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康克清: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人

时间:2019-01-18 08:43:42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康克清,朱德夫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人。江西万安人,1911年9月7日出生在江西省吉安市万安县罗塘湾的一个贫苦渔家,1925年在本乡从事妇女工作。1926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7年任乡妇女协会常任秘书,1928年上井冈山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次年与朱德结婚,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全国妇联第三届副主席,第四、五届主席,第六届名誉主席,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主席,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康克清: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人康克清: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人

罗塘湾里弯又弯,穷人苦楚说不完;

朱毛领导闹革命,桂秀当了“花木兰”。

这是1928年康克清当红军时流传的一首歌谣,至今仍然脍炙人口。

江西省万安县罗塘湾位于赣江河边,有一片片绿草地,有一垄垄稻田,有一座座连绵青山,山水相映,风光绮丽。在旧社会,田地山岗被地主老财占有,农民脚打鼓一世苦,三荒五月饥难忍,十冬腊月寒难熬,穷人站在田地山岗仰头长叹!

诞生在一条小船上

1911年9月7日,一个秋凉星稀的夜晚,停泊在河湾里的一条小渔船上,一声呱呱的婴啼声,划破了夜澜的寂静,小船上增添了一条小生命,小船主人康年苟乐开了怀,虽然添的是千金,也给小船注入了生机。女婴满月后,康年苟心想该给婴儿取个乳名。他怀抱婴儿坐在船头上,望着滔滔奔流的赣江,想到时下正是桂花飘香的时节,给女婴取了个乳名“桂秀”。

康桂秀的父亲康年苟忠厚老实,是个劳而又苦的农民,母亲黄年姑是苦瓜藤上结的瓜,为人善良。旧社会康年苟家穷得响叮当,租种地主几亩地,每年放下禾镰交了地租就糊不住口,过的是“糠菜代粮米穿汤”的日子。为了生计,在亲友的热心帮助下,买了一条小渔船,从事捕鱼谋生,终年漂泊在赣江上,历尽沧海之苦。

旧社会穷人头上三把刀,苛捐杂税租难交。就在康桂秀出生两个多月后,康年苟因交不起渔税被衙门抓去坐牢,在牢房里认识了本乡老港村难友肖庆仲。两人患难相交,互诉衷肠。康年苟整日愁眉苦脸,诉说家里无米下锅。孩子生下才两个多月,孩子妈缺奶,孩子怎么活,这个世道孩子真可怜!听了康年苟的一席辛酸话,肖庆仲十分同情,劝慰他道:“孩子没奶吃,与其饿死,不如送人做童养媳。我有个姑父叫罗奇圭,是大禾场村人。他为人忠厚老实,有个儿子,想带个童养媳。如你同意,我可以牵线搭桥。”康年苟听后心想,这年头,把孩子送人也是个活命办法,踌躇了一会后回答:“这样的大事要跟孩子妈商量,我一个人不能做主。”

两个月后肖庆仲、康年苟先后出了牢房。肖庆仲心里装着为难友康年苟找亲家的善事,直奔大禾场村姑父罗奇圭家说合。在旧社会,穷人疼穷人,罗奇圭满口答应了这门亲事。罗奇圭俩夫妇勤劳节俭,心地善良,对于有困难的人总是乐于帮助,康年苟俩夫妇也就放得心过。

成为罗家的童养媳

这年腊月,罗奇圭选了个良辰吉日,提着装有酒肉的篮子去康家抱孩子。那天寒风凛冽,黄年姑抱着孩子难舍难分,全身发抖,眼泪似水流。孩儿呱呱地叫,这叫声是那么凄厉,左右邻居见了此情景十分怜悯。罗奇圭心里也十分难过,走上前去安慰了几句孩子的妈。孩子康桂秀过门到罗家后,养父母细心抚养,虽然家境也贫穷,但总比康年苟家好一些。旧社会穷人难娶媳妇,罗奇圭带个童养媳,便可了却这个心事。但事与愿违,不久罗家的小儿患病夭折,康桂秀就成为罗家的养女,与罗家父母相依为命。

罗奇圭夫妇爱养女如命,养女是他俩心肝上的一块肉。夫妇俩像燕子衔食,有点什么好的总是让给养女吃。桂秀的童年虽然是在苦水里泡大的,但和千千万万的孩儿一样享受到了母恩父爱的温暖。康桂秀从小就热爱劳动,三四岁时妈妈去菜地里种菜,她也跟着去。她细心观察妈妈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长到六七岁时就会干菜地里的活了。十二三岁时学会了煮饭、炒菜、洗衣、做针线活、下水田干农活,十四五岁时长得又高又大,身体结实粗壮,成为家庭的劳动力了。有一年,天旱地干,稻田里缺水,禾苗快枯黄了,养父又不在家,康桂秀在塘里装上水车,一个人车起水来,头顶烈日,脚踏车轮,劳累了一天,稻田里灌满了水。养父回家看到禾苗得救了,乐滋滋地笑着说:“我的好闺女,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桂秀待人诚实,从不撒谎,做错了事就自己承认,不隐瞒不推脱。有一天她和几个姐妹去野外放牛,一到野外只管自己采野菜,牛跑到人家的菜园里把菜吃掉了,别的女孩催她快把牛牵走离开此地,省得惹麻烦。桂秀说不能这样做,损害了人家的东西我有错,挨打挨骂也应该!回到家里,桂秀把牛吃掉人家菜地里的菜这事告诉了妈妈,妈妈一听给她使了一个眼色,暗示她不要做声。桂秀对妈妈说:“这不行呀!我家的牛吃掉了伯母家的菜,我不承认会冤枉别人的,只要承认错,赔个礼,给菜地浇上肥,伯母会原谅的。”桂秀这样谦逊认错,被牛吃掉菜的那位伯母不仅没有生气责怪,反而还对人说,桂秀这孩子人品好。

