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莫斯科保卫战:一个冬天的神话

时间:2019-01-17 12:13:26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1941年9月30日至1942年4月20日,苏军所进行的莫斯科保卫战,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大规模的城市保卫战,也是人类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保卫战。特别是在法西斯大兵压境的危急关头,苏联红军所举行的“红场阅兵”,更是被世人称之为“一个冬天的神话”。

莫斯科保卫战:一个冬天的神话莫斯科保卫战:一个冬天的神话

从“巴巴罗萨”到“台风”

1941年9月21日午餐时分,东普鲁士腊斯登堡。希特勒的大本营仿佛凝聚了整个德国的那种急不可待和幸灾乐祸的感情,盛满冰块的银质小桶里放满了一瓶瓶法国香槟酒,侍者们把夹有鱼子酱、火腿和鲑鱼的面包片分放到一个个的盘子里,酒杯里斟满了白兰地、威士忌、杜松子酒……

希特勒满面红光,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似乎比平时温柔了许多,在餐桌旁开始了他那著名的“室内演说”:“6月22日早晨,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战役开始了。一切都按计划发展,我们在北翼围困了列宁格勒,在南翼占领了基铺,在中央攻占了斯摩棱斯克,通往莫斯科的门户已被我们打开了!”

突然,希特勒用手一拍桌子,“砰”地一声,力量之大使桌子上五颜六色的酒杯有几个倒下,将里面的酒洒了一桌子。希特勒接着说:“我已经决定,我们下一个进攻的目标就是莫斯科!莫斯科将在冬天到来之前被摧毁,完全从地球上抹掉!”说完,希特勒的手在空中有力地一挥。

在座的帝国军官们不失时机地赶紧全体起立,端起酒杯。顿时,室内响起一片酒杯的碰撞声、笑声……

9月30日,希特勒亲自签订了进攻莫斯科的军事行动计划,此计划的代号为“台风”。

9月,对于莫斯科人民来说应该是最美好的季节,莫斯科郊外的森林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苍山翠松间的枫叶红了,山果黄了,就好像一幅色彩斑斓的美丽图画呈现在人们面前。然而,1941年的这一美好秋色却不能像往常那样给莫斯科人民带来欢乐。

此时此刻,法西斯的战车正在隆隆东进,一场猛烈的“台风”正在向着莫斯科刮来,保卫莫斯科的战争就要开始了。

莫斯科是苏联最大的城市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交通中心。它位于东欧平原的中部,莫斯科河两岸,同伏尔加河有河道相连接,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1812年,拿破仑占领莫斯科并焚烧了这座城市,名将库图佐夫率领的俄国军队和人民一起打败了拿破仑并迫使他仓皇撤退。十月革命后,苏联政府于1918年3月10日将首都由列宁格勒迁入莫斯科。

现在,法西斯暴徒正逼近莫斯科,这座伟大的城市将接受严峻的考验。

法西斯德军的准备可谓全面而周到,他们和往常一样,打算以坦克重兵集团的强大突击力突破苏军的防御体系,并同步兵协同,合围与消灭保卫莫斯科的苏军主要兵力于维亚兹马和布良斯克地区。然后各步兵师开始从正面进攻莫斯科,而坦克和摩托化集团则从南北两翼迂回莫斯科。

9月30日,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由古德里安统帅的坦克集群宛如一张弯弓,扣上了强劲的利箭,钢铁的箭头直指布良斯克和维亚兹马。

从乌克兰到莫斯科,古德里安的部队进展神速。10月里的一天,他和他的部队竟然挺进了80公里。不到三天,他们就占领了布良斯克战线以东200公里的奥勒尔。进展之神速,以至于当德军坦克隆隆开入奥勒尔城时,电车上的乘客纷纷向他们招手致意,这些乘客还误以为是苏军的装甲部队了。

占领奥勒尔后的德军,迅速切断了布良斯克—奥勒尔公路,并一举攻占卡拉切夫,紧接着又向布良斯克迂回包抄前进。10月6日,布良斯克被德军攻占。

与此同时,德军第9和第4集团军分别以第3和第4装甲集群在杜霍夫希纳和罗斯拉夫利方向实施猛烈进攻,他们来势汹汹,像一股破坏力极大的飓风一样横扫而来。德军迅速突破了苏军的防御阵地,并从南北两面,急速地向维亚兹马冲去。古德里安的坦克第2集团军与南进的德第2集团军一起,10月7日在布良斯克以南包围了苏军第13集团军和第3集团军一部,在布良斯克以北包围了苏军第50集团军的部分兵力。

