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野史秘闻 > 正文

毛人凤诱导校花叶霞娣献身戴笠

时间:2019-02-04 18:10:10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看着自己把特训班发展得越来越好,毛人凤心中也是暗自得意。因为很快,他就开始以书记身份代表戴笠行使特派员一职,连王孔安都要忌惮他三分。按照戴笠的指令,他一方面处理警校日常事务,另一方面则汇报学员和教员的思想动态和言谈举止。升官的好处还在其次,他最得意的是自己所获得的尊重和特权是金钱也买不到的。

毛人凤诱导校花叶霞娣献身戴笠毛人凤诱导校花叶霞娣献身戴笠

当时警校除了有政治教官、指导员之外,毛人凤还特意安排了一些灌输精神方面的课程,主要内容就是宣扬蒋介石是“真命天子”。他把蒋介石描绘成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是“人民领袖”;同时也把戴笠描绘成诸葛孔明这样的谋臣,加以美化。说到动情之处,还常落下泪来,引得许多了解底细的人暗中偷笑。毛人凤自己喜欢读古代小说,也喜欢跟学员讲历朝历代的忠臣的故事,灌输“士为知己者死”的思想。在这个基础上,他强调特务工作是领袖的耳目,是最革命、最光荣的终身工作等,以此强化、转变青年学员的思想,使他们变为特务机关的忠实奴仆。

一次思想检查中,毛人凤发现很多学生认为戴笠脾气粗暴,喜欢打人,又开始在宣传大会上做起了动员:“在同学们中,对戴处长的认识有一些偏差。其实戴处长作为我们的大家长,日理万机,工作繁忙,是很难面面顾全的。尤其是在外人面前,要保持自己的威信。不然没人惧怕,说话哪里会有分量?”

这些话不仅见过戴笠的人不相信,连学生中都有人低头偷笑。毛人凤似乎全然不介意地继续说:“其实戴处长打人,骂人,都是恨铁不成钢。打骂之后,他自己也会暗中难过、后悔。但他是外表硬,内心软。危急关头,对同志都是十分关心,有过错自己担着。所以戴先生才赢得了这么多人心,这中间不是没有原因的。我就愿意这辈子追随着他,为我们党国的事业效力!你们中间有哪些人愿意跟戴处长走的,都可以站出来表态嘛。”

他一说完,就有学生代表在底下喊:“誓死追随戴处长!”

“效忠领袖,报效国家!”

喊口号声此起彼伏,毛人凤满意地点点头。他感觉到自己所建立的是一个组织严密的独立王国,只差等待戴笠的检阅和奖励了。

人一旦进入到顺势,不管做什么都顺心如意。很快他就接到密报,说戴笠要亲自来浙江警校视察。这可是他表现的最好机会啊。毛人凤搓着手,喜不自禁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计划如何举行欢迎仪式。等到考虑得差不多之后,才去找王孔安商量。

不料,王孔安并没有毛人凤那样的兴奋,他眼看着毛人凤从一个小小的秘书,一步步爬到自己头上,心里已经是不快。再听到毛人凤说要为戴笠的视察举办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更觉得是无稽之谈。戴笠不过是五期的学生,连毕业证书都没有拿到。而他是黄埔二期的学生,论资历应该是被戴笠尊重的。可要他这个师哥装笑脸欢迎师弟的视察,岂不是辈分颠倒,伦理错乱?

他不紧不慢地说:“上个月朱家骅校长回学校视察,我们都没有举办欢迎仪式。现在又要大张旗鼓地迎接戴处长,恐怕会激化我们特务处和CC派的矛盾。何况是朱家骅一手办起了浙江警校,他在这里有权有势,也深受学生爱戴。我怕事情闹大了,到时我们也没办法收场。”

毛人凤微笑着说:“王书记多虑了。蒋委员长已经下令,由戴处长接管浙江警校。朱家骅再大,也和这里没有关系。而现在戴处长是一把手,又是第一次前来,自然应该有些气派的排场。这样也能够让学生更加了解到戴老板的威望。”

王孔安心里烦躁,不听他说完就打断了,不耐烦地说:“你和校办的各个领导开个会吧,要是他们都同意了,我就同意。”

毛人凤见他不肯通融,也不继续纠缠,转而召集了赵文龙、施承志等人在办公室开会。毛人凤直接提出:“戴先生是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前来视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代表蒋委员长,希望大家高度重视,举行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

果然,施承志马上起来反对说:“老校长来的时候都没有举行仪式。”

文强反驳说:“朱家骅一介书生,能跟我们戴先生同日而语吗?”

