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孙元良曾率900人顶住日军两个联队

时间:2019-02-04 18:13:24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活跃于海峡两岸的著名影星秦汉参与演出的影片《云水谣》,于2007年6月24日在第十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荣获特别奖。当各界正在肯定秦汉在影片中的精湛演技之际,这位资深演员的心中却藏着无尽的哀思。因为他的父亲——抗日名将孙元良将军,于2007年5月25日过世,享年103岁。

孙元良曾率900人顶住日军两个联队孙元良曾率900人顶住日军两个联队

孙元良与秦汉,很少有人能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他们不折不扣的父子关系更是少有人知。2007年6月10日,孙元良的亲属在台湾《联合报》上刊登讣闻,告知孙将军的遗体已于2007年6月9日火化安厝,骨灰坛葬于宝岛台湾,将适时迁葬南京。大家方知晓:这位黄埔一期学员、战功彪炳的孙元良大将军,他的第五个儿子孙祥钟,就是天下闻名、影视双栖的台湾资深艺人秦汉。

将军不太提当年勇

对于秦汉从事演艺工作,孙元良非常开明,他尊重秦汉的选择,并没有按老观念将演员视为不入流的戏子。秦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在他家7个孩子里,父亲最宠爱他,“我五六岁的时候,父亲常把我抱在膝上讲故事,讲的是《封神榜》、《西游记》中一些经典的故事。长大之后,从事演员工作,父亲也赞成,而且说‘行行出状元’。”孙元良不仅同意儿子秦汉从影,连秦汉的独子孙国豪投身演艺圈时,他也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孙国豪透露,他第一次到香港参加电影拍摄时,爷爷就写了几封信让他随身带着。信里除了勉励他要好好工作之外,还特别叮嘱:“不要迟到,不要因剧情需要而抽烟、喝酒。”由于孙家的家教开明中不失规矩,秦汉、孙国豪在演艺工作上的表现,向来为圈内人所肯定。

与秦汉相熟的长辈马汉英表示:“秦汉不提父亲孙元良是有原因的,主要是他父亲战功彪炳,他不能有辱父亲的威名,所以他努力表现,但从不肯提父亲。不过在内心深处,他一直以父亲为荣。”

事实上,秦汉对父亲孙元良的功勋,年幼时并不太了解。成年后通过父亲的回忆录,他才知道一些往事。秦汉说:“父亲不太提当年勇。他当年经历的惊涛骇浪,都是我在30多岁之后,从他的回忆录里得知的。父亲大半生戎马生涯,那时正好是近代中国最动乱的时刻,他参与了许多惨烈的战役,对生命的脆弱深有感触。”

孙元良生于1904年,四川省成都市人,父亲孙廷荣曾任清朝的知县,叔父孙震为川军将领,抗战时期担任第22集团军总司令。孙元良幼年在私塾学习,1924年考上国民党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后历任第一军第一师连长、营长、团长,参加了东征和北伐。

浴血抗日战功彪炳

1926年,孙元良赴日陆军士官学校第21期炮兵科进修,不久辍学返国,担任第一师野炮营营长、第二师第七团团长、警卫军第一师第一旅旅长等军职。抗战期间,孙元良参与了多次重要战役。

1932年1月28日,日本在上海发动“一·二八”淞沪战役。孙元良率领第259旅坚守庙行镇11天,军官伤亡89人、士兵伤亡1400余人,当时这场战役被国际评为“国民革命军第一次击败日军的战役”。孙元良获颁“宝鼎”勋章,并擢升为第88师师长。

1937年8月13日,日军发动第二次淞沪战役,也就是“八一三”淞沪会战。孙元良率第88师,死守闸北76天,伤亡惨重到补充过5次,每次都要补充几个后备团,打到最后的补充兵都是刚上战场的新兵。孙元良浴血奋战,与所有抗战人士一起粉碎了日军“三月亡华”的妄想。孙元良战后获颁“云麾”勋章,并晋升为第72军军长。

在这场会战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死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的事迹。孙元良将“死守上海最后阵地”的命令,交给第88师第524团团附(级别在团长、副团长之后的军职)谢晋元中校。“八百壮士”在国民革命军主力撤离上海后,仍在原阵地抵抗10倍之众的日军,振奋了全国军民的士气,也让世界对中国刮目相看。