10月13日,被围的苏3个集团军虽经英勇抵抗,但大部被歼,一部分退守在莫扎伊斯克防线,有的在敌后展开游击战。至此,“台风”计划的第一阶段行动已告完成,莫斯科的第一道防线已被德军的钢铁洪流冲开一道可怕的缺口。

从10月13日起,几乎在通往莫斯科的所有重要作战方向上都开始了激烈的战斗:莫斯科西南160公里的卡卢加于13日陷落;接着离首都仅150公里的加里宁也被夺占;距离莫斯科仅100公里的鲍罗季诺也遭到了德军的致命一击。莫斯科处于十分危急之中。

第一阶段的顺利进展,使希特勒觉得东方战役的胜利已是板上定钉了。

希特勒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他认为攻占莫斯科简直是探囊取物。于是,10月7日,希特勒专门签署了一项最高统帅部的命令:不准包克接受莫斯科的投降,即使主动投降也不予接受;德国军队也不需要进入莫斯科,只需用炮击和轰炸予以毁灭。

另外,希特勒觉得光用炮火还不够——还需要加上大量的燃烧弹和高爆炸药,直到把莫斯科夷为平地才能解除内心深处对布尔什维克主义的仇恨。

法西斯处心积虑地要把厄运降落在莫斯科头上,如今它又确实像一群饿狼一样疯狂地向她扑来!莫斯科——这座伟大的城市,着实让全世界屏住气息。

众志成城

莫斯科已成为最靠近前线的城市了。在这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以斯大林为首的国防委员会作出在莫斯科近郊歼灭德军的决定,采取攻势防御的果断措施。根据斯大林的指示,苏联红军依靠前线防御工事系统,组织了坚强的攻势防御,以削弱和消耗德军的有生力量,赢得时间,准备集中后备力量,在一定时机转入反攻,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

在1941年10月的艰难日子里,负责保卫莫斯科的西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发出了告全军书,其中写道:“同志们!在我国面临严重危险的时刻,每个军人的生命应该属于祖国。祖国号召我们要成为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堵住法西斯匪帮去亲爱的莫斯科的道路……”

在当时莫斯科有一句很流行的话,“俄罗斯虽大,但已无处可退却,因为后面就是莫斯科。”就充分说明了当时的危急情况和莫斯科军民高涨的士气。

根据斯大林的命令,10月17日新建立了加里宁方面军,从莫斯科西北面阻击德军的进攻。10月19日,国防委员会号召首都人民要不惜一切代价,配合红军,誓死保卫莫斯科。20日,《真理报》发表《阻止敌人向莫斯科前进》的社论,动员全市人民在敌人到达首都之前,用自己的鲜血把他们埋葬。莫斯科召开全市积极分子大会,号召全市人民把首都变成一座攻不破的钢铁堡垒。

在莫斯科最危急的日子里,全市人民积极响应党组织的号召,表现出了一种“临危不惧、气壮山河,誓与敌人决一死战”的英雄气概。他们豪迈地说,敌人在哪里进攻,我们就在哪里歼灭他们!我们要在红场上为列宁而战斗,决不让纳粹的血手玷污列宁的陵墓! 人民群众的巨大支持,使前线的指战员深深地感受到,全城的人都在保卫首都,全国都在保卫首都,这给了他们进行莫斯科保卫战的巨大鼓舞。朱可夫在他后来的回忆录中对此深有感触地说:“当我们谈到莫斯科保卫战的英勇战绩时,我们所指的不仅仅是军队英雄的战士、指挥员和政治工作人员的战绩。在西方面军以及在而后各次战役中之所以能取得胜利,完全是首都及莫斯科军民团结一致和共同努力的结果,是全国、全体苏联人民对军队和首都保卫者进行有效支援的结果。”