CC派和特务处的人吵了起来,但是有“戴处长代表了领袖,不尊重戴处长就是不尊重蒋委员长”这顶大帽子扣着,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了。毛人凤大喜,马上假借校长的名义下达命令,要求全校师生从下午开始排练。

从欢迎词、口号到标语、着装、队形,毛人凤都亲自过问,一一布置。因为怕学生不够积极,到时体现不出自己教育学员的水平和能力,他又连接开了两场动员大会。学生去休息之后,他又连夜准备材料,想要把近日学校的情报好好整理出来,对戴笠进行当面的汇报。这一弄就到了三更天。他才收拾了纸笔,揉揉眼睛,想回宿舍休息。没想到这趟半夜散步,倒让他有了意外的大收获。

夜半捉奸捉到大把柄

正当他半夜走在学校小路上的时候,忽然听到前面的树丛中有响动,职业的敏感让他停下了脚步。他按在手枪上,闪到阴影里,一步步走近,结果却听到一男一女的嬉笑声。那个女人的声音甜酥酥,麻滋滋,让他好久都没有浮动的欲望渐渐冒出了头。毛人凤心里一紧,泛起嫉妒的酸水,正欲上前捉奸,结果却看到另一个黑影抢在他之前,走近了那对男女。因为背光的原因,毛人凤可以看见他,他却看不见毛人凤。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毛人凤放慢了脚步,等着看好戏。

“是哪对狗男女,竟然敢在警校做这样的事情。”那个黑影大声喝道。

毛人凤一听,就知道是王孔安。那对男女听到有人说话,立即没了声音。那个黑影又大喝道:“赶快出来不然我就开枪了。”树丛中,这才扭扭捏捏走出那对男女,毛人凤定睛一看,男学生他不认得,女学生可是全校闻名的校花叶霞娣。其风流韵事他也有所耳闻。

王孔安也看到了叶霞娣,甚至瞟到了她还敞到胸口的上衣,咽了一下口水,大声问道:“学校正在积极筹备迎接特派员的视察,你们半夜在干什么好事?”

那叶霞娣也是经过各种场面的人物,这种场合,她知道下。万不可承认,于是她大大方方地介绍说:“王书记,我们在商量问题,共同学习。”

毛人凤暗自发笑,这个谎撤得太不高明了,只见王孔安却是一脸严肃,不动声色地问:“恐怕不是在切磋什么学习问题,是在切磋生理问题吧?”说罢,脸上露出一丝奸笑。

男生立刻发抖起来,叶霞娣却毫不在意地笑笑,盯死了王孔安,似笑非笑的,故意把胸脯又多露了一些。王孔安常在风月场上走动,怎么会不了解她的暗示?但他却故意说:“两位同学,你们应该知道警校的规矩。在校期间是不能谈恋爱的,你们又超过了恋爱的限度,更是不对的。你们违背警校纪律,轻者可以开除,重者是要坐牢的,我要把你们的言行报告戴处长,让他处置你们。”

“我错了,书记请你千万不要告诉戴科长啊。”那个男学生已经跪下了。

看见他们都有些害怕,王孔安感到效果已经出来了,只不过男生待得越久,就越令人讨厌了。于是王孔安转换语气说:“这位同学,你的错误是严重的,你要仔细地检讨自己,看在你认错态度还比较积极的基础上,你先回去吧,这位女同学还有许多思想问题需要澄清,我们要好好谈一谈。”

毛人凤看见王孔安把张和昆指使走了,却把叶霞娣一个人留下,他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王孔安这小子不怀好意。想到平时王孔安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毛人凤正愁没有把柄,于是他一路跟踪两人,躲在王孔安宿舍的窗下,静静地看王孔安如何表演。

叶霞娣是警校有名的美人儿,从教员到学员,不少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毛人凤向来只知道忠心办事,还没来得及动歪脑子。但是王孔安这样的人对她却是觊觎许久。而叶霞娣凭着这些年练就的手段,一向就摸得准男人的心思。王孔安把她视为等待咬钩的鱼儿,她却把王孔安看成她放的长线,希望借他的力量达到更大的目的。

