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邓小平的最后的音容笑貌

时间:2017-06-27 01:54:57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邓小平是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核心,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同时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是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创立了邓小平理论。他所倡导的“改革开放”及“一国两制”政策理念,改变了20世纪后期的中国,也影响了世界,因此在1978年和1985年,曾两次当选《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

邓小平的最后的音容笑貌邓小平的最后的音容笑貌

最后的声音

1989年9月4日,邓小平提出辞职,11月9日,全体中央委员同意了他的辞职请求。党的领袖的“终身制”在这一天被瓦解了,中国第三代领导集体从这一天真正开始了自己的历程。邓小平对中南海里新一代领导人说:“我不希望在新的政治局、新的常委会产生之后再宣布我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他还说,“我多年来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

1992年10月12日,中共十四大在北京召开,江泽民作了《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更大胜利》的报告。报告完毕时,台下掌声雷动。会场外面,有一个人也在鼓掌,这就是邓小平。他正坐在家里的电视机前,看着江泽民讲完了最后一句,他说“讲得不错,我要为这个报告鼓掌”,便独自鼓起掌来。

会议已经闭幕,代表们仍然没见到邓小平出现,大家都觉得有些遗憾。正在这时,一个人走进来,站在他们面前,那正是邓小平。他在红色地毯上一边迈步,一边频频致意。7个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都跟在他的身后,2000多位代表和中央委员全都站在他的面前,掌声不息。他微笑着走了一圈,停下来和几个人握手,然后又走到中间,看看大家,对江泽民说:“这次大会开得很好,希望大家继续努力。”然后转过身去,摆一下手,缓缓离去。

众人望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目不转睛。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公开的报道说,他是来“与出席十四大的全体代表见面”的,其实,他是在以某种方式,表示对江泽民的支持。他要这次会议取消中央顾问委员会,从此不再设立类似机构。从那以后,所有顾问委员都取消了。

最后的微笑

1997年2月,全体政治局常委都接到通知不要出京,因为医院的报告说邓小平已经病危。他致命的问题发生在神经系统,在医学上叫做“帕金森综合症”,是一种没有办法根治的疾病。

1996年12月的一个清晨,邓小平一觉醒来,觉得呼吸不畅。按照过去多年的习惯,他本应走到卫生间里去洗脸刷牙,然后喝一杯茶,开始吃早餐。秘书通常在这时把他要用的东西放在办公室里——眼镜、手表、放大镜,还有一摞文件和报纸。邓小平把一天的大部分时间花在办公室里。除了批阅文件或翻看报纸,他还喜欢看地图、翻字典,有时候看看《史记》或者《资治通鉴》,但他更喜欢看《聊斋》。他喜欢打桥牌、游泳、看人家踢足球,但他最经常的运动是散步,对他来说,那是锻炼,是休息,也是思考。每天上午10点钟,护士就会进来,提醒他出去散步。

可是这个早晨,邓小平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成了,咳嗽不止,令他不能正常呼吸,不能下咽食物,更无法完成他的这些活动。身边的医生已经不能应付这个局面,只好把他送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也叫三O一医院)。

元旦那天下了小雪,把京城变成一片白色。对北方人来说,这意味着吉祥和丰年。可是在三O一医院,看不到一点喜庆气氛。邓小平的病榻周围总是站着很多人,还有些医生护士进进出出,但有时候只有随身医生黄琳和邓小平在一起。一次,邓小平看到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纪录片,就凝神看起来,可他看不清楚电视屏幕上那个远远走过来的人是谁。

黄琳笑了:“那个是您啊。”

那个人走近了,邓小平终于看到了自己。他动动嘴角,笑一笑。黄琳告诉他,这电视片名叫《邓小平》。邓小平什么也不说,只一集一集地看下去。黄琳知道他耳背,听不见,就俯身靠向他耳畔,把电视里面那些颂扬他的话一句句重复出来。这时,黄琳忽然感到老人的脸上绽出一丝异样的羞涩。直到多年以后,黄琳还记得邓小平那个瞬间的表情:“不知道我形容的准确不准确,就是被表扬以后不好意思的那种感觉。”

邓小平陷在疾病的折磨中,难得有这样的表情露出来。黄琳曾见过这样的病,那是很折磨人的,有些人会呻吟,有些人会叫喊,或者跟医生护士述说怎么难受,有时候还会发脾气。可“他是个非常坚强的人”,黄琳说,“我能体会他临终前是比较痛苦的,但他一声不吭”。他有时候昏昏沉沉地睡着,有时候异常清醒,但不说话,他已经不再评价别人,也不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他淡淡地说:“该说的都说过了。”

2月7日是正月初一,老人没有回家,病房的医生和护士也没有回家,都在旁边的房间里守着,他的亲人也坐在沙发上。警卫秘书张宝忠想到应该互道“新年快乐”,就把大家聚到一块儿。众人举起酒杯,却说不出一句话。

最后的告别

1997年2月19日,邓小平的呼吸功能已经衰竭,只能借助机器来喘息。卓琳带着全家人来向他告别。四天以前,她就写信给江泽民,转告“邓小平的嘱托”:不搞遗体告别仪式,不设灵堂,解剖遗体,留下角膜,供医学研究,把骨灰撒入大海里。现在,她心里明白,这是最后的告别了。劳累的一生已经终止,战斗的日子已成往事,邓小平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那时是21时08分。那天深夜,一些睡得晚的人打开电视或收音机,都听到了播音员在播讣告时哽咽的声音。

第二天凌晨,全世界都知道了。几百个城市里,哀乐一刻不停,公共汽车全都披着白花和黑色丝带。香港的38个地铁站,哀乐持续了10分钟。一列火车从香港九龙出发驶往广州,忽然汽笛长鸣。在北京,三O一医院附近的五棵松路口,成了人们聚集的地方,市民知道他的灵车将从这里经过,就在那里等着。“我一定要送送他。”一位82岁的老人一边抹泪一边说:“毛主席让我们站起来,邓小平使我们富起来。”有一帮年轻人竖起了一面旗帜,上面写道:“再道一声:小平您好。”有个中年男子双膝下跪,旁边一个三尺女童,双手抱着个小花圈,上面挂着挽联:“邓爷爷我想您,孙女思思鞠躬。”人群中还有个人叫方子青,是天津武清县的一个农民,他和妻子乘汽车,转火车,赶了100多公里路来到北京,直奔这个路口,说是来给小平送行。

24日,早上9点34分,一辆面包车驶出医院,载着灵柩,披着黑纱,在警车护卫下,缓缓西行。街两边站满人群,灵车一行,悲声四起。

他的墓地在大海里,他的葬礼是在天上举行的。在那如洗的碧空中,飞机孤寂地盘旋,机舱里满是鲜花的芬芳,芬芳中安卧着已经化作灰烬的伟人。他的亲属、生前好友、党的领导人守护在左右。卓琳跟着骨灰盒后面,只等舱门开启,便一把骨灰,一把鲜花,纷纷撒向蓝天,让它们随风飘去,落在海中。

站长点评: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是邓小平结交的众多外国友人中的一位。他说:“邓小平对整个世界最大贡献就在于,他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可以如何管理和快速发展;而中国又能够因此向整个世界作出何等的贡献。”对于“一国两制”成功解决香港问题,他说:“这无论对中国、英国、香港本身,还是对世界都是最圆满的结果。”尽管如此,人们却很少听到这位老人评论自己。他的很多政治名言,比如“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等等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但是大家找遍了所有档案都很难发现他对自己的评价。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邓小平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