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第二次奉直大战奉军坦克不敌国民军猎枪

时间:2018-10-20 10:54:36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1924年9月,直系江苏军阀齐燮元与皖系浙江军阀卢永祥爆发了江浙战争。9月3日,张作霖通电谴责曹、吴(即直系)攻浙,并以援助卢永祥为名,组织“镇威军”,自任总司令,将奉军编为6个军;总兵力约15万人,于9月15日分路向榆关(即山海关)、赤峰、承德方向进发,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

第二次奉直大战奉军坦克不敌国民军猎枪第二次奉直大战奉军坦克不敌国民军猎枪

众所周知,坦克作为陆军的主要兵器之一,在攻关夺寨的战斗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可以碾平对方阵地的障碍,阻挡密集的机枪子弹,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冲锋过程中步兵的伤亡,但是这种新型武器第一次出现在中国战场上时,却留下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战例——堂堂装甲坦克竟然惨败给了两支灰头土脸的老式民间猎枪。

世界上最早的坦克是一战期间在英国伯明翰一家重型加工厂试制成功的,当年就投入欧洲战场上,曾在索姆河战役(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法军队在法国北部索姆河地区对德军阵地发起进攻的一场战役)中大显身手,重创德军。一战结束后,欧美列强都意识到坦克在今后陆战中的巨大威力,因此投入大量资金对坦克进行生产和改装。尤其是法国马赛兵工厂研制的雷诺坦克,以其钢甲厚、火力猛和速度惊人位居世界坦克的魁首。当时割据中国东北的奉系军阀张作霖得知这一信息后,不惜花巨资委托法国驻华公使馆订购了6辆雷诺坦克。

1924年,张作霖与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为争夺北京中央政权,进行了规模空前的第二次奉直大战。张作霖原先设想把坦克装备到前线部队,但是由于路途遥远,英法意三国又在苏伊士运河归属权问题上起了争端,因此购买的坦克并未及时从法国马赛港装船起航。一直拖延到第二年秋季,在张作霖的反复催促下,运载坦克的货轮才离开欧洲驶往中国东北的葫芦岛港。张作霖原计划搞一场隆重的庆祝仪式,不料手下统兵的大将郭松龄突然发动滦州兵变,挥师倒奉。张作霖只好将仪式取消,派参谋长杨宇霆草草接收了6辆雷诺坦克。

震惊全国的郭松龄倒奉失败后,张作霖并未从无休无止的军阀混战中吸取教训,收敛扩张野心,反而于1926年春夏之交再次进兵关内,矛头直指冯玉祥领导的国民军。国民军虽然是从直系军阀内部分化出来的一支比较有革命倾向的部队,但武器装备落后,兵员不及奉军的三分之一,因此在战场上节节后退,连续丢失了朝阳、建平、赤峰、承德等诸多城镇和战略重地。奉军前锋趁机直逼国民军设在华北的最后一道屏障,也就是位于内长城沿线的军事要隘南口。

当年7月,国民军总司令冯玉祥决定亲自到南口指挥战斗,以挫败奉军长驱直入的攻势。当他率领警卫和机要人员乘车行至一座叫雪子岭的大山脚下时,忽然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有两个衣衫褴褛的中年汉子跪在道上拦住车辆。警卫唯恐是敌方派来的刺客,跳下车去要将其赶开。冯玉祥见状摆手制止了警卫的举动,亲自走下车把两人搀扶起来,和蔼地询问他们究竟有什么事情。两名汉子涕泪横流,说他们是两弟兄,分别叫陈洪举和陈洪葵,是雪子岭山村里的猎户,因为这些年兵祸连连、人心惶惶,导致集市贸易萧条凋敝,他们所猎获的动物毛皮叫卖了多日仍然无人问津。偏偏这时,陈洪举的15岁独生女儿患了急病需要钱医治,兄弟俩砸锅卖铁也未能凑足治病费用,急得双眼冒血,这才跪在路边向过往行人讨要些银元来救治女儿。

