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历史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溥仪是日本人献给苏联的投降礼物

时间:2018-05-22 01:50:31 浏览量:
用手机看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内容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伪满洲国皇帝溥仪仓皇逃离新京(今长春),在沈阳机场被苏军俘获,押往苏联(为行文方便,本文中的前苏联均称苏联),在苏联度过了五年心惊肉跳的生活……

溥仪是日本人献给苏联的投降礼物溥仪是日本人献给苏联的投降礼物

1945年8月11日,新京已经听得到隆隆的炮声。街道两侧贴着的大标语:“击灭骄敌,保卫皇土”、“维护国体,誓死与苏俄血战到底”,在夕阳下如血一般醒目。

此刻的伪皇宫一片混乱,下人们在烧文件,收拾行装。溥仪在位于西院的辑熙楼里慢慢地踱着步,拇指与食指抓着佛珠来回搓捻。

突然,一道光亮照进窗内,溥仪猛地睁开眼,见四辆汽车已经逐次在窗外一字排开。有人冲了进来,边跑边喊:“皇上,车来了! ”溥仪二话没说,低着头快步出了楼。

雷声隆隆响了一阵,随后下起了大雨。 4辆汽车穿过雨幕,直奔新京东站,溥仪一行顶着雨从东站上了车。发车前,溥仪站在车窗前,看着雨中的新京城,面无表情,仍是机械地搓捻着佛珠。

列车就像爬行的蜗牛,走走停停,速度极慢,经过一天一宿才驶抵通化。因为没有餐车,随侍用啤酒瓶子当擀面杖给溥仪做了一碗面片汤,溥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随后,列车又在崎岖不平的山岭中间爬行了整整一夜,8月13日清晨到达大栗子车站。

大栗子车站北面一公里处是一块群山环抱的小平原,平原上坐落着一排日式房屋,这是大栗子沟铁矿公司机关所在地。最北面一幢“蒙古包”式平房,原是铁矿总经理的住宅,如今人去楼空,溥仪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8月18日午夜时分,溥仪在“临时行宫”的会客室,召开“御前会议”,举行伪满洲国皇帝“退位”仪式。仪式结束后,日本人向溥仪转达了来自东京的“天皇旨意”:“天皇已安排专机接您去日本,但天皇陛下也不能绝对担保您的安全,这要看天意了。 ”

8月18日午夜时分,在日本人的安排下,溥仪抛下“皇后”婉容、“福贵人”李玉琴,在当地机场准备乘小型飞机飞往沈阳,到沈后再换乘大型飞机逃亡日本。机场里只有三架小飞机,其中一架是军用飞机,保险系数大一些,设八个座位,溥仪和溥杰登上了这架飞机。另外两架都是陈旧不堪的民航小飞机,溥仪的侄子、妹夫以及佣人、医生等都上了这两架飞机。

飞机降落在沈阳机场的跑道之后,溥仪走出机舱,一行13人被引到一幢小楼房的楼上客厅里。溥仪刚刚坐下,突然听见空中传来隆隆的飞机声。溥仪慌忙站起,来到窗前,只见涂着红五星的苏联飞机一架接一架地着陆了,一队队手持冲锋枪的苏军空降兵从飞机上下来,迅速占领了机场,解除了日本军队的武装。

当溥仪面对苏联士兵的枪口时,他仍然没有缓过神来,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自己前脚刚到机场,苏联人随后就跟了进来。而且苏联人好像早已知道他在机场,那位带队的苏联将军一见面就笑容可掬地说:“溥仪先生,您好。 ”

2010年,在长春溥仪研究会举办的第三届溥仪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公开的部分资料揭开了溥仪在沈阳机场被俘的内幕。

前苏联退役中校亚历山大·热尔瓦科夫在 《陪伴末代皇帝两昼夜》一文中回忆道:“1945年8月19日,225名苏联伞兵在中国沈阳市空降。此时,他们遇到了一件意外之事,搜查机场时发现了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溥仪和他的随行人员,他们正躲在那里等候飞机,准备逃跑。 ”

溥仪的一位侄子毓嵣对此曾写道:“后来才知道,这是日本关东军与苏联红军当局的交易,日方许诺,在沈阳交出溥仪。所谓去日本,都是一派鬼话,恐怕连护送溥仪的日本人也不知道详情。 ”

