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故事 > 正文

意气相投 赵匡胤结义十兄弟

时间:2018-06-13 11:50:49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这一场酒还没结束,石守信遣人来请,作陪的是七个营指挥:杨光义、王审琦、刘庆义、刘守忠、刘廷让、韩重赟、王政忠。

意气相投 赵匡胤结义十兄弟意气相投 赵匡胤结义十兄弟

除了这七个营指挥,还有一个李继勋。

李继勋的官不只比这几个营指挥大,也比赵匡胤大,是个厢主。因他为人随和,又和韩重赟是老乡,每当这八个营指挥相聚的时候,常常邀他参加。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石守信起身说道:“李厢主、赵军主及各位贤兄贤弟。吾等为了有个进身(进身:当官,或者有个好的前程。),从四面八方聚集到郭大帅麾下,且又意气相投。在咱十人中,除了李厢主、赵军主之外,我们都是营指挥。俗话不俗,‘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有个想法,咱八个营指挥是不是效法一下三国的刘备、关羽和张飞,也来一个义结金兰(结金兰:俗称结义、换帖、拜把子等。它源于三国时代的“桃园三结义”。即刘备、关羽、张飞三人结为生死弟兄的故事。)!正好李厢主、赵军主也在这里,请他俩一个主盟,一个监盟怎样?”

几个营指挥异口同声道:“好!”

赵匡胤高声说道:“我反对!”

众人皆用异样的眼光瞅着赵匡胤。

“佛说,‘同船相渡,乃八百年修来的缘分。’吾等不但同席饮酒,还要长期共事,应该是多少年修来的缘分?”

众人七嘴八舌,有说一千年的,也有说八千年的,甚而还有人说八万年的。赵匡胤道:“咱不说八万年,八千年怎样?八千年才修来这个缘分,汝等却将李厢主和我赵匡胤排除在外,这像话吗?”

石守信笑道:“赵军主误会了。我们也不想将您和李厢主排除在外,但您俩一个是厢主,一个是军主,官都比我们大,我们不敢高攀。”

赵匡胤道:“我和李厢主,若是想让你们高攀呢?”

石守信道:“吾等求之不得。”

赵匡胤移目李继勋说道:“李厢主,您说,咱们让不让他们高攀?”

李继勋学着石守信的腔调说道:“吾等求之不得!”

众人大笑。

石守信将双掌一连拍了三拍,众人止住笑,一齐盯着石守信。

“诸位指挥兄弟,既然李厢主和赵军主愿意让吾等高攀,咱们就高攀吧!”石守信话一落音,便引来一片欢呼之声。

石守信又将双掌一拍,说道:“契丹犯我内丘,又屠饶阳,太后有旨,召郭大帅前去迎击契丹,这一二日便要开拔。这一开拔,吾等若是再要相聚,且是相聚得这么齐,怕是不大容易了。以吾之意,倒不如咱趁热打铁,今晚就来一个义结金兰如何?”

众人道:“好!”

于是,石守信便让店家帮助筹办。

不到一个时辰,店家便把举行结拜仪式的所需之物一一办齐,包括雅室、关公神像、香、三牲(三牲:猪肉、鱼、蛋。蛋按人计算,一人一个。)祭品,以及活公鸡、酒和笔墨纸张。

石守信突然“哎”了一声道:“店家,我忘了一件大事,我们这些人,都是耍棒子出身,大都不识字,能不能帮助吾等找一个识字的,代我们写一写金兰谱(金兰谱:也称立誓言。每人一份,按年龄大小为序,写上各人名字,并按上手印。)?”

店家自荐道:“鄙人便识字,也代人写过几次金兰谱。十位爷能在小店结义,是小店的荣耀,鄙人极愿效犬马之劳,但不知十位爷赏不赏脸?”

石守信拍了拍店家的肩膀,说道:“汝也太自谦了,汝愿意给吾等帮忙,吾等感激不尽,还说什么赏不赏脸的话!写吧。”

店家道:“那金兰谱上的誓言怎么写?”

石守信移目李继勋:“厢主,您说怎么写?”

