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野史秘闻 > 正文

在墓道内守孝照过夫妻生活的汉朝书生

时间:2019-01-09 15:48:57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在我们的日常口语中,常常出现饮食男女一词。此词源出何典?倘若您没有雅兴考据的话,翻翻《辞海》《辞源》之类工具书,也就能够大体知其然:《礼记·礼运》篇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另一本著名儒家经典《孟子·告子》则说的更简明:“食色,性也。”这就是说,饮食男女是人类的基本欲望。

在墓道内守孝照过夫妻生活的汉朝书生在墓道内守孝照过夫妻生活的汉朝书生

说起《礼记》《孟子》的成书年代,会有一连串的噜苏问题,这里只能存而不论。但我们不妨说,在先秦时代,早期的儒学大师,对于吃饭和所谓“男女关系”,倒是以平常心看待的,因而得出食与色是人性基本要求的结论,真是一清二楚,明明白白。就拿儒学的开山祖师孔夫子来说,虽然老先生作为“万世师表”,言行都很谨慎,“非礼勿视”“不逾矩”,但他毕竟也是吃五谷的人,也曾赞美过美色,甚至去拜见大美人儿南子,而且肯定私下也议论过女人;他不是说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句颇让女士、小姐们觉得刺耳、委屈的话吗?

我怀疑孔夫子在未发迹前,到处流浪时,很可能吃过不三不四的姐们或娘儿们的亏,否则老人家对女性的那句小评论,何至于如此尖刻?但无论如何,孔子并不讳言饮食男女,较诸后来的“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之徒,真不啻是高山粪堆之别。

我说的“后来”“之徒”,用已故历史学家、中国经学史权威周予同教授的话来说,是指汉代以后那些愚儒、迂儒、黠儒。这伙人,一方面适应封建统治阶级需要,使礼越来越繁复,对女性越来越歧视,但口是心非的巧伪人,实繁有徒。如汉代一位儒生,为父母守墓,表面上与太太分居,似乎为追思先人,人道都废了,可见是何等的专心尽孝。

后来有人无意中发现,此公竟在墓道里与太太照样过夫妻生活,而且生出的“接班人”都非止一个了。您瞧,这是多么虚伪!更使人可憎的是,儒学发展到南宋的理学,视饮食男女为大忌,竟提出“存天理,灭人欲”的荒谬口号,窒息人性,妇女更倍受摧残。但是,这个口号是针对百姓的,决不包括统治阶级上层和理学家自己。

直到清初,北方的一位理学家,已是老态龙钟了,却还在日记中写道:“与老妻敦伦一次。”敦伦者,性交也。鲁迅先生在《病后杂谈》中曾讥评曰:“我想,这和时而‘敦伦’者不失为圣贤,连白天也在想女人的就被称为‘登徒子’的道理,大概是一样的。”当然,这不是说老年人不该有性生活,而是说理学家既然自己一把年纪了,午夜梦回,还在床第间“热火朝天”,平素又何必反对说饮食男女呢?双重道德标准,实在要不得。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是非常朴素的真理。我以为为政者应通晓此十字真谛,这对保障社会稳定,是至关重要的。

1995年8月26日上午于京南老牛堂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口袋,倘若以用途来划分,无非是两大类:装钱、装物。不才少见多怪,生平所见口袋中,给我留下特别印象的,有二:一是童年时所见新四军战士所背米袋,常常未能装满,看上去有点“松松垮垮”;二是四十年前,在复旦大学求学时,中文系的赵宋庆先生给我们上文学史,此老留着贝多芬式的长发,身穿长衫,走上讲座后,手伸进裤袋掏东西,身子渐成四十五度状,掏了好一会儿,才掏出一支粉笔。

我很惊异他的口袋怎么会那样深?而且掏之良久,亦仅粉笔一支而已。如此看来,似乎口袋并无文章可作。其实,绝非如此。倘若形象一点说,中国历史就是一只“剪不断,理还乱”、举世无双的大口袋,只要你钻进去稍稍翻动一下,就会发现口袋是太有说头了。

不必去考证是谁发明了口袋。事实上,即使是国学大师,倘若考证此事,也肯定是“枉抛心力作英雄”。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二十四史,就是口袋运动史。对广大蚩蚩小民来说,口袋足,知荣辱。这里所说的口袋足,是指最低意义而言,即尚能御口,风雪年关时,杨白劳们、喜儿们,还能有两升白面、两尺头绳。而反过来,如果他们口袋里一个铜板也没有,锅灶上结了蜘蛛网,就会揭竿而起,吃大户,抢官府,用暴力手段争取自己的口袋也能鼓起来,这差不多就是历代农民造反史的缩影。

而另一类人,不过是为了夺取黄绫袋里的金印,最终目的也还是为了使自己口袋里的财富永远装不完,甚至富甲天下或富有天下,并妄图“子孙永葆永享”。第一类人,令人同情,第二类人,令人憎恶;因为正是后者的巧取豪夺,才使前者的口袋空无一物。

回顾历代口袋运动史,耐人寻味。而从根本上说,封建统治者很难吸取历史教训。每个王朝前期尚能注意前朝被口袋运动覆亡的教训,中叶后即弃之脑后,真乃“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五代梁时,浙江奉化有位布袋和尚,经常拿一只布袋,见物即讨,然后又在人前倒出来,说“看看”。显然,他颇有透明度,收入、支出,毫无隐秘。临终前说偈,有谓“时时示世人,世人自不识”。对横征暴敛、贪赃枉法者而言,当然永远是“自不识”。据徐祯卿《翦胜野闻》记载,明初有人在破庙里的墙上,画一布袋和尚,并题诗曰:“大干世界浩茫茫,收拾都将一袋藏,毕竟有收还有放,放宽些子又何妨!”

微服私访的朱元璋看到此画时,墨迹新鲜,但庙内空无一人,也许是知情者特意画给他看的。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家,真正能悟此诗真谛,恐怕为数寥寥。而几乎无官不贪的众多官员,倘若翻开其中绝大多数人的口袋,绝对不会像赵宋庆老师那样,只有一支粉笔,则是毫无疑义的。中国历史上真正袋中如洗的清官,只有几十人,为数之少,足可说明一切。据《濯缨亭笔记》载,明中叶后,“人皆志于富贵,位卑者所求益劳,位高者所得愈广……时人语曰:‘知县是扫帚,太守是畚斗,布政是叉袋口’。”

可见贪污成风,权越大,贪欲越大,口袋也越大。但是,取之不义,终难避免垮台。“千层浪里翻身,万丈崖颠失足,猢狲裹在布里,老鼠走在牛角。”(明·屠隆:《娑罗馆逸稿》卷2)落得这样的下场,悔之晚矣!

遥想古人,寄语世人:如能想到新四军战士——当然还有八路军及他们的前身红军战士的米袋,恒念创业艰难,又当如何?让我们还是回到布袋和尚的话题上来。岳飞之孙岳珂曾有诗曰:“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不知贪心甚炽者读此诗,能从中有所悟否?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