冯玉祥看着眼前两个大男人凄惨痛哭的情形,内心也十分难过,毕竟是战争给老百姓带来了深重灾难。他叫陈家兄弟在前面引路,要亲自去看望生病的女孩。当进到一贫如洗的陈洪举家中时,冯玉祥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气息奄奄地卧在床上。冯玉祥动了恻隐之心,当即同随行人员凑了些银元,并写下一封有自己签名和红色印戳的短信交到陈家兄弟手中,叮嘱他们马上把女儿送到北京协和医院找最好的专家治疗。面对冯玉祥如此善举,陈家兄弟感激得当场咬破手指歃血发誓: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由于战事吃紧,冯玉祥一行匆匆离开雪子岭山,赶到了南口前线。大约半个月后,奉军主力3个师在总参谋长杨宇霆指挥下开到南口,对国民军外围阵地展开了所谓的“波浪式”进攻。奉军依仗兵力雄厚、器械精良,排成若干个横阵如同层层波浪般轮番冲击,凭借6辆雷诺坦克的掩护,很快占领了外围阵地。冯玉祥见形势愈加危急,亲自带领预备队投入内线阵地增援。为了迟滞奉军的进攻速度,赢得时间重新调整兵力进行反攻,冯玉祥命令把全军为数不多的轻重机枪集中到高地上进行火力封锁。在猛烈的弹雨阻击下,奉军士兵起初被压在沟壕里前进不得,杨宇霆再次亮出底牌绝招,命令6辆坦克上阵,掩护步兵冲锋。

雷诺坦克作为当时世界上先进的作战武器,果然在进攻中显示出了强大无比的威力。不仅速射炮狂喷起火舌,而且宽厚结实的钢甲履带碾平了国民军设置的多道鹿砦障碍。最令国民军心惊胆战的是,雨点般的机枪子弹竟然丝毫阻挡不住对方隆隆作响的钢甲怪物前进速度。跟随在坦克后面的成群奉军士兵趁机端起步枪呐喊着冲上来,使国民军的内线阵地岌岌可危。尽管冯玉祥和手下所有将领都在前沿火线上督阵指挥,但是国民军士兵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种不怕枪弹的钢甲怪物,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对付它们,一时之间陷入束手无策的慌乱状态。

冯玉祥通过望远镜看到钢甲怪物冲上了自己的阵地,恨得咬牙切齿,正准备组织一支大刀敢死队与奉军进行肉搏。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陡崖上沿着爬藤飞快飘下两个身影,而且不停地向国民军士兵挥手,示意是来帮助他们对付这些钢甲怪物的。说时迟那时快,还没有等奉军士兵回过神来开枪射击,两个身影已借助山岩掩护敏捷地躲到了隐蔽处,用猎枪对准一辆耀武扬威的钢甲怪物连连开枪。由于这两个人处在钢甲怪物的射击盲区,因此能够从容不迫地填装子弹并瞄准射击,枪膛里打出的散弹中有不少窜进钢甲怪物的瞭望孔里。以至于里面的人中弹发出惨叫声。

奉军第一辆坦克瘫痪在阵地上的同时,另一个人也平端猎枪对准其他坦克的瞭望孔方向频频猛射,仅仅几分钟就使4辆坦克动弹不得,里面的人或中弹负伤或钻出来狼狈逃命。剩下的两辆坦克见势不妙,仓皇掉头,结果有一辆因为慌不择路,一头冲下了悬崖。国民军官兵见状,军心大振,抡起大刀发起了反冲锋。经过几番激战,终于将奉军的3个师彻底击溃,并一鼓作气收复了所有丢失的外围阵地。

冯玉祥赶紧吩咐把打败奉军坦克的两个义士找来,这才认出他们就是自己曾经襄助过的陈洪举和陈洪葵兄弟。原来,陈洪举在冯玉祥的帮助下,及时挽救了女儿生命,出于报恩,就和弟弟陈洪葵前来投军,恰逢赶上奉军坦克逞凶肆虐。两个人通过暗中观察,发现每辆坦克上都有瞭望孔,可军用枪弹根本无法准确射进去,能够散射的猎枪枪弹如果近距离射击,倒是有可能击中躲在里面的人。陈家兄弟便舍身冒险,利用悬崖侧翼的有利位置射击敌方坦克,在危急关头帮助恩人的部队转败为胜。

这场战争结束后,冯玉祥除亲手把嘉奖勋章戴到陈家兄弟胸前外,还在日记中感慨地写道:“佛曰:救人一命,乃胜造七级浮屠。而吾等一次无意间举手之劳,却在冥冥之中拯救了整个部队的命运!”

此后的岁月里,陈家兄弟正式投军入伍,赤胆忠心地跟随着冯玉祥将军转战南北。抗日战争开始后,陈家兄弟均在冯玉祥旧部池峰城的31师里担任连长,不幸在台儿庄战役中双双为国捐躯。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第二次奉直大战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