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唐朝酷吏来俊臣简介

时间:2018-06-10 02:25:42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唐代有许多臭名昭著的酷吏,他们估势作恶,逞凶一时,穷“罗织”之能事,肆“穷治”之淫威,嗜“诛杀”如癖好,为人们所深恶痛绝。揭开他们的虎狼面目,剖开他们的蛇蝎心肠,无不是贪赃好利、腥秽污浊之徒。他们不仅贪财利、贪美色而且贪功、质爵,直至贪取皇位,真乃小人得志、鸡犬升天,国无宁日、民无安日。但历史是严肃的,这一群体何以能逞威作恶于君侧天阙,实在令人深思。来俊臣、王旭便是这其中的典型。他们凶狠歹毒,残酷无比,又贪求无厌,欲壑无底。后人只知其“酷”,几乎不言其“贪”,只因在他们身上“酷”比“贪”流毒更广,危害太甚!今揭其“贪”,示其“酷”,更可知其恶。

唐朝酷吏来俊臣简介唐朝酷吏来俊臣简介

来俊臣,京兆万年县(今陕西长安县)人。父来操,一贯不务正业,以赌博为生。曾与同村的另一个赌徒蔡本要好。一次,蔡本赌输了,欠来操赌债数十万。来操知蔡本无力偿还,便索蔡本的妻子抵偿赌债。这样,来操算是有了老婆。蔡妻到来操家之前,已有身孕,这便是后来既贪又酷的来俊臣。生后冒用了来氏之姓。

  来俊臣的生父、养父都是一个赌徒,赌场上的贪婪与残酷之风,就是他小时候所受的教养。来俊臣稍一长大,就像他的两个父亲一样不务正业,到处游荡:且为人残忍,不守信用,好变化无常,尽干缺德无行之事。一次,来俊臣离家出外,游荡不归,流窜到和州(今安徽和县)。一路上行奸抢夺,为非作歹,在和州盗窃时,被官府捉拿入狱。来俊臣急无可赖,便在狱中上告,诬陷别人谋反,以求自脱。谋反,乃当时非同小可之事,涉及政治要案。和州刺史东平王李续当即提审鞠问。来俊臣本来就不知道任何谋反的事实,便无根无据地胡言乱语一通。李续见问不出结果,就打了他一百大板,释放了。但想不到这件事后来竞让来俊臣大做文章,成为他钻营攀援的垫脚石。

  唐代天授年间(690年~691年),朝廷正处在内部“换血”阶段,野心勃勃而又具有铁腕的武则天,正像蛇一样盘踞在李氏王朝的心脏中,从内部吞噬李氏江山,以武氏代李氏,攫取朝中皇权。武则天出于自己的雄心极欲,演出了具有两面性的政治:一方面残酷无情地打击异己,排斥一切反对或不顺从自己的力量,特别警惕李氏皇族中的各种成员;一方面兼收并蓄,大肆网罗亲附或支持自己的力量,特别重视异姓而又没有后台的各种人物,以充实发展自己的政治势力。正是在这种气候下,居于李氏皇族的和州刺史东平王李续受到打击,被捕下狱。来俊臣闻悉,幸灾乐祸,乘机落井下石,胡乱编造了一些罪行,诬告李续包庇反逆分子,希望朝廷重治李续,以解“一百板”之恨。正在攫取大权的武则天,最惧怕最空虚的问题,就是有人在政治叛逆或谋反,因此,当即破例召见了这个闻所未闻的地痞流氓来俊臣。来俊臣糊涂胆大,越发胡言乱语,向武则天报告说,他先前曾向李续投状,揭发琅琊王李冲谋反,但却被李续扣压不报,还被冤枉地打了一百大板。这使武则天很有兴趣,一方面获得了李续的罪证,一方面又觉得来俊臣十分忠心,于是,武则天破例提拔来使臣担任侍御史,又加朝散大夫,负责审理因案狱犯。来俊臣做梦也没有想到由此一步登天,此后便竭其所能,拣起各种无赖的伎俩,肆毒于朝堂。

  公堂之上,来俊臣之辈本来只有受审被鞠的份儿,谁知一朝突变,他竟坐到侍御史的宝座上,居公堂而审讯别人。他的经历,哪有这份才德?也许他惯受审讯,尽悉狡诈抵赖的底细,因而倒过来审讯别人时,也知道如何对付。再加上武则天问案,本来就只求击倒政敌为目的,这更使来俊臣办案具有极大的随意性。大唐法令五百多款,条款分明。但是来俊臣根本不懂。他用得上就用,用不上就搁置一边。只知严刑拷打,残酷逼问,罗织穷治,在这方面他确实具有特殊的才能。武则天让来俊臣初办的几桩案子,来俊臣皆声应气求,迅速结案。武则天感到皆“称旨”合意。于是,武则天又故意纵容他严刑峻法,“胁制群臣”。朝中大臣,凡不顺从武则天,哪怕只有“纤介”之过,细微之失,武则天就授意来俊臣兴狱问罪。而来俊臣必能心领神会,按照武则天的意图,构害别人下狱,然后穷治至死。武则天由此对来俊臣十分赏识,又加官进位,擢拔来俊臣为左台御史中丞。

