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武田毅雄曾多次阻止暗杀斯大林

时间:2018-12-22 20:25:59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武田毅雄是日本谍报机关的创始人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策划了很多绝密行动。但是,战后日本情报机关经分析发现,凡是有武田毅雄参与的秘密项目全部以失败告终。

认识林育英加入共产党

武田毅雄,原名王毅雄,1904年4月28日出生于中国辽宁旅顺。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1925年,父亲去世后,其母改嫁给一个名叫武田弘一的医生,因此王毅雄加入了日本国籍,并改名武田毅雄。

武田毅雄曾多次阻止暗杀斯大林武田毅雄曾多次阻止暗杀斯大林

武田毅雄没有从日本继父那里学习医术,而是在父亲的一位病人板垣征四郎的影响下进入日本军队。板垣征四郎是日本谍报头目之一,战争年代他专门从事侵华阴谋活动,到处搜集中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情报,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1931年,板垣征四郎策划了九一八事变,是一个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板垣征四郎很喜欢武田毅雄,自始至终都将他作为自己最为信赖的学生看待。他还帮助武田毅雄进入日本军界,提拔他为参谋本部高级参谋、“支那派遣军”课长,直到总参谋副长等职。武田毅雄的舅舅菊池武夫也对他关怀备至。菊池武夫1913年至1921年期间曾在中国东北先后任张锡銮、段芝贵、张作霖的顾问。1924年任奉天特务机关长。他积极推行军国主义侵略扩张政策,主张以武力征服中国。在他们的宣扬中,武田毅雄却对日军侵扰自己的故乡东北很不满。

1934年,武田毅雄被派驻苏联使馆任副武官。11月28日,武田毅雄参加了苏联政府在莫斯科举行的一个招待会,邂逅了中国人林育英。林育英是林彪的堂兄,这时化名李复生。

两人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密友。他们有机会就交谈,谈政治,谈形势,谈国家的兴亡;也谈人生,谈理想,谈自己故土的风物人情。武田毅雄从林育英那里看到了不少的进步书籍,对日军在自己的东北家乡的所作所为更加愤怒,也了解到自己的家乡还有无数像李复生一样的人投身革命,情绪激动的他甚至产生了投奔东北、直接参与抗日的想法。1935年2月1日,在林育英的介绍下,武田毅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9月,经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李立三推荐,武田毅雄认识了苏联情报部门首长谢苗·彼得罗维奇·乌里茨基将军。经他安排,武田毅雄加入了隶属于第三国际的红色特科,并认识了自己的搭档中西功。中西功当时不仅是“满铁”上海办事处调查室的要员,而且还是东京派驻上海的“中国抗战力量调查委员会”的实际掌权者。然而,中西功又是日籍中共秘密党员,是中共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此次到莫斯科是进行秘密训练的。

经过三个半月的秘密训练,武田毅雄与中西功组成了“武田小组”,武田毅雄自此有了代号“影子”。从此,电波中经常出现一个神秘的呼号:“影子,请接受新的任务!”

摧毁暗杀斯大林的阴谋

二次大战期间,日本建立的谍报网规模之大和搜集情报的范围之广,在世界上实属罕见。外务省、陆军、海军甚至是贸易机构都各自建立情报组织,范围从刺探消息到搜集各类资料不等。为了防止在侵华战争期间腹背受敌,他们还在维也纳、索菲亚、伊斯坦布尔、安卡拉、日内瓦和苏黎世建立了情报站,密切关注俄国人动向。1937年到1938年之间,随着斯大林“大清洗运动”的扩大化,使不少苏联军队官兵对斯大林产生了不满情绪。苏联军官弗伦特少校、秘密警察远东地区负责人柳西科夫等人相继偷越国境逃至中国东北等地。据叛逃的柳西科夫泄露,待日本在对华战争消耗兵力之后,苏联将对日作战,这使日本人吓破了胆。日本人一方面忙着与德国、意大利签订《共同防共协定》,另一方面设想在年内结束“日华事变”,以避免在未来战场上腹背受敌的危险。

