使自己的情况好起来,使得她的功课,使得数学、化学好起来,而且更主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琼瑶已经进入了高三,很快就要参加大学联考。

因此,琼瑶的母亲在观察了琼瑶这段时间的情绪之后,决定还是要督促琼瑶。她小心翼翼地对琼瑶说:“你一定要拚出你全部的力量,以你的聪明才智,绝不可能考不上大学!万一考不上,不是你一个人的失败,是全家的失败!你好自为之,千万不要让父母失望!”

然而,这种埋头学习的生活,并没有给琼瑶带来好成绩,琼瑶既没有学好数学,也没有学好化学。

琼瑶深深地沉进了一种巨大的恐惧之中,在这种恐惧的压迫下,她整天做着恶梦。

琼瑶内心的寂寞、恐惧和无助,无法向任何人倾吐。

这时,只要有谁,稍微关心一下她这个脆弱孤寂的女孩,谁就能进入她的内心。

这个人终于出现了。

绝望的师生恋

琼瑶十八岁这一年,在台北第二女中念高三。

进入了高三,新换的国文老师注意到了琼瑶。

老师的年龄是四十三岁,他结过婚,有过孩子,但妻子和孩子都已去世。他孤身一人来到台湾,在台北第二中学,他已经教了七年的国文,是一个人人都称赞的好老师。

老师注意到了琼瑶,他不懂,这种年龄的女孩子,为何会有这么深的忧郁。他真心实意,充满怜惜地关心着这个国文极好的学生。

他们之间,一开始并未作很多的交谈,老师是随意的,琼瑶是无所谓的。

老师的怜惜,表现在他对琼瑶作业的修改上,他知道琼瑶有着深厚的古文功底,因此,在琼瑶的国文作业中,老师常常用诗词作批注。

而琼瑶呢,她更用心地做国文作业,在作业中,也若有若无地流露出自己的一些想法。

琼瑶对于这位关心怜惜她的国文老师,可以说是充满了崇拜之情。

这位老师,气质儒雅,风度沉着而潇洒,看上去是一位典型的中国传统书生的形象,更何况这位老师学问渊博,满腹诗书,诗词歌赋,甚至于绘画篆刻,无一不会,他正是琼瑶理想中的人物,琼瑶怎么能不去崇拜他呢?

但是,崇拜是易于变质的。

茫然的琼瑶,感到了一丝温暖,她渴望这种温暖,喜欢着这种温暖的感觉。

渐渐地,琼瑶在又一次被母亲责怪的情况下,向老师敞开了心菲。

她把自己所记的一些感受,以及所受的委曲,都倾注在自己的日记里,交给了老师。

老师知道琼瑶的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他很惶恐,也很理智,他花了一些时间,仔细阅读了琼瑶的这些日记,考虑了几天,老师给琼瑶写了一封信,信上称琼瑶为孩子。

琼瑶不顾一切,对老师吐露了自己对老师的这份感情,而老师呢?

虽然老师在回避着,但内心却在忍受着煎熬,所以当琼瑶勇敢地对他坦白时,他没有再次退缩,他也承认了对琼瑶的爱恋。

从此,他们躲躲藏藏,不敢向世人公布这场不寻常的师生恋。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首先是学校里开始风言风雨。琼瑶和老师对俩人的这种状况也很着急,所以,他们理智地谈分手,而分手后,却又因彼此的想念再次相聚在一起。

有段时间,他们就这样分分合合。

这时,老师的痛苦,更甚于琼瑶,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和琼瑶的恋情一曝光,首当其冲的就是自己,谁叫自己是老师,年龄又这么大呢?

在这种情况下,老师请求琼瑶:“为我考上大学!”

老师一厢情愿地想,琼瑶如果能考上大学,能帮自己在琼瑶的父母面前,争得一席之地。

他们终于理智地定了一个五年计划,等琼瑶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后,他们就结婚。

五年的时间是那么的漫长,五年的时间里会发生多少的变化呢?

琼瑶和她的老师之间的师生恋,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我们下一讲继续介绍。

师生情深——《窗外》与传奇(下)上一讲,我们介绍到琼瑶和她的老师,理智地定了一个五年计划,要等琼瑶考上大学,大学毕业后,他们就结婚。

实际的情况是怎么样呢?请听我们继续介绍。

我值何人怜爱?

琼瑶的努力白费了,她没有考上大学。

从知道自己落榜开始,琼瑶就躺在床上,拒绝家人的安慰,也拒绝吃饭,她感到深深的痛苦和失望。

她又一次想到了死。

母亲又哭了,那眼泪象是致命的毒药,腐蚀着琼瑶伤痕累累的内心!琼瑶更为自卑,更为自责。

母亲握著琼瑶的手,鼓励琼瑶:

“今年失败了,明年再来!……我对你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你一定会考上大学的!”

这样的安慰,不如不安慰罢了,琼瑶的内心在挣扎,在泣血。

琼瑶的弟妹,小弟、小妹和麒麟,也想尽办法讨姐姐的欢心,希望她能回心转意。他们用零用钱,买了许多好吃的零食给琼瑶。

琼瑶含着泪,看着弟弟妹妹们,再次感到深刻的绝望和自卑!

琼瑶的内心,继续向无边的深渊滑落。她推开食物,她不想说话,她只想死掉!

琼瑶写了一首诗作为最后诀别的纪念,寄给了老师:我值何人关怀?

我值何人怜爱?

