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曹操是怎样打赢渭南之战的

时间:2018-06-29 16:52:39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汉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当赤壁之战的硝烟,还未在长江上空散去,丞相曹操又有了新动作。

曹操是怎样打赢渭南之战的曹操是怎样打赢渭南之战的

三月,新的军事命令下达,同时受到朝廷任务派发的是曹操手下的两位重要大臣:司隶校尉钟繇和征西护军夏侯渊。

负责京畿地区安全的最高长官钟繇被授予讨伐盘踞在汉中地区(陕西汉中)的地方军阀、宗教领袖张鲁的全权职责,屯驻地方的将领夏侯渊做为大力配合者,从河东郡(今山西夏县)出发,与钟繇军队汇合。

要征伐汉中,关中是一个首先要跨越的地区,关中并非朝廷所拥有,各路军阀占据其间,若是朝廷大军出动,必然发生惊扰,引起变故。

政治嗅觉敏锐、军事天赋超常的曹操却将其作为可以忽略的细节,毅然发兵出动,假关中之道征伐汉中。

关中诸将领再是没有文化,“假虞伐虢”的典故还是听过的,“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懂得的,钟繇军队刚一开进,就成惊弓之鸟的态势。

预料中的事情发生了!

马超、韩遂、侯选、程银、杨秋、李堪、张横、梁兴、成宜、马玩等十股当地大小割据势力,聚集起十万人马,据守住潼关(今山西潼关县),联合反叛。

听闻叛变,曹操立时下令命安西将军曹仁率领各军逼近潼关,阻止叛乱蔓延。紧接着,曹操再次下令告诫各将,关西兵马精悍,不可与之硬拼交战,各路军队都应坚守不出。

七月,一切准备就绪后,名义上的大汉王朝丞相实际上的掌权人曹操亲自率领军队,向关中进发。

当年八月份,曹操率军抵达潼关,与马超等叛军隔着关隘扎营相望。

这时候,潼关已经被诸侯军队占领,曹操只得从别的地方去寻找进入关中的路口。

很快地,曹军就找寻到了,那是河东平原上,可以西渡黄河的蒲阪津渡口。

蒲阪津在潼关的北面,由此渡过黄河,再次南向渭河,可以对潼关造成侧翼的攻势。

曹操并不急于渡河,全军压上,造成出进逼潼关的态势,让马超等关中诸军一致认定,他曹操定是要从潼关突破的假象。

私下里,曹操却是派出了徐晃与硃灵二将率领四千精兵,乘着夜色,悄悄地从蒲阪津渡口渡过黄河,在河西岸扎营立寨。

闰八月,当徐晃的先头部队在河西岸站住脚后,曹操的大军也开始的渡河了。

关中联军也并非个个都是没有脑子的人,曹操的计谋,马超还是有所警觉,他对韩遂说:“我们应该于渭水北面布置兵马抵御曹军,这样下去,不用二十天的时间,河东的粮食吃完,他们就会主动撤退了。”

马超的建议,韩遂大体上还是同意的,但他觉得这样还不完善,保险起见,他补充道:“可以让他们尽情渡河,等他们渡到一半的时候,在给予他们一击,这不是更好吗?”

说句实在话,韩遂的话,还是颇有可取之处的,只是他忽略了一点,时间。

曹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迅速,还没等韩遂将构想付诸于实施,徐晃、硃灵所率领的四千军队,已经渡过了黄河,在河西岸抢先建立起了营寨。

当关中联军将领梁兴带着五千步骑来到河西岸,准备着大赚一把的时候,碰上的正是早有防备的徐晃所带部队,以逸待劳下,前来阻击的关中军被打得大败而归。

事后,曹操听到了马超的这个建议,非常地感慨:“马儿不死,我死无葬身之地。”

河西岸的失去,意味着曹操大军可以顺利地渡黄河了,意味着他们从此平坦地踏上关中大地,意味着他们可以从侧翼包抄到潼关。

关中联军当然明白其中的意义,不做多想,马超集结起一万多兵马,向着曹操军队发起猛烈攻击。

马超非常地幸运,这时,正是曹操大军渡河的时节。

曹操先让士兵乘船过河,自己却是只带着虎贲部队大约一百多然在南岸断后,前队的兵马刚渡过,马超就来了。

一万人PK一百人。

一时间,漫天的箭雨,扑天遮地般涌向曹军阵营,死伤非常惨重,危机时刻,方显大将本色,全军的统帅曹操并不为这突如其然地袭击所震撼,表面上根本就看不出他的任何异样,反是依然好有雅致地坐在胡床上指挥着军队的布防与渡河。

