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军事历史 > 正文

一战中的闪电战:勃鲁西洛夫攻势

时间:2018-06-02 02:45:58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勃鲁西洛夫攻势是俄罗斯帝国在一次大战期间最大的军事胜利,亦是史上最大伤亡的战争之一,南佛罗里达大学教授葛瑞登·凯蒂彤丝朵将1916年的勃鲁西洛夫攻势称为一次大战以来奥匈帝国最大的危机及协约国阵营最大的胜仗。这场战役发动于1916年6月4日,是一次针对东方战线上同盟国军队的大型攻势, 并持久至八月初。战事爆发地点位于今日的乌克兰,主要为伦伯格、哥佛尔及陆斯克几个邻近的城镇。是次攻势其后以主持位于俄国西南方战线的主帅,阿克列赛·勃鲁西洛夫(亦为此战指挥官)而命名。

一战中的闪电战:勃鲁西洛夫攻势一战中的闪电战:勃鲁西洛夫攻势

二战中,纳粹德国著名的闪电战名扬天下。通过闪电战,人们知道了古德里安、曼施坦因、隆美尔,知道了“豹”式、“虎”式坦克,知道了闪击波兰、巴巴罗萨……闪电战甚至成为德国陆军的名片。风起于青萍之末,其实早在一战进行中的1916年,面对奥匈帝国数十万大军,一位俄国将军,在堑壕战的大背景下,创造了类似闪电战的战法。这场在闪电战的光环下长期被人忽视,却被称为历史上最大伤亡的作战,就是勃鲁西洛夫攻势。

东线僵局

一战进行到1916年,陷入战争泥潭的参战各国在堑壕间疲于奔命。为了打破西线僵局,德国总参谋长法尔肯海因上将猛攻法国凡尔登要塞,著名的“凡尔登绞肉机”开始绞肉。血流不止的英法联军,迫切请求东线俄军发动攻势牵制德军,以减轻凡尔登的军事压力。一旦凡尔登不保,整个西线就有溃败的危险。与此同时,同盟国对意大利战前突然转向协约国感到愤怒,德军发动攻势猛攻特兰提诺的意军,迫使其退到伦巴第平原。而奥匈帝国也对意大利阵地发动猛攻。面临突如其来的攻势,意大利国王发电报恳求沙皇派军队挽救危局,发动对奥攻势来减轻压力。

沙皇尼古拉二世,下令对奥匈军队发动东部战役。不过,沙皇虽然有心,俄军却有些力不从心。俄国曾通过在维尔努地区的纳罗兹湖发动一场攻势,作为对西方盟友的回应,但此战德俄的实际伤亡却是1:5,这种消耗使俄国的进攻显得过于乏力。于是,当沙皇的旨意下达后,几乎所有一线将领都认为俄军损失很大,难以有所作为,因此一直奉行防御为主的战术。但圣意难违,战局又如火如荼,在这种背景下,主角登场了。

阿列克谢 勃鲁西洛夫,是当时俄军西南方面军指挥官。他出身骑兵,对进攻颇有心得,思维敏捷,很有战略眼光,被认为是一战俄军最出色的将领,也是从拿破仑战争后到苏俄建立前俄国最具影响力的名将。名将就是来搞定问题的,而1916年俄军的问题,就是作战不利。开战以来,俄军就没打过什么漂亮仗,损失却很大。究其原因,除了对手德军素质强之外,另一点则与一战大多数参战国相同,就是受制于战术僵化。

由于受日俄战争影响,当时各国军队一般都采取侧翼迂回的战术。一战开始后,由于双方防线都长达数百公里,部队迂回极难实现。于是,各国开始采用正面强行突破的战术。比如,德军在1915年果尔利策战役中使用此战术,获得了巨大成功,但由于飞机和飞艇用于实战,交战双方加大了空中侦察力度,使得防守一方很容易判断出敌军主攻方向,并及时投入预备队和炮兵。因此正面突破的战术往往难以奏效,反而增大了己方伤亡。俄军在纳罗兹湖的攻势,高比例的伤亡就是写照。

面对这种情况,勃鲁西洛夫提出了一个在当时看来很疯狂的方案。他向最高司令部呈达其作战计划,提议在西南部的加里西亚地区向奥匈军队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攻势。他的计划可以概括为“多点进攻,一点主打”,即在一条宽广战线上,用一支军队集中兵力实施主要突击,再让其他几批部队各自选好地点同时实行突破,这样就能迷惑敌军,以此分散其兵力,从而达成进攻的目的。但这种进攻的方式,最高司令部并不同意,认为超出了俄军承受能力。所以,尽管在沙皇坚持批准、最高司令部最终亦认可该计划的同时,勃鲁西洛夫希望邻近战线为攻势提供支援的请求却被否决了。