溥仪的亲信随侍李国雄认为:“难道是偶然间遭遇了苏联伞兵吗?我身经这次被俘过程的一切细节,我认为,溥仪是日本人献给苏联的投降礼物。若不是这样,则何以解释下列疑问:既然要从通化撤往日本,隔山即是朝鲜,为什么在紧急情况下还要舍近求远,绕路沈阳?通化沈阳之间区区千余里,却飞了将近五个小时,并在沈阳机场上空长时间盘旋,这种现象又做何解释?在制空权已经操于苏军之手的条件下,如无某种契约,能允许三架落后的伪满小飞机,在天上自由飞翔五个钟头吗?苏军伞兵飞机与溥仪乘坐的飞机几乎同时在沈阳着陆,这恰恰说明我们早已处于苏军监视之下。偶然、巧合,这些字眼儿都是解释不了的。 ”

沈阳机场被俘究竟是出其不意的偶然还是精心策划的陷阱?对此,长春溥仪研究会副会长、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庆祥表示:李国雄自1924年被挑选入宫成为溥仪的随侍,跟随溥仪33年,又随溥仪一起被俘入苏,由他回忆溥杰、润麒、毓嵒等共有那段经历的人当年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和认识,应该是有根据的。

然而,还有一种说法:对于已经无条件投降的日本来说,把溥仪作为“献给苏联的投降礼物”,显然还不如让溥仪快些死掉更为有利,因为消灭了溥仪,就等于消除了一些重要证词。究竟哪种说法与事实更吻合,大概只有某几个日本人心里最清楚了。

1945年8月,溥仪被苏军俘获并押往苏联直至1950年8月被引渡回国的5年,是溥仪极其特殊的一段人生经历。在沈阳机场遭遇的一幕,几乎让溥仪陷入了绝望的深渊,作为一名身份特殊的战俘,他不知道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大大出于了溥仪的预料,因为苏联方面对他的生活进行了特别的优待。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忘了自己的战俘身份,仿佛再度回到了皇宫里的岁月。

据资料记载,溥仪及其随从最先被安置在苏联赤塔“莫洛科夫卡”村疗养院单独的30号楼房里,“疗养院”这个词让溥仪顿时有一种温馨的感觉,眺望四周,丛林环抱、郁郁葱葱,周围没有设置任何障碍物和铁丝网。最让溥仪意外的是,苏联人还专门为溥仪举行了一个小型欢迎宴会。宴会中,宾主频频举杯,气氛浓烈而又融洽。

苏联人为溥仪准备了单间,安装了有线广播,广播中播放的是中国音乐。苏联人告诉溥仪:“空闲时间可以出去散散步,这里的景色还是很美的。 ”

有一次,毓嶦陪同溥仪出外散步,途经一个俱乐部。两人走了进去,见里边有个舞厅,墙上挂着伏罗希洛夫元帅的巨幅油画。溥仪看见厅内有一架钢琴,便坐下弹起俄罗斯小夜曲。这时,一位苏军中校恰好路过这里,被幽美的琴声吸引过来,他看了看溥仪,说:“你喜欢弹钢琴可以搬去。 ”说完,中校便命令一个少尉带着几个士兵,把钢琴搬到溥仪的住处,把溥仪感动得几欲流泪。

1945年10月,溥仪等人被送往伯力红河子看守所,住的是二层小楼。那里的条件虽然不如莫洛科夫卡,看管也比以前要严厉,但也非常舒适。后来,溥仪又被转入哈巴罗夫斯克(伯力)第45特殊战俘收容所,苏联政府对他的优待依旧。

苏方的优待使溥仪忘记了自己的战俘身份,不知不觉中,又把“皇帝”架子端了起来。他每天起床很晚,不吃早餐,生活起居仍由李国雄和三个侄子毓嶦、毓喦、毓嵣伺候。每天早晨,几个人照例向溥仪请安,溥仪也仍如以前一样,用鼻子一哼:“跪安吧”。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转载或引用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部分源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编辑:镜花水月
关键词: 溥仪
为您推荐
  • 人物
  • 故事
  • 野史
  • 军事
  • 神话