张郃等将领见事情紧急,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一把将曹操拉入船中,抢渡黄河。

护卫队队长许褚扶着曹操上了船,马超军队依然得势不饶人,在后紧紧追赶,曹军争先恐后不断涌向渡船。

木船难以承受众人的重量,眼看着就有翻船的可能,并非善男信女的许褚,情急之下,拔出腰上宝剑就是一顿乱砍,才阻止了攀爬上船的人,他还不闲着,拿起马鞭来,四处挥舞,将射来的箭全都挡在了外围,船上的曹操因此得以不受损伤。

更为倒霉的,船上的桨叶给丢了,身为曹操身边的保镖大队大队长,许褚职责所在,也不容细想,以右手作为木桨,拼命地划动起来。

他的捣鼓,起了效果,船离开岸边,开始慢慢向前行,渐渐地驶向江心。

当时黄河的水流很急,船行较慢,只是刚划出四五里,马超的骑兵便追了上来,在岸边对着船只就是一阵猛射,箭下如雨,一时也不停歇。

幸好地,校尉丁斐聪明,见到事情紧急,也顾不得许多,把供应军队所需的牛马,全都赶了上来,放逐到河岸边。

马超的军队一见到牛马,注意力被转移,一时乱了阵脚,正好让曹操得以安全渡过黄河。

有惊有险的经历过后,曹操大军所要面对的将是广阔的关中大地。

一段短暂调整过后,曹操军队再度开拔,沿着黄河曹军利用车子与树栅修筑起甬道,向着南面一直推进。

这似乎是在向关中联军表明,曹军正准备着渡过渭河从侧翼夺取潼关,马超等联军似乎也明白了曹操的用意,率军退到渭口(渭水入黄河的出口处,在渭水南岸)。

期待着曹操和你明刀明枪和你干上一场,那无异于痴人说梦,向来鬼点子很多的曹操,这时候,也不怎么安份。

他在多处设置了疑兵,还派出部队四处的转悠,让马超等关中联军真是摸不透他的前进方向,而正当关中联军晕头转向的时候,曹操又悄悄地拉起了队伍,派工兵乘船驶入渭水,在河面上搭起了浮桥。

就在深夜里,曹操的部分主力部队渡过了渭水,并在渭河南岸建立起了营寨。

直到这时候,马超等关中联军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两面对敌的困境中,关中联军聚集队伍对曹军的新建营寨展开攻击。

没曾想,曹操本就在这等着他们呢,可以想象,如小说里劫营时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中计了”之后,曹操预先所布置下的伏兵四出,将关中联军打得大败而回。

这时的关中联军已经没有了更多的选择,马超等人只得放弃潼关,退到渭水的南岸。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九月,等到曹操大军集结完毕,战场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了曹操的手中。

这时候的曹操,又是换了一副模样。

他好整以暇地休整起自己的队伍,却未见到一点攻击的迹象,马超屡次率领着自己的军队,叫嚣着向曹军挑战,所得到的答复却都是一致的,说不打就是不打。

关中联军的信心在曹军一次又一次的坚壁出中消耗得所剩无几,终于他们承受不住了。

马超等派出了使者,请求以割地、送子为人质的方式,停止这场没有尽头的战争。

还是有些出人意料,这一回,曹操并没有拒绝,他答应了,答应得非常爽快。

既然是讲和,为表示双方的诚意,先前战斗着两个阵营总是要见个面的。

关中联军派出的代表是韩遂,曹军当仁不让第一人选就是曹操。

曹操与韩遂的老爹是同一年举孝廉,从辈分上讲两人是同辈,以前也见过面,关系也不错,不存在代沟,因而很是有共同语言。

两个人在阵前交谈得很愉快,在曹某人的有意安排下,两人走得非常之近,差不多两人所骑的马都已经靠在了一起,看动作、言语,谁也想不到两人是厮杀的对手,倒像是一对关系密切的好朋友。