这一对狗男女都怀着不纯的动机。到王孔安把叶霞娣推进屋里,立即变了一副面孔,温柔款款地招呼她说:“叶小姐,请坐,请不要害怕。我对你这样严厉也是为你好。叶小姐聪明伶俐,又长得这么漂亮,怎么能跟那些三六九等的人厮混在一起?学校花功夫培养你们,是为了你们更大的前途。依叶小姐的容貌才华应该去配英雄,才不辜负老天爷创造你的苦心。你说是吗?”说罢,他朝叶霞娣的胸部望去。

叶霞娣莞尔一笑,虽然王孔安矮矮的个头不符合叶霞娣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但他是书记,自己又有把柄在他的手掌心,不如顺水推舟,给自己铺一条路。

想到这,叶霞娣用她那桃花眼含情脉脉地看着王孔安,“王书记长,我知道错了,乞求你老人家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说着叶霞娣用双手捂脸哼哼叽叽地哭了起来。

叶霞娣一哭,王孔安心疼得心都碎了,他走上前,拿起手帕就给叶霞娣擦脸,谁知这一下叶霞娣哭得更厉害了,她一下子扑到王孔安的怀中不起来了。

这么动人的女人扑到自己的怀中,王孔安几乎要窒息了,欲火熊熊燃烧,他简直再也顾不上考虑什么后果了,只想早成好事。他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下就把叶霞娣按倒在床上,两个人正准备宽衣解带,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王孔安非常警惕地跳起来,按着手枪问:“是谁?”

门外传来毛人凤的声音:“王书记,我看你灯还亮着,知道你还没有休息,想跟你再讨论一下欢迎大会的具体事宜。”

王孔安的好事被撞破,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只得让叶霞娣穿好衣服躲藏在衣柜里,染红咬牙切齿地挤出笑脸,打开了门。

毛人凤走了进来,故作惊讶的说:“怎么有香水味?王书记,你闻到了吗?”

王孔安脸上一阵尴尬,吞吞吐吐地说:“什么味道,我没闻到。”

毛人凤装作好意地提醒说:“王书记,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们干这一行的,是脑袋系在裤腰带上。一点疏忽就可能有致命的危害。我看你还是检查一下吧。”说着,他走过去敞开了衣柜的大门。叶霞娣果然站在里头,不好意思地低着头。

毛人凤假装非常惊讶的说:“哎呀,是叶小姐吧,你怎么在这里?”

王孔安十分紧张地看着叶霞娣,害怕她说出不利的话来。

叶霞娣十分镇静地说:“毛秘书,白天我有一个问题没有搞清楚,特地向王书记长请教。现在你们谈公事,我这就告辞了。”说罢朝毛人凤嫣然一笑,说了一声:“毛秘书,再见。”就像蛇一般滑出了房间。

叶霞娣刚走,毛人凤就朝着王孔安一阵怪笑:“王书记长真是魅力无穷,连警校一枝花也能搞到手,佩服,佩服!”

王孔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下意识地申辩说:“毛秘书,我和叶小姐真的没有什么。”

“那倒好,如果真有那一手,只怕你的小命也活不了几天。”毛人凤说道。

听到这话,王孔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他好奇地问:“这叶霞娣什么来头,这样厉害。”

毛人凤继续说:“这叶霞娣是我专门给老板准备的,你若先占一步,抢了老板的好事,你还想活命吗?”

一句话把王孔安吓得差一点没尿裤子。王孔安恨恨地说:“毛秘书真是考虑周到啊,下次老板到校,我一定给你请功。”

原来,戴笠好色成性,每到一处,宁可不吃鸡鸭鱼肉,也要女人,而且要干净的。上次戴笠来杭州,毛人凤找了一个窑姐,没想到遭到戴笠的一顿臭骂。今天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叶霞娣天生丽质,老板一定满意。毛人凤对自己的灵机一动非常得意,既解决了老板的问题,又抓到了王孔安的把柄。他性格就是这样,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绝对不让其他和他条件相当的人得到。

这天晚上,毛人凤想着叶霞娣那诱人的肉体,沉沉地睡了个好觉。一大早醒来,他还顾不上回味,就想起今天中午戴笠要来,连忙换了衣服,去检查学生排练和学校布置的情况。

走在操场上,他远远就看见人群中的叶霞娣。虽然穿着同样的衣服,但是她的风骚和美貌还是一下子就跳脱出来,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毛人凤走过去,和她的指导员低声说了几句。指导员下令:“叶霞娣出列,毛主任要找你谈话。”

叶霞娣自然也明白毛人凤要找自己说昨晚的事情。她大着胆子,先给毛人凤灌下迷魂汤,妩媚地微笑着说:“毛主任,我平日里有做错的地方,还请主任多多批评教育。我每次晚课结束之后都有空,您要是有时间,我找您汇报思想可以吗?”