愿化轻烟一缕,

来去无牵无碍。

……琼瑶出去给老师寄出这首诗,随后,又搜集了许多安眠药、镇定剂,她又把药片一起吞了下去。

心,真的会碎

琼瑶又一次被救活了过来!

高中三年,两度自杀,这确实是不可思议,这确实是正常人生活中难以想象的事。而琼瑶善良无辜的父母,再也忍受不了。

这样的“家门不幸”,把他们也快要逼疯了。

就在这种大家都悲愤激动的情况下,琼瑶和老师的师生恋情终于曝光了。

琼瑶父母巨大的愤怒,终于有了个突破口宣泄出去!

可以想象那种大地震般灾难性的场面。

那位可怜的“老师”,成了愤怒狂飙突进打击的活靶,食其肉,寝其皮,也不足解琼瑶父母的心头之恨。

从死又复生,琼瑶还不及自我哀怜,细细地品味着伤口的阵痛,就被父母愤怒的风暴,抛进另一种恐怖和心惊胆战的绝境。

琼瑶的母亲把琼瑶的落榜,厌世,自杀,都归罪在老师头上,把琼瑶和老师的恋情,说成是老师“引诱未成年少女”。

琼瑶的母亲,凭着一股不屈不挠的精神,将老师告到警察局,告到教育部,直到老师在台北身败名裂,无立锥之地。

琼瑶哭着跪在地上,哀求父母给老师一条生路,父亲的心软了,几乎答应了琼瑶的请求,而母亲,则固执地要琼瑶满二十岁后,才有自主权。母亲想用这一年的时间来感化琼瑶。

无奈之下,琼瑶和老师约定,等琼瑶过二十岁生日那天,老师在嘉义火车站等琼瑶,一直会等一个星期。

谁知,琼瑶和老师的这一别,竟成了永别,琼瑶和老师,再也没有见过面。

又一次掉进无助的深井

十九岁到二十岁,这是少女花的季节,在琼瑶却是无端被风雨飘零,“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琼瑶在等这一年的时间,耐心和辛苦地等自己满二十岁的那一天,可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去和老师,一起生活。

琼瑶在彻头彻尾的孤独中,无边无际的忧郁中,静静地沉默着,沉默着等待。

母亲知道琼瑶的心理,知道琼瑶,在等待二十岁生日的来临。

母亲采取了迂回的战术,她首先占去了琼瑶发楞和思考的时间,她以无比温柔的语调,和琼瑶商量,希望琼瑶为她,为这个家,再考一次大学。

琼瑶没有多想,为了应付母亲,为了安慰母亲,琼瑶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答应了母亲的“请求”。

琼瑶的母亲,一见琼瑶答应了下来,非常的兴奋,她知道自己的这一步是走对了,她立即就去给琼瑶请了一位数学家教。

困难、危机和压力再次袭向了琼瑶。

琼瑶还是琼瑶,她再一次发现,自己依然不能适应这种“正常人”的生活。在学习面前,她不能不再次发现自己的低能幼稚,她已经无可救药,冥冥中,早已命定她的今生,已将全部贡献给文学事业,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可以占据她的头脑。

琼瑶又开始失眠,又精神紧张、情绪忧郁,她又在耽心第二次的考大学失败,悲剧会再次上演。

日子在一天天过去,升学的压力在一天天加重,琼瑶又一次“掉进那个无助的深井里去了……”

9.永远不会忘记二十岁的生日

琼瑶再也没有想到,生日的那天,父母竟把在台湾的亲戚朋友都请来了,她家里二十个榻榻米的房子,挤得水泄不通。

生日宴会终于开席了!

琼瑶的母亲站了起来,面对全体宾客,发表早已在内心演练过很多遍的重要的演说:“今天,是凤凰和麒麟满二十岁的日子,我有几句话,必须当著大家,对他们两个说!”

琼瑶的母亲继续说:“二十岁,是法律规定的,成人的年龄。从今天开始,凤凰和麒麟,就是成人了。换言之,我再也管不著他们了。他们的翅膀,终于长成。

“回忆起来,从他们出世,就是一个多难的时代,我拉拔他们到翅膀长成,实在很不容易,在烽火连天中,多少次,大家都可能同归于尽了。可是,我总算把他们两个带大了。现在,他们已经有够硬的翅膀,如果他们想飞,我再也不会阻止,就让他们从我身边飞走吧……”

尖锐的言辞,透彻的洞察,巨大的感动,在那种戏剧般的气氛中,煽动和助长了琼瑶的良心上的不安。

母亲流出了眼泪,哽咽地对琼瑶说:

“凤凰,请你原谅我!我曾经用各种方式,不择手段的破坏你的恋爱,今天我当著所有亲友,向你道歉!请你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爱你和保护你!

“凤凰,还记得你坐在泸南中学的门槛上,跟著那些中学生念梁上双燕吗?你才七岁,就能朗朗背诵,记得吗?”

琼瑶哭泣着点了点头。

琼瑶母亲的眼泪更多了。

“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树枝,举翅不回顾,随风四散飞!”

母亲念了其中四句,声音已喑哑难言。“去吧!凤凰!如果你真想离开我们!去吧!你能做到举翅不回顾,你就去吧……”

琼瑶泪水狂涌,视线模糊,揪心裂肺,再也承受不了这巨大情结的重压。

琼瑶就在几十位宾客的注视下,哭着奔向母亲,拉著母亲的手,跪了下去,呼喊道:“我不飞走,我不飞走!我发誓,从此听你的,只要你不哭!”

就这样,琼瑶结束了她二十岁的生日,也结束了她那一段“绝望的初恋”。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琼瑶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