韩遂当然不知道曹操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没心没肺地与曹操畅谈起来,韩遂根本没有发现一个问题,热烈气氛下展开的谈话里,曹操竟然一点也没有提起军事上的话题,双方的和谈、战事安排等等,本应该是这次见面的主要议题,曹操什么都不说,只是一股脑儿地讲述,当年在都城的那些掌故,讲的高兴之时,还拍手大笑来着。

即使韩遂想要提,曹操也是借机岔开话题,又将双方的关注点转移到昔日的洛阳城去了,两人谈了半天,正如我们现在浪费人时间的各种会议,任是啥也没谈成,尽是回忆当年的美好岁月了。

韩遂根本没有想到,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掉入了曹操所设置的陷阱里。

谈完回来后,马超等关中联军,见韩遂与曹操聊得那么长,那么愉快,肯定是将所有细节问题都解决了,都迫不及待地问韩遂:“曹操讲了些什么话?”

韩遂实话实说:“没有说些什么,随便聊聊。”

说真话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得要看场合,有些时候当你说了真话,反而只会把事情弄糟。

韩遂同样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马超等其他联军对韩遂的话,深深地起了疑心,在他们心里,韩遂已经不是自己这边的人,胳膊肘开始往外拐。

这种情绪很快地在关中联军中蔓延着,虽然表面的和气,却掩盖不了内部裂缝的逐渐扩大。

没过几天后,曹操又一次招来关中联军,举行阵前会谈。马超等关中联军,再也不让韩遂单干了,他们也都参与了这次会晤。

关中联军对曹操还是蛮客气的,等曹操一出来,纷纷在马上行礼,表示出无比的恭敬。

曹操名声在外,知名度颇高,关中人、胡人的明星崇拜情结引导着他们为一睹曹操的真容,都不约而同地挤上前来,搞得当时场面很乱。

曹操很是幽默,笑了笑对大家说:“你们想看曹操吗?我也不过是个人,没有四只眼睛两张嘴巴,只是多了点智慧罢了。”

经他这么一解说,观看的人更多了,那场面用知名小品里的话来说,那可真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人山人海。

又是过了几天后,韩遂收到了曹操的来信。

这是一封奇特的信,它有两大特色:

一、只此一份,只有韩遂接收到了信,其他关中联军的将领,抱歉得很,还没这个资格;

二、信的很多地方都是被篡改过的,只要是写到了关键地方,字迹就有些模糊不清了,就好像是有人看过信后怕人知道秘密而动了手脚的。

按韩遂的“实诚”性格,马超等人也是看到了这封信的,正如当初他们不相信,曹操与韩遂交谈的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现在他们也是不相信,这封信送到韩遂手里时也是这副好似被人篡改过的德性。

马超等人的疑心更重了,他们有理由相信,韩遂与曹操之间,必定存在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要不,韩遂所谓的真心话,怎么听起来和谎话是同一级别的。

经曹操的这几次折腾,关中联军的向心力更为薄弱,当他们从内部分化时,曹操看到了胜利女神正在向自己招手。

再过几天后,关中联军迟迟所盼望的议和协议始终没有到来,他们的最终结局是迎来了曹操派人送来的约定日期的决战书。

战争开始了,却是没有一点悬念。

曹操先是派出轻兵挑战,引得关中联军拿出实力来拼,等到战争进行了一段时间后,曹操再次将精锐虎骑投入到战场,两面夹击下,关中联军大败。

打扫战场,事后盘点,关中联军的主要损失为:成宜、李堪被斩首,韩遂、马超跑路到凉州,杨秋狂奔到安定,至此,关中平定,渭南之战以曹操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这是赤壁之战后,曹操所取得的最大一次胜利,阿瞒老兄的高超军事指挥技能得以完全发挥,在他的翻手为云、覆手是雨间,关中联军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即使再是强悍,也逃不了惨败的命运。

曹操之所以能将关中联军分化后各个击破,是因为关中联军的关系本就不是铁板一块。

尤其是其中最为主要的两股势力马超与韩遂并没有达到了人们所想象那水乳交融的地步。

关中联军时降时叛的历史,也是让他们摇摆不定的因素,以往政府的态度,让他们心存有或是失败后,还可以归降的信念。

因而抵抗的不强烈,合作的不积极,相互的不信任,全都成为关中联军内部的隐患。

曹操正是抓住了这点,将关中联军隐患毫无隐藏的暴露出来,并将之扩大化。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渭南之战曹操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