缺兵少将的勃鲁西洛夫,不得不仓促地展开部署,尽量弥补无法获得支援的不足。他动员了40个步兵师及15个骑兵师共4支军团。尽管后来奥匈帝国逐渐获得德国增援,勃鲁西洛夫却只需面对其防线上的39个步兵师及10个骑兵师。4月18日,他召集下辖各集团军司令开会,要每个集团军,甚至军,自行选择突破地段。最后,在整个长达440公里的正面战线上,选择了30多个突破点。俄军暗地里潜行至奥匈防线100码(91米)之内,更在一些地方抵进到75码(69米)。勃鲁西洛夫准备沿着483公里长的战线进行一次奇袭。俄最高司令部劝告他大大缩短其攻击面,以便更好发挥攻击力,使其攻势拥有更重叠的密度。

司令部的建议,是有事实依据的。俄对面的奥匈军队共有步兵45万,骑兵3万,火炮1846门。虽然表面上看少于俄军,但其重炮就占三分之一,而俄重炮仅占总数的十分之一。由于长期作战失利,俄军士气低落,使人数优势被抵消。而且当时奥匈的进攻重点是在意大利,在东线采取的是防御方针。整个防线由3道阵地组成,间隔5公里,第1道阵地最强,纵深约1.5公里。但是勃鲁西洛夫坚持己见,司令部只好让步。这次以勃鲁西洛夫名字命名的攻势,终归是名副其实。

俄国狂飙

俄西南方面军兵力配置从北至南依次为:第8、11、7、9集团军,共有步兵57万,骑兵6万,火炮1938门。其中,以第8集团军集中9个师的力量实施主要突击。俄军于6月4日正式发动大规模攻势,勃鲁西洛夫命令沿着322公里战线出击。他不用惯常的全日持久性炮击,完全用奇袭来打击敌人,短促精悍的火炮弹幕在整条奥匈防线拉开。俄军向他们的目标——战略地位重要的科韦耳和铁路中心、加利西亚的工业首府伦贝格(利沃夫)猛冲。奥匈第4集团军和第7集团军被出其不意地突击打晕,在俄军精准而简捷的炮轰之下,奥匈防御崩溃。初段的攻击,随着奥匈防线的崩溃而完胜,使勃鲁西洛夫四分之三的军队能更大幅度地推进到更广阔的前线。突破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突击部队,这是其在此次战役中的创新。他们的任务是一直沿着奥匈防线的弱点逐个攻击,使俄军主力能轻而易举地利用这些缺口实施突破。

6月8日,俄西南方面军夺取了卢茨克,奥匈司令约索夫 费迪南大公此时只能指挥军队在俄军进城前撤出,这足以证明俄军推进速度之快。在俄军一反常态的进攻下,奥匈部队全面崩溃,约20万人沦为战俘。这种快速推进,短时间内摧毁防御体系,令其部队士气崩溃而大批被俘的效果,与二战闪电战效果极为相似。而勃鲁西洛夫攻势本身,亦具有闪电战的特点,可以说是闪电战的“试运行版”。

其攻势步骤一:是集结,在全线攻击的掩护下集中9个师主攻,符合“攻击发起前夕,将兵力彻底集中于一个狭窄的正面上”的闪电战原则;步骤二:是突破,俄军短促炮火的使用,迅速突击的达成,符合闪电战“形成重点后所造成的压倒性优势武力,以决定性的冲击力突穿敌人战线”的描述;步骤三:是突破穿插,沿着奥匈防线的弱点实施突破穿插,是闪电战“在完成突破之后,装甲部队主力以及其他机械化支援单位会穿越打开的缺口,并进入敌人战线开始向敌后深入”的一战“穿越版”。如果说二战是纳粹德国的闪电战摧枯拉朽的话,就可以想象一战时俄军的这种所谓“疯狂”战术带来的震撼。当俄军的进攻在6月底势头稍缓时,部队已经从乌克兰到了罗马尼亚附近,其前锋已经可以望见喀尔巴阡山的山口。

不过,就像古德里安在莫斯科遇到进攻顶点一样,勃鲁西洛夫在后勤和运输能力低下的一战战场,也陷入困境。占领卢茨克后,勃鲁西洛夫的大军已显得过度扩张。他明确指出,攻势能否进一步成功,取决于俄西方面军指挥官阿列克谢 埃弗特是否能率军展开攻击支援。但埃弗特本人是个保守派,与勃鲁西洛夫意见相左,在攻势取得进展后纯粹拖延。由于勃鲁西洛夫的胜利来得太快,俄最高司令部的首脑们也感到惊讶。起初,没有一个人对他的进攻抱有信心,也没有准备为他提供后备军或物资。这种内耗,给了德国调兵到东线支援的时间。