1937年12月,日军进犯南京。孙元良指挥第72军防守安德门、雨花台一带,辖下第88师的3名旅长阵亡2名,6名团长阵亡3名,营长阵亡11名,连排长阵亡人数也占全员的八成,士兵伤亡难计其数。从南京撤守后,孙元良却被人诬告军纪不良,遭撤职查办,投监羁押42天。

1944年冬天,已复出的孙元良担任第28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29军军长。日军集中主力攻陷贵州独山,准备直捣重庆。孙元良率第29军援救,在欠缺车辆运输的情况下,多以徒步行军,最后一段还得穿越溃军和难民。他指挥900多人抵御日军第三师团的两个联队,终于收复南丹、独山等要地,扭转了危局,孙元良也因此战功荣获“青天白日”勋章。

抗战胜利后,孙元良因和当时的“军政部长”陈诚有过节而未受重用,只是先后出任南京附近的常(熟)镇地区警备司令、重庆警备司令等次要军职。国共内战爆发后,孙元良出任第16兵团司令官,1948年率部参加淮海战役,遭华东野战军包围后,12月6日自行突围,所率之众多数被歼。对这场战役的失败,孙元良始终耿耿于怀,成为心中难以忘却之痛。

报请退役改行经商

1949年,孙元良率第16兵团残部驻守四川。由于所率第41军、第47军通电起义,他只好搭机离开大陆,经香港到达台湾。

孙元良到了台湾后,与他有宿怨的陈诚正是炙手可热,成为蒋介石的左右手,纵使孙元良是黄埔一期的“天子门生”,仍然面临投闲置散的命运。孙元良几经衡量,自认在军中已无发展机会,于是报请退役,领了微薄的退休金,改行经商,自食其力。

将军卖面养鸡活到103岁

孙元良从军人转为商人,一路走得相当辛苦。他先远渡日本开餐厅,后回到台湾,在高雄加工出口区经营成衣。秦汉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那时,我年纪还小,记忆中父亲曾穿过军服,忙进忙出。我们住在台北北投区,家里养鸡、养猪,和大多数当年的台湾人一样生活。后来,父亲离开台湾到日本经商,一度卖面维生。有人说他是‘卖面将军’,但父亲不以为意,他说这是自力更生。父亲从日本返台后,到高雄的加工出口区经营成衣工作。”

孙元良的豁达与韧性,加上重视养生,所以活到了103岁高龄。当媒体问他养生之道时,孙元良说:“我平生不抽烟,不饮酒,不吃辛辣,不吃葱姜蒜,不吃泡菜、腌菜,不吃腐乳、酱瓜,不吃凉拌菜,不吃西餐中的调味汁,不吃没煮熟的生酱油,每天喝几杯香片茶。我虽有这些忌口,倒也无病无痛。”

孙元良还说:“我平生只进过两次医院:一次是因脚癣入广州公医院治疗,适逢廖仲恺先生遇刺,我亲眼见他的遗体被抬进医院;另一次是因中弹负伤住院。除此以外,我与医生无缘。我嗜好园艺,喜欢栽种修剪花木,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我好读史书,从而探究文明的兴衰规律,所以人世间的荣辱名利我拿得起、放得下,也看得开。这50多年我无官一身轻,心里平静、平衡,心平才能气和。”

父慈子孝低片酬拍摄《南京大屠杀》

秦汉近年来转向大陆发展演艺事业,在台活动非常低调,但他和父亲孙元良的互动,丝毫不受影响。其好友云中岳透露,秦汉只要在台湾,每周都会到台北阳明山麓探望父亲,一起散步、吃饭,他们是父慈子孝的最佳典范。

孙元良走了,对这位抗日名将的赫赫战功,台湾年轻一辈并不了解。尽管如此,孙元良对国家、民族的贡献不容磨灭,孙家后人更是将之烙在心底,永志不忘。

受父亲孙元良影响,几年前,秦汉接受了很低的片酬,参加了电影《南京大屠杀》的演出,为的就是证明日军在抗战期间残杀中国百姓的暴行。秦汉说:“那年,我在南京拍摄这部电影时,想象着父亲当年奉命率第72军据守南京,打一场不可能赢的仗;想象着当时伤亡惨重的场景,格外伤感。”

的确,就是这种感悟,让孙元良与秦汉两父子,在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上,看似走的是平行的两条线,走着、走着却又交叉成一条线了。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孙元良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