养父罗奇圭爱好古戏,满腹戏文,得意的时候常给桂秀讲点《穆桂英挂帅》《花木兰从军》等故事,桂秀依偎在养父的膝前听得入神入迷,说:“爸爸,我长大了也要做个花木兰。”养父罗奇圭哼了一声:“这样的世道过得太艰难了,有朝一日你能做花木兰就有出息。”

光阴荏苒,岁月流逝。转眼间桂秀已是十五六岁的姑娘了。封建社会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被当做不可逆忤的圣条。有一天,一位媒婆上门来说亲。桂秀的父亲思想是开明的,他正好不在家,如在家那个媒婆就难以进门。那个媒婆油嘴滑舌,说得桂秀的娘神魂颠倒。桂秀从外回家看到媒婆的丑态,不由得心中怒火升起,大步走到媒婆面前严厉指责:“你这个媒婆游手好闲,花言巧语骗人,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不快点滚出去,我就到农会状告你。”吓得那位媒婆夹着尾巴悄然逃遁。这件事很快在村里传开了,同龄的姐妹对桂秀的胆识无不夸赞和敬佩!桂秀抗媒拒婚之时,正值罗塘湾里农民运动之火熊熊燃起,桂秀受到穷人翻身闹革命的思想熏陶,出头之日来到了。

卷入农运风暴

大革命时期,万安农运基础较好。1926年5月就开始兴起农民运动,县、区、乡成立了农协组织。当时,在南昌朱德创办的军官教导团当政治教官的曾天宇,是万安县罗塘湾人,他奉朱德的派遣,于1927年3月回万安指导农民运动,后以省委特派员的身份领导万安农运工作。罗塘湾是万安革命活动的中心,罗塘湾的农运工作是全县的一面旗帜,桂秀的养父罗奇圭是罗塘湾的农运骨干。在革命思想的影响下,康桂秀卷入了农民运动的风暴,参加了少先队和妇女协会,担任妇女会的干部,后来当上了区妇女会的宣传委员,办训练班,组织宣传队,积极活跃地开展革命工作,宣传穷人要革命,反对封建剥削压迫,禁止虐待妇女、岐视童养媳,废除封建买卖婚姻,提倡男女平等,发动妇女参加打土豪、分田地运动。她经常带领一伙姐妹在南坝洲上习武操练,发动妇女剪发,“剪了头发件件好,随时出外跑,省得梳妆来打扮,前照又后照;省得金来省得银,我们是穷苦人”。这首“剪发歌”昂扬响亮,扣人心弦,桂秀带头剪发做出榜样。

在南昌八一起义的影响下,1927年冬至1928年1月,曾天宇、张世熙、陈正人等领导万安农民武装暴动,先后四次攻打县城,取得了万安农民武装暴动的胜利,成立了江西省第一个县苏维埃政权。此期间,康桂秀是武装暴动队的队员,她拿起了梭镖武器,参加了武装暴动斗争。熬硝、做火药、造松树炮,她都身先士卒,吃苦耐劳。在攻打县城的战斗中,她英勇无畏,冲锋陷阵,受到攻城指挥部的表扬。

万安农民武装暴动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国民党反动派立即调集大批反动武装前来镇压。一时间,万安上空乌云滚滚,一片白色恐怖。在井冈山的毛泽东十分关注万安暴动的形势,指示万安农军分散力量,转入山区,保存实力,进行游击斗争。万安的革命形势转入低潮,罗塘湾的革命活动处于秘密状态。

跟随陈毅上井冈山

1928年秋,陈毅从井冈山来到万安县罗塘湾与万安党组织接上了头,了解万安暴动后的革命形势,鼓励万安同志坚定革命信念,继续坚持斗争。为了保存革命力量,陈毅鼓励愿意上井冈山当红军的跟他上井冈山。革命青年争相报名。康桂秀早就盼望有这么一天,她自告奋勇报名要当红军。这时负责报名的同志说:“不行呀,不知道上级要不要女的当红军。”桂秀理直气壮地说:“革命不分男女,女的也可以做革命工作,我能烧火煮饭,也能学会打枪打炮,古代有花木兰从军,我就不能当红军?”坐在报名处一边的陈毅看到她身强体壮,又这样坚决迫切,笑了起来,点了一下头,算是应允了。养父罗奇圭也要求陈毅收下女儿。

9月16日是一个晴朗的日子,艳阳高照,康桂秀告别了父母和家乡亲人,和80个农民一起,浩浩荡荡,英姿飒飒,高唱“当兵就要当红军,工农处处来欢迎,官长士兵都一样,没有人来压迫人”之歌,跟随着陈毅上了井冈山。以上便是毛泽东选集《井冈山的斗争》一文里提到的“万安八十个农民上井冈山”的来由。

从此,康桂秀开始了她漫漫的革命征程。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后,她在井冈山改名为康克清,1929年与朱德结婚,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康克清从一农家童养媳走上革命道路,南征北战,戎马一生,终于成为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领导人。康克清是中国共产党第七至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历任全国妇联第三届副主席,第四、五届主席,第六届名誉主席,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主席,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92年4月22日12时04分在北京逝世。

在康克清诞辰100周年之际,笔者写下这些,以表缅怀之情。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康克清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