  来俊臣得宠,越发凶残,“专以夷诛大臣为功”。大臣狄仁杰、任令晖、李游道、袁智弘、崔神基、卢献等皆被无辜构陷下狱,谁敢反抗,即斧钺刀锯,重刑侍候。大将军张虔勖含冤下狱,要求大理寺帮助平讼,来俊臣即命“卫士乱析”其身。内侍范云仙犯案下狱,诉说自己对先帝高宗有功,来使臣竞割去他的舌头。张、范二人在他的酷刑之下。“皆即死”。当时,一人犯法,常株连三族、六族,重者至九族。来俊臣凶残如虎,“前后夷千余族”。朝廷上下,文武百官,人人不得自安,路上相遇,“至以目语”,一片令人窒息的恐怖笼罩着人们的心头。

  来俊臣本是一个无赖之徒,盗、窃、抢、夺、杀、虐等各种恶劣的行为集于一身,只因偶然得志,迎合了武则天排斥异己、夺权固位的政治需要,才不断升擢,逞威一时。但他并未因此而立地成佛,改变原来的恶劣本性。相反却变本加厉,强取豪夺,把原来所有的恶劣品质全部表现,出来,概括到一点,就是一个“贪”字。他具备了历史上一切贪官的必然逻辑:贪金钱、贪美女、贪功利、贪权位,直至利欲熏心想当天子。所不同的是他的地位特殊,窃取了监察、治狱大权,这使他贪赃的手段带上了明显的职权特征,即以狱行贪。由于他既是检察官,又是刑法官,这两者结合,既可以检举劾奏,又可以治狱鞠案,权力炙手可灼。随时可以指控某人,又可亲手锻炼成狱。于是,他便利用手中的大权来满足自己的贪欲。心之所欲,欲之所趋,权为之用。金钱、美女、高官、厚赐皆随之而有。右卫大将军兼羽林卫泉献诚,乃高丽人。武则天因其忠,重用在身边。来使臣认为泉献诚来自高丽,当有财宝,泉又受过很多赏赐,来俊臣即向泉献诚“求货”。泉献诚居然“不答”,这使来俊臣大为恼怒,立即诬泉献诚“谋反”,推鞫“缢杀之”。待武则天知道泉的冤案,已不可挽回。来俊臣正是这样以权获利,到处勒索。谁敢不从,即兴狱问罪,致人于死地。

  不过,来俊臣也有败露的时候,他在仕途上三次大跌坡,除最后一次以外,其余两次都跌在贪赃方面。唐朝立法,重治官员贪赃。来俊臣不以为然,仗权收受贿赂,招摇过市,“纳贾人金”。时间一长,民怨沸腾。御史纪履忠搜集材料,调查属实,上本劾奏,来俊臣被捉拿下狱,依法当处死刑。由于武则天出面保护,来俊臣才“得不诛,免为民”,割职回家。长寿二年(693年),来俊臣又被武则天召还,授给殿中丞。他贪性不改,又因贪赃被人告发,被贬黜出京,任同州(今陕西大荔)参军事。在同州仍然贪迹如旧,“暴纵自如”。

  来俊臣以狱行贪,挟贪兴狱的最大特征就是酷刑逼供,以逞其私。遇到他亲自推问“鞫囚,不问轻重皆注醋酱于鼻,掘地为牢,或寝以便溺,或绝其粮”,把犯人饿得吞衣嚼絮,不死也废,终不得出狱,人们闻而“震·惧”。他引侍御史侯思止、王弘义、郭弘霸、李仁敬、卫遂忠等作为自己的朋党,并在暗中啸聚一百余名无赖之徒,让他们在各地“飞语诬蔑”朝中的一些大臣,密告他们谋反叛逆之事。他依靠这一张网络,每当发难兴狱,千里之内,各地同时传来“飞语”,同指一人一事,不容人怀疑。当时把这个办法称为“罗织”。武则天对此很满意。这样便可以大开告密罗织之门,以达到武则天政治上的需要。来俊臣又获得武则天的支持,在丽景门设置一个推事院,专门供来俊臣治狱。来俊臣还和他的部属朱南山、万国俊一起共同编撰了一篇《罗织经》,如何罗织,分纲目总结,首尾完整,把一整套罗织的办法写出来,然后让大家按章行事。

