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中国古代女户需定期上缴自己女儿

时间:2019-01-15 14:26:14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要想理解晋朝士兵的状况,还要从当时的兵制说起。自三国时代,中国就开始实行军户制度。就是说,你要是个当兵的,你就要加入军籍,一辈子也不可能转业了。不光你不能转业,你死了或者退休了,你儿子还得接班,不接都不行,不接犯法。

中国人的职业继承制度长盛不衰,这种制度,一般都要把一些比较特殊的人群划成另册,严加管理,好让他们世世代代干自己的本行,不能和其他群众混为一谈。比方当兵的、唱戏的、运粮的,往往都被划入另册。到了明朝,这种制度制定得就非常专业,例如有一种家庭被称为“女户”,他们的功能就是给皇宫生女人。他们不用交粮纳税,只要上缴个闺女就行了。生的是小子?那不行,上外头买去!不然跟抗皇粮一个罪名。再有,你家里要是干木匠,那可能你就被统计到木匠户里去了,过了几代人,皇上有木工活,也许还来找你家。你要说自己这代已经改铁匠了,不会木工活,那也不成,你照样得给皇上刨木板去,不然你自己去找一个顶你。

中国古代女户需定期上缴自己女儿中国古代女户需定期上缴自己女儿

身份世袭的制度,现代中国人其实都不陌生,就在几十年前,大家填简历的时候还要写明成分,明明自己现在是个捡垃圾的,也要老老实实写上“地主”,就因为自己祖上使唤过长工。至于工厂接班顶替制度,退出中国历史更不过是十几年前的事情。

并非只有中国有此习惯,古代的许多帝国都曾经实行这种制度,像古埃及,职业也是世袭的,而且划分的精细程度不亚于中国。

为什么要这样搞呢?对政府来说,首先,它能带来两个好处:一个是能保证一直有相当数量的人干这个行当,再一个就是这样管理起来很方便。比方说,领导要盖房子就不用满大街现拉人,拿着户籍一查,木匠、瓦匠就都有了。还有一点,就是领导可能认为职业世代相承,技术水平应该能有保证。

就魏晋时期而言,军户制度主要还是为了保证有足够多的军人。比如西汉的军人都是普通老百姓,该服兵役时就到军营报到,服役完了就接着回家种地。但是到了三国乱世,军人是很宝贵的资源,尤其是那些久经沙场的老兵,绝不能让他们轻易脱出政府的掌握。所以,政府不允许他们打完仗就回家,而是给他们上了特殊户口。军人职业化猛一听好像是个好主意,职业军人的作战水平应该高于临时士兵,农户应该是打不过军户的。初期似乎也的确如此,曹操手下军队的作战能力就高于东汉的军队,但是到后来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就需要考察一下军人的待遇问题。

魏晋伊始,军户的待遇还算过得去,但到了后来,军户的处境越来越坏。这些军户虽然是军人,但他们可不是除了操练什么都不干,每天走走正步就领薪水。平时,他们要忙的活计可多啦。

如果你不幸属于军户,那么,首先你要努力种地,种出来的粮食要向国家交很重的租子。比方说,在西晋时代,你如果用了公家的牛耕地,你要上缴八成粮食,如果用的是自己的牛,也要上缴七成,剩下的三成才是你们全家的口粮。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你可能还要养猪、放羊,假如在南方,你可能还要打鱼。要是你的领导比较负责,农闲的时候你会被叫去参加训练。如果你的领导是个坏种,你就更惨了,你可能要给领导抬轿子、盖房子、看大门,更过分的领导甚至会让你跑码头做生意。等到要打仗了,那么不消说,你要扛上枪去战场杀人或者被杀,如果你光荣战死沙场,政府将接管你的老婆,把她随机许配给某一个光棍。

你就是这么一个苦人儿。

你这么拼死拼活地干,能得到什么呢?仅仅是政府拨给你的一块地,还有偶尔拨发的一点口粮,比如你要是出征,兴许政府会向你提供期间的口粮。此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政府可能给你分配一个媳妇。政府对军户的婚姻问题很关心,之所以要强制寡妇配人,也是为了保证军户都能娶到老婆,以便生出小军户来接班。

这样的生活,比起一般老百姓来说也是颇有不如,很快军户的社会地位直线下降,一般老百姓都看不起军户,把他们看做一群下三滥。官府自己也把军户看做贱民,当时对罪犯的处罚,经常就是全家罚为军户。如果某人作战勇敢,立了战功,政府有时候就会褒奖他,让他的子孙免除军户身份。政府此举,等于公开宣布军户等于劳改农场里的劳改犯,改造得好的话提前释放。

这样的军户其实跟国家奴隶差不多,如果让军户自由选择,只怕军营里会跑得空无一人,所以,政府只能靠严厉手段来确保他们不敢逃跑。曹魏的法令规定:军户逃亡,抓到杀头;亲属不去组织抓捕,不报告官府,也一并杀头;如果报告,可以不杀头,但也不能轻饶,全家要罚做奴隶。这些军人的家属就是政府手里的人质,军人想要逃跑的时候,考虑到家里的妻小,就不能不掂量掂量。不光军人本人不能逃亡,他的孩子是未来的军户、皇上的宝贵财产,如果逃跑,军户全家也要受株连。

