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国共军队同室操戈:皖南事变

时间:2018-06-03 02:40:13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1940年10月19日,何应钦、白崇禧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强令黄河以南的新四军、八路军在一个月内全部撤到江北;中国共产党从维护抗战大局出发,答应将皖南的新四军调离;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及所属的支队9000多人由云岭出发北移;6日,行至皖南泾县茂林时,遭到国民党军8万多人的伏击;新四军奋战七昼夜,弹尽粮绝,除约2000人突围外,大部分被俘或牺牲;叶挺与国民党军队谈判时被扣押,项英、周子昆被叛徒杀害;皖南事变发生后,周恩来在《新华日报》上愤然写下了“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题词。

国共军队同室操戈:皖南事变国共军队同室操戈:皖南事变

出发于长涧源,闽北红军游击队入编新四军第三支队

新四军第三支队五团,是一支铁的英雄团队。这支英雄团队,是以崇安红军五十五团为基础发展成闽北红军独立团,后又扩大为闽北红军独立师,历经艰苦卓绝三年游击战争的锻炼和考验,从闽北游击区走进由历史名将叶挺领导的新四军的大本营。

那是1937年金秋时节,国共两党达成协议,将南方8省15个游击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

闽北游击区,当年由中共闽赣省委书记黄道主政。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黄道在崇安向驻扎在闽赣边的各部队下达下山命令,将闽北红军游击队集中到崇安县坑口村的长涧源,从这里出发开拔到江西铅山县石塘镇,参加整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五团,全团3个营和1个机炮连共1300多人,团长先为饶守坤,后为孙中德和徐金树。

1938年2月,五团部队到达徽州岩寺新四军军部驻地,接受了军部领导的检阅。叶挺亲自参加,他赞扬说:“五团基本都是闽赣边过来的老红军战士,是很强的骨干力量,要好好学习锻炼,今后发展起来都是我军的优秀干部。”

这支由闽北红军游击队组建的新四军第三支队五团,在皖南抗日前线为抗击日军,保卫国土,曾以五次保卫繁昌大捷名扬大江南北;还因在群众中广泛开展抗日宣传,建立敌后根据地,博得老百姓的高度信赖。在群众中流传着“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的佳话,为铁的新四军打造了许多惊天动地的抗日奇迹。

皖南事变爆发,五团领命抢占高岭阵地

1941年1月,皖南新四军奉命北移,编成三个行军纵队,五团所在的三支队和军特务团合编成第三纵队。在北移途中,五团部队作为军部的后卫,任务是保卫军部,由叶挺直接指挥。

当年只九千余人的新四军,在北移途中遭到国民党军的前追后堵。1月7日,叶挺到了五团,向五团下达命令:“五团由原路返回,走里潭仓抢占高岭,遇到敌人就坚决消灭。无论如何在高岭坚持三天,坚决阻住由太平方向来的敌人,以掩护军部经高岭出太平,往泾县方向突围。完成任务后,你们可以分散突围,北移或留皖南打游击,尔后待机过江。”

五团遵照命令当夜行动。当晚,天漆黑,雨不停,五团部队在崎岖山路奋力前进。快到高岭时国民党七十九师一个营赶上来,与五团抢占制高点。五团部队以最快的速度,把赶来的国民党军消灭并占领了高岭,又凭险拒敌,连续5次打退了敌人的反扑,终于巩固了阵地,保证了军部当夜返回到里潭仓宿营。

正在此时,地下党送来情报:国民党三战区上官云相已发出总攻命令,集7个师于茂林周围,狂叫1月9日中午全歼新四军。上官的行径完全在叶挺的意料之中。他下令将第三纵队及军直机关人员集中作简短动员,叶挺说:“我们新四军是革命的军队,是有革命传统的。为了抗日,为了民族生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国民党不打鬼子,反而阻止我们北渡长江。现在是我们每个人献身的时候!让我们为革命,为无产阶级流尽最后一滴血!”最后,叶挺双眼噙泪,激动地说:“同志们,献身的时候到了,宁愿站着死,不能跪着生。关键时刻,决不当逃兵!如果我叶挺临阵脱逃,你们可随时把我枪毙!”

叶挺慷慨激昂的讲话,激励着五团全体指战员的心,尤其是他最后那句话,成了全团干部战士对党对人民的誓言。大家抱定决心,不管国民党军如何狠毒,如何疯狂,我们就是剩下一人一枪一弹,也要为叶挺领导的新四军东进北上抗日杀出一条血路。

动员之后,五团所在的第三纵队,在高坦阵地,打退了国民党军一四四师数十次轮番进攻。1月9日黄昏,叶挺见我方伤亡不断增加,决定甩开茂林之敌。但事与愿违,转移途中,不断遭到国民党军袭击,混战不止,一夜只走了20里。突围一再无效,计划一变再变,第三纵队走进了石井坑。

听从军长指挥 血战东流山

石井坑,是个方圆只有五六里,住着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坐落在东流山北侧的山沟里,四周是连绵起伏的山峰。

东流山是石井坑的屏障,战略地位重要。国民党军在东流山布下一场规模更大的恶战阵势。

叶挺到了石井坑,发现失散人员很多,由于两天两夜的苦战,部队没吃没喝已极度疲劳。他见此情景毅然大声喊道:“马夫,把我的马杀了慰劳同志们。”马夫哭着说:“这万万使不得啊,军长你不能没有它!”叶挺举起手枪,“呯呯”两声,那战马轰然倒地。在场的指战员的心一下又紧缩了,万分感激军长对战士们的情义。

此时此刻,叶挺观察地形后,决心坚守石井坑与国民党军血战到底,创造第二个黄花岗。叶挺一面命令五团占领石井坑的东流山阵地,一面对五团指战员说:“你们五团是一支老红军部队,在场的许多同志从30年代就已经屡建战功,今天军部把坚守东流山的任务交给你们,大家一定要坚守住东流山阵地,东流山不能丢!”说着,叶挺指了指山凹的指挥所说:“我叶挺就在那里,跟你们同生死,共存亡!”

五团是叶挺高度信赖的部队,听了军长宣誓,全团官兵齐心高呼:“坚决听从军长的指挥!”“誓死保卫军部!”此时,五团部队已进入石井坑的东流山阵地,抢修工事。10日,阵地上只有几次小的战斗,五团赢得了一天的准备时间。

1月11日上午,国民党军第四○师成营成团,轮番发动进攻,都没有成功。下午发起总攻,在国民党军的大炮狂轰下,山头上的茅草烧着了,成了一片火海。五团部队英勇还击敌军,依着机枪和手榴弹的威力,一天内敌军有几次冲了上来,都被英雄的五团反击下去。

总攻延续到12日下午5时。在东流山阵地处在生死存亡决战时刻,五团全体指战员牢记叶挺军长“宁愿站着死,不能跪着生”的钢铁誓言。子弹打光了,就和敌人拼刺刀,刺刀戳弯了,就用牙齿咬。崇安籍二营一排陈排长、二班黄班长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二排几位身负重伤的战士,他们抱着敌人滚下万丈深谷,场面之壮烈,惊天动,泣鬼神。

决战到1月12日傍晚,坚守东流山阵地的五团部队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前沿阵地上四处响起了“为了抗日,为了保卫叶挺军长,冲啊!中国共产党万岁声”的喊杀声。东流山阵地失守了。

这支由崇安红军为骨干组建的新四军第三支队五团1300多人,除少数人从尸体如山,鲜血淋漓中冲出外,五团的英雄们为保卫军部和叶挺军长,几乎全团阵亡在东流山阵地。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皖南事变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