李继勋略一思索,扭头对店家说道:“吾听说写金兰谱都有一定的定式,汝不是代人写过金兰谱吗?别人怎么写,咱也怎么写。”

店家道:“写金兰谱俱有定式,男的结拜一般都是这样写的,要不要鄙人给您背一背?”

李继勋将头点了一点。

店家朗声背道:“盖闻室满琴书,乐知心之交集;床联风雨,常把臂以言欢。是以席地班荆,衷肠宜吐,他山攻玉,声气相通,每观有序之雁行,时切附光于骥尾。某某等编开砚北,烛剪窗西,或笔下纵横,或理窥堂奥。青年握手,雷陈之高谊共钦;白水旌心,管鲍(管鲍:即管仲和鲍叔牙,春秋时期齐国人。齐桓公得以称霸,依靠的便是管仲。管仲和鲍叔牙是朋友,年轻时他俩一块经商,分财多自给,叔牙不以管仲贪,知他贫也。从军后,每战冲锋时,管仲跑在最后,逃跑时,跑在最前。鲍叔牙不以管仲怕死,知他家有老母。齐桓公未曾为君之时,差一点被管仲射杀。齐桓公为君后,在鲍叔牙的劝说下,不仅赦免了管仲,还拜管仲为相。可管仲死时,齐桓公让他推荐相国,他却没有推荐鲍叔牙。有人从中挑拨鲍叔牙,鲍叔牙不但不怒,反替管仲开脱。后人称朋友间的深厚友谊为管鲍之交。)之芳尘宜步。停云落月,隔河山而不爽斯盟,旧雨春风,历岁月而各坚其志。毋以名利相倾轧,毋以才德而骄矜。义结金兰,在今日既神明对誓,辉生竹林,愿他年当休戚相关。结义人某某某、某某某……按年龄而排。”

赵匡胤越听,眉头儿皱得越紧:“这话太文绉了吧!”

店家道:“依将军说,这誓文该怎么写?”

赵匡胤道:“若依我意,就这样写,‘吾等十人,意义相投,愿效刘关张,结为异姓兄弟,毋以名利相倾轧,毋以才德而骄矜。有福同享,有祸同当。以义社之名,时常相聚,轮流做东,联络感情,切磋武艺。若违此誓,五雷击顶。结义人某某某、某某某……’”

石守信率先说道:“这样写好。”

店家便按照赵匡胤所言,在金兰谱上写了誓文。众雄按照年龄从大到小,一一写上自己的名字,并按上了自己的手印。他们的排序是:李继勋、赵匡胤、王审琦、杨光义、石守信、刘庆义、刘守忠、刘廷让、韩重赟、王政忠。金兰谱一共十份,众雄一人手持一份,随店家来到雅室。店家拿出线香十把,分给众雄。众雄将线香点燃,一手持香,一手持金兰谱,按照年龄大小,自东而西,面对关公神像跪下。先由李继勋领读誓文。读毕,店家把鸡宰了,鸡血滴入酒中。众雄各自把右手中指用针刺破,把血滴入酒中,搅拌均匀,先滴三滴于地上,尔后,仍以年龄为序,每人喝一口。轮到王审琦,只是沾了沾嘴唇,赵匡胤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杨广义小声对赵匡胤说道:“审琦生来对酒无缘,喝上一口酒便如生了大病一样。”赵匡胤将头轻轻点了一点。

众雄结拜之事,第二天,潘美就知道了,对赵匡胤说道:“愚兄、李处耘、田重进好赖也是个营指挥,认识您又在石守信他们之前,您既然和他们结为义社兄弟,我们也想和您结拜,不知您意下如何?”

赵匡胤笑答道:“你我一见如故,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亲哥哥,你可听说过,有哪一对亲兄弟尚还要磕头换帖?!”

潘美将头点了一点说道:“我知道了。”

两天后,果如石守信所言,郭威率部北上。途中,义社十兄弟忙中偷闲,找了一个小店聚会,不知怎的为郭威所知,竟也参加了他们的聚会。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赵匡胤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