红场大阅兵

希特勒就剩下一个莫斯科了,本来他认为苏军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他的装甲铁蹄稍向前驱,克里姆林宫就会挂起万字旗,斯大林就会向他低头。但是,随着苏军愈来愈强的抵抗和天气的变冷,慢慢地在希特勒的心头开始蒙上了一层阴影,很快他就意识到“斯大林是他真正的对手”。

历史总会出现某种惊人的相似之处。1812年,拿破仑统帅着浩浩荡荡的法兰西大军横扫欧洲,但在莫斯科城下却大败而归。据说,那是上帝拯救了俄罗斯,因为就在拿破仑胜利在望时,严寒突然降临。

1941年的冬天,上帝又一次站到了俄罗斯人的一边。10月1日,莫斯科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10月6日,莫斯科周围的广大地区就飘飘扬扬地下起了第一场冬雪。越来越坏的天气使德军的“台风”计划开始时的那种神速,就好像突然踩了紧急煞车般一下子停了下来。连绵的秋雨使许多河流决堤,大片大片的地区变成粘如胶状的沼泽,德军不得不听任烂泥的摆布,道路上的稀泥经常没到膝盖,乘车行进的大军不得不停下来,正在打仗的坦克也不得不撤下来,去拖拽陷在泥坑里的大炮和弹药车。步兵在泥泞中一步一滑,弄得疲惫不堪。

然而,在大雪中的德军真可说是“雪上加霜”。11月3日,第一次寒潮袭来,气温一下子就降至零摄氏度以下,而且还正在迅速下降。11月13日,零下8摄氏度;27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凛冽寒风,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使莫斯科的气温降至零下40摄氏度。地面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德军的机械化部队终于又可以重新开动了。但是,把坦克从泥泞中解救出来的严寒,却无情地摧残着那些不得不驱车作战的士兵。

冬天,使德军面临着更大的困难:后勤供应不足,缺乏防寒设施。许多士兵穿着单薄的夏衣,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不少人严重冻伤。数以千计的德军士兵被冻成残废,许多人染上了使人寒颤不止、全身无力的疟疾。寒冷的天气使得大炮上的瞄准镜失去了作用。燃料常常冻结,汽油也冻成了粘糊状,发动坦克时,得先在底下点火烘烤一阵才行。抱怨、沮丧情绪开始充斥德军,许多人开始谈起1812年拿破仑的失败和俄国在塔鲁季诺的纪念碑,他们无可奈何地叹息道:上帝为什么总是偏袒俄罗斯呢?

然而,冬天的来临,却使希特勒愈加催促着法西斯德军向莫斯科发起新的更加猛烈的攻击。他要抓紧时间摧毁莫斯科!严寒也同样给苏联军民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他们不得不在寒冷彻骨的天气里挖防坦克壕、设置障碍物等。但是,在严寒中长大的红军将士是在本土作战,供给和适应力要比德军强得多;苏军的机枪都披着抢套,以防止冻坏;武器上涂有冬季润滑油,使用非常灵活;士兵穿得暖暖的,足以御寒……

但斯大林不仅要使自己的将士们穿得暖和,而且还要使他们在精神上更加饱满,为了排除自开战以来的晦暗气氛,他决定在德军的炮火声中举行传统的红场十月革命阅兵式。

1941年11月1日,一辆黑色吉斯-101小轿车,把正在前线鏖战的朱可夫送进了克里姆林宫。

汽车在一处台阶前停下,朱可夫走下车,疾步登上台阶。台阶上的两扇雕花大门同时打开。他进门后,沿着一条比较狭窄但光线充足的走廊走了一段,然后从一条很普通的窄窄的楼梯登上二楼。二楼的走廊宽敞多了,铺着红色的长条地毯,走过十多米,朱可夫来到一扇高大的深棕色大门前。

这条路他不知走了多少遍,现在确实依然照旧。他习惯地正了正军帽,扯了扯军上衣的下缀,准备进去见斯大林。斯大林只是通知他来克里姆林宫开会,内容并没有讲,但他认定情况肯定很重要,于是接到通知后就风风火火、马不停蹄地赶紧从前线回来。

朱可夫跨进门,他看到在一张铺着绿呢长桌的两边几乎坐着所有的政治局委员和国防委员会成员,斯大林坐在长桌一端。朱可夫与众人打过招呼后,在斯大林示意下坐在长桌的左侧一边。斯大林缓缓站起身来,从桌子一侧慢慢走到朱可夫身后,然后说道:“朱可夫同志,政治局和国防委员会有一个打算,今年的十月革命节,除了要召开庆祝大会外,还要在红场举行阅兵式。我们请你来,就是想听听作为直接负责保卫首都的方面军司令员你的意见,你认为如何?前线的形势允许我们搞阅兵式吗?”