毛人凤心里已经是千爪百挠了,却偏偏装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用长辈教育晚辈的口吻说:“叶同学能有这样上进的想法,当然很好。不过,我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叶同学。你保证能胜任吗?”

叶霞娣胸脯一挺,立刻答应说:“既然毛主任觉得我能够完成,我一定努力做到。”

毛人凤说:“中午戴处长就要来了。你也知道为了这个欢迎仪式,全体师生训练了很久。但是到底能不能让戴处长满意,关键就在你身上了。”

叶霞娣已经略有所领会。毛人凤接着说:“大会上,等戴处长讲完话后,希望你能够给戴处长送束花,然后作为学生代表跟戴处长进行思想汇报。老板工作繁忙,十分疲惫,你可千万要让他高兴。”

叶霞娣微笑着说:“我保证完成毛主任交给的任务。”

说完她正要转身归队,毛人凤又叫住她,沉吟了一下,说:“在戴处长面前,你一定要诚实坦率,不要有所隐瞒。特别是昨天晚上,王书记想要强暴你的事情,你也可以跟戴处长讲。”

叶霞娣眨着聪明的大眼睛,非常了解地说:“我懂得,毛主任请您放心。”

毛人凤望着她远去的身影,心中涌起了成功的喜悦。这次欢迎仪式之后,不仅自己升职指日可待,而且还轻轻松松就扳倒了王孔安,在警校里排除了黄埔系的异党。这真是一箭双雕。女人嘛,什么时候都可以找。但是仕途的机会,一旦错过,可就是很难再抓住了。

他在晨光中怡然自得地漫步起来,平时总是弓着的背也不知不觉挺直了。

借花献佛讨好戴笠

毛人凤充分的准备终于迎来了戴笠的视察。毛人凤的大操大办十分符合戴笠的想法。看到警校经营得如此兴旺,戴笠心中也是好不得意。他前几天刚刚刺杀了杨杏佛,得到了蒋介石的嘉奖,戴笠的特务处在委员长的心目中地位倍增,老蒋要求戴笠迅速扩大组织,加强特务的训练,准备完成更大的任务。戴笠认为当务之急就是培养人才,因此,戴笠此行不仅是为了给浙江警校的伙计们打气,而且要乘机夺取学校,把这所学校变成军统的黄埔军校。

戴笠走下汽车,抬头看见两副巨大的标语,一副是“热烈欢迎戴先生光临指导”,另一副是“向特务处的革命同志学习致敬”。警校的学生夹道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两旁的军乐手奏起了歌曲。戴笠一看这个架势,禁不住喜上眉梢。连连握住王孔安的手表扬说:“你们搞得很好,搞得很好!”又回过头对徐远举等说:“王书记果然是蒋校长的好学生,做事情就是考虑周到、细心,你们应该好好地向他学习。”

王孔安听到这话,当然不会说自己曾经极力反对举办隆重的欢迎仪式。他打马虎眼,对戴笠说:“这都是同志们努力的结果,文强同志、毛宗亮同志都做了大量的工作。”毛人凤见王孔安独独不提自己,气得干瞪眼没有办法,可他心中在盘算,只要叶霞娣跟老板上了床,你王孔安就等着喝一壶吧。

戴笠瞟了人群中的毛人凤一眼,没有停下和他说话。警校校长施承志请戴笠讲话,戴笠登上讲台,开始对几百名学生训话。

戴笠首先鼓励学生:“各位都是国家的栋梁,是党国的希望,未来只有依靠年轻人。但年轻人的成材道路是曲折漫长的,关键是把握正确的方向。”

台下气氛越发热烈。

戴笠本来就喜欢讲话,因为这可以满足他的虚荣心,见反应热烈就更来劲了。他环顾四周又开始大放厥词:“最近,德国出现了一位伟人,那就是希特勒,他的法西斯主义成为挽救德意志民族的不二法门。今天我们民族面临的危险比德国不知妻严重多少倍。同学们,我们应该怎么办?”戴笠威严地看了一下几百名学生,然后又回答说:

“我们要救国,只有实行法西斯主义。在中国怎样推广法西斯主义呢?只有依靠蒋委员长。同学们,蒋委员长是我们民族的大救星,没有了他,我们民族就没有希望了,可是竟然还有人在反对他,同学们,你们说,这种人应不应该枪毙?”