在卢茨克失守的同一天,同盟国举行了军事会晤,德国总参谋长法尔肯海因成功说服了其奥匈代表赫岑多夫,把南线军队由意大利撤至加里西亚以对付俄军。而德军尽管在凡尔登血流如河,仍然不得不从牙缝里挤出15个师来防止奥匈垮台。德军总司令兴登堡,再次利用完善的铁路网络将后援送到东线前线。在德军支援下,7月中旬,奥德联军已把战线稳定下来,对俄军占据的薄弱据点进行反复争夺,已夺回了许多小块土地,尤其在卢茨克周围。尽管缺乏充分的预备队及军火补给,勃鲁西洛夫仍然反复进攻,并不满足于固守。到7月18日,迟钝的埃弗特,终于领军开展了一次松散又准备不足的攻势。到7月24日,同盟国指挥官阿历山大 冯 连辛根,在科韦尔南部向俄军策动反击,遏止了其攻势。俄最高指挥部开始将部队派往埃弗特的前线,转往支援勃鲁西洛夫方面。但此时,这些行动却受到勃鲁西洛夫本人强烈的反对。他判断更多的部队只会招致其前线变得凌乱,后勤变得更加脆弱。因为俄军的支援是用马拉货车在布满车辙的泥路上费力地慢慢运来,况且这时支援已经意义不大。要是在最需要的6月得到及时补给和增援,勃鲁西洛夫很可能一举扭转东线战局。在缺乏补给的条件下,勃鲁西洛夫在7月28日恢复攻势,其大军在9月20日抵达喀尔巴阡山脉。此时,所有参战部队几尽极限,俄军的狂飙最终于9月底正式停止。

血继续流

勃鲁西洛夫攻势达到了其预定目标,既影响了德军在凡尔登的进攻,使其把数量可观的部队调往东线,俄军亦击破了当面的奥匈陆军,令其损失近150万人(包括战俘)。此后,奥匈帝国再也未发动过一次可成功挺进突破纵深的攻击,只能依靠德国陆军来维持其战线。而攻势在初期取得的迅速成功,令罗马尼亚信心增加随即倒向协约国一方参战,尽管在后来令该国遭受了灾难性后果,但对协约国一方来说,不啻换来一笔“可观折损”。

勃鲁西洛夫攻势,也被列入世界历史上死伤最重的战役。此次攻势,俄军伤亡约50万,奥匈帝国150万(其中40万被俘),德国也损失35万人。这次攻势,也引发了一连串连锁反应。德军总参谋长法尔肯海因由于调兵援助东线,结果使进攻凡尔登要塞受挫,受到德皇威廉二世严厉批评而去职,随后力主和西方媾和的军方保守派兴登堡和鲁登道夫上台。他们很快就架空德皇,成为德国事实上的主宰,发动政变推翻威廉二世统治,德意志第二帝国结束。奥匈帝国由于惨遭重创,引发了政治局势动荡和经济局面严重恶化。帝国君主制摇摇欲坠,奥皇约瑟夫 弗兰茨一世撤手归天。很快,在欧洲绵延数百年的哈布斯堡统治彻底坍塌,曾经举足轻重的中欧“联合力量”——奥匈帝国土崩瓦解,退出了历史舞台。尽管勃鲁西洛夫攻势在战场上取得了成功,但毕竟俄军死伤惨重。此前,俄军已经损失了500万有生力量,俄国君主制已千疮百孔。1917年,俄国爆发革命,先是沙皇统治被推翻,随后经过残酷斗争,红色苏维埃政权登上历史舞台,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一场战役,3个帝国瓦解,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政治体制出现,这恐怕是后来担任苏维埃红军骑兵总监的勃鲁西洛夫本人也始料未及的。

1926年去世的勃鲁西洛夫,没有看到这次攻势在军事理论和军事实践方面也产生了深刻影响。勃鲁西洛夫攻势,可说是俄军罕有具备良好领导和规划的出色表现。勃鲁西洛夫使用较小的专门单位的部队,攻击奥匈帝国战线的薄弱环节并打开缺口,余下的俄军挺进。这些突击战术与当时奉为经典的“人海”战术背离,他开创的“一点为主,多点同时突破”的新战法,也对后世军事家影响极大。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曾说,这次攻势“对我作战观点的形成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我在进攻期间得到的锻炼,对我后来很有帮助,在各种分队范围内组织战斗行动的经验,在卫国战争时都派上了用场”。

然而,当时俄军却没有意识到勃鲁西洛夫独创战术潜在的重大战略意义,反而是德军从中得到了启发。此后,德国明显把握和利用突击战术,对其1918年在西线的进攻产生影响。后来,英国人富勒基于对勃鲁西洛夫攻势等战役的研究和西线英军使用坦克的经验,提出了机械化战争理论。到了20世纪30年代,古德里安在富勒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其理论,提出了装甲部队必须独立编成,并集中运用的原则。纳粹德国开始出现较大规模适应的机械化作战编制,普遍装备了坦克和各种装甲战车,并且在作战构想中开始运用坦克、飞机、步兵和炮兵的协同以达到快速制胜的目的。这在后来则脱胎成德军二战初期“闪电战”的指导思想,并在苏联和西方盟国战胜德国的过程中大规模运用,从而宣告堑壕战时代的终结。

一场战役,催生了影响欧洲乃至世界数十年的“流血”战术,也许只能用“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战争残酷性来做注脚了。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第一次世界大战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