斯大林的话音一落,长桌两旁所有的目光都以探寻的神色注视着朱可夫的脸。朱可夫清楚地知道,他的回答不管是肯定还是否定都事关重大。

在敌人眼皮底下搞阅兵式,危险性是不言而喻的,否则,斯大林也就不会请他来商量。可是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不仅隆重地庆祝节日,还搞阅兵式,这不仅能充分显示出对法西斯的蔑视,对本国军民的鼓舞,而且还能给全世界一切同情和支持者们一种莫大的宽慰,说到底,它甚至比在前线消灭法西斯几个集团军所引起的震动和反响还要大。

一想到这里,朱可夫便很坚定地说:

“这个想法我认为是可行的。据我们的观察分析,敌人正在全线构筑防御阵地,各条战线上的进攻基本都已停止。这说明敌人在最近几天内不会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在前一段作战的严重损耗,加之不利于机械化兵团行动的恶劣天气,补给不足等等,都不允许他们马上发动新的地面进攻。但是,危险是有的,这就是敌人的空袭。”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到众人或是朝着朱可夫点头,或是相互对视着点头。

“你有什么建议吗?”斯大林不慌不忙地问道。

“我建议加强对空防御,增大高射炮的密度,同时,把友邻方面军的战斗机调一些到莫斯科附近待命。这样构成空中和地面双重打击力量。”

众人纷纷表示同意并作了一些具体的补充。

“我们的意见是一致的,”斯大林最后坚定地说,“就是说,阅兵式一定要搞,而且还要通过无线电向全国实况转播。”

1941年11月6日上午,先是在马雅科夫斯基地铁站大厅举行了十月革命节庆祝大会,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斯大林作了演说:“同志们!今天是在严重情况下庆祝十月革命24周年的。德国强盗背信弃义的进攻和强加于我们的战争,造成了对我国的威胁,……而我们的国家,我们举国上下,却已经组成了一个统一的战斗堡垒,同我们陆海军一起,共同粉碎德国侵略者。……彻底粉碎德国侵略者!消灭德国占领军!我们光荣的祖国、我们祖国的自由、我们祖国的独立万岁!在列宁的旗帜下向胜利前进!”

斯大林慷慨激昂的演说,回荡在莫斯科红场的上空,通过电波又传到前线的战壕,传到掩蔽所,传遍了苏联各地。使正处于法西斯铁蹄蹂躏之下的人民群众得到了极大的鼓舞,使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从中看到了希望……

11月7日中午,灰色云层压得很低很低,纷纷扬扬的雪片无声地飘落下来,落在圣母天主教堂巨大的圆顶上,落在克里姆林宫围墙外的红场上,落在红场上排成方队肃立的红军将士的身上。塔楼上的大钟,敲了8下,斯大林等人健步登上列宁墓,这时没有掌声和欢呼声,整个红场一片寂静,甚至都能听得见雪片沙沙的落地声。

“红军战士们,指挥员和工作人员们,所有劳动者们,虽然我们今天是在极其严重的情况下庆祝十月革命24周年的,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可怕,我们的国家曾经经历过比现在的处境更加危急的日子。想想1918年的情形吧……比起那时,我们现在要好得多。因此,我们一定能够而且一定会战胜德军侵略者,这是不用怀疑的!”斯大林讲到这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儿,舒展开粗粗的眉毛,向着飞雪飘扬的红场,向着静静站在飞雪中的红军将士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全世界都在注视着你们,处在德国侵略者压迫之下的欧洲各国人民都注视着你们,伟大的解放使命已经落在你们身上。你们不要辜负这一崇高使命!你们进行的战争是解放战争,是正义战争。让米哈伊尔·库图佐夫的英勇形象鼓舞着我们!让伟大的列宁胜利的旗帜引导我们!”斯大林抬起右臂向前方有力地一挥,结束了他的讲话。