下面的学生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叶霞娣见此情景,赶忙举起手臂高呼:“坚决铲除异己分子,将他们千刀万剐!”学生一见叶霞娣喊起来,都跟着喊起来,台下顿时响声一片。

在欢呼声中,叶霞娣捧着鲜花跑上台去,敬献给戴笠。戴笠立即以他那情场老手的敏锐眼光发现,这送花的女孩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她那双勾人魂魄的眼睛正盯着自己。戴笠突然涌起一种冲动……

大会结束后,每个人都去寻快乐了,只有毛人凤有些郁郁寡欢。今天戴笠的迎接仪式完全是自己搞起来的,可拣便宜的却是那个处处跟自己过不去的王八羔子。但是想到叶霞娣正在戴笠的床上,对戴笠汇报王孔安的劣迹时,他又得意起来。

不料他忽然就看见叶霞娣在操场上,和几个男同学嬉笑打闹,一下子就呆住了。他连忙跑到戴笠的住处。

贾金南在门口望风,看到毛人凤来了,连忙站起来拦住他,小声说:“毛先生,戴老板正在办事,你有事明天再来吧。”

毛人凤心想叶霞娣不在,戴笠要办什么事。但是他又问不出口,只是一个劲望着屋内。

看他那副样子,贾金南仿佛猜到了他的心思,直接说:“赵文龙主任安排了一个女学生跟戴老板汇报学生中的思想动态,好像叫姜毅英,也是江山人。”

毛人凤听到这里就心寒了。不仅他要讨好戴笠,其他人也排着队要拍戴笠的马屁。再想到戴笠今天到校后根本不想理自己,分明是对我的冷淡。毛人凤越想越生气,不但受人排挤,而且美女也献出去了,就是这个功劳也被王孔安抢去了。毛人凤愣了半天,黯然地回了宿舍。

他想等到明天面谈时,一定要跟戴笠说明这一切。可是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被一种说不出的懊恼所控制,怎么也睡不着,只好起床,走出屋,在校园内走来走去,不自觉地,就走到戴笠的房间旁边。

一阵浪笑传过来,毛人凤顿时觉得浑身都是痒痒的,他禁不住诱惑,轻手轻脚地来到戴笠的窗下,却不小心弄出一阵声响。

卫兵大喊:“什么人?给我站住!”说着就冲过来。毛人凤吓得腿都软了,怎么还跑得掉。马上他就被人押进了会客厅。

戴笠系着裤腰带,怒气冲冲地走出来,看到是他,马上变了副面孔,让卫兵出去,和气地说:“人凤,你找我什么事?”

毛人凤听到他软和的口气,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一半。他撒谎说:“戴处长,这里是朱家骅的地盘,我不放心你的安全,特地来给你站岗放哨。”

戴笠一听感慨一声:“你的事我已经都听人说过了。你在警校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

毛人凤心里奇怪,谁在戴笠面前替自己说好话呢?他战战兢兢地抬头往屋里一瞥,竟然看到叶霞娣从帐子里伸出头来,对他微笑。他这才明白,原来戴笠不会放掉任何一个美女。玩完姜毅英还没有尽兴,他又找来叶霞娣来泄火。

戴笠说:“看来我戴笠识人、用人还是有一套的,让齐五兄来没有错。既然如此,你一定能胜任更重要的工作,明天就随我到南京特务处本部上班吧。”

毛人凤一听欣喜若狂,连连道谢之后忙离开戴笠的住处,让他们淫男骚女继续厮混。

关于叶霞娣的去处,后面还有个故事。

叶霞娣毕业之后,被戴笠钦点到自己身边当秘书。每当要长时间坐车时,戴笠都会把叶霞娣带在车上,靠在她身上小憩一会儿,或者就地解决自己的需要。戴笠向来是换女人如换衣服,多少美艳女子也都是转眼就抛在脑后,重寻新欢。可是叶霞娣因为自己的乖巧和床上功夫一流,始终成为戴笠不愿更换的心爱情妇。