同时,日本陆军的“谋略机关”也在积极行动,他们在暗中制定了谋杀苏军总司令斯大林的“熊工程”计划。该计划的制订者主要是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对苏谋略专家斯波行雄中佐,日本驻德国武官冈边熊四郎少将,关东军司令部情报课的宇多川达也中佐等日本陆军情报机构的上层武官,其中也包括武田毅雄。

1938年8月,执行暗杀计划的长谷部太郎少佐,从哈尔滨带来7名俄国人,抵达新京的关东军司令部。7人中的第一人就是柳西科夫。与柳西科夫一样,阿克列谢·瓦尔斯基也是苏联叛逃高官,在“大清洗”中,他的老婆孩子都被逮捕,而且有可能被处决。他们十分仇恨斯大林。其他5人则是来自哈尔滨白俄的“俄国爱国主义者同盟”。

从柳西科夫的情报得知,斯大林的父亲1890年1月25日去世,安葬在格鲁吉亚的哥里。从1930年起,每隔三年,斯大林必在父亲忌日那天,前往扫墓。斯大林每次都要在海滨疗养胜地索契住四五天。到索契的活动之一,就是每天下午2点到5点,到距别墅4公里的马采斯塔温泉去洗澡。但每次洗澡都有警卫岗哨,这是为了领袖安全。

苏联武装部队最高统帅当然有专用浴室,而且浴室门外总站着两名贴身警卫人员,被允许进出浴室的只有服务员和按摩师。另外,从前面大厅和后面工作人员休息室通往专用浴室的通道上,也分别站着两名武装警卫,这里除领袖入浴来往外,不准别人进出。在有专用浴室那12间小一点的浴室里,是苏联其他政治局委员享用的。

曾到过马采斯塔温泉的柳西科夫,当时就发现,如此戒备森严的温泉洗浴之地,也有可见缝插针之处。他向行动组成员介绍说:“温泉使用过的水,通过下水道流入附近的河里。到了晚上,温泉的用水量减少,下水道的水只有齐膝盖那么深,人可以爬着进去。一直顺其下去,在下水道上方的一角,有一个一人宽的铁栅盖,厨房地板上的污水便是通过这盖子进入下水道的。而厨房和专用浴室的锅炉房的距离,不过在两三尺之间。这正好是他们的防卫破绽,也是我们的下手之处。”这也说明柳西科夫早有刺杀斯大林之心。

听完柳西科夫的介绍,众杀手心中暗喜,认为行动是有把握的。斯波、冈边、宇多等人,与柳西科夫一起设计了行动方案。此前一天晚上,行动小组就陆续进入下水道,到达上方后,一个人骑在另一个人肩上,将铁栅盖子打开。暗杀小组的第一个人很顺利地进入了厨房,然后用绳子将一个个杀手拉上来。7人再转入专用浴室那幢房子隐藏起来,以待行动。

斯大林会在下午2点钟进入浴室。三点整,换上锅炉衣的两名杀手,应立即接近站在工作人员休息室和通道之间的警卫,并打死他们。另外5名行动小组成员,则直奔专用浴室。在新京的模拟环境里,行动小组成员进行过多次反复训练。他们在这里搭建了和斯大林专用浴室完全一样的房子。从站在工作人员休息室到通道之间的卫士到浴室的距离约有13米,从浴室门口到贴身警卫发觉前者遇袭,到拔出枪来射击,行动杀手距离浴室尚有8米,这距离足以撂倒他们5个人。前面的活要做得没有声响,才能迟些惊动浴室外的警卫。如此训练有数十次之多,发现没有漏洞方才准备执行“熊工程”计划。

1938年12月,在长谷布少佐的带领下,暗杀行动小组乘船离开大连港。“满洲国”的外交部日本顾问西野忠向“熊工程”暗杀小组成员办理了前往意大利的护照和入境签证。他们使用的假居住证和假身份证,都是由波斯中佐让日陆军科学研究所伪造的。