阅兵式开始了。最先走过列宁墓接受检阅的是身穿呢大衣、头戴皮军帽的军校学员方队,接着是穿着白色带帽雪地伪装服的摩托化步兵分队,穿着深蓝色呢大衣的水兵方队……最后是坦克编队隆隆驶过红场,那马达的轰鸣和履带转动所产生的巨响,震撼着红场,震撼着大地,也震撼着每一个人。斯大林默默地伫立着,目送着从列宁墓前列队走过的队伍,他们大多数就这样带着人民的期望,直接从红场开赴正在鏖战的前线。

希特勒大发雷霆

1941年11月7日,希特勒正在设于腊斯登堡的“狼穴”大本营里,满心欢喜地等着包克能够给他带来攻占莫斯科的好消息,却万万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红场阅兵这样一个绝妙的“好消息”。

斯大林在红场阅兵的消息,传到希特勒的耳朵里时,已是当天傍晚了。闻听此言,希特勒大发雷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斯大林竟然能在德国空军的机翼底下检阅部队!这是对帝国空军的公然蔑视、蔑视!……”希特勒歇斯底里发作了一阵子,觉得还不足以消除心头之恨,于是大声喊道:“哈尔德,你马上与包克联系,问问他,为什么在今天放过了俄国人?难道他对俄国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吗?不知道11月7日这一天对他们有多么重要,因而对我们来说也就十分重要吗?红场阅兵……这是一种挑衅,赤裸裸地挑衅!对这种挑衅,只能用炸弹加倍惩罚!告诉包克,今天晚上必须对莫斯科实施最猛烈的空袭!”恼怒之下的希特勒立即调兵遣将并敦促包克再次从地面进攻莫斯科。

按照希特勒的要求,新的进攻莫斯科计划,德军将组成两大重兵突击集团,从莫斯科的西北和西南两翼实施突击。赫普纳的第4装甲集群与赖因哈特的第3装甲集群并拢,在施特劳斯第9集团军的配合下向沃洛科拉姆斯克、克林方向进攻,力争从西北接近并迂回包抄莫斯科,如有可能就从北面突破。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团军向高图拉、卡希拉、科洛姆纳进攻,从南面逼近莫斯科。而莫斯科以西宽大的正面,则由克鲁元帅的第4集团军实施攻击。这样,在战役打响后,力求形成这样一种态势:在莫斯科周围,兵力部署犹如一个半张开的巨掌,上边是并拢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下面是最粗的大拇指,中间则是密不透风的手掌心儿。希特勒认为,这个“巨掌”对莫斯科既可以掐,又可以捏,直至将它死死地攥在手心里!

希特勒对他的这份“杰作”可说是极为满意,于是向部队下达了战斗指令:从11月13日起,中央集团军群全线开始进攻,目标——莫斯科!

莫斯科成千上万的军民在“坚决死守莫斯科”战斗口号的鼓舞下,在最危急的时刻,在每一寸土地上与法西斯展开了拼死作战,使德军每前进半步都要付出无数血的代价。但德军在开始的几天总算还给希特勒争气,进攻频频得手,推进速度虽说不是太快,但却一步步地向莫斯科逼近。而随着德军的逼近,苏军的抵抗也越来越顽强,常常是打得整营、整团地不剩一人为止。到12月3日,德军第4坦克集团军在遭受重大损失后攻占了红波利亚纳。

这个红波利亚纳,今天已改名为梅季希,它是在莫斯科西北郊,距莫斯科仅有27公里,从这里坦克最多一个小时便能抵达莫斯科城。闻讯赶来的“中央”集团军群司令、陆军元帅包克站在塔楼顶部,手拿望远镜,当克里姆林宫尖顶那颗闪闪发光的红星尽收眼底时,他嘴里低声自言自语:“看到了,红星……我总算看到莫斯科了……”

然而,包克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不仅是他此生此世所能到达的距莫斯科最近的地点,而且也是德国军队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看到莫斯科。他很快就发现,那颗红星是那么地可望而不可及,它虽然近在咫尺,却又像天空的星星一样是那么地遥远、遥远……