政府对军户的婚姻问题如此上心,一方面确实是考虑到保证军户的繁衍,另一方面也是要给他添个人质,好拴住他。再说,他老婆孩子还能给公家干活呢。也是在曹魏时期,政府甚至一度在全国搜罗寡妇,把她们集中起来分配给军户当老婆,至于她们本人的意愿,政府认为并不重要。

这种株连是古代政府的一贯作风。尚书仆射(副总理)毛阶对此不满,发了些牢骚,说天不下雨,就是因为这个制度太不人道了。皇上听了把他下了大牢,让司法部长钟繇来审问他。钟繇怒斥他说:“搞株连是我们中国的传统美德,自古圣明皇帝都搞株连。《尚书》里都说:‘左不共左,右不共右,予则孥戮女。’(翻译过来,大意就是说你不好好干,我杀你全家!)你为什么要诽谤这个良好制度?”

这种制度下,军户子弟的前景很不乐观。《晋书·赵至传》里讲的就是这样一个军户子弟的故事。

赵至出身军户,他的父母却送他读书,希望他能摆脱军户身份。他在教室里听到自己父亲在外面牵牛上田的吆喝声,痛哭流涕,老师问他为什么,他就说:“我年纪小,不能‘荣养’父亲,老爹还得牵牛种地,所以悲痛万分。”但是他出身军户,到了岁数也得当兵,怎么“荣养”老爹?读书读得再好也没用。

拿破仑说“每个法国士兵的包裹里都有一个元帅的权杖”,意思就是说每个士兵好好干,都有当上元帅的可能。但在当时的中国,军户的包裹里可没什么元帅手杖,有的只是霉干粮。赵至要想出人头地,只能脱离军户,靠读书混出个名堂。但是他又不敢逃跑,如果逃跑,他的家人就要按照当时的良好制度受到严惩。按惯例,赵至到了十六岁就得光荣参军,于是赵至在十五岁的时候,决定装疯。等到大家都觉得他确实是个疯子,他就逃亡到了辽东。一个未来的士兵逃亡,对皇上是个损失,但是一个现行的疯子逃跑,皇上没有蒙受任何损失,可能还减少了一个负担,所以也就没人追究。

赵至到辽东以后,开始踏上仕途,后来一直干到州部从事(相当于厅级干部)。虽然成了领导,但是如果他被发现出身军户,他的仕途会大成问题。这等于向组织隐瞒成分,躲避兵役,一旦被揭露很容易被清除出干部队伍。赵至当然可以说,他的疯病到了辽东因为水土好的缘故不治而愈,但是领导又怎么会相信呢?所以他的父母依旧不敢和他相认。等他知道自己的母亲病死,而自己却没能尽到任何孝道,感到非常内疚,很快也吐血死掉了。

这些军户是政府的财产,按理说皇上应该优待他们,让他们保持一定的斗志才对。但是那时候的规律是,越是被政府控制得牢的人,政府就越忍不住拼命欺负。看着一群能随便欺负的人而忍住不欺负,这对领导们的道德要求实在有点过高。

不过他们毕竟是皇帝的财产,皇帝对此还是有所认识的,也确实颁发过一些旨意,说要对军户给予一定优待。但是皇帝天天坐在皇宫里喝茶,真正管事的是那些军队领导。军户是皇帝的财产,不是这些领导的财产,这些晋代军头也不会屁股坐在皇帝一边考虑问题,所以他们对手下军户的照顾不会好到哪里去。这倒不是因为军头格外坏,而是一个很简单的利润折算问题:既然不是自己的东西,当然使劲用,变着花样用,用坏了拉倒。皇上即便有极大的决心,也很难拗过如此众多的军队头目。何况天长日久,皇上本人也产生了懈怠,再加上两晋时代,皇上对官员本来就不大管得了,各种积弊自然越来越严重。

刘宋时代的大臣沈亮在奏章中说道:“我看到军府中的士兵,快八十岁的老人,还被领导叫去使唤,才七岁的孩子,就已经开始为官家干活。那些老人,气血已经衰耗;那些孩子,身体还没有发育。让这些老弱从早到晚辛苦劳作,实在有悖人理,而官家从中得到的好处,也实在微不足道。按照规定,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十五岁以下的孩子,都不应该服役,请陛下优容。”皇上的回答是:“嗯?我明明已经让人去改革了,怎么现在还是这样?好,我下文件再催催。”

这些被当成国家奴隶一样看待的士兵,到底能有多高的战斗力,当然很值得怀疑。

尽管政府拼命控制这些军户,但是军户的数量还是在下降。晋朝政府为了补充军户,把劳改犯、私人奴隶、被检举出来的逃亡农户都扫进了军户里头。这些社会最底层的人都变成军户,只会让军户的纪律更加涣散、战斗力更加低落。到了晋朝后期,军户在军事上已经派不上什么大用场了。军户越来越不像捍卫皇上的钢铁长城,而是一群变相的劳改犯。如果东晋指靠这些军户,只怕苻坚的军队就会轻松拿下建康城。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