第二年1月14日,抵达意大利那布勒斯港。在这里受到亲日分子的欢迎和招待。在那布勒斯的土耳其领事馆,驻意大利的陆军助理武官大野为行动小组9人办理了去土耳其的入境签证。

这年1月19日,到达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在这里,日本的陆军驻土耳其武官有仓道雄少佐对他们进行了迎送和接待。

在制定“熊工程”计划时,他们就考虑要按正规进入苏联境内,但又想到柳西科夫等叛逃者入境可能被查出,这就要巧妙地进行化装,各种手续要全。

从地图和线路图查知,进入索契最近的是土耳其边境,几名日本的军官杀手开始商定,要在伊斯坦布尔包租一条船,趁着夜色偷偷在索契海岸登陆。后因怕船员知悉此暗杀行动而被暴露,他们没有选择水路而是选择了陆路。有仓道雄此前曾详细了解了这里情况,虽然苏联和土耳其之间有险要的高加索山脉,只在黑海沿岸的一块平地,这里防守严密,其他地方基本没有岗哨。

从伊斯坦布尔乘船到阿尔哈比港,再转乘汽车,就可以到达苏土边境20公里的一个山区小镇博尔加。这里有一条叫乔鲁河的河流,流入苏联境内,从巴统的南岸注入黑海。河的两岸是陡峭的悬崖,河床上布满了巨石。当地居住的亚美尼亚人说:“愈接近俄国边境,河床愈平坦,难走的路就是前边5公里。从博尔加沿河岸走到边境,步行约要8小时。过了边境,就是巴统了,而从巴统到索契,约有300公里,这里有公路,也有铁路,都可直达。”

行动小组人员到了博尔加。镇上有几家小旅店,他们开始分开来住,日本人住在一起,俄国杀手住在一处。全都是亚美尼亚人的打扮。他们的行动没有引起这里人的注意。第二天,2名日本少佐和7名俄国人分头行动了。

历来杀手的下场都是悲惨的,此行十有八九难以逃生,这些他们多数是清楚的。就在他们胡思乱想之际,刚入苏联境内,还没有涉入乔鲁河,就遭到苏联边防军的截击,真是还未行动就“请君入瓮”了。

据土耳其参谋总部得到的情报,计划潜入的这个地点,原来不但未设岗哨,就是巡逻也很少。结果双方发生开火,柳西科夫等4个苏联人一看情况不妙马上一溜了之,逃到了土耳其境内,还有3个人倒在乔鲁河里。

事后,日本人经过调查认定,有一名代号为“影子”的人是苏联侦察情报员,他渗透到了“熊工程”计划,成了行动小组成员。是他向苏联方面密报行动小组的即时活动情况,才使这一暗杀斯大林的计划彻底流产。

而无名英雄“影子”在此次行动后就失踪了。日本人对“影子”进行了全面追查,认为此人就混在白俄5人中,此人的血水已流散在汩汩不息地乔鲁河中。然而,日本人错了,其实“影子”还在日本情报队伍中。

1939年1月29日,据英国《新闻纪事报》报道,格鲁吉亚共和国边防部队公布,25日他们打死了3名从土耳其偷越国境的人。从他们尸体上搜出了手枪和手榴弹。他们是暗杀最高统帅斯大林的人。

苏联外交部向土耳其提出了强烈抗议说,土耳其已经成为日本反苏的基地。

代号“影子”能渗透到日本情报组织,而且成为“熊工程”计划中的骨干成员,说明日本谍报机构的疏漏,也说明武田毅雄的机智。但是日本谍报机关并不甘心失败,他们又策划了第二次暗杀斯大林的行动。