“球门”前的奋勇扑救

12月初,莫斯科已是寒冬季节。白皑皑的莫斯科郊外,凛冽的寒风裹着卷起的层层雪浪,阵阵呼啸,铺天盖地而来,就仿佛要把整个大地吞没似地昼夜不停。

温度计的水银柱在急剧下降。在这零下40多摄氏度的冰天雪地中,一些身着单衣,紧裹破毛毯的德国官兵在呼啸的北风中冻得瑟瑟发抖,他们一边哆嗦,一边捉身上的虱子。在田野上堑壕边,顿河冰水中,到处可见冻僵了的德国兵的尸体,而那些已冻得奄奄一息的士兵们,望着满天越下越大的鹅毛大雪,都在绝望中无可奈何地痛苦呻吟着。

1941年12月4日,苏第16集团军在红波利亚纳地区发起反击。红波利亚纳镇几易其手,苏军与德军在镇外展开坦克战,镇内则进行巷战。战斗异常激烈,整整持续了一整天,直到天黑,苏军终于把德军逐出红波利亚纳。

与红波利亚纳地区相仿,莫斯科周围其他地区的战斗也是呈白热化状态,战斗的双方就犹如角逐的足球场,德军的前锋已将球带入禁区,正在寻找一切机会企图“破门”而入,而苏军“后卫”也是拼命扑救、补位,死死地保护着自己的大门。双方都是不遗余力,而且双方都知道这是最后关头,谁能坚持住,谁就能取胜。

12月5日,对苏军来说是整个莫斯科保卫战最关键的一天,而纳粹将领们则称之为“最黑暗悲惨的一天”。这一天,德军在环绕莫斯科周围320多公里的半园型阵地上,全线被苏军制止住了。不仅如此,古德里安自从他那支所向无敌的装甲部队踏平波兰以来,第一次被迫后撤,以便在坚硬的冰天雪地上组织起一道防线。然而,德国人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苏军的反攻开始了。

1941年12月6日,大雪铺天盖地,整个战区一片银白。朱可夫的西方面军首先从莫斯科的西北发起了反攻,接着在莫斯科前沿北起加里宁,南至叶列茨长达1000多公里的战线上,苏军7个军团和两个骑兵军——共计100个师——全线出击。

听到反攻的消息和命令,红军将士们无不兴奋异常。半年来失败的耻辱退却的痛苦对入侵者的仇恨,此刻都将转化为一种巨大的能量,推动着他们对疲惫不堪的德军发起猛烈的攻击。他们都怀着这样一个心愿:“是该出口气了,让法西斯看看上西天的路,也让他们尝尝背后挨枪子儿的滋味!”

反攻的第一天,科涅夫率领的加里宁方面军就突破了德军的防御前沿,越过封冰的伏尔加河上游之后,猛扑精疲力尽的德军。他们进展神速,很快就插进到德军第9集团军的右翼,到达了德军后方大约20公里的图尔吉诺沃。

第29、第31集团军在当天即渡过伏尔加河,对固守在加里宁的德军第9集团军的交通线构成严重威胁。第30集团军在骁勇善战的列柳申科将军率领下,迅速击溃德军在德米特罗夫西北的抵抗,冲向克林地区,威胁着德军第3、第4坦克集群的后方。库兹涅佐夫率第1突击集团军在德米特罗夫以南进攻,并越过莫斯科和加里宁铁路。第20和第16集团军的进攻更是顺利。12月9日第20集团军粉碎了德军的顽强抵抗,将德军驱逐出索尔奇诺戈尔斯克,12月8日第16集团军解放了克留科沃,并开始向伊斯特拉水库发起进攻。此外,戈沃罗夫将军指挥的第5集团军也积极向前推进,从而有力地保证了第16集团军的进攻。

在参加反攻的部队中有新从内地及远东地区调来的,也有长期坚守莫斯科防线的;有新入伍的,也有久经沙场的。这样一支有着步兵、炮兵、坦克兵、骑兵和空军组成的强大反击兵力,是德军做梦也没有想到的。等到包克反应过来,苏军的攻势已是锐不可挡。从12月7日起,反攻速度不断加快,反攻的前3天,苏军便推进了30公里至50公里,而且攻势一浪高过一浪,战果也越来越大。

