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八里桥之战:清军的两万骑兵到底是怎么败的

时间:2018-06-05 01:21:45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八里桥之战,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发生的一场激烈的战斗,因发生地点为八里桥(东距通州八华里)而得名。在此次战斗当中,虽然清军士兵表现英勇,但终因战法、装备严重落后而惨败。

八里桥之战:清军的两万骑兵到底是怎么败的八里桥之战:清军的两万骑兵到底是怎么败的

1860年8月21日,天津大沽失陷后,僧格林沁统率蒙古马队七千、步兵万余名,从天津撤防退至通州、八里桥一带,准备与英法联军进行野战。8月24日,英、法联军占领天津城。8月31日,咸丰帝急派大学士桂良为钦差大臣到达天津,会同直隶总督恒福向英、法侵略者谈判乞和。9月7日,当谈判破裂后,联军决计进犯北京。9月19日,英法联军对八里桥一带开始全面军事侦察,通过入华多年的传教士为辅助。英法联军通过侦察发现北京到通州运河沿岸部署大量清军,运河上有一座17世纪石料单孔桥,即为八里桥,距京师8公里。

僧格林沁在通州一带的军事部署是,由他统率马、步兵17000人,驻扎在张家湾至八里桥一线,扼守通州至京师广渠门的大道。又命副都统伊勒东阿督带蒙古马队4000人防守八里桥;另有1000名察哈尔蒙古马队由总管那马善统带,防守马驹桥东南之采育,以防敌军从马头西进,绕道进犯京师;直隶提督成保率绿营兵4000人防守通州。副都统胜保率京营5000人驻守齐化门以东至定福庄一带,作为声援僧格林沁和护卫京师的后备部队。僧格林沁统率清军共计达30000人,其中蒙古马队共近10000人。1860年9月18日,英、法联军先头部队自天津北犯,是日中午,自河西逼近张家湾附近,并向张家湾的清军驻地发炮攻击。僧格林沁所部守军早已严阵以待,向敌阵勇猛冲锋。英、法联军为抵御彪悍的蒙古马队,以数百支康格列夫火箭齐射悍不畏死的蒙古勇士,蒙古骑兵马匹惊骇回奔,冲动后面的步队,导致阵势混乱,纷纷后退。在清军失利的形势下,僧格林沁立即率部退入八里桥,以扼赴京道路。随后,英法联军一举占领了张家湾和通州城。

1860年9月19日,清朝朝廷在《谕僧格林沁等应敌机宜》的“廷寄”中询问:“僧格林沁自退扎八里桥之后,日来与该夷是否又经见仗?”在《著乌兰都迅带马队赴通》的“廷寄”中指令:“僧格林沁现扎八里桥,胜保现扎于家卫,防堵由通入京要隘,以截夷人前进……著乌兰都迅即统带所部马队官兵二千三百名,日夜趱行,前往通州以西八里桥地方,听候僧格林沁等调拨,勿稍迟延。”

单纯的空心方阵对付不了大规模的骑兵,充其量也仅是,自保有余,灭敌不足。只有马步炮结合,才可以给集团式的骑兵以有效杀伤。另外空心方阵的这种战法只对18世纪末欧洲的一般骑兵有效,对付一定数量的欧洲枪骑兵有时还不一定有效,对付东方的弓骑兵效力就更低了。

空心方阵所持的是刺刀长过马刀,骑兵的马刀砍不着,18世纪末的欧洲骑兵基本以刀枪双配的骑兵为主,就是背火枪用马刀的骑兵,而龙骑兵是骑马机动,马步两用为主,有别于一般骑兵,那时欧洲骑兵的火枪是在冲锋前立定放枪,冲锋时是不能用火枪射击的,一是射不准,二是装药费时减低作战效率,三是容易射到自己人,因此骑兵冲锋后仅能用马刀作战,根本无法攻击到方阵内的步兵,因此无法突破空心方阵。

欧洲的枪骑兵除了刀枪外,还配有长矛,长矛长于刺刀,空心方阵的步兵很容易被刺死,但空心方阵可以施放火枪,枪骑兵刺死敌人的同时也会伤亡很大,而且战马对刺刀方阵面前冲击力有限,甚至丧失冲击力,方阵很难被攻破,况且这样损耗骑兵得不偿失。

而东方的游牧骑兵则不一样,除了马刀,火枪,长枪外,还配有弓箭,尤其是满蒙骑兵其实是复合型兵种,弓箭在马上的精确度比原始火枪高,射速更是快得多,可以先在外围用弓箭射杀方阵步兵,待方阵发生动摇后,用长枪冲刺,方阵不难被正面攻破。

八里桥之战失败原因主要是,大部分满蒙骑兵丧失近战能力,很多连祖先留下的弓都拉不开,临敌居然在马上用火绳枪对射,射得中才奇怪,拉得开弓的也只一味用远箭射敌,射出的箭不但慢,又不准,而且还没力,联军中箭的人很多,但基本都是擦伤表皮,根本没有给敌以有效的弓箭打击,再有清军始终不敢近身肉搏。当然也有少数比较英勇的,但不多。

即便如此,英法其中几个方阵居然还是被冲开缺口,但冲进去清军骑兵平素武备废弛,武艺不精,很多居然连一对一的拼刺也拼不过。那时的清军惧怕肉搏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开始无论英法联军枪炮多激烈都好,清军还是能顶着弹雨冲锋,并且在冲到50米处,走马徘徊与敌军对射,虽然敌方火力强劲也能一直坚持,待到英法联军的1500骑兵举着马刀和长矛一出,清军的骑兵就像见到洪水猛兽似的,立时全线溃败。

八里桥之战,清军总兵力为3万多人,其中骑兵2万余人,步兵1万余人,炮兵2千,火炮100余门。英法联军先锋步兵6千,骑兵1千5百,炮兵1千,火炮60余门。联军占据了火力上的相对优势,而清军则占了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同时还占据兵种优势,但清军骑兵居然在阵亡1200人之后就溃不成军。此战全军覆没是以讹传讹,事实上这些贵N代骑兵打仗是没力气,逃跑还是绰绰有余的。

八里桥之败,是败在一群承平日久,积弱不堪的军N代身上,他们是否能称作军人都成问题,如果换到是他们的祖先,英法联军会死得很惨。

其实,没有炮兵和骑兵协同作战的步兵,摆出单纯的空心方阵是无法抵挡成规模的东方弓骑兵的,况且燧发枪的射程和精确度也不及东方的复合弓,即便线膛枪的射程是燧发枪的两倍,也只宜在200米内开火,射速比起弓箭更是1:6的差距。上述只是以正面攻破空心方阵为前题的简述,其实骑兵要消灭步兵,很多时候根本不需要采取正面攻势,方法实在是太多了,整个18世纪,甚至到19世纪,在野外,一群合格的骑兵要想玩死比自己多N倍的火枪步兵,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欧洲战场上就经常见到。

八里桥之战,三万多清军伤亡过半,而一万人的英法联军只有十二人阵亡。指挥战斗的法军将领孟托班回国后,被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封为“八里桥伯爵”,还让他当了参议员。法皇提议再给他年金五万法郎作为奖赏,但遭到了多数议员的反对。议员们认为,发生在八里桥的不过是“一场引人发笑的战斗”,说:“在整个战役期间,我们只有十二个人被打死,不值得再给他那么高的奖赏!”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八里桥之战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