戴笠有一个打流时认识的结拜兄弟,也是蒋介石麾下鼎鼎大名的将领胡宗南。戴笠一直想要给胡宗南寻找一个配得上他的女人,多年来却没有遇上满意的。

戴笠也替他张罗过好几次,但是胡宗南总是不满意。戴笠问他:“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人?”胡宗南想了好久之后,给了一个让戴笠万般为难的答案:“我要么不找,要找就找一个师母那样的女人。”

胡宗南所说的师母就是宋美龄。宋氏姐妹风华绝代,是多么难得遇上的精灵。这样的女人要戴笠去哪里替他找?于是替胡宗南选妻的事就被搁置下了。

一段时间之后,忽然胡宗南打电话给戴笠,告诉他有人想要撮合自己和孔二小姐,想了解一下孔二小姐人品如何。

戴笠一听这话,马上跳起来抓着话筒大叫:“那个女人是妖怪,你绝对不能答应娶他。我马上就过来找你。”

放下电话,戴笠带着叶霞娣就匆匆坐上了汽车。看着戴笠皱眉的样子,叶霞娣温柔地捧着他的头,让他倚在自己胸前,替他按摩太阳穴,一边问他:“到底孔二小姐是个怎么样的人,让你烦恼成这样?”

戴笠说:“宋氏姐妹中只有宋霭龄生儿育女,因此孔二小姐就成了三姐妹的掌上明珠。从小她就被娇惯坏了,所以是无法无天。无论家事国事她都要插手过问,在外更是胡作非为,听说她还学着男人的样子,跟女人同居。你说这样的人嫁给了琴斋,他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叶霞娣微微一笑:“这事可不能告诉孔家你阻扰了胡宗南娶孔二小姐。”

戴笠叹口气说:“若非是琴斋的事,我也不会插手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给琴斋找到一位适合他的妻子,借此断掉孔家的念想。”

叶霞娣丰腴的手指滑过戴笠的脸,慵懒地说:“胡师长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哪个嫁给他的女人都会感到荣幸的。”

戴笠一把抓住叶霞娣的手说:“这么说你也想要嫁给他了?”

叶霞娣谄媚一笑说:“哪个跟过你的女人都不会想要离开。”

戴笠托起她的下巴,色迷迷地说了句:“多甜的小嘴,快让我尝尝。”随后就迫不得已地把她压在了身下。

在胡宗南的书房,听完孔二小姐的种种事迹之后,胡宗南心有余悸地擦了一把汗说:“幸好我多了个心眼,向你打听了一下,要不然娶了她不也跟坐牢一样?”

就在这时,叶霞娣端着戴笠带给胡宗南的礼物,扭动着腰肢送进房间,回眸一笑转身出去。胡宗南一下子被迷住了,久未展现的铁汉柔情开始涌动。

戴笠看胡宗南开始坐立不安,知道自己的美人计开始奏效,便继续敲边鼓:“胡兄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女人?我保证替你找到。”

胡宗南长叹一口气说:“我的要求可是高得很。她不仅要年轻美貌,而且要读过书,懂文化,能替我处理工作上的问题。还要仪表端庄,举止高贵,能够出席重要场合。最好还要留过学,懂得外语,能在我和美国人来往的时候做翻译。”

戴笠马上一口应承:“没问题!你给我两年时间,我保证交给你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

回去之后,戴笠便将叶霞娣亲自送到杨虎家中学习礼节和交际应酬。等到她举手投足都有了上流社会的气质之后,他又送她去美国学政治经济;回国后,设法使她在成都华西、金陵等大学当教授,尽力培养她。因为他怕“娣”字太过俗气,还自作主张给她改了个名字叫“叶霞翟”。

当焕然一新的叶霞翟出现在胡宗南面前时,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他抓着戴笠的手摇了又摇,什么都没说,两个老朋友的情意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戴笠死后,胡宗南送他的挽联上写着:“安乐与共,患难与共。”他们的部下总是在戏说,在他两人之间来说,还应加上“妻子与共”才更确切些。这些都是后话,按下不提。

编辑:镜花水月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