  来俊臣还命人特制了十种大枷,各枷皆命有名号:一日定百脉,二日喘不得,三日突地吼,四日著即臣,五日失魂胆,六日实同反,七日反是实,八日死猪愁,九日求即死,十日求破家。从这些名号即可以看出来俊臣的残酷手段和治狱意图。第十种所谓“求破家”,就是求财夺产。后来,来俊臣特制一种铁质“冒头”,带枷者一旦戴上“冒头”之枷,即在地上“宛转”挣扎,不久就会气断身亡。凡新的囚犯一到,让他们看看这些国具,无不魂飞魄散,“自相诬服”。来俊臣正是利用这些残酷的手段。一方面打击异己势力,一方面达到贪财的目的。一旦狱囚被慑服,来俊臣即要挟索贿,无所不至。这种以狱行贪、以酷助贪的现象,实属较为突出的典型。

  来使臣因有武则天的支持,贪赃枉法,有恃无恐。不仅在朝廷上为所欲为,又把手伸向地方。京郊蓝田县有一倪姓富户,因争执利息钱,诉讼官府,受到肃政台明裁。倪氏为了翻案,不惜以重贿投来俊臣。来俊臣得贿,即不管是非曲直,下令蓝台县令发放义仓粮食数千斛补偿倪氏。义仓储粮,本属地方百姓的公共积累,是完成国家赋税任务之后,额外缴纳的“义粮”,以备水旱之年的补歉救荒之用。来俊臣只顾自己收贿纳赃,却不顾损害百姓利益可恶之至。

  贪色,是来俊臣贪迹的第二个突出的表现形式。他被贬黜在同州任参军事时,见同僚的妻子美貌,就强夺为己有,还奸污了同僚的母亲。万岁通天元年(696年),来俊臣被召,任合宫尉,接着提升为洛阳令,司仆少卿。武则天还赐他奴婢十人,他仍不知足。听说吐蕃酋长阿史那斛瑟罗有一奴婢,美貌绝色,且能歌善舞,就心生占有之念。他先令同党指控阿史那斛瑟罗谋反,缉捕斛瑟罗下狱,然后轻而易举地没其奴婢,据为己有。这一冤案引起周围数十个少数族首领的不满,酋长数十人割耳破面,联合讼冤。割耳破面,流血示忠,是古代少数民族的风俗之一。这对来俊臣是一个强烈的抗议,来俊臣无可奈何,只好释放阿史那斛瑟罗。太原王庆洗之女十分美貌,已经嫁给段简为妻。来俊臣竟敢假造武则天的诏书,把王庆洗之女从段简手中抢夺过来,强纳为妻。王女受辱自惭,自杀而死。段简另有一妾,也很美貌,来使臣又放出风声求其妾。段简惧于来俊臣的淫威,只好忍辱割爱,将美妾送上门。上行下效,来俊臣如此贪求美女,他的部属侯思止也因企图强占别人的美女,被棒杀。

  贪功,是来俊臣的第三个表现形式。綦连耀、刘思礼等人有谋逆的阴谋,被明堂尉吉项发现。吉顼报告来俊臣,来俊臣张网穷治,杀数十族。武则天对此很赏识。来俊臣欲将此功全部擅为己有,以便邀赏。于是便罗织吉顼的罪名,准备加害吉顼。吉顼即时发现,大为恐惧,面见武则天说明情况,才免了一场祸患。由此可见来俊臣凶残而又贪婪的嘴脸。

  来俊臣挥舞手中的权杖,不断地叠兴大狱,从中贪赃渔利,搅得朝野上下,“人人胁息”,缄口不敢说话。他越发骄横,贪婪的胃口越来越大,最后膨胀到政治上企图攫取皇位。“常自比石勒”,试图效法石勒夺取前赵政权,杀赵王刘耀自立称帝。于是“乃有异图”。谁知被他的同党卫遂忠揭露,武则天派人调查按验,情况属实,十分愤怒,下诏斩于京城西市。死时年四十七岁。

  来俊臣服刑之日,“人人相庆”,都说:“今日可以背落床睡一觉了。”来俊臣在西市刑场被斩以后,人们争着来挟他的眼睛,摘他的心肝,剁他的肉,须臾之间,宋俊臣的尸体只剩下一堆骨头。人们仍然不觉解恨,又牵了马来踩碎他的骨头。他的家产、奴婢也被全部籍没。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来俊臣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