1939年3月10日,德、日准备联合实行一次所谓“鲜花行动”———在莫斯科红场刺杀斯大林!这一暗杀计划,仍然让柳西科夫突击队实施。特工要将炸药黏结在花蕊、花茎中,丝毫引不起人们注意,然后将鲜花炸弹安放在列宁的水晶棺材前,在五一国际劳动节的上午10点斯大林登上检阅台的时候引爆。商议已定,德国人领着坂本中一和在德国的柳西科夫突击队的一名日本特工去看爆炸试验。而这个特工正是代号“影子”的武田毅雄。

看完试验的武田毅雄心里暗暗着急,但是身在德国,无法将这一重大情报发送出去。4月16日,柳西科夫突击队从德国出发,准备经立陶宛潜入苏联。因为陆军首脑的召见,武田毅雄此时已飞回日本。这是唯一的机会了,指令要求他们4月20日必须返回中国战区,如果说到那时再发送情报,肯定就来不及了。万般无奈之下,武田毅雄只能打破常规,冒险直接打电话给在日本国内的佐尔格情报小组成员尾崎秀实。一见面,尾崎秀实就严肃地批评武田毅雄说:“你这是冒险,你已违犯了我们隐蔽战线工作的纪律。”

“尾崎君,情况十万火急,我实在来不及了!请务必立即转告佐尔格,法西斯暗杀突击队要在五一节暗杀斯大林同志!详情在这封信里!”武田毅雄解释着,说罢将一封信塞给尾崎秀实,一溜烟似的离开了。

尾崎秀实是日本人,他1901年4月29日出生于日本东京,是日本情报机构满铁调查部嘱托,也是佐尔格东京情报网主要成员、杰出的隐蔽战线功臣。1926年尾崎秀实入东京《朝日新闻》社当记者,1928年至1932年任该报驻上海特派员,曾结识鲁迅、史沫特莱、佐尔格等人,支持反战运动。尾崎秀实以东京《朝日新闻》社记者的身份为掩护,秘密为共产国际拼命工作。

柳西科夫突击队顺利潜入俄罗斯国土,在莫斯科一家宾馆秘密入住。但是令德国和日本谍报机关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就在这支暗杀特工队还没有入境时,苏联情报机关早已将特工人员安排在可以监控到他们一举一动的宾馆各个角落。4月28日,苏军内卫部队按计划包围了这家宾馆,没费一枪一弹,德日联合设计的第二次刺杀斯大林的所谓“鲜花行动”以流产告终了。

神秘失踪再无音信

“国际特科”是一个由各国特工人员组成的神秘组织,专门从事在沦陷区刺探情报、烧仓库、炸铁路……可以说,没有“国际特科”,抗日战争的胜利远没有我们所知道的那么顺利。而武田毅雄所领导的“武田小组”情报组就是这个组织当中最神秘的一个,也是功绩卓著的一个。

武田毅雄所发出的情报,都是绝密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情报。斯大林看了武田毅雄发来的情报曾批语:“这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最有价值的情报!”为了表彰武田毅雄为反法西斯战争作出的杰出贡献,1964年,苏联政府授予武田毅雄“苏联英雄”的光荣称号。但这个授勋是在绝密条件下进行的,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前苏联情报官伊万诺夫披露,代号“拉姆扎”的佐尔格小组出事后,武田毅雄成了苏联在亚洲唯一的“王牌间谍”,苏军情报机关为此对他进行严密的保护,致使这张“王牌”在二战结束后依然发生着巨大作用。

武田毅雄的行踪如同他的情报一样都是神秘的,以至于作为他的上级机关都无从得知他的确切行踪。根据现有的资料,我们只知道武田毅雄于1945年2月7日在视察东宁要塞防务时失踪……1945年12月又神秘出现,以“舒密特”的名字进入美军驻日本司令部担任东亚情报研究室主任。1954年冬天,又再次失踪……之后便杳无音信。

苏联方面曾花了近十年功夫来寻找武田毅雄,最后不得不放弃。武田毅雄就这样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影子’你在哪里?!”

现在的俄罗斯情报机关还一直在寻找武田毅雄的最后行踪,却始终没有可靠的消息……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武田毅雄斯大林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