在反击中为扩大战果,斯大林特意将西方面军航空兵的飞机增加至1000多架,这大大超过了德中央集团军群的飞机数量。强大的反击部队在航空兵的有力支援下,越战越勇,到1942年1月初,苏军完全击溃了窜至莫斯科城下的德“中央”集团军群的突击兵团,德军被迫后退100公里至250公里,从而解除了德军对莫斯科的直接威胁。

当苏军发起反击时,正在受冻挨饿的德军不得不在没有足够冬季装备的条件下进行激烈的战斗,他们伤亡惨重,根本无力阻止苏军的攻势,防线到处出现危机并被迫撤退。德“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包克元帅几天前,还准备乘坐第一辆坦克冲进莫斯科城,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并且准备将他的部队撤往库尔斯克—奥廖尔—勒尔一线作为德军的“冬季阵地”。

“卡秋莎”在怒吼

1942年1月5日,斯大林向红军发出指示:不给德寇任何喘息的机会,不停顿地把他们向西驱赶。1月8日,苏波罗的海舰队、黑海舰队的舰桅高昂,海军战士将炮弹填进了炮膛,莫斯科郊外野战机场上的战鹰满载航空炸弹,振翅待飞。从列宁格勒城外雪深齐腰的森林,到莫斯科以西冰封的大地,从静静的顿河流淌过的

乌克兰平原,到黑海北岸的克里木岛,苏军在这条纵贯南北的战线上,9个方面军110多万将士正在整装待发,收复失地大总攻的战幕即将拉开。

随着红色信号弹飞上天空,威力巨大的“卡秋莎”首先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一时之间从空中到地面雷声滚滚火光冲天,苏军的全线总攻开始了。

总攻首先以加里宁方面军实施的瑟乔夫卡—维亚兹马战役开始,这一战役也是勒热夫——维亚兹马进攻战役的一部分。进攻的第一天,方面军的第39集团军就在勒热夫以西突破德军防御,至1月21日挺进80公里至90公里,前出至德军第9集团军勒热夫集团的后方。26日清晨,方面军的第22、第29集团军即在奥列尼诺包围了德军约7个师。

骑兵第11军从正面突至维亚兹马,并切断了维亚兹马——斯摩棱斯克公路。

西方面军以9个集团军和2个骑兵军实施的勒热夫——维亚兹马进攻战役,1月10日开始发起攻击。方面军的右翼第1突击集团军第20和第16集团军在突破德军沃洛科拉姆斯克防线后,于17日切断了莫斯科——勒热夫铁路。方面军中线部队第5、第33集团军于1月20日收复莫扎伊斯克;第43集团军则向尤赫诺夫方向进攻。方面军左翼的第49、第50集团军和近卫第1军、第10集团军从北面和南面迂回包抄了由德军第9集团军约9个师组成的尤赫诺夫集团,这就使苏第33集团军和近卫骑兵第1军分别在尤赫诺夫以北及其以南突入德军后方,并开始向维亚兹马展开攻击。为配合正面部队围歼维亚兹马的德军,苏军还从1月中旬至2月中旬先后在维亚兹马东南地域,以空降第201旅、第8旅和第4军主力1万多人实施了空降。到4月20日左右,苏军又向西推进了100公里至350公里,收复了莫斯科州、加里宁州、图拉州等莫斯科以西大部地区。希特勒占领莫斯科的企图完全化为了泡影。

1942年4月,暖流融化了伏尔加河的坚冰,解冻的土地开始散发出浓郁醉人的春天气息,随着春季泥泞时期的到来,苏军开始转入防御。至此,莫斯科保卫战以苏军的伟大胜利而告结束。在此战役中德军损失官兵50余万人(其中冻死冻伤10万余人),坦克1300辆,火炮2500门,汽车1.5万辆。

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在20世纪世界战争史上具有重大的政治和军事意义,它不仅粉碎了希特勒闪击速胜的企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德军第一次遭到重大失败,为战争形势的根本扭转奠定了基础,从而成为20世纪“一个冬天的神话”。战争的胜利使德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了,给苏联人民以极大的鼓舞,坚定了夺取最后胜利的信心,同时也给世界反法西斯斗争的各国人民以巨大鼓舞,促进了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形成和发展,为最后战胜法西斯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